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读曾节明《评陈云一文》有感增补:陈云勤读 邓小平腐化/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博讯 boxun.com)

    日前读曾节明先生发表的《陈云中共红色法西斯最阴险最狡诈的卫道者》一文,颇有感怀。作者勇敢绕开北京中宣部规定的红色京典主旋律,用拍摄纪录片写实手法,将邓陈二位被最高当局花费千万元吹捧沸腾在红色泡沫颠峰上的“中共奸雄的小矮子”一把拽回到真正黑白分明的历史舞台。以清晰的画面和解说,告诉人民:他俩不是伟人。
    
    伟人必须具备高尚的人格和纯正的品德,必须拥有典型的理论和划时代的新思维,必须有体现普世价值的政治示范。
    对腐败共产党阵营和太子党而言:人格侏儒陈、邓是共运史上伟大邪恶的巨人。对有奶就是娘,有钱有权就是爹,有酒有肉即朋友的一部分靠地缘优势,先富起来的东南沿海众群,邓、陈是了不起的人。
    
    借曾节明《评陈云一文》穿越32年时空的一束光,记忆让我回到了1976年3月杭州西湖孤山脚下浙江省图书馆古藉部一个春风拂柳,春雨萌芽的上午。
    远道赴杭研究历史的我,正在一座相当宁静的尖顶、黄墙、红柱德国式建筑物一楼大堂里查阅民国资料。
    
    古籍部党支部赵书记,对大堂的工作人员、研究学者和外来读者说:“省里通知,今上午有一位中央领导要到古籍部,请大家配合。”
    
    我同馆里的老姑娘陈姨,老赵(以前的工人,文革时,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政策下,当上革命委员任命的书记),老孝子老小伙子(其文金XX是民国教育界名人,大文豪,古籍部的创建人)老金等站在天阶前大楼走廊里,与其讲:恭候。不如讲:看景。
    
    没过多久,一辆省厅八处浅绿色苏式的伏尔加小车,开进古木参天的图书馆大院。一位身着藏青色呢制中山装秘书模样的高大男人,撑着一把油布大伞,拉开车门迎候伫立。车内走下一位高子不高,戴着一顶米色鸭舌帽,穿着一身缝制很考究、面料滑涤平整的米色风衣,右手捏着一根有精美自然花纹硬木手杖的老人,后面下来是一个梳着延安发式,穿着同样整洁,气质不俗的女人。
    
    没有打伞的赵书记一行迎了上去,一阵寒暄后,他们朝我们所在的主楼走来。这时才知:来者正是陈云和他的夫人于若秀。
    
    馆里教授级研究员象以往接待政要、外宾那样照本宣科地介绍:馆内的藏书情况和相关历史。当ZHENG研究员把手指向大院右边储藏清.康熙.《四库全书》款款介绍时,一直不发话的陈云冷不丁的打断了研究员的介绍:“这个就不用跟我介绍了,鲁迅早就说过了。”
    当另一位馆员向陈云介绍著名杨虎大楼和其它古籍目录时,后半生一直从事经济金融的陈云,他的回答相当精准,知识完全不亚于一般的省级图书馆研究管理员。尤其是对杨虎大楼时代背景的了解。
    
    1948年冬,中共在东北苏联红军的全力支持下,先后攻克满洲、平津进而通过徐埠会战,一举歼灭蒋介石最精锐的三百万国民政府主力军。
    
    垂头丧气的蒋宣布下野,从南京返浙,郁郁寡欢中乘车观景,途经白堤,看见一幢快完工的中式琉璃飞檐屋顶,西式腰身的建筑油然挺立在西冷翠绿的孤山之上,问随扈:“孤山上怎么多了这么一座房子?”
    
    随扈不语。
    蒋,立马知道有梗说:“怎么?不敢说吗?跟我革命就不要怕什么。”
    随扈这才一五一十地告诉领袖:“是委员长1911革命时同辈,上海警备区司令杨虎将军的私人官邸。”
    委员长的小车出了断桥绕进北山路,驶过美军驻浙交际处(现新新饭店)压着满地法国梧桐树叶,朝灵隐寺方向驶去…路过岳坟临近玉泉路(现西湖小学大门南侧)一幢典型民国风格的青砖大宅时。“司机,慢点开。”
    
