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再论西藏问题——从有关藏、汉民族历史故事解析问题症结(本文内采用我在今年四月所写的《雪域高原……》一文片段)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2日 转载)
    作者:王天增 
     11月1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世界佛教界法王达赖喇嘛莅临日本。我非常有幸地参加了法王的会见。这本来是大家倾听法王弘扬佛法、并再一次解释他对西藏前途问题主张见解的一个机遇,但是一个女孩子对法王的质问,这种行为就叫做逼着哑巴说话,使我不得不再一次发表我对西藏问题的立场和观点。
     好了,现在我开始回到正题。 (博讯 boxun.com)

     那么西藏问题的症结是什么?——简单地说: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执政集团,坚决要阻止一名宗教领袖和他的随员返回他们的家园,去保持自己民族固有文化的纯洁、去维护自己宗教的尊严!而且这个愿望,也大大地得到了广大的本民族人民的衷心盼望。因此激怒了中共,才不断地造出舆论。这就是刚才那位女孩子提出的两个问题!—— 即:指责法王1,妄图搞西藏独立;2,幻想恢复农奴制。
     坦率地说:我不止一次地在媒体报道中,看到法王在向全世界宣告:“我是走中间路线的;我们要求西藏真正地实现藏人治藏。军队、外交由中国政府管理。” 这简单的两句话,是法王全部立场的核心。没有丝毫的‘独立’、‘恢复农奴制’的含义。这也是法王对血腥专制的共产党法西斯政权的最大诚意和让步。
     然而,这位女孩子一再地重复着这两个问题,那就不得不令人怀疑:在她的后面有一个强大的力量做支撑。这是个什么样的力量?
    我公开坦率地指出:是潜伏在我们中国人里面的中共特务。
     好吧,既然你们公开较量,那么就请你们跳出来,咱们在国际场合,找一个地方来公开进行一场世纪大辩论吧!——你们敢吗?!你们有这个勇气和胆量吗?!
     下面是我要谈的观点。
     一,西藏的问题是没有问题的‘问题’:
     此话是否有些矛盾?——不!一点矛盾也没有。既然如此,那又为什么惹得中共大开杀戒呢?这个问题是必须从历史的角度上来解释的。
     (一),中国与西藏关系的历史定位:
     首先我认为要从三个历史年代来分析。
     1,在已知的历史记载中,西藏从汉朝开始,到元朝这段漫长的岁月中,一直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因此西藏不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我们从古代文学故事《三国演义》和历史记实《三国志》中,可以毫不迟疑的查找出:这个定位的源由。既然本文的大题目是从历史故事的角度山来解析,那么就从诸葛亮七擒孟获开始吧。
     七擒孟获的战场是在大渡河岸畔、高山峡谷展开的。这个地区在民国时期,叫西康省,这里居住的是康巴人的群落;孟获就是康巴人的祖先。诸葛亮的指挥中心即中军帐,设在打箭炉。打箭炉的名字是后人为了纪念诸葛亮在此打造箭头而取的。它现在的名字叫康定。正是因为第七场战役开始不久,孟获使用了藤甲兵,击败了诸葛亮率领的大军;正当诸葛亮愁眉不展的时刻,哨兵俘获了一名藤甲兵;谋臣发现藤甲上沾满了桐油;经过审讯得知为了防止藤甲被刀剑所伤,于是将藤甲放在桐油中浸泡几天,然后晾干。这样一来不仅刀剑不入,而且比铜制盔甲要轻便的多。为此谋臣提议火攻。
     诸葛亮立刻接受了建议,在大渡河畔建造了火炉,打造箭头;最后一举击垮了孟获的藤甲兵!孟获在众亲人绑捆后,负荆请罪;不仅得到了诸葛亮的赦免,而且仍然作为土司,掌管一方;从此边关安宁,人民休养生息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上面提到的康巴人,即是藏人的一个分支。他们并不隶属于中原王朝;即使是被降服,也只不过是作为土司,管住自己的部落,不再骚扰边关罢了。
     因此此时的西藏,不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2,文成公主嫁藏王:
     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唐朝皇帝嫁文成公主给藏王松赞干布的历史故事;这是中原王朝同周边民族和亲政策的典范。这不仅稳定了的政权,而且为边民创造了和平安宁的生存环境。虽然李世民没有毛泽东的解放全人类的狂妄叫嚣,但是却换来了万邦来朝,换来了天下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贞观之治,换来了大唐盛世!那时节如果小民举报地方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各路官府不得阻挠,而且还要管待食宿。
     大唐盛世与图博是国与国的关系,也不存在着中国固有领土的关系!
