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第一病:1亿2千万人承受的荒唐歧视/翟明磊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4日 转载)
    
    中国第一病:
     (博讯 boxun.com)

    
    1亿2千万人承受的荒唐歧视
    
    文/翟明磊
    
    一半的中国人感染过这种病.近十分之一的中国人是这个病毒的携带者.那就是乙肝.
    
    在国际上完全没有乙肝歧视。和社会学规律相反,随着中国社会开放与多元化,一场涉及一亿二千万人毫无根据的歧视却从94年开始愈演愈烈,甚至在各种法律上明确了歧视条款,对这一亿二千万人,无数的就业大门:食品行业,美容美发,售货员,售票员,服务员,教师,化妆品与药品生产工人甚至于各种职业向他们轰然关闭,这一亿二千人大部分活在灰色地带与阴郁心情中。甚至不敢以真名面对公众,而从幼儿园开始,只要敢暴露身份的孩子就会被剥夺教育的机会。这种咄咄怪事为何发生。中国第一病:乙肝!拷问国人:我们的社会究竟得了什么病?
    
    十三亿人的国度中,一亿二千万人被歧视,只要他们敢暴露身份,各种职业都会抛弃他们,生存都成了问题,即使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也会被请出幼稚园。
    
    你会说,这是天方夜谭吗?当然不是,这是在中国活生生发生的歧视—乙肝歧视。
    
    
    乙肝真相: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究竟是个什么病,叫人谈之色变呢。
    
    应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之请,刘德华出任护肝大使时,并没有人,包括基金会知道他是乙肝携带者,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刘德华轻轻松松地承认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定期检查,但我身体很好的,什么病都没有”看到大陆人马上如临大敌,刘摸不着头脑:因为香港根本没有乙肝歧视,全世界也没有这个词啊?
    
    第二天就有娱乐报评价:“刘天王真是的,明知道自己是乙肝,还和那么多女明星拍吻戏。”
    
    前中国疾控司司长中国肝病防治基金会副理事长王钊曾笑着说:“如果通过接吻传播乙肝,那需要一次交换至少五公斤以上口水才行。”
    
    你知道吗,乙肝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最亲密的却又是最陌生的病。最亲密——一半以上的中国人感染过乙肝,你只是没有察觉。你的每一张钞票都被乙肝携带者摸过。
    
    最陌生——大部分中国人将甲肝与乙肝混为一谈,其实这是一对最不象的“双胞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病毒,1989年曾大流行的甲肝是通过消化道急性传播,吃饭会传染,往往只患一次终身免疫,不会形成慢性肝病,而乙肝通过血液传播,性行为,母婴传播,有点象艾滋病毒。另外母婴传播主要原因是产道挤压时婴儿皮肤破损。母乳不会传播。(注:现在用母婴阻断的方式可有效地减少母婴传播)
    
    吃饭与呼吸均不会传播乙肝,中国肝炎防治治基金会项目官员张建敏告诉记者,当年科学界曾拿猩猩做过一个有名的试验,让猩猩吞下几大桶含有大量乙肝病毒的鲜血,猩猩没有感染。从而证明乙肝病毒不会通过消化系统传播。
    
    因此中国卫生部疾控司明确指出:日常生活,工作,握手,吃饭,共寝等社会活动不会传播乙肝。非乙肝病毒携带者只要注射乙肝疫苗(1983年已发明),终身免疫。中国卫生部疾控司发文明确:“乙肝病原携带者除不能献血,不宜参加负荷超常的特殊训练或职业(如兵役),不宜担任手术治疗科室的医务人员外,其入托,升学,就业,婚姻,社会活动均不应受限,更不得歧视。”肝炎病权威徐振道教授明确地说: 乙肝病原携带者完全可以当厨师,科学已赋与他们这个权利。
    
