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水:致“自由中国论坛”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博讯 boxun.com)

    9月下旬,拙文《国家质检总局局长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被网友从观察网站转在“自由中国论坛•时评版”(http://zyzg.us/viewthread.php?tid=187157&extra=page%3D&page=1),站长方应看首先跟帖乱骂“胡说八道”、“瞎起哄”,对网友出言不恭。我向来喜欢直率、挑战之人,既然有人用极端情绪化语言对拙文表达不同观点,于是继续跟帖平和阐述观点。我仅把他视为一个辩论者,表示出起码的友善和尊重。而方应看既把自己当作辩手,又俨然以站长身份充当裁决者,竟然删除我的言论,仅只保留有利于己的单方面帖子,这就超过平等尊重的辩论规则底线。这时有网友提醒,站方几个管理者是“小孩子”,常胡乱删贴,别太计较。站方几个管理者,别人我不清楚,相熟的副站长小老鼠刘荻也快30岁了吧,还把人家当小孩啊?有年龄歧视嫌疑。再说,我在该坛注册也有5年时间,算得上第一批用户,中途入狱一年半,我都保留真名ID。
    虽然这里部分人用化名,但许多老朋友都在这里露面,哪怕秘密警察对该论坛监控严厉,这个论坛都曾是一个不错的交流和交锋平台。这次遭遇,我才发现方应看无论作为网友还是网站管理者,都与我的期待相差甚远。忍耐客气是有限度的。某些流氓、警察和犯人,见得多了去了。在这些人渣面前,我从来不想做君子,该出口该出手时绝不含糊,这是我一贯的处事方式。我当即跟贴回应“方应看你×拉格巴子删贴干嘛?”。次日方才发现用户名竟然被方应看注销了,无法登陆。再看原帖,方应看将我的发言全部删除、并且将拙文标题加精之后,作为站长的方应看最后高姿态写道:“刘水之流,说轻了,是素质差,只会想当然,只会谩骂。也许是想讨好‘中共高层’。传说中的小骂帮大忙?只敢打几个小蚊子、蚂蚁、老鼠,根本不知道问题的本质,也许是装做不知。”
    出口够恶毒的,也很张狂,此人非善辈。不是通过沟通妥协反省,而是试图用强权压服对方,这种情形我曾在“民主中国”网站领教过一次。主编刘晓波曾在笔者要求退稿给出主编编辑意见时答复“编辑有权决定是否用稿,你这样很有些兴师问罪的劲头”。这话初听没错,但既然作者主动要求主编给出编辑意见,并无不妥,而作为主编回应作者要求,这是起码的礼貌和职业常识。但是联系到在独立笔会会员大会上,笔者对刘会长超越笔会规则行为的公开批评,刘晓波如此说外行话、不能清晰切割公职身份,就不奇怪了。我回复刘晓波:我当民主中国主编一定比你做得好,你信不信?即使将来你有机会分享中国政治权力,我同样会扮演你的一个批评者。我建议刘晓波就近在北京向做过杂志主编的余世存请教,作为主编该如何答复作者回信。从此以后,我给“民主中国”投稿,未接到编辑一个字的回音。念在彼此在对方入狱时都曾竭尽全力呼吁,都在大陆受到当局打压,我一直未公开披露这个插曲,但屈指可数的异议媒体滥用公权被视为“理所当然”时,这已经不是理念异同的问题,而是民运圈子有点小权力的人,爱惜权力但却不能慎用权力,不愿恪守权力服从职业规范和专业操守的底线。
    每个人都想以自己的方式命名民运,都想把自己的名字写进历史。我从不认为民运人士天然拥有道义优势和合法性。给他权力,检验他——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足见真伪。作为反对者长期受到当权者严厉打压监禁,一朝获得权力便一副真理在握的嘴脸,不容权力受到约束和监督;年轻时的激进往往演化为年老时的保守。中国的政治文化和文人情怀就是如此,中国民运与民运人士也不例外,但要认清这点不甚容易。
    除了03年在“天涯社区”开博不久因内容敏感被强行关闭(用户名保留)、现在新浪博客敏感文章和评论常被删除外,在海内外网站还从来没有被注销用户名。“自由中国论坛”给了我第一次体验,我决定较真一次。