     3,元帝国尊崇藏民上师为国师:
     历史上虽然汉藏之间也有过战争,但是最终总是雪域高原的藏民族向中原王朝输诚,双方各不侵犯和平相处;几千年以来基本上相安无事。到了元朝,那位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成吉思汗西征欧罗巴,降服波斯,震撼世界后,他的儿子忽必烈忽然想到,在西南还有个雪域高原的乌斯藏没有征服,于是派出蒙哥率十万铁骑,直扑青海,在高原峡谷与藏军摆开了战阵。藏军以一万骑步兵布阵,虽然只有一万骑步兵,但每个骑士身边,都有一头平均身高有一头小马驹的藏獒垂耳听令!……
     当元军牛角号吹响之际,藏军中的钟鼓齐鸣,喇叭震天!只见黑压压一片黑潮涌向蒙军,它们只咬马腿,而随之而来的藏军骑士,就像切瓜剁菜一样,把落地的蒙古骑士给结果在青藏高原!……
     骄横一世,踏遍欧亚的蒙古骑士,在他们已经领有土地的家门口被打得狼狈逃窜落荒而去。……
     后来的结果是:元朝皇帝忽必烈把西藏的上师巴思巴请到元大都北京,聘为国师,然后由巴思巴按照藏文的字形,创造了现代的蒙文,又帮助忽必烈制定法律,匡正朝纲,促使一个穷兵赎武的蒙元皇朝开始了吏治的时代。当然,由于元蒙皇朝终因以杀伐起家,把一国民众分为四等,结果民怨积累,终至统治不到百年,就被人民推翻。
     我们说:西藏同元朝的关系,是西藏自愿臣服,而不是降伏。是西藏人的佛教教义不允许他们杀伐,更加上羡慕中原王朝的先进文化和佛教机缘,吸引了他们。这才是一个重要的前提。但是,此时的西藏,与元朝的关系是藩属关系,也就是联邦关系。为了表示尊重,西藏就把金瓶执签交给元朝皇帝。两国的关系就像当年的俄罗斯同各加盟国的关系一样。
     也就是从此时开始,西藏才同中国建立了藩属国关系。中国是上帮,西藏是藩属国。这是进入第二个历史时期:即西藏从独立的国家,变成了中国的藩属国。
     自从西藏上师宗格巴改革佛教后,指定了两名徒弟为继承人,名称定为达赖、班禅喇嘛,并分管前、后藏。历经六百年来,虽然继承人死生更迭,但是从来也没有象中原王朝那样,在杀伐中变换朝代。
     但是中原王朝几经更迭,而藏区政权却始终只是达赖与班禅去世后,由灵童转世。政教合一的稳定却始终未变。不仅如此,藏区政权向历代皇朝输诚也一直未有改变。谁能说西藏不是心向中原皇朝呢?!