    据1992 年卫生部统计56.7%的中国人感染过乙肝病毒,大部分人都会自愈并产生抗体,只有全国9.7%的人成为乙肝病毒携带者,这个人数大约是1亿2千万人,其实根本不用紧张——这一亿二千万人中,只有20%的人会演变为慢性肝病,肝病患者中又只有不超过4%的人成为肝硬化,0.4%的人患上肝癌。其余大部分人,一辈子乙肝病毒与人体和平相处,只要多体检,少喝酒,不是病人,根本不需要医治。只有转化成肝炎(肝功能受损)才需要医治,但不可能根治乙肝。
    
    因为黄种人乙肝传播机率(百分之十左右)远高于白种人(仅有千分之一),因此乙肝也被称为中国的国族病,因人口众多称为中国第一病。
    
    有人要问了,为什么日常工作,握手吃饭,生活,都不会传染乙肝,中国人的传染率这么高呢,有一个原因,在我们小时候接疫苗时,不少农村与小县城,用的不是一次性针头,有的农村甚至是一根针头烫一下重复使用,加上针管不是一次性,少量回血会感染乙肝。30%的乙肝因共同注射而传播。
    
    不少名人与乙肝相伴,马克思是乙肝患者,孙中山也是死于乙肝引起的肝癌,傅彪,罗文也是乙肝患者。
    
    因为在世界大部分国家,除了警察,外科医生等少数高危易出血的行业,所有的行业都向乙肝携带者开放,而且大部分国家都没有强制体检,更不会检查乙肝指标。体检是个人自愿行为,而且不得用于就业用途,因为这是个人的隐私。
    
    广告为歧视煽风。
    
    其实90年代之前,中国很少有乙肝歧视,因为当时体检也不查乙肝,大部分乙肝携带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90 年代开始,众多药品广告发现了乙肝这块一亿二千万人的巨大市场,西方国家规定大众媒体不得刊登医疗与医药广告,此类广告只能登于专业媒体上以免误导消费者,中国没有类似禁令,因此铺天盖地的虚假药品广告开始宣传,肝胆相照网站的版主陆军曾举报过的一则典型的乙肝用药广告,这么写道:“乙肝具有强烈的传染性,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危及家人,朋友,同事的安全。”“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肝硬化,肝癌。”
    
    而真相是只有乙肝患者发病了才需治疗,大部分乙肝病携带者也就是俗称大三阳,小三阳,肝功能正常者无须治疗,而虚假广告通过将乙肝妖魔化,把这些无须治疗者也拖下了水。与人体本来和平相处的病毒一经用药(每人从7000到200000元不等)后,反而被打破平衡,产生变异,开始侵入人体,无病的也犯起病来,而一犯病就不能停药否则会反弹,病人就被套牢,这样庸医与假药的联合人为制造了一个巨大年利润300亿到500亿的骗局市场,这个巨大市场的广告又让社会大众形成乙肝会通过日常生活迅速传染的印象,据统计,一度在平面与电视媒体中,药品广告占了50%,其中70%是乙肝广告.当国家工商总局,药品管理局,卫生部2003年联合发文禁止乙肝广告时,社会对乙肝的恐慌已不知不觉形成了。据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在苏州的调查,50%苏州市民不愿与乙肝携带者进餐。
    
    而为规避禁令,这些广告商改头换面统称肝炎,更是将甲肝乙肝混在一起。
    
    “巨大的利益集团勾结在一起,那些假药如何拿到批文的,又如何能公开做广告的?为什么这么多岗位要许可证?体检设备进口者,广告商与各种医院,利益集团掠夺民众。他们把人民当人民币。”一位患者一语中的。
    
    
    
