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家丑”不是扬出来的——声援郭广林/仝小改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1日 转载)
     不明白现在的大学有多么恶俗的人,只要旁观一次大学校庆,就会对此印象深刻了。
     现在的大学校庆,既有暴发户式的张狂显摆,又有土财主、小市民式的贪婪算计,当然,还有衙门似的傲慢豪横:花费几百万请《同一首歌》来唱堂会;把城里最好的几家酒店包了,摆流水席;通知校友回校参加校庆时,或明或暗地要求大家“献礼”;规定校内教职工按职务职称等次“捐款”,“捐款”金额只能比规定的多,不能少……
     大学校庆的铺张、乖张,在目下的中国,几近蔚然成风。而此种恶俗之风之所以四处蔓延却很少走进公共视野,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反思,一是因为大学原本“郁郁乎文哉”,少有人想到大学会如此恶俗;二是身处其中的教职工,明哲保身,尽管对此种铺张、乖张多有不满,却选择了保持沉默。 (博讯 boxun.com)

     终于有郭广林先生站出来,把大学校庆里不那么光辉灿烂的一面抖搂出来,而湖北民族学院随即也以解聘郭先生的做法,向世人昭示了大学可以有怎样的恶劣——网络时代,大学校庆衍生出了“郭广林事件”,终于有更多的人看到了大学的恶俗和堕落。
     中国的大学起步于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这种新型学堂的出现,是戊戌新政中“别求新声于异邦”的产物。当京师大学堂终于成长为北京大学,在蔡元培先生的苦心经营下,实现了 “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之义”的教育理念,中国的教育终于完成了对科举文化的否定和超越,突破了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思想藩篱,不再是孵化臣工、家奴的养成所,迈进了民主、科学、求知、新民的现代境界。
     然而,中国的皇权专制毕竟有几千年的深厚根基,所以,即便在推翻了满清王朝一百多年后,社会已经“咸与维新”,按规定人人都是国家的主人了,却仍然有不少人满脑子君父、臣民、子民心态。就连在湖北民族学院这样的大学里,校方也会对郭广林摆出一番君君臣臣的威仪来,耍出一套“返祖”的拳脚。
     在如何对待“丑事”上,这些脑后拖着大辫子的人,逻辑一向是很中国特色的——“家丑不可外扬”!出了丑事,着眼点不是揪住丑事不放,把丑事的根底翻个底朝天,拖它到阳光下暴晒,以此铲除其滋生的土壤,预防类似丑事的重演,而是条件反射一般,首先就是去捂去盖,生怕“外人”知道,似乎只要“外人”不知道,这丑事就不是丑事,这丑事带来的损失和伤害就不存在了。谁若是憨大胆,把丑事捅了出去,谁就是家贼内奸,必欲除之而后快。
     对丑事捂着盖着,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传统驭民术、愚民术的野蛮遗存,也是只对上负责而不对下负责的皇权专制秩序在公权力领域里的遗风流毒,与现代文明社会里公民对知情权的要求格格不入。动辄宣扬什么“家丑不可外扬”的人,是以愚民教化,扰乱人们对罪错的警惕和注意,以便推脱责任,免遭罪责。
     假如郭广林对湖北民族学院校庆的铺张、乖张,奴才似地随喜、赞美,或者做一个“聪明人”保持沉默,至多仅限于同事间窃窃私语,而没有把它和自己的不赞同展示在博客上,使很多“外人”也看见了,湖北民族学院就不至于“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双方发生如此龃龉,大概是在郭广林的身份定位上遭遇了“两岔口”,没能产生共识——郭广林以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作为公民,他对作为公权力部门的湖北民族学院有监督、批评的权利;而湖北民族学院肯定认为郭广林作为学校“大家庭”的一员,没有这种权利。
     以我“混在中国”的经验和常识,我相信郭广林遭遇解聘肯定和他那篇展示校庆“盛况”的博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有关。然而,迄今为止,并没有见校方出来辟谣:否认郭广林的解聘与此有关,指证郭广林所展示的场面为杜撰和捏造。如此,郭广林只是因为说出了一种事实,并对这些事实发表了一点自己的看法,校方就使出了解聘这种几近“灭口”的阴招。但令校方始料未及的是,他们的遮丑之举本身又演变成了一出更大的丑事!
     在论坛、博客无所不在的网络时代,人人都可以做记者,人人都是记者,没有谁可以完全垄断信息的发布权——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能遮天的手!在这个时代里,每时每刻都会有千万双眼睛盯着公权力领域的一举一动,发生在公权力领域里的大大小小的罪错,都可能很快被人晾晒到网络上,使其无可遁形。希望借助“家丑不可外扬”的老规矩来压制揭露、掩盖罪错、逃避责任,肯定会变成越来越奢侈、越来越不可能的事。周老虎事件、林嘉祥事件等,就是最典型的例证。
    
     我们的国家正在大踏步走向公民社会。公民社会不是“家天下”的社会,公权力领域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允许用“家丑不可外扬”的陈规旧习来压制民众的监督批评,替自己卸责。
     “家丑”不是扬出来——让皇帝出丑的不是小孩子喊出了“可是他什么都没有穿啊”,而是皇帝光着屁股煞有介事地进行盛装巡游大典本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