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世界危机与全球治理体系缺失/尹承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1日 转载)
    
     当前国际形势在总体和平稳定之下,危机与动荡频发,世界和平与发展面临严峻挑战。危机背后一个直接与主要因素是全球治理体系缺失。
     (博讯 boxun.com)

    
    
    一、世界动荡与危机
    
    
    
     当前世界动荡与危机频仍,主要集中在安全与发展两大关键领域。在安全领域,传统与非传统挑战与危机因素愈益增多和加剧。其中突出的问题有三:
    
    
    
     第一,当今世界两个主要战略对手美国与俄罗斯的地缘争斗趋于白热化。随着俄复兴进程加快,美加大了对俄防范、遏制力度,一再越过俄的战略红线。美国继主导北约一再东扩,使之囊括原东欧所有华沙条约国家和原苏联三个波罗的海加盟共和国,兵力直达俄边境之后,现又欲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这两个紧靠俄战略腹地的独联体国家纳入北约中,企图从东西两面对俄形成战略钳夹态势。更有甚者,美国还不顾俄罗斯的一再严厉警告,敲定在捷克和波兰建立针对俄罗斯的反导系统,对俄国家安全构成现实严重威胁。俄不甘示弱,予以针锋相对的强力反制:将核武器重新瞄准欧洲目标;加强在独联体尤其是在靠近欧洲的白俄罗斯的军事存在,以压制美国的军事进逼;力图重建在世界各地传统盟国中的军事基地,包括计划在古巴部署战略轰炸机和导弹;在美国的后院拉美地区展示军事力量等。有的国际评论认为,美俄存在爆发第二次“古巴导弹危机”的可能。最近爆发的俄格战争实质上是一场俄与美代理人之间的战争。俄重创格鲁吉亚,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是对美国围堵战略的一次成功反击。如美俄地缘争斗继续恶性发展下去,有触发直接军事对抗的危险。
    
    
    
     第二,核武器扩散形势严峻。除美、俄、英、法、中外,印、巴、以也是有核武国家;朝鲜已进行核试验,伊朗在加速开发核技术;其他拥有发展核武潜力的“核门槛”的国家达10余个。如果伊、朝核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那么核扩散狂流将在全球泛滥,恐怖组织获得核武器的机会将大增,从而可能引发灾难性后果。
    
    
    
     第三,国际恐怖主义继续肆虐。美国主导的国际反恐斗争效果不彰,甚至出现反效果,以致造成 “越反越恐”的局面。塔利班在阿富汗东山再起,连阿总统卡尔扎伊也几乎惨遭其害。基地组织乘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之机重新生聚壮大。它除以伊拉克、阿富汗为主战场,还将巴基斯坦和印度作为新的活动中心。今年以来,在巴、印发生恶性恐怖袭击之频繁和造成伤亡人数之多,较之伊、阿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久前在巴基斯坦首都发生的万豪酒店恐怖大爆炸造成57人死亡,近300人受伤,捷克驻巴大使也不幸遇难。这是自2001年“9·11”事件以来基地组织制造的最严重的一次恐怖袭击事件,震惊了整个国际社会。基地组织还将触角伸向世界各地,不断在中东、北非、东南亚以至欧洲心脏地区发展新生力量,成为危害国际安全的主要祸根之一。
    
    
    
     在发展领域,同时爆发了地球生态危机、能源危机、粮食危机和金融危机等诸多危机。特别是美国的次贷危机演变成金融危机和“金融海啸”,造成极其严重后果。9月份,不但华尔街五大投资银行或改制,或被收购,或破产关闭,连有着119年历史、拥有3070亿美元资产和1883亿美元存款的美国最大的储蓄银行华盛顿互惠银行也宣告倒闭。同时,美国股市持续大幅下跌并在全球造成“骨牌效应”,包括欧洲国家和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股市也同步下跌。美国金融信贷危机波及全球,造成全球金融资产缩水达27万亿美元之多。这是自上个世纪20年代末发生经济大萧条以来罕见严重的金融信贷危机。尽管美国和欧、日政府大力出资救市,其中美国与10月3日正式出台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各国股市暴跌风潮仍在继续。10月6日,在美国政府出台大救市计划的第三天,美、欧、日和其他国家股市即遭“黑色星期一”,全线下跌,其中纽约道琼斯指数下跌近500点,4年来首次跌破万点关口,重创投资者信心。
    