    政府行为为歧视示范
    
    真正的标志性变化是1994年,一个叫《中央国家行政机关录用公务员体检项目与标准》规定在中央直属,国务院直属的公务员招聘中,必须强制检测乙肝。尽管规定中确定急性肝炎治愈一年,迁延性肝炎治愈二年,乙肝病原携带者,但肝功能正常者可录用,虽不合理,但还近人情的规定。而各地公务员条例纷纷仿效中央时,不可避免地因缺少科学常识而变形,至少有21个省市自治区公务员体检条例不仅规定强制检测乙肝指标,而且规定只要是乙肝携带者不论大小三阳一率不得录取。
    
    大部分公务员的就业大门向乙肝携带者关闭了。
    
    因为政府的带头效应,各行各业纷纷效仿。而当政府意识到错误于2005年改正相关公务员招生规定时,强制体检进入了一个大怪圈。
    
    早在1976年,科学界明确乙肝与甲肝不同的传播方式,但中国的不少法律仍将乙肝与甲肝混为一谈,统称为消化道传染病,导致众多职业歧视得以出台。
    
    《《中国食品卫生法》规定:乙肝携带者不得从事直接入口的食品与餐饮工作。并且将病毒性肝炎笼统地称为“消化道传染病”,2006年出台的《食品安全法》更是抄了这一条。中国人民以食为天,食品行业这一中国 巨大的行业向乙肝携带者关闭。
    
    2006年出台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草案)第28条规定规定肝炎病毒携带者不能在公共场所就业,于是象售票员,售货员,保洁员,美容,美发,按摩等行业都向乙肝携带者关门了。
    
    《预防性健康检查管理办法》(1995年国家卫生部第41号令),规定对从事食品、饮用水生产经营人员、化妆品生产人员和在公共场所直接为顾客服务的人员实行健康证。乙肝病毒携带者又失去了这些工作。
    
    《教师资格条例》规定:患有传染病的人不能担任教师。这条笼统不科学的规定又挡住了讲坛之路。
    
    其它的法规又规定了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能从事幼儿园老师,药品生产线工人,管水工。这些法规都给国人造成“日常接触传染乙肝”的错觉。
    
    
    
    歧视从体检开始
    
    可怕的是强制体检成了风气,众多体检机构上门拉生意,而雇主开始觉得体检员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违反了人权的一个原则是任何组织没有了解别人身体的权利。国际劳工组织规定禁止在招聘与就业中强制劳工体检。中国《劳动合同法》(草案,2006年出台)第八条则规定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身体状况有知情权,却没有附加任何限制,这使得入职体检合法化,同时,这种知情权将极易被用人单位所滥用。
    
    可怕的是连在中国的跨国公司也完全放弃了在母国的文明传统。
    
    2002年佛山美国科勒公司给员工做了体检,并将900人的体检报告贴在公告栏里,约60人的乙肝携带者身份被公开,这900人中有腰肌劳损与心肺问题,甚至还有一位女士因为复乳的生理,——即返祖现象,有六个乳房。这样的隐私也被贴在公告栏中。
    
    一位叫霍克的管理层员工因为乙肝问题而不再续约,他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状告科勒公司并指出虽然科勒公司以霍克通过电话上网为由解雇他,而实质是因为他是乙肝携带者。科勒公司称:公司并未在体检后第一时间解雇霍克因此不能证明解雇理由为乙肝问题。
    
    而据霍克调查,当时查出乙肝携带者的六十位员工全部以各种借口解雇或被告知不再续约而被迫离开公司。
    
    官司没有打赢后,霍克曾求职于厦门戴尔公司,东莞沃尔玛,通用电器等著名跨国公司,均被强制体检,并明确告知因为他的乙肝携带者身份而不被录用。霍克非常困惑:为何这些跨国公司母国的尊重人权的传统在中国荡然无存。
    
    最让他感到“变态”的是他在上海美资的帕捷汽车配件公司上班时,人事部女孩用百度搜索他的名字搜到佛山中级法院的判决书,从而得知他是乙肝携带者,总经理得知后明确告知因此不与霍克续约。霍克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怖,因为尽管在他要求保护隐私的要求下,佛山中级法院的网站取下了这个判决书,但这个判决书已被其它网站转载。霍克已无藏身之地。
    