     4,清帝国为达赖、班禅修庙宇、建宫殿:
     到了清帝国,康熙皇帝不仅把藏民的喇嘛请到北京,而且在热河省的承德修建了小不达拉宫,供西藏达赖,班禅喇嘛有了一个安逸的宫殿和讲经宏法的圣地。同时在北京的法门寺还专门设有供西藏大喇嘛讲法宏传藏传佛教的寺院。大清在西藏虽然设立吏治,但是也只不过是代表中原政权而已;西藏的税收,一般政务仍然由西藏政府葛厦管理。西藏一直就保有藏军,大清只是在西藏要求避免外国入侵时才派兵保卫。
     其实,自元代以来,还有另外两个国家,同中原王朝保持着藩属关系,即:朝鲜、越南。但是他们与西藏不同的是:中原王朝在这两个国家长期驻有军队;中原王朝也经常派驻大员参与管理两国的军事和政事。历史上把这两个国家称作保护国。
     到了中华民国时代,虽然十三世达赖喇嘛在遭受英军侵略时,逃到了外蒙古,但是他终于还是回到了民国的怀抱。国民政府没有向西藏派过驻军;(短暂的川军入藏是为了驱逐英国侵略)西藏也没有闹过独立。而藏民们仍然是经常三步一拜,九步一叩地奔向他们心中的圣地——拉萨朝圣。无论是血雨腥风的抗日卫国战争,还是1957年的反右斗争都没有动摇藏民们的信仰。
     从以上事实来看:虽然大清王朝和中华民国政府把西藏划入了中原王朝的版图,但是他们也没有改变西藏的藩属国关系!
     5,独立与藩属:
     根据以上的历史资料及历史故事,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元朝以前,西藏一直就是一个独立的、政教合一的国家。
     元朝以后,直到中华民国时期,西藏是中国的属国;也就是说:
    中国与西藏是藩属的关系,换句现代话来说:是盟国的关系。西藏是加盟到中国,而不是降伏于中国。这就像今日的加盟店一样,可以是同盟,也可以拆盟。苏联的结局就是拆盟的结局。是因为暴政的统治,是曾因为被侵略后,逼迫加盟;所以落得个拆盟的结局!
     历史上从元朝到民国,所有的统治者对西藏所采取的都是怀柔政策,而西藏也从来没有表示要独立过。偏偏到了共产党时代,把汉人纳税的血汗钱大把地支援藏地,却仍然没有换来藏民的感激,共产党为什么不从自身在对待藏民的态度上,去检查自己呢?!
     二,作为国家或类国家的地区(如:巴勒斯坦地区)的区别:
     判断一个国家或地区是不是独立的实体,要具备以下标准:
     1,有自己的军队,在有效地保卫自己的地区;
     2,有自己的政府,在有效的管理着这个地区;
     3,自己的行政经费来源于自己人民的税收。
     第一条:西藏在1959年以前,一直保有自己的军队;这个军队的名称叫藏军。
     第二条:西藏在1959年以前,一直保有自己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名称是:葛厦。她始终在有效地管理着那里的人民。
     第三条:西藏政府的税收,一直来源于自己的人民;而且政府的运作经费,也是从税金里支出。
     还有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那里是与中原王朝完全不同的一个政教合一的政府,在行使着自己的权力。而且六百年来,一直也没有变动过。这不仅是历史,也更是事实。
     在政教合一的国家或地区,他们的最高领导人,不是依靠人民选举,而是根据教宗的选拔或任命。像西藏地区,则是根据灵童诞生来选拔。达赖和班禅两位喇嘛是藏民心中的神,你共产党可以进驻西藏,你可以屠杀藏民,但是你夺不去藏民心中的神!因此共产党的愚蠢也就在这里。
     写到这里已经很明白了。中国同西藏的关系是:藩属关系!
     西藏真正地变成了中国的‘领土’,是在1959年。这就是第三阶段。是政教合一的共产党政权用血腥暴力征服了西藏,而根本不是对西藏的‘民主改革’。共产党连自己的本土人民都从来没有给予民主,又怎能给西藏民主呢?!
     综上所述:共产党提出的西藏问题,就是根本没有问题的‘问题’。西藏问题是共产党制造出来的,是上帝让魔鬼在人间尽力表演,然后再聚而歼灭之!
