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芬兰连续三年名列竞争力世界第一/金煊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31日 转载)
    
    民为国主
     (博讯 boxun.com)

    
    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经济论坛---“2003-2004年度全球竞争力报告,芬兰排名第一,重新成为最具竞争力的国家。美国、瑞典、丹麦、中国台湾、新加坡、瑞士、冰岛、挪威排名第二至第九。其中,大多数是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
    
      “2005-2006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在对全球117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的年度竞争力排名中,芬兰连续第三年名列第一。”
    
      “2006-200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瑞士、芬兰和瑞典分列一二三位。中国的排名从去年的第48位降到今年的第54位,印度的排名上升两位,位列第43名”
    
      地处北欧的小国芬兰,其竞争力能在众多经济实力强大的发达国家中脱颖而出绝非偶然。请看---
    
      “芬兰除总统外,只有总理、外交部长、内务部长和国防部长4人享受配备专车的待遇,并只限执行公务时使用,上下班用专车要照章纳税。芬兰官员们没有任何特权,政府官员收到的礼品一律上缴,或自己花钱将礼品买下。芬兰的大众媒体拥有很高的自由度,十分关注即使很轻微的可能导致贪污腐败的行为,为谋求个人私利而受贿或行贿的想法是不被接受的,更不会被人容忍。”
    
      “在芬兰不但不能开匿名账户,税收当局还有权了解全国所有账户情况。此外,每个芬兰公民和团体的收入及财产(资产)每年都要在纳税表上加以公布。” “政府档案馆以及公共部门的所有档案材料不仅对专家和研究人员开放,也对新闻界和公众开放。”
    
      “芬兰政府监督的最高监察官,由著名法学家担任。”“芬兰公民不仅可以向警方告发,向其上司检举政府官员,还能直接向法院起诉渎职官员。”
    
      “芬兰最高检察院总检察长马蒂·库西马基认为:“公民的自律是防止腐败的最有效手段。他在任的30年里,没有一个人以任何形式向他行贿。’”
    
      “有关专家认为,芬兰之所以能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具竞争力、最廉洁、腐败案件最少的国家,首先应归因于长期以来形成的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以及社会的透明公开与民主。除此之外,完善健全的法律制度和监督机制也是芬兰保持廉洁国度的重要原因。”
    
      “中国的排名从去年的第48位降到今年的第54位,那么,导致中国竞争力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报道说:“今年的降低主要是因为腐败、买方成熟度的评估水平低,以及对劳资关系的担心。”--腐败是导致中国全球竞争力大幅下降的首要原因。反腐败不知在中国已经喊了多少年了,但是官本位官僚专制政治体制之下,在以官治官的反腐败模式下,反腐败仍然举步维艰“任重而道远”。
    
      由此可见,建立人民作主的民主贤明政治和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实为治国之要之根本。由此根本之固,公正廉明之法治,人民安居乐业之社会、自然环境亦不难建立。
    
      现在很多人已经知道,中国现在的诸多社会和经济问题的主要根源其实是政治的问题,是政治落后和腐败的问题,是政治不民主的问题,是社会道德风气沦丧的问题。那么如何解决呢?古今中外的成功经验无一不是从“民为本” 、“德为重”着手的。“民为本”包括民权和民生双重含义,国家本来是属于人民的,国家不是属于某一个政党的,更不属于某个官僚集团,国家的财富也是人民创造的,“民为邦本”不是执政者唱的沽名钓誉高调,也不是执政者给人民的恩赐,而是事实上就是如此,简而言之即“民为国主,主安即国治”。在历史上,违反民本原则失民心的政权,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迟早会被推翻或被替换的,在人类社会进入二十一世纪之际则是民主政治之“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中山先生说:“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非一、二人所可独占,民权即民治也,从前之天下,在专制时代以官僚武人治之,本总理则谓人人皆应有治之之责,而负治之之责,故余极主张以民治天下。” 在官僚专制的国家,官吏们仕途和前程都是由他们的上司和上级“吏部”决定的,绝大多数官吏往往是昧了良心唯上是从,以升官发财为首要目标是图而甚少顾及人民。所以要改革以官为本为以民为本,要改革处处为官吏利益着想到处处为人民利益着想,就必须去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民权主义。人民作主的民主政治正是治疗中国几千年来官僚专制所形成的腐朽官本政治痼疾的良方,更是遏阻“公仆”们普遍存在的泯灭道德良知、轻忽人民只顾升官发财唯长官意志是从奴性自私劣行的“防火墙”。孟德斯鸠曾指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条万古不易的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到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绝对权力必然会导致绝对腐败,权力一定要有人民的民主监督和认可。中山先生对此很早就提出“在政权一方面主张四权,在治权一方面主张五权”,政权与治权分开,又互相制约。政权属于人民,政府则依民意发挥其职能的主张。
    