    
    
    无知如何杀人
    
    深夜十一点,一个叫万峰的人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毫无目的地来回走着,他想死了。2002 年小万毕业于东南大学,在找第一份工作时体检查出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福建移动公司明确拒绝了他。在之后江苏农村合作信用联社,浦东发展银行同样拒他门外。当第9家公司向他关上大门时,2003年小万只有潜回家乡县城的一家信用社工作——他请县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帮他改了体检表。2004年单位年终体检,小万又暴露了,所有人的眼光变得异样,小万圈子越来越小,再没有人愿意和他一块吃饭了。领导说“要以集体利益为重,我们有个四十岁的乙肝员工病退了……” 小万怎么会不明白。他选择了离开,也选择了从此不再欺骗别人,欺骗自己。每次求职,他总是亮明身份。于是海尔公司,光大银行,托普公司,希杰公司,科融软件,抽了二十次血,所有的求职的二十家公司百分百拒绝了他。
    
    在2005年的苏州工业园区,有一个统一的体检中心,一旦确定是乙肝携带者,工业区大部分企业都可连网知道你的身体状况,整个工业区为你关门了。
    
    “我的身体是健康的呀,是他们的观念不健康!”,小万选择抗争的姿态,2006年一个同学告诉他结婚了,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他:“他们结婚了,事业有成,我流浪了6个城市,却一无所有,却一无所有,……”
    
    小万崩溃了,小万决定在死前打通一个报社电话倾诉最后的悲愤,是那个叫赵丹丹的记者救了他。现在他仍没有找到工作,但他——自己创业了。
    
    仅2006年四月的一周,报纸报道的乙肝病毒携带者自杀的就有三起。
    
    一个只敢告诉我他叫黑暗的男人坐在我面前,他和小万不同,生存压倒了诚实。他用找人替检的方式过了关进了一家银行。为了早日把小三阳转阴,他听信了黑心医生的话,拼了命吃药,结果反而打破身体的平衡,真的发病了,他不敢让领导知道,只住了一个星期院,当领导表示要来看望他时,他只得慌忙出院。接着三个月,他白天上班,晚上直接回医院睡病房,因为吃药,他全身寒冷坐在办公桌前直哆嗦无法动弹。“如果单位知道我这个病,我就没有工作了,没有工作,我怎么活下去。”
    
    6年来几乎所有工作挣来的钱都用在治病上了,十五万医药费,他根本不敢在单位报销,“我活得和吸毒者没啥两样。每次吃药,我躲在洗手间里,再苦的药我都是一口吞掉,食堂开门我第一个进去,吃完就跑回办公室乘别人还没回来抓紧时间服药。我拼命工作为了挣钱,挣钱为了看病,让自己活下去,活下去为拼命工作。甚至第一天发工资,第二天我就要用卡把所有的工资提出来换成药。工作五年,他还没有存款。
    
    年纪轻轻他已没有梦想,他原来在市场部,领导嫌他滴酒不沾没有出息,迟迟不肯提拔他。一次领导在客人桌前已喝得不行了,他要黑暗挡一挡,黑暗仍拒绝,领导拍了桌子,“你不喝,就不要在我这个部门混了。”黑暗含泪一口喝了,第二天,肝炎发作送进医院——这回又得找借口请假了。
    
    黑暗在单位做的正是职员招聘工作,每当员工们议论别的乙肝病人时,他根本不敢说话怕大家怀疑他,在他手上,根据领导意思辞退了三名乙肝员工。“在杭州,所有国有大企业都不会要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不体检的私营企业一般不正规,就我知道只有一个民营企业例外,因为这个老板自己是乙肝携带者。”
    
    这是一个孩子写的信:
    