    
    
     发展领域的危机对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硬伤。在其交相冲击下,世界经济陷于低迷。各国通货膨胀加剧,出口下降,失业率普遍上升,经济增速锐降。今年美国等发达国家GDP同增预计将下降一半以上,欧盟和日本第二季度还出现负增长,其中日本负增2.4%,实际上已陷衰退。发展中国家经济受到严重拖累,连一向是世界经济亮点的亚洲国家今年增幅预计同比降下降2个百分点。那些为数众多的最不发达国家更陷困境,贫困化加剧。
    
    
    
    二、全球治理体系缺失
    
    
    
     世界动荡和危机多发的成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共同和主要原因是全球治理体系的严重缺失。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即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组织功能弱化和世界战略格局的激烈变动。
    
    
    
     联合国是世界最高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在某种意义上是当今“世界政府”。联合国宪章是当代处理国际关系的最高准则,在某种意义上是“世界宪法”。但作为全球治理体系的主要载体,联合国存在不少纰漏和弊端,致使其功能弱化,治理效果不彰。其主要问题有三:一是管小不管大。它对小国、弱国敢抓敢管,其条规和决议基本有用,而对大国、强国特别对那个唯一超级大国的违法行为则不敢抓、不敢管,其条规和决议基本无用。这种“双重人格”极大地损害了它的信誉和作用。二是说而“不练”。它每年都要通过大量决议,但官样文章多,具体落实少,许多决议形同空文。它对当前出现的诸多危机极为关注,一再呼吁和号召国际社会同心应对,但并未出台任何有效措施来化解危机,其主持号召的国际粮食会议和能源会议都无果而终。这样下去,它有沦为国际论坛以至“清谈馆”的危险。三是自弃原则。尊重各国主权和不干涉主权国家内政是联合国宪章的精髓。恪守和实行这一原则是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保障正常国际秩序的重要前提。但近年来,迫于西方压力,联合国领导人提出“人道主义干涉合法”的概念,为西方国家打着维护人权的幌子干涉别国内政开绿灯。最近西方操纵的国际刑事法庭竟以莫须有的罪名起诉并下令逮捕苏丹总统巴希尔,赤裸裸地干涉一个主权国家的内政。联合国秘书长对这种非法强权行径表示“不予干涉”,实际上予以默认。联合国这样做有违宪章的神圣原则,自相矛盾,起了自我矮化和弱化的作用。
    
    
    
     国际经济组织尤其是国际金融机构问题更多,其“游戏规则”基本上操之于西方国家之手。它们不顾发展中国家的国情,强行要求其按西方的“药方”进行经济改革,效果适得其反,加重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困难和危机。
    
    
    
     世界格局显著变动的主要标志是在世界“一超多强”的力量结构中,力量对比发生了明显不利于一超而有利于多强的变化。美国实力地位和主导国际事务的能力急剧下降,客观上释放出造成世界紧张动荡的因素。
    
    
    
     冷战结束后,美国经历了其历史上最长的经济强劲增长周期,在20世纪与21世纪之交,其GDP一度占到全球的近1/3,军事力量和科技力量也遥遥领先于世界,独超实力达到顶峰。它因此自诩为世界上自罗马帝国以来最强大的帝国,认为当今世界是它独家支配的“单极世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曾说“美国主导下的单极结构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这在一定意义上反映了客观实际。因为在美国强势霸权气焰下,其他力量大多选择回避,不与争锋,各种矛盾暂时得以掩盖。
    
    
    
