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独家聚焦】G20峰会想干什么、能干啥?(上)/巩胜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 巩胜利(独立学者)
     (博讯 boxun.com)

    导语:全球最大20个国家、开天辟地的首次历史聚会,能象联合国会议那样会没有任何约束力和作用的开会吗?而这次是,横行了200多年的美元、落花流水,把全世界的天捅了一个无底大洞,美国已经没有能力来“女祸补天”了。但要聚集全球更大的财富把这个“黑子”补上,能重新布局美元一花独放的全球市场吗?而21世纪未来是,10年的欧元、近60年的中元已经登上世界的舞台,能让欧元、中元(或亚元)与美元同等上路吗?美元已经没可能独木撑天。在美国、美元延续了200多年的今天,20G首次峰会:全世界是“救灾”还是“防灾”,还是美元依然领头“牛”,让欧元、中元(或“亚元”),“三元”三分天下有其一?
    
    不管是全球次贷危机、或是金融海啸——“救灾”还是“防灾”?一句话:就是要拿出大量的真金白银来填上那“天洞”。若是拿全球来救国家灾难、除美国以外的绝大多数国家的方案来讲,很简单地向国际货币组织或某一个国家借钱、注资就是。爆发于1987年、受害于亚洲金融危机的国家都是这样对策来救赎的。但美国200多年来从没有向任何国家借过钱,来对付所谓的危机。美国政府的一贯做法是“救美国”就购买美国国债,但购买美国国债之路对今次金融海啸是再无法、行不通了。其实很简单:20G组成一个投资财团,各国按出钱比率来行使权力——没有“权力”只跟着美元“指挥棒”转的时代一去不返。
    
1、20G干什么?

    
      20国集团峰会将于2008年11月15日在美国举行,以对付这场全球从未遇到过的金融海啸。除惯例西方七国集团成员外,20国集团还包括欧盟、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印度、墨西哥、南非等。20国集团峰会是在金融风波波及全球并有演变为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召开,但值得注意的是,与会者对峰会的主题存有重大分歧:美国主张“救灾”,而欧洲主张“防灾”。20G能拿出一大笔真金白银来求助美国吗?
    
    美国与欧盟举世争议,而欧元就是与美元抗衡而出生的,欧盟是是次因美国金融海啸被拖下水的最大、灾难最深的经济体,并因此次金融海啸聚齐了欧盟以来最高的国家人气。那么,欧盟迫切希望摆脱与美元“一荣俱荣、一败俱败”的历史格局,正是因为各自心中有不同的“目标”。欧洲领导人一直主张,目前金融危机的源头在美国,他们呼吁推倒现行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即美元金本位,后取消美元与黄金挂钩,又确立了美元垄断全球货币市场、无限量之烂的唯一地位),建立全新的世界货币市场秩序,让欧元、中元(或亚元)与美元各占三分之的全球市场。欧洲要求推倒这个体系,实际上就是要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重建世界经济秩序的权力格局。美国的主要目标在于应对眼前的金融危机。可以说,对于此次峰会,美国期待的是“救火”,即扑灭眼下的这场危机,但美元的霸主秩序还是要维护的。这是根源上的不同,但改变全球货币市场的格局绝非易事,尽管美国失道寡众,美国也毕竟难以独撑这场举世危机,改写全球货币之道也不是没有可能。欧元已经独立出世,中元谁也无法阻挡的也将出世。没有大家形成一个特大团体的抵抗金融灾难,越小将越难生存、无法抵抗任何灾难,难以阻抗任何等同或更大金融风暴、经济危机。
    
2、中国核心利益

    
     第一次国际金融峰会拟于2008年11月15日在美国举行,全球都将聚焦、关注是次会议的进程及其可能发生的历史结果。
    
     在这次世纪金融危机中,美欧等国虽然看起来消失了许多资产,但实际上破灭的大多只是次贷金融泡沫,消失的是他们这些年制造出来的几百万亿美元的金融洐生债券泡沫,及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资本市场暴跌,美欧主要发达国家政府收取的大量税收和公司获得的巨额财富并没有完全蒸发。一些海外离岸中心隐藏了欧美等国这些年股市、大宗商品和洐生产品交易暴赚的大量的财富。然而,中国股市却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先暴跌超过了72%,接着又伤及了全球的实体产业。
    
