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永钦:饮鸩止渴的宏观经济政策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3日 转载)
    
     今天看了一下央行刺激经济的五项措施和其他一些刺激经济的措施,基本上还是原来用低廉的信贷刺激基础设施建设的方法,而没有触及问题的本质。中国目前的经济结构和面临的经济问题与十年前已经有了非常大的不同。那时候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大的余地,可以通过刺激基础设施来促进经济发展。中国目前的问题是产能过剩、国内需求不足、国外需求疲软。如果继续扩大基础设施,会使得投资占GDP的比重居高不下,进一步积压国内需求,加剧结构性问题,而且也无助于出口。而消费不足的根本问题又在于公共品(医疗和教育)的不当市场化,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和收入差距过大等因素。中国的宏观经济困境与美国的截然相反,中国的面临问题是结构性问题,而结构性问题则必须通过结构性方法来解决。宽松的货币政策这种总量性的方法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会诱发滞涨(经济停滞+通货膨胀)。
     (博讯 boxun.com)

     中国应该好好地利用这次经济危机来调整社会政策,推进实质性的改革;在目前的中国,促进社会公正的社会政策同时也是最重要的经济政策。社会政策方面可以有很多可为之举,如缩小城乡之间在社会政策和公共服务方面的歧视性措施;趁机推进扩大社会保障的覆盖范围;减税、退税(特别是中低收入阶层的税收)。通过种种手段来降低收入差距。收入差距过大、不公平感的上升是所有经济危机爆发的前兆(最近国外有很多研究表明,收入差距也是导致经济危机的重要原因)。继续前期的政府推行的基础设施建设(而不进行结构性改革),会继续拉大收入差距,使得经济的泡沫化进一步加剧,短期内经济会出现虚假繁荣,最终一定会出现更大的危机。
    
     我们要学习当时的朱镕基政府。1990年代后期东亚爆发了经济危机,对中国的经济造成了负面的影响。当时的朱镕基政府却采取比较严的货币政策,趁机实施了很多结构性的改革,大力地推进了市场化。使得中国的经济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继续保持了稳定的增长。危机当头,社会更容易达成改革的共识。因此,当前应该是大力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大好时机。例如,在很多领域鼓励民间资本的进入,对中小企业的投资进行补贴;就业创造对于中国这样的一个剩余劳动力经济来说,在促进经济发展和缩小收入差距方面是至关重要的,《劳动法》的推行会断了很多人的就业之路。经济发展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揠苗助长的政策对于中国这样的经济来说,是最有损穷人的(经济学中的次优理论告诉我们,当经济处在次优状态时,局部调整到最优反而会使经济处于次次优)。同时要破除很多领域的行政垄断,如电信等,中国电信的价格与很多国家比起来,可以说是“天价”。另外的一个例子是高度集中效率抵下的银行体系:宏观上看中国的储蓄过剩(流动性过剩),微观上看很多有效率的企业却得不到融资,这说明中国金融体系存在严重的问题。
    
     在中国的市场化改革中,最终产品和要素(中间产品)的市场化是不对称的。最终产品基本上得到了市场化,而要素(中间产品)(如土地、劳动、信贷等)的市场化却非常滞后。如城市土地名义上为国有,实际上基本为地方政府所垄断。由于户籍制度等制度性原因,劳动力在城乡之间的流动受到严格的限制,劳动力市场的自由度受到很大的限制。从产业组织的角度来看,相当于下游(最终产品)产业的厂商是竞争性的,而上游(要素或中间品)产业是非竞争性的(垄断或者寡头)。同时,由于中国下游厂商多属劳动密集型产业,进入成本低,产品竞争接近于完全竞争,因此利润率极低;上游要素和中间品市场的垄断对下游产业来说是雪上加霜,提高了它们的投入品价格,使得中国的下游企业过早地在全球的竞争中丧失了竞争力。近年来,中国土地(房地产)成本和劳动力成本的过早上升就表明了这一点。要素市场改革的滞后,严重地挫伤了下游的产业及其就业创造能力,同时加剧了上下游产业间的收入差距。所以,要素市场的进一步市场化应该是下一步改革的当务之急;而推进城乡二元结构的整合是这项改革的重要内容和推动力。这是既促进公平又促进效率的政策选择。
    
     改革没有退路,只有直面现实,迎头赶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