    另一名军统的要员告诉下野的总统:“校长,这幢青砖小楼,就是西安事变叛将杨虎城为一个女学生,他秘密情人买下,用于二人经常蜜月住的。”
    老蒋长叹一声:“一只西北虎,一只华南虎。我不是武松。但他们都比我更显赫,比我有钱。民国就是败在他们这班败类的手里。”
    
    领袖的话不径而驰。很快传遍中央,自然也灌进了359公里外正在上海大肆搜捕地下共产党的杨虎耳朵里。也飘进了国民党重庆监狱长的办公室。
    
    不久,更差内装饰的杨虎大楼在主人的下令下,永久停工了。半年后,杨随蒋去了台湾。
    一年后1949年5月.杨虎大楼同杭州归共产党接管。
    再不久,杨虎城一家被军统残酷杀害。
    
    陈云夫妇走后,我与K老师重登几百台阶,进入这幢风水一流,居高眺远,湖光山色的杨虎大楼。
    K说:“老头不愧是20世纪十年代,上海中国商务印书馆最优秀的学徒。”
    我开玩笑地说:“西湖有白蛇小龙之说,西湖东北角靠召青寺湖畔有《白蛇传》,南峰有龙盘踞的龙井之地。杭州,非虎踞之地,正有《虎跑》之说。”
    
    再说正题:不吸烟,不酗酒,不贪醒的陈云,有一个名誉院士级的保健专家的太太。可以讲:中共一帮开国元勋老人的太太,大多是半个老粗。知识专家型的可能只有她、王光美二人。
    陈云每天每时吃什么?吃多少?喝什么?喝多少?比如讲:每日只能让陈云吃13粒花生米,精准控制营养的酸碱度,于若秀都能拿捏的清清楚楚,滴水不漏。
    
    相比之下,吸烟、酗酒、贪醒、贪玩的邓小平显然是一个欲望放纵型的人,他的夫人是一个十足的革命老粗。也不没有陈云夫人那种综合素质。
    高档特供体系,早已为她的老公邓小平伺候到家。邓小平一家的开支及子女财富远远高于陈家。
    其它的特供品不说,仅邓小平吸用的特种监制的熊猫牌香烟,就是一个指定种植烟叶的农场和整一个研制、烘烤、精梳、加工、加料、封卷、监制车间完成。
    几百号人马每年要做的事,就为一个人:邓小平。这是政治任务。
    邓小平特供烟有二个用处:1、自已吸。2、当成邓小平家专用的政治礼品,用于打赏圈内的利益同志。
    据我所知:邓小平南巡时专列上就捎带了许多这样的烟。
    文革时毛泽东,把菲律宾地下共产党送的芒果,转送嚣张一时的中国工宣队。
    邓小平用特供烟,打赏党内高干的铁邓者。
    陈云对他的追随者们,送思想,送典故。
    
    陈云一生爱书更爱读书。
    邓小平从来不爱书,厌恶读书。
    
    陈云不装潢自已当过街头报贩,做过商务印书馆学徒的微薄身世。
    邓小平爱务虚吹羽,把自已赴法国旅游打工升级为:出国深造,接触革命,勤工留学。
    
    陈云的选集许多文章风格如同其人。
    我读过邓小平五集文选。经常掩书大笑,这不是邓小平知识、文笔浅薄的问题,而是绝大多数文章,是邓小平秘书们的拙作。其张冠李戴,冒名顶替的文章数量,不亚于以陈伯达为主笔的毛泽东选集。
    
    精明透顶的上海青浦人陈云,比邓圆滑百倍,但不软骨。文革时,即使靠边,从不弯腰落魄,也从不用乞丐般的求饶辞语,给毛泽东、林彪、江青、华国锋写信表忠。
    
    邓小平就不同了,即圆滑,也软骨。如果没有被当权时代的邓小平秘密销毁的话,我知道:邓小平用人世间最卑微、最下贱、最软骨的语言写给毛、林、江、周、华的求饶信,表忠函,输诚信真是一摞又一摞地存储在中共中央档案室铁柜里。
    
    陈云政治失势时低调,得势时也低调。
    邓小平失势时如丧家之犬。一旦得势时疯疯癫癫,格外凶残。但不敢触动陈云地位。
    
    八十年代初,陈云敢学武松用共产党的铁棍,痛打邓小平长子,那个断了双腿的北京太子虎邓朴方。
    邓小平连陈云身上一根毛也不敢纠。因为陈云掌握着邓小平家族的一切“苏州史”。
    