    因此,中国参加这次国际金融峰会的立足点应是什么呢?首先,中国作为贫困人口尚多的国家没有义务为富国买单!其次,中国尽管外汇储备全球第一,但中国国家在国际经济规则中的“话语权”十分有限,应该与中国的权利和义务相对等平衡,推动改革不合理的美元霸权货币体系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从体制上防范金融危机再度发生,并为发展中国家争取公平利益和权力!三是,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损失惨重,与依然是弱国的中国站在了一边,欧盟、日本同样希望取得国际金融的“话语权”。
    
    曾经是全球最富有的北欧小国冰岛(30万人口与中国澳门特区相当,其人均国民年总收入曾经超过6万美元)就是一例,既是其一人的财富能敌中国100个个人的收入也不及,但没有整体规模“抗灾”能力则一样会一朝一空、全盘结输。
    
    中国支持全世界共同努力应对金融危机,中国一直以来也是在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支持着世界经济的。中国为美欧各国常年提供价廉物美的各种商品,使美欧等国能奇迹般地大量滥发货币的情况下仍保持了多年的物价低增长和低通涨。另外,中国的1.91万亿外汇储备中有相当数量已经买了各种美国债券,是在中国的财富蒙受巨大损失的情况下支持保护了美国利益!因此,中国在承受巨大资产风险和损失的情况下坚持未抛售美元债务,已经是对美国和国际金融的巨大支持了,再奢望人均年收入才一千多美元的中国去为人均4万美元的美国救市及继续购买美国国债,让国民生产总值仅占全球生产总值6%(且有相当部分是外资企业所生产)的中国为世界买单,这对13亿中国人根源不公平。中国外汇储备多并不是因为中国富裕,而是因为中国的外向型经济和外贸依存度高达60%多(日本、美国、印度等都只有16%-20%),而且这些外汇中有相当一部分实质上属于在中国的跨国公司,他们拥有随时套现并流出中国的可能。比起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美欧发达国家有责任而且仍然更有能力应对这次金融危机的可能。
    
3、全球经济新格局

    
    据知,中国三分之二的出口产品来自外国企业,这就意味着相当大部分的外汇储备实际属于外资,只不过由于中元局部升值(主要集中中国周边及在亚洲个别国家区域)而暂时放在中国,亚洲占全球人口一半以上的贫困度、文盲率、失业率高,无法支撑起支离破碎的西方“高收入”经济。更何况美国这些年除了滥发美元,滥发金融衍生品达681万亿美元(兄弟雷曼债券等),加上滥发美元造成目前98%的美元是用来买卖美元而不是买卖商品的,这些泡沫债券和美元没有任何实际财富作支撑,是注定要破灭的。如此巨大的无底洞让中国去救市,即便把中国的全部2万亿亿美元财富都砸进去也无济于事。现在,美国已经填上1.5万亿美元,欧盟填上2万亿美元。
    
    当前,全球各国总产值60万亿美元,中国不过只有区区3万亿美元,而美国年产总值达14万亿美元,中国又如何救得了美国大市场?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能力救美国,欧洲没有,加拿大澳洲等都没有,日本也没有(日本近几月在减少美国国债,只有中国在加买),甚至连美国国会自己最初都不同意美国政府救市,中国又怎么能放着国内那么严重的股灾和那么多失业者不管而去美国救市?!放在任何国家也不会那么做!
    
     中国领导人在第7届亚欧峰会上呼吁并主张:坚持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就是对世界经济最大的贡献。由于中国经济这些年一直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和火车头,中国如能保持9%—10%的经济增长,减少失业率,就会对减缓全球经济衰退和社会动乱做出巨大贡献!
    
4、20国集团新契机

    
      2008年10月22日,美国白宫发言人佩里诺宣布,全球瞩目的国际金融峰会峰会将于11月15日在华盛顿举行,全球最大、最有影响力的20国集团首脑领导人将位临峰、首次出席20国峰会,IMF、世界银行、联合国和全球金融稳定论坛、欧盟的负责人也将出席。
    
      据白宫发言人佩里诺透露,美国总统布什过去几天和许多国家领导人通了电话,协调立场,发出邀请。经过沟通,作为东道主的美国决定利用20国集团这个平台,邀请对象为该集团的领导人。至于会谈内容,佩里诺认为,峰会将就金融危机进行探讨,为防止危机再次发生,峰会就世界金融领域进行改革的问题达成一套原则性意见。也就是说,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背景下,这次峰会将为新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寻找新路径、奠定国际大家庭的基础。
    