    幼儿园的阿姨: clip_image001您好!我叫小甜甜,今年4岁了。我真的好想让您同意我去你们幼儿园。
    
    我妈妈是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我出生的时候,身体里便也有了乙肝病毒……当我3岁半准备去上幼儿园的时候,体检完了许多幼儿园都不要我了。我家小区的小朋友都上了幼儿园,我只能一个人玩。在小区里叔叔阿姨对他们的孩子说:“她有病,会传染的,不要跟她玩。”我找不到一个小伙伴,所以我只能跟地上的小蚂蚁说话,跟树上的毛毛虫讲故事……但是地上的小蚂蚁、树上的毛毛虫们也有自己的小伙伴,为什么我却不能去幼儿园和小伙伴玩呢?难道我真的很脏?
    
    烦恼的小甜甜。
    
    全国各地的许多幼儿园开始对孩子进行体检,大部分被查出是乙肝携带者的孩子被请出幼儿园,因为城里小伙伴的嘲讽,这些孩子往往被送往老家的农村或县城。
    
    众多的单位甚至将乙肝病毒携带者隔离处理。
    
    众多的乙肝携带者因歧视,同时变成忧郁症患者。
    
    网名蓝色百合的赵玉泓的先生是乙肝携带者,因为听信虚假广告转阴王等,她四处求药,结果本来无须医治的先生越治身体越坏,最后在求病无门下得了严重的忧郁症,又因为服用大量百忧解,产生了很大的副作用,夫妻俩常常抱头痛哭。
    
    “根本没有人告诉我们基本的常识。丈夫生病七年后才知道,我可以打疫苗预防感染。” “而正是就业歧视,使大部分乙肝携带者急于转阴,无理性地滥治不需要治疗的身体 。
    
    “你知道吗?歧视有时候可以仅仅是一个眼神。”百合阿姨说。一心想做妈妈的乙肝携带者安心被丈夫以孩子会得病为由强制流产三次,当她想保住最后一个孩子时想让医生为她说几句话时,那位女医生一听安心小声地说:“我是乙肝携带者……”立即把报告单扔得远远的,不停地洗手“你离我远一点,离我远一点……”安心心碎了,得了抑郁症,在第三次流产后与丈夫离婚,失业。
    
    “歧视是一种绝望的力量,仿佛头上有个十字,不是通过个人努力可以改变的,只要你生了乙肝,从出生到坟墓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
    
    赵玉泓因此将自己的经历写进《中国第一病》《战胜乙肝》两本书中。并开始为乙肝携带者鼓与呼。
    
    
    
    杀人者唤醒的
    
    那些自杀的心都有了的乙肝病原携带者又何尝不可杀人呢?
    
    2003 年4月3日,浙江大学毕业生周一超,持水果刀与菜刀闯进嘉兴市秀洲区人民政府,刺向公务员招录的两名官员,导致一死一伤。周一超来自农村,品学兼优,母亲长期守寡,周一超原想当公务员供奉母亲,结果因为小三阳不合格未过关,周认为这一纪录将放进自己档案,自己一生已毁了,因此对社会绝望后想自杀,转念持刀报复。
    
    长久的压抑终于暴发出来。以前各种零星的非理性的反抗开始汇成公开的理性的力量,对歧视的反击开始了。
    
    4月5日由肝胆相照网站版主小谷子组织的1611个公民违宪审查书交给人大法工委。并对周一超进行法律援助。
    
    虽然法工委没有任何答复,周一超照判死刑,但肝胆相照迈出了理性维权的第一步。
    
    肝胆相照论坛是2001年整合数家乙肝携带者论坛而成,创办人老麦将自己的HBV.COM域名无偿捐给所有乙肝携带者因此而成立的。病友交流最不带有欺骗性,平时不敢向同事,朋友说的感受都可以倒出来,所以论坛人气可观。
    
    2003年10月肝胆相照维权版协助下,我国乙肝歧视第一案进入法律程序,并最终胜诉,张先著也成为最早公开亮出身份与真实姓名的“战友”,(乙肝携带者圈内喜欢战胜病魔一词,故互称战友)。
    