    如果方应看足够的自信,你用站长身份参与讨论都没问题,但是首先在论坛乱骂,随后删除对方所有发言、注销对方用户名,等于捆绑堵塞对方的口,实施权力强暴。除了证明你连基本教养都没有,对站长的公共身份没有丝毫约束和自觉,以为“我开办的网站我说了算”,将个体与公共身份混淆在一起,一再放纵自己的特权。这些不当行为超越媒体公共底线,消蚀公信力。“自由中国论坛”的日渐式微,人气流失,早就证明管理者欠缺许多东西,虽然这不是我作为一个曾经用户的愿望。
    大约在06年,我在自由中国论坛发起一次专题讨论,有关中国制度转型和政治文化等话题,邀请三个代表性人物魏京生、刘晓波和王丹现身说法,王因个人原因未参加。话题讨论激烈,意外吸引了一些知名人士到该论坛。在发起词中我建议网站管理者参与技术和编辑管理,以保障讨论有序展开,但未能得到任何响应。我的初衷是通过交流观点,在思考深度上做一挖掘,客观上也能带动论坛的人气。但让人遗憾的是,站方囿于管理和专业能力的双重欠缺,未能让讨论最大化发挥,只忙乎着给新来宾颁封 “贵宾”头衔,只想着闭目塞听玩过家家游戏。
    有关毒奶责任的话题,我愿意与每个人公开交流、辩论,包括方应看。固然中国问题都可归罪于专制制度,但将所有罪责都归罪于“中共高层”,那是高估了他们的能耐,也不客观。批评中共还需要虚构证据吗?即使一个文盲农民都能举出无数亲历事实。用作伪作假的方式追求社会公义,同样是灾难性的。制度是非物化的存在,通过意识形态、政府、官员和个体等等真实地表现出来。毒奶事件首先是制度性的,但制度不能为死者承担责任,必须通过法律手段——对政府相关责任者的刑罚体现出来。毒奶事件反映出中共高层有失察下级的次要责任,但主要责任依次在投毒者、奶企、地方政府和质检总局。如果按照方应看的逻辑,中国的坏事都是“中共高层”干的,那么其他为非作歹的中低层政府官员就没有责任吗?是否中国经济高速增长都该记在历届中共高层的功劳薄上?头脑简单得可以。异议群体必须秉持客观立场看待中国问题,否则无从立足,也无从让公众服赝。
    用被灌输的官本位思维解释食品事故责任者,本身就很滑稽,也很危险。同样中国民运人士普遍存在的迷思之一,即自觉不自觉地用被中共训化的思维和行为溶解中共,这跟居于大陆或海外无关,也跟年龄无关。假如毒奶事件发生在美国,“美国高层”小布什及其内阁也不会承担罪责,这几乎是一个高中生就能做出的判断。这就是拙文呼吁追究毒奶事件中主要责任最轻、但权位最高的国家质检总局局长刑责的立论所在。
    有关新媒体运作理念、媒体价值操守、话题策划和思考深度,说真的方应看连门都没找见,包括部分异议媒体主编。也别自欺欺人说“没请你来,不想玩走开。”这样没脑的话。即使个人博客,申请开通的那一刻起,即有媒体的公共属性,不完全是个人化的,手机也是如此。我不妨举一个近例:大陆女歌星金莎在个人博客撰文涉嫌诽谤另一女歌星斯琴格日勒,被后者告上北京法庭。这是一起民事纠纷,跟官方无关。博客和手机是最为个人化的自媒体,都受公共操守的约束,何况自由中国论坛。我还要告诉方应看,优良网络媒体从来不是弄一笔资金、几个人守着电脑后台操控,用个人观点定义一家媒体立场,用个人价值定位网站价值取向,把别人文章未经授权搬来搬去,整个网站没有原创性,甚至成为散布小道消息、打情骂俏的垃圾站,败坏了“自由中国”招牌。媒体从来不是这样做的,当有更高的价值追求和职业操守,至少应有这样的目标。一个媒体不恪守公共价值,仅作为个人私家花园,受众就有权利骂你,德国之声“张丹红事件”即透射出这个事实。
    方应看指称我“讨好‘中共高层’”,太抬举我了,但对我构成严重人格侮辱却是确凿无疑的。假如说讨好中共还几次入狱,证明我的人生设计很失败,还是证明你智商未进化为人类?你的诋毁比我骂你严重千倍。这里有我亲历的一个小故事,我再次送给你:某年七一中共建党节前夕,深圳晚报准备举办党员活动,熟识的某办公室主任问:刘水,你是党员吗?答:你他妈才是党员呢!
