[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中国员当局为何在社会沖有突中暂时放软身段?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2日 来稿)
    何清涟更多文章请看何清涟专栏
    
     中国员当局为何在社会沖有突中暂时放软身段? (博讯 boxun.com)

    
           何清涟
    
      最近中国地方政府在处理几起群体性沖有突中,一改以前动辄让警察武力相向之恶习,而是放软身段低调处理。如重庆、甘肃永登与海口三亚等三地相继爆发了出租车司机罢工事用件,三地政府均表现了前所未有的容忍与让步:甘肃永登有关部门承诺在10天内清除黑车;三亚市代市长王勇代表市政府向出租车司机道歉,并承诺改善出租车行业的状况。深圳地方员当局在处理石岩镇的大规模群体上述抗议事用件时,同样表现出罕见的软姿态。
    
      一直高度迷恋泉暴泉力的中国各级政府,为何突然间变得“宽容”?这与公制订安部最近的政策转向有关系。11 月初,公制订安部长孟建柱在中-上共上中央委机关刊物《求是》(2008年第21期)上发制表长文“ 坚决防止因用警不当处置不妥而激化矛盾”,分析了中国目前政考治考局势的复杂状况: “境内因素与境外因素互相影响的关联性更加明显”;“传统孙安孙全因素与非传统孙安孙全因素相互交织的复杂性更加明显,其中非传统孙安孙全因素日益突出,应对难度加大”;“ ‘虚拟社会’与现实社会相互作用的互动性更加明显、直接”。
    
      为此,孟建柱强调在处置群体性事用件时,公制订安机关要坚持“三个慎用” ,即“慎用警力、慎用武器警械、慎用强.制措施”,“坚决防止因用警不当、定位不准、处置不妥而激化矛盾,坚决防止发生流血伤亡事用件”。孟建柱还特别指出:凡调用警力参与重大非警务活动的,必须逐级上報、严格审批;情况特别紧急、不及时果断采取措施难以有效控制事态时,要边出警、边处置、边報告。
    
      孟建柱此文的目的是向公众宣示公制订安部今后一段时期内的工作指导原则。按常理推测,公制订安系统内部下发的文件应比这篇文章更为具体且有各种惩罚规定。这也是最近各地政府处置群体性事用件时暂时放下大棒的原因。
    
      而公制订安部之所以暂时放下大棒,首先缘于社会矛盾空前紧张。首先是警察城管的泉暴泉力升级不断引发各种恶性事用件,如10月11日在哈尔滨发生6 警察殴毙大学生林松岭事用件。10月18日江苏无锡卡车司机林建華被城管殴死事用件。而社会泉暴泉力也到处蔓延,各种恶性常用杀人事用件与大规模械斗不断发生,政府自称將人民带入了五千年未遇的“盛世”,但人民感受到的却是戾气弥漫。
    
      杨原佳案件引起的社会原反响有如一面镜子,让中国政府从中看到了自己的丑陋,感受到民众对杨原佳的讴歌所表现出的那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实则是对中-上共上体制化泉暴泉力压迫的一种反抗与唾.孙弃。而杨原佳践履的“共同死亡原则”,也竞相为走投鲁无路的民众仿效,各地相继发生不少类似事用件,仅以近日为例,11月10日,四川绵阳三台县潼川镇商贩刘高兵,因罚款与城管发生激烈争执,最后用猪肉刀砍伤3名民警2名城管,并砸毁2辆警车。11月15日,温州城管群殴一位女商贩致重伤,结果引爆了其他商贩的愤怒,聚而围攻警察并掀翻执法车。这种有如火药桶般的社会仇考虑恨与民众动辄以命相搏的境况,表明社会矛盾一触即发。
    
      公制订安部门不得不暂时放下大棒,还有时局的压力。近30年来,中-上共上的政考治考合法性基础是发展经济,其政考治考 自信缘于充足的财政收入。但今年经济形势处处告急:大量企业倒闭导致近千万人口失业;房地产业的萧条,使支撑地方财政半壁江山的“土地财政”走到尽头。新失业人口激增,意味着社会不稳定因素激增;地方财政减收近半,直接威胁到公务员福利、教师工资、低保人群的保区域障、医疗补贴等刚性支出。所有这些,都增加了社会不稳定因素。当越来越多的民众陷入生存困境,其中濒临绝境者往往感到生不如死,这种“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拒之”的情况下,员当局再一味凭借泉暴泉力鎮.压,无异于遍地干柴上大桶浇油。
    
      但是,警察泉暴泉力只是部分社会反抗的原因,民怨郁积的根源在于政府的掠夺与腐败及各种严重的社会不公。相对于社会危机的步伐,公制订安部的“三个慎用”只是治标之策,治本还需要对症下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清涟:挽救经济颓势,中下国政府难有新招
  • 何清涟:土地承包权流转的收益究竟有多大?
  • 何清涟:我看中国改革
  • 保用护用常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从三程鹿牌奶粉事件谈起/何清涟
  • “举国体制”的资源错置与社会不公/何清涟
  • 何清涟:中国为何不再被外商视为投资福地?
  • 何清涟:美国政治中的“中共因素”
  • 何清涟:春运雪灾叩问中国的应急系统与政府管理能力
  • 一盘无法解套的死棋--评析中国当前的农民土地革命/何清涟
  • 好书下载:何清涟《中共控制媒体策略大揭密》(图)
  • 奥运五环之蚀——评析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人权状态/何清涟
  • 何清涟:我们需要一双没有死亡的眼睛
  • 中国的腐败容忍度与腐败安全度/何清涟(图)
  • 何清涟:大陆民怨 超过历史上民众起义程度
  • 何清涟:中国向国外无偿转让网控技术
  • 何清涟:决定中国劳动者生存境况的政治过程
  • 何清涟:并非“他人的生活”
  • 何清涟:别让中国成为一个疾病蔓延的大国
  • 何清涟:“原罪”之争后面隐臧的社会紧张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