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流亡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李科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9日 转载)
    
     流亡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博讯 boxun.com)

    
     啊曲: 李科先(印度)
    
     .........有的人说,西藏独立不符合实际,而中间道路则很现实。30年内推行中间道路,对西藏问题起到了什么实际的作用,大家都心知肚明;除非对一些狡猾的人提供了一次放松的机会。而且我们所签署的十七条协议、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接受党中央授予的名誉,歌颂毛泽东、歌唱社会主义在民族区域自治下度过八年的那一段历史难到被流亡政府所忘记?..........
    
    
    
    
     西藏会获得独立
    
     西藏青年会给了我一个“恢复西藏独立的勇气和信心”的明确主题,我本人作为一名渴望西藏独立的人来说,接受了这一主题。这一主题的含义是生活在西藏三区(面积为270万平方公里)之内的藏族和藏区的少数民族都从中共殖民统治下获得完全独立,成为一个独立国;而不是西藏正义斗争要获得解决、为藏人的自由和福祉等含糊的概念。
    
    尽管争取西藏独立的方式是多种多样,但是最重要的是方向不能错,而且还要有一个坚定的立场。我们的根本问题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变化的原因,我看来不是境内藏人开展的活动没有发挥作用,也不是没有国际法律框架的支持,主要是我们在境外所选择的方向是错误的。
    
     甚至在中共政府自己的法律中多处清楚地指出,西藏、东突、蒙古可成立各自的国家,1959年,蒋介石的西藏声明中指出,我们联合打败共匪后,按西藏人民的意愿,给予自决权利。西藏沦陷于中国之后,毛泽东指出西藏不同于蒙古和新疆(东突),对西藏要实行特殊的政策。1984年邓小平在世时,在北京召开的所谓“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如同上述,也指出西藏与蒙古、新疆相比,是完全不同的。但是,流亡政府却说,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十五个少数民族中的一员,如同他们共同所拥有的,只要落实民族区域自治就可满足。此外,今天的中国民运人士在1994年起草的民主宪法第39条中明白述及西藏独立的可能,以及实现的具体方法。因此,别人说给你独立的时候,难道某些西藏人还要说“我们争取不了独立” 这是多么可悲啊! 再从国际地位来说,美国国会认为西藏是一个被侵略的国家;1997年德国议会有关西藏问题方面所通过的决议案中,批评了1950年以来中国政府在西藏实施的种族灭绝政策;同时强调了藏人具备实行民族自决的条件。国际法委会在有关西藏方面也多次发表报告指出,西藏民族不愿生活在中共统治下是很清楚的,因此应该给予自决权利。还有尼赫鲁在1959年,在印度下议院发表有关西藏方面的讲话时也指出,藏人才有决定自己前途的最终权利。2003年6月份,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访问中国时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尽管政治用语有所变化,强调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但是历史上西藏独立的事实并没有抹黑。宣称国际上没有一个国家支持西藏独立的谬论者,难道看不到实际情况吗?中共政府尽管针对上述事实,捏造出一些“帝国主义”、“反华势力”和“西藏地方政府”等词句,却绝对无法改变这些历史事实。再从今天的中国局势来看,共产党能够生存的因素变得越来越少,民主化的面貌逐日增多,这些对于争取独立的人来说是相对有利的条件。
    
     因此,我想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获得独立的原因,并非国际上质疑西藏是否独立,主要是我们在境外选错了方向。从理论上讲,目前我们在这一斗争上攻击和自卫要同时进行,在西藏境内,应通过群众性防卫投入保护自己家园;在境外要进行方向性的攻击。由于被驱逐境外的我们无法投入保护自己家园的第一战场上,因此,我以目前的国际风云、中国变化和西藏社会的局势为依据,在这会堂里,向大家报告恢复西藏独立的15条蓝图。
    
     1.没有波罗地海三国的民族自决权的争取,就没有苏联的和平民主化;没有苏联民主苗头的萌发,就没有上述三国的独立。因此,中国民主化运动和中国帝国主义之下的新疆和西藏等民族自决权的运动是相互联系和相互影响的。尽管中国政府也列举苏联的例子,对民主人士和民族自觉权的争取者进行相互归咎;但是如果中国民主化、大中华帝国之下的各民族获得解放,人们也将会逐渐明白那是符合时代潮流的好事。
    