      国际金融峰会众望所归,这是因为在当前情况下,发达国家已无法单独应对这样危机,必须借助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主要新兴经济体的中国、印度等的帮助。美国财长亨利•保尔森就承认:“假如你看一下目前的全球金融体系,我认为已不能反映今天的世界经济形势,现在是一个扩大的世界,比七国集团要大得多。”七国集团对此次美国金融海啸,几乎是束手就擒、没有拿出、做出任何决策和实践的可能。
    
      2009年9月16、17、18日所爆发金融海啸,给全球来了个措手不及。这次金融危机表明,说明以美国、美元为领导的金融体系已经不能适应全球化金融市场的要求,这一体系的“合法性和有效率”存在根源的疑问。而美国只有一次次、又一次靠印刷更多的美元来所谓的救市。美元,已经无法在欧元3亿人口区域、中元13亿人口使用区域来担当领导者的角色,更无法调节金融海啸与欧盟、中国等大多数国家的利益。
    
      国际金融峰会营运而生,分属西方世界两大阵营的欧盟和美国,展开了激烈的交锋,因为最发达的欧洲因美国爆发金融海啸而损失惨重。虽然,这次金融海啸爆发于美国,但美国之外的欧盟似乎比美国更损失惨重,欧盟强烈要求将欧元、中元(或亚元)纳入全球货币体系。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总统萨科奇认为,当前危机应该归咎于美国放任的资本主义模式,“这是不能接受和不应该的(模式),这种资本主义是对我们所崇信的资本主义的背叛。”萨科奇由此强烈建议,峰会应该在纽约召开,因为那里是“危机发肇事”的地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则表示,不妨就在离华尔街不远的联合国总部。理由是,在联合国开峰会之下,可以更好地表现各国的共同努力与行动,也将使G20峰会可能达成的协议具有更广泛的合法性。
    
5、7G变成20G

    
      但在风暴中心纽约召集峰会,势必会让美国陷入尴尬。因此,美国最终将地点选为首都华盛顿。对此,白宫发言人弗莱托则在发布会上说,在华盛顿召开峰会“更加方便”,因为华盛顿外交官员众多,有助于各国间的协调。至于纽约是否危机“肇始之地”,弗莱托回答则更加冠冕堂皇,“我们不认为纽约是危机肇始之地,这次危机主要是由于抵押贷款出了问题。”
    
      在出席人员上,美国选择是20国集团。20国集团是西方七国集团1999年提出成立的,目的就是防止发生类似亚洲金融风暴问题,但一直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其成员,除传统的西方七国外,还包括一些主要的新兴经济体: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阿根廷、韩国、墨西哥、南非、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印尼,此外澳大利亚和欧盟也是成员。以GDP总量计算,20国集团占到了全球的85%。
    
      白宫发言人弗莱托表示,20国集团此前只举行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这也是该集团成立近10年来,首次举行首脑峰会。但选择这个平台,也让许多国家感到不满。比如重要的石油国就非常不满,认为沙特阿拉伯有资格参加,但为什么不包括埃及,标准在哪里?来自西班牙的记者更为不满,因为西班牙是欧盟大国,但却没有与会的资格。还有位列全球人口大国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是否有资格参加?
    
      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日前就说:“欧盟必须掌控改变的领导权,因为长期以来美国就不热衷新秩序。” 要知道,西班牙还是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的积极倡导者。而白宫的回答是,20国集团本身就是应对金融危机成立,其中包括了主要的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因此具有很好的代表性。
    
      在过去20国集团的会议上,基本上都是作为“老师”——美国、发达国家在金融问题上给予新兴经济体这些“学生们”以指导、帮助。但肆虐、疯狂的金融海啸让美国及其所有发达国家无可奈何,并则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随着金融海啸愈演愈烈,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陷入流动性严重匮乏、紧缩,要避免更多金融机构、经济实体崩溃,使信贷市场恢复运转,防止经济陷入衰退。发达国家当务之急是需要更多资金,而一些新兴经济体居民储蓄率高、外汇储备雄厚,这成为帮助发达国家走出困境的重要指望——穷国们出钱就富国?但发达国家如果还像以往一样,美元靠大量发行、靠购买美国国债来赚取大量利差、撇下新兴经济体自行决定经济对策,自然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美国之所以高度重视新兴经济体和20国集团,最本质的问题则是“发达国家缺钱,而新兴经济体有钱”。但这种美元独霸、主导世界的金融格局能发生变化吗?
    