    2004 年看上去文弱的赵玉泓干了件大胆的事,因为几位肝友连续自杀或病逝,她决定给温总理写信反对歧视。赵玉泓将信贴在肝胆相照网站、战胜乙肝、五味社区、康易健康社区肝病论坛、北大一塌糊涂“同肝共苦”版、水木清华“战胜乙肝版”等各大乙肝病毒携带者网站上,半个月时间征集了4852人签名,留言3825条, 8月6日,用特快专递给温总理,吴仪副总理,何鲁丽副委员长,卫生部高强副部长寄出后。4天后,在人事部,卫生部的官方网站上贴出了后来出了名的8.10 公告
    
    公告这么写道
    
    人事部,卫生部致乙肝病原携带者及关注者维护群众权益 保障群众健康近期一些群众致信国务院领导同志,反映乙肝病原携带者在就业等方面遇到的一些问题,希望国家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切实维护他们的利益。国务院领导同志高度重视,专门作出指示,要求有关部门把这项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工作抓紧做好。……其中包括公务员乙肝携带者录用规定,已在网上公布,面向社会征求意见。我们热切希望广大群众,特别是乙肝携带者提出合理化建议。国务院有关部门还将研究招工等方面相关规定。
    
    “这是给民众的权利与机会”肝胆相照网站版主们决定促进与政府的良性互动,经过一个月征集意见,汇集了万名网友的主流意见,维权版版主陆军(金戈铁马)携带六百页系列建议书直接进京。9月13日,9月14日分别将六封关于乙肝科普,公务员体检标准,禁止强制体检,研究生平教育权,乙肝携带者儿童入托,入园权利,规范肝病广告的建议书分送卫生部人事部,劳动与社会保障部,教育部。
    
    卫生部回信赞赏此次上书,并决定进一步重视乙肝科普工作。而2005年1月20日公布的《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鲜为人知的是标准初稿时还坚持要体检乙肝指标,并仍维持小三阳合格大三阳不合格的标准,但在最后修改阶段采纳了乙肝携带者们的建议,公务员体检表中取消乙肝检测,并规定乙肝携带者可以录用。
    
    “歧视从体检开始,取消歧视,就是要取消不合理的体检”陆军很满意这次胜利。
    
    赵玉泓说维权需要一个度,就象冷水煮青蛙,青蛙能接受,如果一开始就把青蛙扔进开水中,青蛙立刻会反弹。这位以写公开信出名的赵玉泓每封信都对批评对象满怀诚意,将心比心,体会对方的难处,这也是她给温总理写信能引起政府与民间双方反响的原因。
    
    在一次云南民族大学让十位乙肝携带者学生休学事件中,她奋笔给校长写信,首先表示体谅:“我以为,不知者无罪,因为我宁愿相信,您和贵校的责任部门是由于缺乏乙肝基础知识,而做出的错误决定。”
    
    她写道“一切没有选择的行为,在道德上都是不人道的,磨难并不总是导致伟大。相反,在很多时候,它毁坏了人的尊严,伤害了人的心灵,扼杀了天才的创造力。十几个本该深造的研究生,就在您领导的学校里被无知的朱笔,宣判了他们奋斗得来的机会的作废!国家因此可能失去一批栋梁!他们可能会嫉恨您,嫉恨学校一辈子。”
    
    尽管学校没有公开认错,老师捎话说:“我们只是想让孩子们养病”,但校长让这些孩子悄悄复学了。 “这段话是我的真实感受,我与先生的苦难让我勇敢起来,但我宁愿不要这种苦难啊!”
    