    1993年我曾接待到东南中国考察的学者型领导:公安部部长助理,国家一级总监,警号为GA-0005副部长李润森。
    席间偶尔问了邓小平的生态状况:“李助理,邓小平平时打牌的时间多?还是办公学习时间多?”他神秘地笑了笑。
    事后在宾馆的卫生间里洗手时,他才平静地说:“老头子还能干啥?除了吃,就是睡。痰比话多。”
    我复:“这同他近年到过各省行宫返回的讯息是一致的。”
    
    京、深、沪、穗、秦皇岛的情况我不提。据八局人员说:邓小平死前,多次带一家人乘专列到杭州。下榻毛泽东生前常住的西湖南湾边上的汪庄宾馆。一住就是个把月。由中央警卫局、总参保卫局、总参二部杭州局担任一线三层内卫。南京军区保卫局担任二线内卫,公安部八局省厅八处担负三线保卫。
    庄内所有勤职、厨房、医疗、服务人员一律不许回家、不许打电话、手机屏蔽、严禁通邮。上千号各神兵天将围着他24小时团团转。
    
    装上反历史光环,邓是伟人。架上历史的探造灯,他只是一个凡夫俗子。杭州居住的邓小平每天在干什么?1、不读书不看报;2、不办公;3、不议政;4、打麻将;5、美食;6、吸烟;7、每日睡三觉:夜觉、晨觉、回龙觉。8、痰盂加尿壶;9、走马灯式的体检;10、手颤脚颤地看电视。
    
    陈云伟大吗?不伟大。他是一个有城府,没气量的小人。1985年,中共第一个把一艘搁浅在岩礁上的国企航母拖出险境的英雄,一个名叫周纪荣的中电老总,仅因一件18元60角的毛衣,被掌管中纪委大权的陈云下令逮捕,重判无期。
    他的确敢打邓家老虎,但极有分寸,不会住死穴打。三月打了,四月停。八月送白药。九月送官衔。十月又是:还是我们的孩子可靠忠诚。
    
    
    他是198964屠城的第二号罪犯。仅次于老猫邓小平。
    
    有不少研究中国问题的国内外专家用八功二过评定邓小平的开放功劳。这又是一个天大的谬误。
    一个武装的恐怖集团,把一个地区人民的财富掠夺一空,再奴役他们三十年,打、砸、抢、杀、烧三十年。世界经济发展最佳时机烧光了,几千万死去了,国民经济崩溃了。在这天怒人怨下,为救恐怖集团不失去枪杆子政权,被迫把关在笼子里的人民,有限度地放一放风。让十亿工农去拚经济,稍有进步。这成绩怎么依旧是恐怖集团老大的呢?
    
    难道《圣经》所言:亚瑟的杯子。亚瑟把那只不干净的杯子,卑污地用过后,再取回,亚瑟的手能干净神圣过善的大众吗?
    
    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希特勒、波尔布特、蒋介石死后,都没有杨虎、杨虎城、邓小平、江泽民、李鹏、胡锦涛子女那种大楼、庄园、别墅、豪宅。
    
    说明:专制的中共根本没有“伟大人物。”只有“为大的私家财富奋斗的政治专权者”
    邓小平、陈云如此。江泽民、陈水扁如此。温家宝、胡锦涛更如此。没有真正民主的中国,只有悲哀政治。而没有权力者的伟大。
    时下中共依旧在为太子党利益及红色封建法西斯卫道,而我们正矢志不渝地为民主中国开道。
    开道中我们,有义务扒开一切封锁,将权力者执政60年干过的偷鸡摸狗的屡屡丑事,刻录进历史真相的硬盘。
    告诉大众,别姑息养奸,把自由思想的火种传开。
    
    亚笛多星
    2008.10.3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节明: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 曾节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 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曾节明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曾节明
  •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隐晦的暴力共产制度/曾节明
  •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曾节明
  •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曾节明
  • 警惕!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曾节明
  •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曾节明
  •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曾节明
  • 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曾节明
  •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曾节明
  •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 驳冼岩/曾节明
  •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曾节明
  • 张国堂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曾节明
  • 中国应该像伊朗借鉴什么?(下)/曾节明
  •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上)/曾节明
  • 只有除掉中共才能组建成熟政党/曾节明
  • 三堆乱麻,一盘死棋/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