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邓小平认定不能评反者就不能平反?/李悔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悔之更多文章请看李悔之专栏
    .李悔之
     (博讯 boxun.com)

    今天在凤凰网看到有关彭德怀评反问题的争议,不禁感慨良多——在中共的历史上,常发生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一九五九年终的庐山会议上“倒彭”的主要人物之一刘少奇,曾声色俱厉地彭德怀说:任何人都可以平反,唯有你彭德怀不能平反(《彭德怀传》36章第一节。)。然而极具反讽意味的是,时间只过了不到十年,刘少奇的下场更比彭德怀更惨——被戴上“叛徒、内奸、工贼”帽子,并被永远开除党籍。最后客死开封。而帮助毛泽东“倒刘”的林彪下场则更惨,不得自己身败名裂——被认定为“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而且,连同老婆儿子命丧于茫茫的戈壁滩上。刘、林的下场恰好印证了那句名言:以害人始,必将以害己终!
    
    刘少奇“任何人都可以评反,唯有你彭德怀不能评反”这句话,令我想起了一些著名的历史遗留问题,一是“高、饶高党集团”问题,据相关资料显示,高岗和饶漱石当年只是利用毛泽东对刘少奇和周恩来的不满,并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毛泽东的暗示、默许乃至纵容的情况下,在党内进行的一次“倒刘”和“倒周”活动(没有毛的支持,高、饶绝对没有这个胆量)。最终只是因为高岗缺少党内斗争经验而被刘、周抓住了把柄(有被陈云出卖说),最终令一代权谋家毛泽东不得不“丢卒保车”。类似这种党内权力斗争,在中共党的历史上其实是再平常不过的现象。然而,高、饶事件却最终却被定性为“高、饶反党联盟”。因为不堪党内转车轮式的频繁斗争,高岗最终饮弹自尽。而饶漱石亦不得善终。纵观高、饶事件的全过程,其实只是反刘、周,而绝非“反党”。然而,“文革”结束后当有人提出要为高、饶二人评反时,却因为当年一手负责高饶案件的邓小平反对而不了了之——仍然将高、饶事件称之为“高岗、饶漱石进行反党分裂活动的严重事件”。虽然,后来在高岗夫人李力群的不懈努力下,中共中央组织部承认高岗“为党和国家做出很大贡献”,并且以“同志”相称,但仍然不肯为其完全评反。原因是这涉及到对毛泽东的重新评价,也关乎中共统治的合法性。
    
    如果高、饶事件不能完全平反或许还“情有可原”的话,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彭文应、陈仁炳等近百名右派最终在当年的反右领导小组组长邓小平坚持下最终“只摘帽子,维持右派原案,不予改正”,则是极为令人遗憾的——随着历史的不断解密,当年的“反右”真相早已露出水面:所谓“反右”,只不过是当局为了整肃异己、“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发动的一场“引蛇出洞”的“阳谋”——先是号召党外人士“帮助共产党整风”,发动人们“大胆对党提意见”,然后将这些人一网打尽。正如毛泽东所言:“有人说,这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因为事先告诉了敌人:牛鬼蛇神只有让它们出笼,才好歼灭它们,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才便于锄掉”。结果,当这场“帮助共产党整风”的运动结束后,据官方的统计,有五十五万人被评为右派分子(据网上披露的未经官方的资料显示,事实上远不止这个数字)。改革开放后,中共虽然“承认执行过程中存在着‘反右扩大化’问题”,并给大批错划右派“纠正”,未被纠正的右派“維持原案,只摘帽子,不予甄别改正,不予平反”。1980年5月8日,平反右派的工作告一段落,曾经被划为右派的55万人几乎全部平反,但是在邓小平的意见下,仍有极少的一部分人“只摘帽子,维持右派原案,不予改正”,其中包括当局认定的5名最重要的右派分子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以及由各地方认定的90多名右派分子,总计近百人。
    