    仿佛是美国南北战争时偷运黑奴到北方的奴隶解放者 ,赵玉泓干的另一件重要的事帮助年轻乙肝携带者在体检时作弊。“我就是要帮他们生存下去,在虚假制度无法生存,所谓的诚实是不对的。”赵利用医学界的关系帮不少年轻人过关找到了工作。
    
    被催折的雪莲花
    
    并非所有与政府的互动都是良性的。
    
    2006年9月乌鲁木齐第十五中学等四所中学十九名乙肝携带者初中一年纪学生被教育部门强制退学。(在这之前,2005年曾发新疆大学新疆农业大学156个学生同样理由被休学事件。)
    
    大学生常坤因为所在雪莲花艾滋项目科研小组中有一个成员李艺是乙肝携带者,受到了不公正退学待遇,而开始关注这一群体。在他带动下雪莲花进行了大量的乙肝科普宣传。
    
    2006年10月4日雪莲花“心连肝科普工作组”在进行乙肝宣传时被警方阻止。10月10日十九学童遭不公正退学一事曝光,当地政府受到舆论批评,首先发布消息的常坤受到有关部门讯问。
    
    
    
    2006年10月1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间组织管理执法局正式发文取缔雪莲花艾滋病科研项目组织,据称以发文形式正式取缔国内艾滋组织,这是第一次。大学生常坤曾以死抗争未果。逃离新疆。而新疆教育部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乙肝有严重的传染性。陆军称:专门开新闻发布会宣传乙肝歧视倒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2006年是乙肝携带者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年,不仅发生了雪莲花事件,剥夺未成年人的受教育权,而且出台了含有歧视的三部法规,关起门来立法,是巨大的倒退。”陆军说。
    
    
    
    霍克首创异地科普。
    
    2004 年8月28日,以往总是以背影面对世人的乙肝携带者走出关键的一步。二个上海,一个江西的乙肝携带者走上杭州街头宣传乙肝常识并散发1000份传单,他们大大方方向问询的人回答:我就是乙肝携带者。其中就有霍克,之所以想出异地科普的招术,还是因为这个群体的特殊性,乙肝携带者不愿在本地城市亮相怕暴露身份,他们就互调到对方城市作战。
    
    一走上街头,霍克们感到从未有过的自信。一位老大爷,孩子是乙肝携带者,因此失业失财,一穷二白,第一次在街上碰上病友,他失声哭了,把多年的郁闷倾诉,一位小姑娘因乙肝被男友抛弃,看到病友如此自信,流下高兴的泪水。此后他与战友在苏州,广州,深圳,北京,唐山,济南,郑州,烟台。四川德阳,在公共汽车,飞机,火车上进行宣传,最后霍克终于走上上海街头。
    
    霍克换了五个工作,每次都是在上一年度体检结束后进入,在做了半年或八个月,公司快要年终体检前辞职。最近的一份工作已做了9个月,霍克相当满意,因此他决定这次他不会因体检而提前辞职,而是会据理力争,向头头宣传乙肝常识:“一个文明的标准不是GDP,而是看人在社会中能不能得到尊重,人能不能关心一个同类,能不能体会陌生人的苦难,人会选择风险最小的可能性保护自己这无可厚非,但文明有超越本能的标准。我不想再躲躲藏藏在阴影里,我们乙肝携带者也有走到蓝天白云下的权力。”
    
    有人说在卫生系统,“国产乙肝斗不过进口艾滋,” 乙肝歧视远比艾滋广大,大部分入职检查没有艾滋检测,所以艾滋病人不会暴露随之而来的歧视也较少。国家对乙肝歧视并不太重视,资源投入很少,很少的乙肝病毒携带者愿意站出发出自己的声音,现在敢用真名的除了张先著就只有陆军了。
    
    肝胆相照上海的网友细雨微风在知道上海幼儿园体检的不合理规定后多次向上海教育部门上门宣传乙肝常识,最后上海取消了幼儿园的乙肝检查。而各地乙肝携带者开始以上海为例向各地教育部门游说。
    
    
    