     2.尽管,以前中国人举起革命和解放的旗帜进入西藏,现在这些观点已经无法立足, 中国政府也必须找出西藏不能被放弃的新的论据。
    
     3.目前主要的藉口是国防。在19世纪到20世纪初,许多国防研究员称西藏是权力真空地带 ,认为具有重要的军事战略地位。例如,英国地缘政治学者麦金德(H.J.Mackinder)指出,谁占领了西藏和东突等中亚之颠,谁就能统治亚洲和世界。按这一理论,中国的国防研究员也强调了,具有深层仇恨的印度和中国之间如果爆发战争 , 西藏高海拔地区将具有重要的地理战略性;而且他们也筑路等做了各种相应的军需建设。然而,当今印度和中国为首的国家拥有跨洋越海的核武飞弹;同时现今军事指挥通过卫星进行,已进入信息化时代; 因此,事实上讲,中国政府也早已遗弃了夺取高海拔地区的传统战略思想。邻国也更忧心地指出,中国不放弃西藏,其攻击的考虑远大于自卫的考虑。但事实上,而这其攻击的考虑反而才威胁到中国的国防。从根本上讲,苏联大国的瓦解等例子,可清楚地看到帝国主义国家瓦解并非因外敌的入侵, 而是由内部因素所造成。因此,西藏是中国国防需要的说法,只是个说法而已。
    
     4.也有人说,西藏不能被放弃的原因是资源。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以前毛泽东说过,西藏地广人稀,资源丰富;而中国来说,地小人多,资源少,因此,藏汉不能分裂。中国政府相应地所掠夺的西藏资源也不少。现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西藏幸福的说法,已成为时代的垃圾;同时藏民族对自己家园的保护意识正在增强。因此,在这一不可逆转趋势的影响下,如果中国继续顽固地掠夺西藏资源,其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正在发出信号。
    
     5.最好,恢复西藏独立的第二天起,藏中两国应共同利用这些资源。例如,在黄河和长江流域的水电资源、柴达木盆地的石油,以及天然气等利用方面,可签署30到50年共同开发的合同。而且在青藏铁路等项目上,我们可偿还适当的资金。只要消除理论上的障碍;我们可参照前苏联解体后,众多连邦小国在共同开发资源上的成功经验。总之,一旦到了经贸上,就可如同中国和日本于近期共同签署开发具有争议性的东海油公约一般。
    
     6.中国政府在《白皮书》等中指出,达赖喇嘛的大西藏问题上,不说汉民族,连其他民族也不会承认;并出现了一些如果西藏从“祖国”分裂出去,将对汉民族为首的其他少数民族的利益如何造成损害的新的说法。若西藏独立, 在西藏土生土长的人民,未来都可成为西藏的国民,我们国家可按国际公约,维护少数民族的利益。因此,大西藏的自治或独立,对每个民族,只能有利而无害处。
    
     7.需要从西藏迁回的中国人,可给予3到5年的时间;而且按胡耀邦曾在80%的汉人撤回内地的计划中,途中的路费要由各地方政府来支付的规定,到时候,西藏政府方面可提供适当的迁移费。
    
     8.这里必须要指出的是,自从满清时代以来在西藏生活以汉族为主、以及其他回、土族和蒙古民族的后代及其配偶,以及同藏族有三代以上的婚姻关系者,按自愿可成为西藏的公民。而且汉族为主的专业人员,按建设的需要,以“授邀者”身份,可继续留在西藏。(到时候,虽然汉语、英语、阿拉伯语和蒙古语等语言都规定要授课,但由于社会的母语是藏语,因此专业人员从现在开始学习藏文是很重要的。)此外,西藏的国民可拥有与西藏有外交关系的两到三国的国籍。 
    
     9.为了藏中两国的安全,三十到五十年的时间里,西藏国可成为中国的保护区,(如同印度和不丹的关系),因此,一定数量的中国军队,在限期内可留在西藏。由于除此之外,中国的所有党政军干部要离开西藏,因此,在这些党政军里工作的藏族公务员也不可能保留原职。尽管他们这一代的利益上有所损害,但是我们不能为了几十万藏汉职工的饭碗,牺牲两个民族的长远利益。
    