  6、美国世纪尴尬

    
      2008年11月15日的国际金融20G峰会,也令到与美国指责不断的俄罗斯随即表示欢迎。俄总统府发言人Timakova意有所指地说,峰会在美国召开“非常重要”,因为“金融危机的根源就是美国的金融体系”。
    
      考虑到危机确实由美国引起,因此,对于外界的批评,自感心虚的美国也一直低调以对,但这并不代表美国对外界,尤其是欧盟的“积极”就没有意见。许多美国媒体就认为,欧盟一些领导人将危机责任都推到美国身上,以此转嫁自身在管理问题上的无能。不管是次金融危机解决、发展、还是再度爆发,未来美元200年来一花独放的局面都无法再继续了,世界需要一个金融能容下新兴国家的新秩序。
    
    G20峰会,是在美国总统选举的接骨眼上,为什么不等美国总统选定再召开呢?但金融海啸,没有任何迹象缓解,不早就未雨绸缪、早做防范——迫在眉睫的金融海啸等得急吗?就在白宫新闻发布的20G峰会上,有记者就直言不讳问道,处于任期倒计时的布什总统,是否还有“足够权威”主持这样的国际峰会?发言人佩里诺的回答也显得颇为尴尬:“我想所有领导人都同意我们举行峰会,他们希望(布什)总统能主持这次会议。”——这是全球的无奈之举、只有在无望中寻找期望吧?
    
    更真实的事,有记者问:“是否届时会邀请新当选总统参加峰会”?佩里诺答道:“先让选举完成,我们还暂不想把下个总统请进包间吧。”而很可能赢得大选的奥巴马则表示,在赢得大选前,他不会在是否参加此次峰会上“作出承诺”。11月9日,有记者问奥巴马是否出席G20峰会,奥巴马说“不可能有两个美国总统出席大会”,意思是奥巴马不准备出席G20峰会。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联系。)
    
    
    ———————————————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世界。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
    服务机构:中国•北京100041-111信箱《国情内参》编辑部
    电话、传真:(010)51945885 51945886 手机:13822204711
    电子邮箱(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巩胜利私人通讯处:中国•广州市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 邮编:100288
    
    巩胜利开户行:中国银行广东省行本部
    巩胜利Gong ShengLi帐号:4750401-0188-158633-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次贷危机系列——亨利•保尔森“战无不败”/巩胜利
  • 【次贷危机】系列——美国劫 中国毒/巩胜利
  • 聚焦:中国股市回到2001年/巩胜利
  • 奥林匹克100年凸凹——创29届奥运108年投资之最 为未来奥运会创举世之难/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致命全球高油价?
  • 巩胜利:腐败H5N1变异
  • 独家透视:中国钱太多让举世麻烦?/巩胜利(图)
  • 【独家新论】中国股市癌病变?/巩胜利
  • 巩胜利:“人海战术”之后的思索
  • 颓废的中国股市——“6•10”近千股跌停 沪指暴跌7.73% 再回一年前的3000点/巩胜利
  • 汶川大地震大反思——“5•12” 中国国难之晕/巩胜利
  • 写在2300万公民载舟覆舟的霎那——上台下台•历史的……/巩胜利
  • “胡萧会”能干什么?——给历史轮回到公元2008年4·12的新“国共”、新“共和”/巩胜利
  • 上诉。“我没有犯罪”!——评“许霆案”罪与非罪一个国家法理与判定的游戏规则之紊乱/巩胜利
  • 巩胜利:封杀《色,戒》的全球性悖论——评“封杀”演员汤唯与电影《色•戒》的理论与实践
  • 人心•人心—→国家之心!——再评3•22《谢长廷:不要为我哭泣》及任何国家、政权存亡之道/巩胜利
  • 重审许霆,中国人期待什么?/巩胜利
  • 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巩胜利
  • “春运”何以危机中国30年?/巩胜利(学者)
  • 独家报告:南中国“变天”前夜……/巩胜利
  • 巩胜利仍等待手术,对支持他的朋友表示感谢
  • 大陆著名学者巩胜利需要心脏手术,急需资助
  • 中国不和谐有加重趋势/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