     随着美国经济领域长期积累的问题发酵和信贷金融危机爆发,近年来其经济严重滑坡,美元的世界金融霸主地位动摇。与此同时,“金砖四国”异军突起,近两年经济增速更是美国的3至4倍。一消一长,美国的GDP今年将降到只占世界的1/4。欧盟的经济总量早在两年前即已超过美国。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07年“金砖四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达50%,仅中国一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即超过美国。美国从而丧失了全球最大经济中心和世界经济主要火车头的作用。
    
    
    
     然而,美国不顾自身力量捉襟见肘,违背世界潮流,坚持全球霸权战略,到处伸手,大搞单边主义,结果到处碰壁,外交目标频频受挫,过度地消耗了其软实力和硬实力,国际影响降到历史低点。
    
    
    
     美国霸权地位弱化既有利于国际形势和国际关系的健康发展,也释放和助长了一些不稳定因素。其中主要有:受其遏压的国家,如俄罗斯更敢于与其抗争,双方矛盾尖锐化,相互关系并带动国际关系紧张加剧;它主导解决国际热点如中东阿以冲突、伊核问题能力下降,使之长陷僵局,甚至升温;主要针对它及其盟国的国际恐怖主义得以坐大等。这些说明,世界格局变动期也是国际形势紧张、动荡和危机多发期。
    
    
    
    三、构建国际新秩序
    
    
    
     缓解和消除危机的根本出路在于健全与完善全球治理体系,也就是,要破除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旧秩序,建立公平、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对国际秩序的破旧立新也是逐步消除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根本途径。
    
    
    
     联合国为主的现行国际机制虽然存在着缺陷和不足,但其积极作用是主要的。联合国作为全球治理的主体地位不可替代。对国际秩序的破与立是要对现行机制进行改革,而不是将之推倒重来,是要对其补台而不是拆台。从建构国际新秩序的要求和从国际社会的整体利益出发,对联合国等对国际机制的改革应体现如下原则精神:
    
    
    
     (一)在民主基础上加强其普遍性。
    
    
    
     现行国际机制的民主性和普遍性严重不足,主要表现在其权力结构过度向少数发达国家倾斜,占国际社会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处于无权或少数地位。这有损世界和平与发展事业的基础。联合国等国际机构改革的方向应是增加发展中国家在其中的代表性、话语权和决策权。这样才有助于促进关系民主化和国际关系的健康发展。
    
    
    
     (二)在公正基础上加强其权威性。
    
    
    
     平等体现公正。国家无论大小,在国格上一律平等。现行国际机制很少体现这一原则。联合国管小不管大,甚至听任超级大国凌驾于其上,国际金融机构基本上由少数西方国家操纵,就严重违背了平等、公正原则。这也是其权威和效能弱化的根本原因。它们要提高权威性和信誉,真正体现其价值,必须从切实贯彻平等、公正原则做起。
    
    
    
     (三)在务实基础上强化其施政功能。
    
    
    
     联合国所以务虚多务实少,甚至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症结就在于它施政、执法能力薄弱。国际社会既然认可其世界最高政府间组织的地位,就应通过改革赋于它必要的执法施政权,使之有必要手段来贯彻其宪章和所通过的决议,能对违法、违规者进行必要惩戒。只有这样,它才能执行全球治理的使命,国际社会才有可能摆脱普遍存在的极端无政府的无序混乱状态。
    
    
    
     (四)在共识基础上扩大其职权范围。
    
    
    
     随着全球化的深入推进,新的国际问题和全球公共事务日益增多,此外还冒出温室效应、太空军事化和地球极地之争等新热点问题。为预防和消弭新的冲突和危机,有必要在取得国际社会共识的条件下,将联合国的管辖权延伸到所有这些新领域,并由联合国主导制定或完善有关国际法规,以填补在这些领域的国际法空白。
    
    
    
     改革和完善联合国等国际机制的最终目标是要以联合国为中心和基础,建构能真正体现全人类共同利益的全球治理体系和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这一目标任重而道远。只要各国都采取顺应世界潮流的政策,竭诚通力合作,就能朝着这一目标稳步前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