    10.中国政府和西藏政府间进行政权交接时,要把稳定作为主要的出发点。首先从县级的交接着手;随着经验的积累,逐步在日喀则、那曲、昌都和海南州等地进行区一级的交接;然后再进行首都拉萨和西宁的交接。政权的交接可能需要五到八年的时间。(康区的康定和青海西宁是历史上民族聚居的两个最大的城市,因此可成立为特别行政市。)
    11.从商业利益上讲,西藏国家的经济体制将会是市场经济制。在当今世界,商业贸易已面向股市化。今天的投资者没有国界的障碍,无论你在地球的哪个角落,只要具备吸引人的能力,投资者自然会前来进行投资。而且由于投资者中大多是私人,国家和政府不需要介入其中。某个地方会不会有投资者和能否维持投资的唯一因素是,由投资机会本身所决定的。因此,成立西藏国家的第二天起,按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西藏国方面要保障中国各商业集团为首的在藏进行商业活动的所有外国企业的安全;同时当然会欢迎中国为首的所有在藏投资者。(此外,西藏货币可按中国货币拥有同等的汇率。)到时候,各种税收比现在要低,因此,头脑清晰的商人当然会明白西藏独立只会带来利益,不会带来亏损。
    12. 西藏国将对基本的生产资料实行私有制。 中共在西藏并不拥有任何土地;目前在西藏通过官商勾结,进行买卖的所有土地,西藏政府方面将要进行重新审查和改革。因此,境内外的各商业集团和个人,在西藏同中共进行的土地买卖活动,现在就停止的话,是最好的。
    13.总的来说,出于帝国的自大,中国放弃不了西藏。这种思想不仅仅是现在的中国共产党,而是中华民国、满清、元朝等扩张主义者一一相传下来的遗传因子。在这种阴谋下,曾在1890年,英国和满清相互勾结签署了允许英国进入西藏的条约;1909年,英国和俄国阴谋同意共同瓜分西藏,否则将把西藏交给满清政府;1904年,在拉萨签署的《英藏条约》中规定,没有英国政府的知情下,中国在内的任何外国无权干涉西藏,并指出如果西藏政府向外国提供资源,对英国也要提供。具有这样一些讽刺性的背景, 无论是从古到今的哪一位扩张者,他们的共同点是自以为,国家越大越是光荣和强大。当今扩张势力已成为国际社会共同的敌人,国家越大,绝不是什么公民的光荣。因此,今天的发达国家中,要是说“我是中国人”,该到了难以找到宾馆的时候,汉人游客常以日本人和台湾人的身份自居。这一情况在迫使中国政府放弃骄傲的扩张心态、建设一个简单的家园。因此,今天外甥西藏要建新的家园上,并没到舅舅完全不能接受的地步。
    14.中国政府在白皮书等中的一种说法是,如果给达赖集团独立的话,将会恢复其政教合一的农奴隶制,好象对西藏人民抱有一种非常疼爱的关怀似的;流亡藏人宪章中写有“政教合一 ”的名词也是事实。但我们获得独立的那一天,如果谁还恢复其农奴隶制,西藏的新一代将不惜付出生命代价,会彻底消灭那一集团。因此,党中央对此不必担忧。
    
    15.另外,按当今国际局势和中国历史发展来展望西藏前景的话,我对西藏可能获得独立的希望越来越大。但是,由于我们的政客们玩弄性地称争取不了西藏独立,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如果群众也自己没有是非判断能力,跟上去,甚至失去信心的话, 我们的希望也只能成为祖先坟墓的陪葬品;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总之,我最终的担忧,不是西藏能否恢复独立,而是我们藏民族是否要独立的问题。
    