    当局之所以最终将近百名右派不予以彻底纠正平反,原因在于当年的反右领导小组组长邓小平认为“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是必要的和正确的,简单地说,斗争本身没有错,问题是它过份扩大化了。”邓还说,“我(邓小平)多次说过,那时候有的人确实杀气腾腾,想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扭转社会主义的方向,不反击,我们就不能前进。错误在於扩大化。”“不是给右派平反,不过是给结论做错了的人改正而已”。而事实上邓小平的观点根本是占不住脚的,对此,已经有太多人发表文章予以反驳。下面,我也引用一节报道对邓小平的观点进行反驳:
    
    “1982年11月15日,民盟中央在北京隆重举行了为民盟一、二届副主席,三届中常委章伯钧的骨灰移存八宝山革命公墓的仪式。1985年11月11日,由民盟中央和农工民主党中央举行的“章伯钧同志诞辰90周年纪念座谈会”上,肯定了章伯钧的一生是爱国的、进步的,做了有益于人民、有益于国家的好事,对民主革命、新中国的建立和社会主义事业,做出过力所能及的贡献。1986年10月24日,民盟中央也为已故一、二届副主席罗隆基举行了诞辰90周年纪念座谈会,同样肯定了他的一生是爱国的、进步的,为人民、为国家做了好事,对民主革命、新中国的建立、社会主义事业和世界和平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没有中共的默许,民盟中央无疑不敢对章伯钧和罗隆基予以如此评价和和礼遇。
    
    而既然右派的第一号人物章伯钧和另一重要人物罗隆基“一生是爱国的、进步的”,他们当年响应共产党的号召向共产党提意见,显然是善意的。当年将其戴上右派帽子,并令其人身长期饱受折磨和污辱,显然是完全错误的。但基于不动摇执政党自身统治合法性之考量,更为了洗涮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而刻意将右派平反工作留尾巴,这无疑是一代伟人邓小平一生令人遗憾的过失之一。
    
    事实上,只要对中国现代史比较了解的人都知道,章伯钧、罗隆基在中共与国民党相争时期,与章乃器、诸安平、史良、黄炎培、邓初民、洪深、张澜、彭泽民等著名民主人士,都是共产党的同情者和支持者。尤其是在所谓的“解放战争”期间,政治立场完全倒向中共一边,为中共争取民心、夺取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对此,曾有人撰文认为,这些人在反右中所遭遇的悲剧是自取的——他们明知在国民党的统治下,自由是多与少的问题;而在共产党的统治下,自由则是有和无的问题。然而,人性的缺陷,还是令他们倒上了共产党,并获得了功名利绿(从章伯钧女儿《往事并不如烟》一书中可以看出,章的一家在当时过的生活是多么的侈华)。其实,这些人对中共的批评,完全是忠臣式的谏言,因此,何来邓小平的“杀气腾腾,想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扭转社会主义的方向”之说?(这些缺乏傲骨的文人敢么?)而其他九十多名小右派又会“反动”到那里去?退一万步而言,章伯钧等人果真在“反右”期间要求与中共“轮流坐庄”(事实章伯钧等人的“政治设计院”根本不是要求“轮流坐庄”的意思),又岂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中共忘记了自己未执政时是如何声讨国民党的一党专政的?又怎能忘记自己在未执政时对全国人民作下的民主承诺?所以,对章伯钧这些“对民主革命、新中国的建立、社会主义事业和世界和平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的人士,执政当局何忍将不实之罪名永远戴其头上?
    
    现在话题且回到文章的标题上来——为什么邓小平认定不能评反的人物就不能评反?这符合中国共产党一向倡导的“实事求是”精神么?连毛泽东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并由中共“九大”作出“永远开除党籍”的刘少奇都可以平反昭雪,为什么邓小平认为不能平反的高岗、饶濑石案件就不能重新作出公正的评价?为什么邓小平认定不能平反的“右派分子”就不能予以彻底公开平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二战英雄归国欢迎仪式为何独缺当地官员?/李悔之(图)
  • 国王的权力大,还是中国县委书记的权力大?/李悔之
  • 对中共官员“问责制”的冷思考/李悔之
  • 李悔之/凤凰网拍案惊奇——连评论司马南文章的帖子也要审查才能显示
  • “事前漠视,事后重责”问责制何等误国害民/李悔之
  • 与丧尽天良的“泔水油”相比,三鹿奶粉算得了什么?/李悔之
  • 李悔之:再次质问新浪网:这样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天理何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