      有些人认为,反腐败要靠权威专制,但是从历史经验教训中,我们可以知道历史上某些强力的权威专制政治虽能一时遏制腐败,却是往往是治标不治本而且副作用很大。更可怕的是“其兴也勃兮,其亡也速兮”的权威专制政治之兴亡往往系于一人或几人之兴亡,这对于人民和国家的前途来说太令人担忧了。人类社会都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在某些有专制主义传统的国家,即使某些民众暂时缺乏民主素质,那么靠人民血汗养育的政府也应积极主动地承担起引导人民实行健康民主的责任,千万不能以幸灾乐祸心态认为不能进一步实行民主而心安理得地续继专制或“训政”下去,而不授权柄于国家主人--人民。虽然我不反对在特殊的情况下,德才兼备的贤能可以大智大勇的大威德暂行训政除暴安良扶正祛邪,启民智、立民德、树正气为民主宪政打下坚实的基础,但是人们一要清醒理智地意识到“功遂身退,天之道”,训政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民主宪政才是目的。看看世界史人们就会明白,没有功遂身退的华盛顿,就没有在蛮荒之地上崛起的今日美国,美国政权更迭次数如此频繁,除因落后的黑奴制引起的南北内战外,社会却从未出现大动荡,其中原因难道不值得借鉴吗?而自称社会主义,但是在经济上“以国家的名义官僚们对经济生活的全面垄断”、在政治上实行官僚专制的前苏联却在与民主资本主义美国的竞赛中败下阵来,其中原因难道不值得深思吗?我想前苏联自掘坟墓的腐朽官僚专制政治无疑是其解体的主要原因。
    
      其实民主思想不仅西方有,东方的中国也有更深邃的“太上,不知有之”、“群龙无首,吉”的民主思想。如果某一天,一个国家不因政治领袖的变动而大起大落,整个国家不依赖权威一直可以有民主有道德秩序地运转,每位民众都是有道德有正见有独立人格能负起责任的国家主人翁,这样的政治就是“以民治天下”的良治了。
    
      个人觉得中国近百年来转了一个大圈,我执我见内战相互残杀血流成河,争权夺利内乱改革一塌糊涂,付出了血的代价,最终还是证明孙中山先生的“民族、民权、民生主义”最利于人民最符合中国国情。单就目前中国大陆的经济而言,也越来越显示出中山先生“民生为本、节制资本、平均地权、发达国产、扶助农工”等观点的真知灼见性。而且“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政治理想是远远超越所谓的“革命输出”和霸权思维的,就世间法而言几乎没有任何政治学说有此宏大仁厚之见量。孙中山思想不仅具有继承中华文明和中西合璧的特点还有思想上的超前性和预见性。
    
      欧洲在推翻封建专制之前,先有文艺复兴运动,中国在除却几千年来根深蒂固的腐朽黑暗官本位封建官僚专制之前,最好也应有三民主义和中山先生思想的复兴运动。当然,复兴不是简单的模仿,而是站在巨人臂膀上,借鉴世界各国的先进经验,在先贤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三民主义和中山先生思想不是特属于某一个政党的,而是属于全中国的救国救民主义。
    
      说到“德为重”建立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记得中山先生也曾说过:“佛教乃救世之仁,佛教是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佐科学之偏。国民不可无宗教思想,盖教有辅政之功,政有护教之力,政以治身,教以治心,相得益彰,并行不悖。”(对于“科学之偏”本人已在《泛谈佛家宇宙观、科学、人类共同道德律与发展》一文中著文特别说明,现在很多国人把“科学”放到崇高的地位用以指导种种社会活动,其实科学本身并不能用来指导人与人,人与自然的之间关系,更不能指导人的良知,明确地说科学是不仅不能用来救世的,对人类反而有许多巨大的负面作用,人类至少要有道德地运用科学,科学才不会成为悬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每个国家发展观前面最需要加上的原则是“以民为本”而不是“科学”。)当年中山先生提倡“和平奋斗救中国”,当今我辈除了“和平奋斗救中国”之外,更要提倡道德、民主救中国!自古以来,不伤害他人乃至亲亲而仁民、仁民爱物,不偷盗公私财物乃至义利节用、济贫救困,不邪淫而贞良守礼夫妻相敬,不妄言而诚实守信,不两舌而无人前人后搬弄是非,不恶口而出言慈和文明,不绮语而言说质直有礼,不滥用麻醉品等道德原则都是超越时空的人类社会公认道德准则。一个人人比较遵从公认道德准则的社会,自然会有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也会有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和民主政治是相得益彰的关系,有良好社会道德风尚的民主政治就是多数人的良治,没有官僚专制和奴性土壤的良治,少数人合理合法的权利肯定也会得到有效切实的保障。
    
      中山先生说:“我们的三民主义应该一贯做去,是扫除一切不平的事。如民族主义,即是扫除种族之不平;民权主义,即是扫除政治之不平;民生主义,即是扫除社会之不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涓涓细流汇成沧海,我想中国每多一位“扫除一切不平 ”公义之士的努力和呐喊,中国人民作主的民主政治就会早些促成,官本位官僚专制就会早些破除,人民安居乐业的日子就会早些到来。
    
      仁民爱物,为公而忘私,实现人民作主的民主政治,树立良好的道德风尚,走出中华历代“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历史怪圈,走出王朝更替黄袍加身的周期律,谋万民之福祉,开万世之太平,实现天下为公乃至世界大同,是中国仁人志士们最重要的历史使命。
    
      道德、民主救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毒奶粉事件再次给我们的启示/金煊
  • 金煊:民主社会主义在经济属性上也是社会主义
  • 金煊:从苏式社会主义到官僚资本主义
  • 苏式体制无法承受的社会成本/金煊
  • 金煊:腐败与体制没有关联吗?
  • 改革开放前没有腐败吗?/金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