     三,共产党得不到藏民的人心:
     从西藏全民抗暴斗争来观察,可以明显地看出:共产党根本没有征服西藏的民心。岂止如此,共产党连自己本土的民心,也没有征服,又何谈征服西藏!为什么?原因只有两个字:暴政!
     今天不是我要说的主要内容,这里就不多叙述了。我只讲述有关西藏的暴政问题。
     西藏的葛厦存活到1959年,在共产党‘解放农奴 民主改革’的一场‘平叛’战争中,终于瓦解了。那是一场从装备到兵员素质都相差到不可同日而语的战争。是在共产党撕毁十七条协议后,背信弃义的战争!最终当然是共产党‘赢得’了胜利。
     但是,赢得极不光彩,赢到了没有人心的地步。正因为如此,西藏才一直处于不安定的政局中。西藏的动乱,是共产党一手挑起来的;是以暴力加杀戮来实行统治的。这是全世界都看到的血写的史实,不是墨写的谎言你共产党欺骗得了中国人,但是你欺骗不了全世界人的眼睛!如今无远弗届的卫星电视,早已把现场的每一个血腥的画面,告诉了善良的世人。
     那么共产党又是怎样的暴力呢?
     一场血雨腥风的杀农奴主斗喇嘛的运动在雪域高原爆发了。
     ……时间正是1960年初,为了解放全人类的‘远大理念’,毛泽东向苏联购买核导技术,当时的中国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工业产品,只有粮食可以还苏联的巨额欠款;于是,由从汉地人民口中夺粮,延续到藏民地区。穷凶极恶的汉人藏(奸)干部,把普通藏民家中的少得可怜的缵巴抢走,把牛羊拉走;甚至于连人民的饭碗,也给缴了去。
     明朝太祖朱元璋曾经一再告诫臣子说:“天下初定,百姓财力困乏,好比小鸟不可拔羽,新树不可拔根;当今正要在于修养生息”
    今天让我们来看看共产党是怎样对待西藏人民的吧!
     班禅喇嘛视察青海后,写了一篇七万言的陈情书,上呈毛泽东,竟然被下大狱长达九年之久。
     班禅喇嘛说:“以前只听说人们向喇嘛施舍,现在却要我给人民送碗;旧社会要饭的手里还有个破碗,蒋介石马步芳统治青海十几年,藏族老百姓也没有穷到连个碗也买不起的地步”。
     “……人们哭喊着:勿使众生饥饿!勿使佛教灭亡!勿使我们雪域之人灭绝!为祝为寿!”
     三,从共产党对汉地人民的统治,就可以推测出中共是如何对待藏民的了:
     中国历代皇朝新朝开端(除了秦始皇)莫不是让民休养生息,莫不是还田于民让租减息;偏偏到了这个自称为中国人民大救星的共产政权,却自始至终疯狂地打人民的主意。
     从1948年开始的土地改革,把地主富批斗甚至于全家赶尽杀绝,把他们的土地从他们手中夺走,‘分’给无地的贫农;但是1958年
    一场人民公社化后,不仅又把农民的土地从新夺回,同时连人民家中的锅碗瓢盆也抢去,然后全部赶进食堂,美其名曰:社会主义公有化,却使广大人民失去了生存的自由。
     自1954年开始,对城市里实行‘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改造’,把那些辛辛苦苦建起的民族工商业企业,一夜之间变成了共产党的资产;紧接着三反五反,把个资本家搞得从高楼跳下,而共产党却辛灾乐祸地戏称空降部队。
     自此以后运动从未间断,一直到文化大革命。……