    “做好科普也许需要十年,提升这个社会同情心也许需要一百年,反歧视等不了这么多年,但制定保护乙肝携带者的法规却可以立即做,我们现有的法律只有笼统的反对对乙肝携带者的歧视,怎样算歧视,歧视要付出什么代价都没有,法院无法依照判决,1亿2000万人,这样大的群体,完全可专门立法来保护他们的权利!”霍克与陆军都有些焦虑,肝胆相照十一起维权官司,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只赢了二场。霍克称:“我们象一群移山的愚公,似乎太渺小了,是的,在强大的乙肝歧视面前,我们根本不知道哪些有效,哪些无效,但也许所有的努力可以汇成最终的成果,能移开山的最终不是我们这些愚公,而是民意。”
    
    
    
    
    
    附:专家点评乙肝歧视
    
    何家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行为法学会副会长
    
    古希腊正义女神右手握着一支利剑,左手架着一架天平,眼睛还蒙着一条布……利剑代表惩除邪恶的正义,天平表示不偏不倚的公允。但是女神为什么要蒙住自己的眼睛?她不想看到的是什么?是人,是她必须面对的人!她只有无视对象的地位与身份时,才能保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平等之于法律就象灵魂对于人那么重要。歧视是基于一定标准而适用于特定人群的不平等待遇,在人类社会中,歧视是多种多样的,歧视的依据也是多种多样的,宗教,种族,文化,家庭,还有身材,疾病,无论哪一种歧视都是违背法之精神的,都是法律所应该反对和禁止的。但是有些歧视却堂而皇之地披上法律的外衣,这可既是法的悲哀,更是人的悲哀,近年来我国的乙肝病人与病毒携带者在入学,就业时面临的种种挫折和磨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有关歧视的数字
    
    根据2005年1月中华医学会发布的《中国乙肝患者生存和治疗现状调查报告》显示,超过五成的乙肝患者因为乙肝失去了理想的工作和学习机会,47%的患者担心单位如果发现他们患有乙肝后会失去工作。
    
    根据2005年9月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公布的的《中国病毒性肝炎流行现状及其相关问题》调查结果显示:约75%的乙肝病原携带者及患者认为乙肝影响了其求职、职业发展以及人际关系;2005年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于四川成都、苏州、广州进行的对乙肝病原携带者态度的调查中显示,约37.5%被调查者不愿与乙肝病原携带者同时办公、同桌就餐;55.36%不愿与之组织家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土改走向何处/翟明磊
  • 愤青不再 愤老尤存/翟明磊
  • 什么才是公民品格 /翟明磊
  • 这是一个缺德的大国 / 翟明磊
  • 大地震能否震醒中国公益 /翟明磊
  • 我们救胡佳,胡佳也在救我们 谈和解之美/翟明磊(图)
  • 世界给了他自由的喉咙——胡佳为何无罪之一/翟明磊
  • 胡佳案的三个请求/翟明磊
  • 翟明磊:"为国家保存骨鲠之士---胡佳案之我见
  • 艾晓明:以平常心 救普通人—读翟明磊《仁者之怒》
  • 仁者之怒:督请北京公安释放胡佳/翟明磊
  • 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郭国汀
  • 昝爱宗:抗议上海非法查抄翟明磊家里的私有物权《民间》
  • 胡佳呼吁关注《民间》杂志主编翟明磊的命运
  • 胡绩伟为被查封的《民间》杂志说话/翟明磊
  • 昝爱宗:上海翟明磊<壹报>再次被屏蔽无法浏览
  • 上海翟明磊个人网站开禁,呼吁开禁异议网站
  • 翟明磊平安回家:曝更多细节,呼吁媒体不要断章取义
  • 《民间》杂志主编翟明磊家被抄,发布紧急情况通告‏
  • 《民间》杂志主编翟明磊被抄家
  • 我们就是民间 /胡佳、曾金燕、翟明磊
  • 《民间》,她将含笑死去/翟明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