    不管“方应看”的真身是谁,居于大陆还是海外,你既然喜欢唱高调说我讨好中共,那么,我对你提出一个非常简单的要求:你用真名并配个人正面近景清晰头像,同时提供一名与你见过面、现在狱外民运人士姓名,在网站真人露相一次。这在论坛,一分钟之内即可操作完成。让我也让网友领教一下你挑战中共的胆识,且不说你是否够胆反共入狱了,同时也让大家见识一下站长的风采,你大小也算一个角色。你是成年人,既然要玩深刻和高姿态,那我们就玩一次行为艺术,从最简单最容易的真人真容开始。为示公正,不相识网友如有兴趣,大陆和海外网站均有我的公开资料,或google搜索。
    需事先说明,这不是要求方应看恢复我的用户名的交换条件。自1980年代公开发表文章以来,包括网络论坛注册,我从来都用真名,以示言责自负和对言论自由的矢命追求。向来瞧不起虚拟的民运人士和化名的异议作家,虽然这是他们个人安全需要和私隐权利。既然被自由中国论坛封杀,连同我未及向本坛网友道出的歉意,那就让这个事实永远存留下去。
    近日,我委托一朋友将注销用户名消息发在“自由中国论坛•时评版”,不想贴出不到几分钟,即被刘荻搬迁到站务版。老鼠的自我防卫意识就是敏感,不服不行。但她似乎忽视了重要一点:当初争论发端和结束都发生在时评版。这条消息放在这里见见阳光有什么可怕的?说明他们不愿让更多人知悉,还知道封杀用户是一件很丑陋很不光彩的事,但也最终促使我写下这封公开信。
    如此离开自由中国论坛,跟几次入狱一样,我不能用自己的耻感制约施加耻辱的他者。所能做的就是记录它,把包装的无耻者作为一个公开化存在。不能装着什么都不曾发生。几十年来对言论禁锢的危害有切身体认,视言论自由比自己生命还重要。不管是谁封杀言论,我绝对六亲不认,不计代价,公开揭露。
    我的SKYPE:liushui1234 , E-mail:[email protected],特别期待方应看尽快真人露相,做一次真男人。记得通知我,别让我错失认识新朋友的机会。如不敢公开身份,那就请以后收敛一些,别干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至少你是成年人了,别人20多岁经历的,恐怕你一辈子都达不到;张狂也要靠胆识才学,弄个网站没什么了不起,分分钟可以搞一个论坛式网站,谦卑地为坛子里网友提供优质服务,才是你的本份,不要自作聪明。不要以为打着“民主自由”幌子,写几篇文章,甚至弄个网站,就自许为民运异议人士了,就掌握了话语权。从来不是这样的。被社会正常竞争淘汰、借民运异议名义博取功名的人海了去了,这样的害群之马民运圈子里还少吗?西方媒体和民运组织出于各自利益需要,为这些人提供了生存空间。
    如有其他朋友愿意交流,请通过上述方式联系。恕我以后不能在自由中国论坛回应。
    最后,祝好虫洞版主!你的善行让我永远感记。
    
    
    2008年11月1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 刘水:“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 刘水:北奥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 刘水: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 刘水: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 刘水: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 杨佳:杀手与英雄/刘水
  • 刘水:“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 刘水: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刘水: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 刘水:范美忠事件观感
  • 刘水: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 刘水: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 刘水: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 刘水: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 刘水: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 刘水:CNN错在哪里?
  • 刘水: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 刘水:“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 警方限制异议作家刘水回深圳工作
  • 学运领袖异议作家刘水被剥夺工作权利
  • 刘水快评: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