     汉地人民所经历的,在藏地必然要从演。看一看班禅喇嘛的七万言书,看一看藏族女作家唯色的《杀劫》,就不难理解藏民族为什么得到汉族政权的支援,仍然毫不领情,仍然离心离德了。原因非常简单:共产党自从它们在井冈山制造国中之国开始,就一直对人们进行阶级划分,到了文革竟然把人画分成九等,而最底一等就是知识分子!那些‘革命群众’盛气凌人,遂意欺压人民,批判斗争那些稍微对它们表示抗拒的无辜者!……同样,共产党又把它们的斗争哲学带到了西藏;他们每日要面对的是那些一个个伪装不了的野兽面孔,这个政权之所以要支援西藏,就像是在牧场里圈养一群家畜,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你宰杀以让它们‘大饱朵颐’。
     不是吗?!——1950年就开始修建的青藏公路,是为了运兵,以征服藏民。以及最近才通车的进藏铁路,就在这次的‘平暴’中得到了充分的帮助。
     不是吗?!——在藏族的学校里,是以汉语授课,而藏语只能做为一个民族语言来学。这就像日本占领台湾后,只准讲日语一样,目的非常明白:同化藏民族,以为今后对藏区的控制和掠夺创造条件。究竟是共产党把‘农奴解放出来’,还是把西藏人民变成
    更为原始的奴隶,不是一清二楚的吗?!它们还大批地向西藏移民,以加速汉化的进程。但是,当藏民稍微有反抗的表示,则怒发冲冠,不是批斗,就是把他(她)抓进监牢,或者干脆指你就是藏独,把你踏上一支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
     别看这几天在国外,那些粪青、现代的义和团们,手里打着五星旗高喊着‘爱国’的废话,也别看它们丧失理智地狂吠乱咬,连一名刚满二十岁的少女王千源也不放过;但这其实这正像满清灭亡前的的义和团‘扶清灭洋’一样;尽管紧接着慈禧太后要实行君主立宪,以保大清江山永续;但是这不仅没有救了他们覆灭的命运,反而引爆了辛亥革命;孙中山先生终于领导中国人民走上了共和的不归路!当然,这里指的不是共产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假‘共和’,而是孙中山先生所倡导的共和,而台湾的中华民国的共和是继承了孙中山先生的共和理念。即:军政—训政—宪政分三步走向共和!共产党近六十年的统治,竟然还没有进入共和法统,岂不是饴笑天下,共产党自己在嘲弄自己吗?!
     综上所述:共产党要的不是西藏人民,共产党要的是西藏雪域高原地下的无尽宝藏,要的是那片肥沃的土地。君不见:中共特供食品中有西藏雪水专门种植的大米和专门养殖的牛肉牛奶吗?所以它们才如此残暴地镇压、虐杀藏民!
    四,翘首以盼,民主宪政在招唤:
     一当有人提出要求实行民主选举时,共产党就以中国的国情来推脱,真是国情不允许吗?!——那1946年毛泽东在延安窑洞同黄炎培的对话,至今仍记忆犹新;共产党在四十年代的一系列的有关民主宪政的论述,白纸黑字历历在目!那时怎么就不谈国情了呢?!现在可好了台湾已做了回答!——什么国情,说穿了是共产党欠下人民血债太多了,害怕有那一天要償还!
     血债当然要償还,但不仅仅是首恶必办,更重要的是:共产党必须要像德国总理施耐尔向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念碑下跪、和马英九那样,向人民道歉,并由历史学家总结历史教训!对于在历史上,制造过杀人罪恶的枭雄毛泽东等,虽然早已死亡,但是它们的罪恶必须让人民知道!虽然六四事件中的指挥者邓小平已经死去,但是他的罪恶是决不会随着死亡而消失的。人民会正确地评价他的历史功过;至于当今的中共领导人,人民曾经抱有巨大的期望。但是如果继续共产党的铁血政策,就绝没好下场!