    再论,以前中国把西藏视为一种玉石项链,进行侵略;但现在已逐步成为脸上的黑痣,而且开始在发痛。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无论是哪个方面,对中国来说,只有亏损没有利益。尤其是今年的抗议,不仅让中国政府丢脸,而且许多汉人已开始离开西藏。中国政府在报告中也指出,由于没有游客,光是青藏铁路,今年不得不提拔13亿人民币的补助;而在今年的抗争, 阿巴县的经济损失,用该县14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也无法进行弥补。此外,中国政府为了避开涉藏外交压力,经贸上向外国让步的程度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因此,西藏已成为21世纪中国脸上的黑痣,他们愿意拔掉这一黑痣是毋庸质疑的;否则目前中国宪法中的民族区域自治,对藏人来说,已成为忌讳。中国政府也清清楚楚地知道,即便建立健全民族区域自治,问题反而变得越来越严重。但是,中国政府并没有找到通过法制改革,没有发痛、没有留下任何伤疤的情况下,割除自己脸上黑痣的好办法。这也是中国领导人不具备能够对社会矛盾进行手术能力的原因。对于西藏流亡政府来说,不仅没有做好独立工作,甚至连自己的愿望也不敢直言。生活的基本规律是不争取,就不会有获得;争取者不直言自己的要求,别人给你什么?通过怎样来给你?我们从独立走到中间道路,再从中间道路下降到地方自治。现在,把西藏问题解释为不是国家和民族的问题,而是正义与非正义的斗争。由于我们的言论是这样,没有什么固定的说法,因此,我想中国政府所声称的“对于达赖集团,不仅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的说法也说到了点子上。
    
     最后,这方(西藏)不会争取西藏独立的原因,是因为不直言、反而还装出不需要独立的姿态。甚至有人称,如果获得独立后,成为类似尼波尔或非洲的某个国家,有什么用?还不如作为发展中中国的一部分?这样一来,两方都藏起各自的真正愿望,一方有给的愿望,装出不给的姿态;另一方希望获得,但是好象不需要似的。由于两方都采取了这样一个共同的办法,因此,到目前为止,对双方都除了造成祸害之外,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如果这方提出了争取西藏独立的愿望,中国政府也会提出相应的价格。
    
    
     ````` 现在手持中间道路牌子的人宣称,西藏独立不会对争取中间道路地位产生不良影响,这句话也许属实;但是西藏流亡政府走中间道路,对西藏独立只有害处,没有起到任何积极的作用。如果把中间道路当成一条路的话,这条路是一条圆形的路,走这条路的人,若要继续走,就会刚好走回原点。我们在这条路上走了30年,最后的终点是当初的起点,那起点上,破四旧、消灭牛鬼蛇神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还没有停止。即将来临的特别大会是走中间道路,转完一圈的闭幕会,也是是否要继续走这一条路的关键转折点。因此,我们戴有和谈帽子的人,也到了该明白这条路是圆形和走这条路的终点只能是这个、没有别的事实的时候。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很高兴地走这条错路呢?我们走这条圆形路,说的客气一点,是人心纯朴和宽容的一面;说的不好听一点,再没剩什么可让步的,丢人也丢光了脸。但所幸的是达赖喇嘛没有在民族区域自治上签字,流亡政府没有被盖张关门;我想这也不是什么这方(西藏流亡政府)做得聪明,而是那方(中国)太疑神疑鬼了。因此,争取西藏独立人士和愿意埋头在圆形路上的人,现在必须要努力,促使方向的改变;否则我们若寄望于吃中间道路的饭、穿中间道路衣的主流社会及其附和者会改变错误路线的话,如同缘木求鱼, 完全是幻想。.......
    
    1. 这一草案针对现在中共政府和未来中国民主政府。
    2. 这一草案以收集民意的形式,向藏汉民族为首的世界人民发布。
    3. 收集民意时间从今年特别大会开始,为期为一年。
    4.明年的今天所收集到的民意,将向媒体公布。
    5.按民众的意见,将对草案进行改正。
    6.若产生积极政治影响,将提交给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国政府为首的政府。
    7.不管政府部门有无回应,将对草案落实情况进行研究。
    8.发表意见的人,可对这一草案的总体和具体的细节方面 ,提出肯定或否定。
    9.目前这一草案只是个人的观点,不具任何法律效力。
    
     公元2008年10月28日于西藏流亡政府歌剧院发布
    
     1.联系电子邮箱 [email protected]
     2.联系电话号码 9418329348 (印度)
     3.www.tibettimes.net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