     在当前,最重要的是:若不立即停止对人民的掠夺和杀戮,由暴政转向仁政,那么苏联的结局就决不是危言纵听。不要忘记:当叶利辛站在坦克顶上一声呼喊后,大炮立刻转向苏维埃中央党部!从此被藏去八十四年的三色俄罗斯国旗,又从新飘扬在莫斯科的上空!
     纵观历史,秦始皇、隋炀帝、成吉思汗都是中国的短命皇朝;就是因为暴政的使然。今天共产党仍然拿着社会主义这面遮羞布,已经不会再蒙骗多少人了,共产主义乌托邦搞了二十七年,搞得中国经济到了崩溃边缘。
     今天由太子党把持的官僚资本主义,也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民主还有多远?——台湾已经实现了第二次政党轮回,被当年台湾人民曾经视为独裁和白色恐怖的国民党,经过八年的卧薪尝胆,又从新夺回政权。现在共产党已经再没有理由推说‘中国国情’的理由了。大陆人是炎黄子孙,台湾人也是炎黄子孙,为什么台湾人就可以实行民主宪政而大陆人就不可以实行民主宪政呢?!
     以前还有借口说台独,现在马英九表示:九二共识各自表述,共产党还有什么理由借故死抓政权搞独裁?!
     加上海外发起的退党大潮已达到四千五百万,共产党已经是一棵被挖掘了主根的枯黄大树,一旦狂风暴雨袭来,必然将轰然倒塌,这已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诚然,共产党有三百万党卫军;诚然,它们也有无以数计的党卫队(秘密警察,特务),以及‘金盾’的网络高手,但是,人权圣火照样进入大陆,人们照样在暗中和公开准备。
     西藏的全民示威,台湾的民主大选,同时在中共的两会亮相;以及刚刚在《人民日报》上大肆鼓吹‘太湖蓝藻已成了历史’文章墨迹还没有干,四月上旬的太湖蓝藻又大面积爆发,实在叫人忍浚不禁(比去年提前近一个月);加上今年春节前后的南方暴风雪的肆虐……;更有本年4月28日凌晨4时41分奥运专列在山东王村至周村段,发生了列车相撞事件,已经造成了七十余人死亡,四百多人受伤;上帝在警示世人:诺亚方舟已在遥远的天际出现。写到这里,我想提示人们:明朝灭亡前期,一个晴朗的白天(1626年5月30日),忽然一声巨响,如山崩地裂,狂风骤起顿时人畜、土石、砖瓦冲天而起然后又随风飘下;……石驸马大街二千五百公斤重的大石狮子居然飞到五公里外的顺城门外。……最令人惊骇的是:不管男子还是女人,灾后尽皆裸体寸缕不挂!……接着于1627年陕西爆发农民起义,大明皇朝摇摇欲坠!……
     1976年7月28日四时三十八分,一场七点九级大地震,造成唐山三十余万人丧生,接着9月9日杀人恶魔毛泽东死了……。
     我不是先知先觉,但是共产党企图利用奥运来为自己的残暴统治粉饰太平,妄图为它们的非法统治披上合法的外衣!那么以上的现象,4月28日奥运专列的预告呢?!谁又能保证在8月8日不会出现1626年的报应呢?!这里的8字乘2,恰恰是16,人们常说祸不行,16是双数,这正是中国算命的八字;现在八字已经有撇了!共产暴政绝无好下场!
     无论从天灾、人祸,都在再显现出:共产党这个秋后的蚂蚱,已
    时日不多了!……
     中华民族终于在血雨腥风的苦苦期盼中,苦熬到了黎明前短暂的黑暗,人们常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朋友阿!再加把劲,让退党大潮这条偌亚方舟,堂堂正正开向那封闭和充满谎言的古老大陆去吧。
     今天我要大声说:春天已经到了,虽然乍暖还寒,但是当艳阳高照之时,让我们伸出双臂,热烈地拥抱宪政民主的新时代降临吧!
     朋友们:祝你好运,干杯!
    
                  王天增   
              2008 4 28——11 7 于日本东京家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