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美国救市波折看美国的民主政治/李家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8日 转载)
    
    昨日各大新闻媒体纷纷报道,“美国众议院在美东时间29日午后(北京时间30日凌晨)的首轮投票中以228票对205票否决了财政部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政治是经济的反映,经济问题往往需要用政治的方法解决。美国的经济危机已经到了开始考验美国政治的时候了。
     (博讯 boxun.com)

    美国向以“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民主政治制度为自豪。所谓三权分立,是指行政(总统)、立法(议会)和司法(法院)各不隶属,相对独立。总统由全民选举产生(当然其实未必全民啰,由于两党之争和选举人制度,实行赢者通吃的办法,有时当选总统甚至半数全民票都未必)。议会的众议员由各州按其人口多寡比例由各州选民投票选举产生(大州名额多),在制度设计上使众议院代表了草根民众的意见;而参议员则无论州的大小,每州2名,在制度设计上让参议院代表精英阶级的意见。而最高法院大法官则由总统提名任命,但需要议会批准;大法官独立判案,即所谓司法独立。这种制度设计,是美国开国者中的政治实践家们,受欧洲大陆卢梭、洛克等“人民主权、有限政府”的民主思想的影响,在欧陆政治制度基础上革新创立的,意在权归民众、权有所节、权无专属。这一切,都由宪法规定。于是,宪政主义、三权分立、多党制度,便成为美国民主政治制度的核心内容。
    
    在实践中,由于总统和议员们各自受权于不同选民的选票,加之党派利益,所以政治决策的考量当然各不相同。因此,许多时候,总统的提议往往需要议会的通过才能成为可以付诸实践的法律,议会的立法决议也需要总统的批准才能正式颁布;总统可以宣布战争,但是需议会批准经费;议会可以弹劾总统,但是需要法院的批准。呵呵,够乱的了吧?于是,在这个“怪圈”的作用下,我们往往看到的是他们在讨论、争执、听证,实际上是在进行权力的以及背后利益的博弈。这不,总统布什一个劲地呼吁政府救市,但他没钱啊,花钱需要议会批准。布什要救市,是考虑美国政府的威信和稳定,考虑本党本届政府的民意基础;众议院的第一次否决,是因为老百姓不干哪,这些草根民众说:“凭什么要拿我们纳税人的钱,去救那些公司和寡头们,而且那些公司的老板们平时拿那么高的薪水?”如果说总统考虑政治局面比较多的话,那么众议院的议员们,则首先考虑到是支持自己的选民百姓的感受了。
    
    美国历史上,总统、议会高度一致的时候不是没有,比如珍珠港事件后,罗斯福在国会一番陈词,议会就群情激昂,美国立即就取得了参战的一致决定。在此之前,尽管国际国内呼吁甚烈,但由于纷争不定,美国始终没有宣布参战。但是,这次金融危机不同了,总统、议会要及时取得一致意见,除非让美国民众看到救市对自己的切实利益,否则真难说呢。在我看来,民众从自身考虑的多,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民众考虑到狭隘一些也是事实。现在危机还局限在华尔街和金融领域,老百姓暂时无法感受其害之巨,所以如果要从他们腰包里掏钱,哪个不心疼啊。再说,老百姓有几个真正懂得经济学和政治学呢?但是,我预测,随着经济灾难的进一步延伸,当工资降低,失业增加,货币贬值,柴米油盐当家人实在扛不住了的时候,民众感到自己深陷其中无法呼吸只想活命的时候,呵呵,那时候,救市方案还是会通过的。没准也,现在的媒体高度发达,再加紧做些宣传解释思想工作,或者是迷惑工作,一套新的方案通过的日子也可能为时未远。所以,股民们不要被昨天的全球股市滑铁卢所震崩,我觉得还有机会。
    
    现在该回头看看美国的民主政治了。正好这几天备课,再次读些关于民主的材料,联系当前美国救市波折事件,觉得有些东西蛮值得玩味的。
    
    先说说“三权分立”这个玩意儿。尽管早在孟德斯鸠《法意》那里就已经有所详述,但是是美国人首先真正在实践中付诸实施的。当时美国既受宗主国英国佬君主的 “独裁殖民统治”,深感君主不是个好东西,又觉得北美各州(州,state,本意就有国家之意)需要联合起来对抗君主殖民者(独立战争),而且还有互通商务、立个统一规矩的需要。于是大佬们商量,咱们成立个合众国吧。于是今天的美国就出现了。现在想来,在立国之初,美国宪法起草者们的内心是相当地矛盾:既需要在各州之上成立一个更强大更权威的政府,也就是合众国联邦中央政府,又害怕这个中央政府会变为宗主国英国那样的君主出现形成中央独裁;既想各州联合,又想保持各州相对独立。所以,在联邦中央政府与各州政府的关系问题上,在中央政府的组成架构设计上,就搞出了个“你有我有大家有,但谁都别当老大”的版本。特别是为防止中央政府过于强大,走向专制,于是采用了老孟的学说思想,实行这个三权分立。三权分立它的本义是权有所分、权有所节,权无专属,互相辖制,权力制衡。美国人当初最害怕的是专制,特别是少数人独占权力,因为他们受英国佬的压迫实在多了,恨透英国佬了,所以,一开始在制度设计上就尽量限制政府的权力,不仅取消君王,而且连个政府都是“分崩离析”的设计。所以,美国的民主政治,首先是反对专制的、权力分散的政治。从这点说,美国的民主,尽管与古希腊伯里克利时代的民主相去甚远,但是与卢梭等启蒙时代的主权在民的思想倒是相当贴近的。美国最初宪法颁布后稍晚时候,美国人还发现光规定政府只有哪些权力还不够,至少在实际操作中还有许多问题,因为一个宪法文件是不可能含尽人间社会种种情形的。于是,又有了后来的宪法修正案(也称权利法案),专门明确规定了哪些民权是政府不得加害的。以后,美国宪法没有第几版第几版或者哪年版哪年版的说法,它们始终以最初宪法为基础,再加上开国以来历来的修正案,构成了美国今天的宪法。客观地说,美国政治制度也是美国历史和文化实践的产物。
    
    “三权分立”好不好是个有争议的问题。说它好的人,往往是最害怕独裁和专制的人(当然一般而言,谁都不喜欢独裁和专制,但是有人内心其实喜欢哦)。说它不那么好的人,主要是因为看到三权分立在实际中也导致了像美国救市波折这样由于拖沓、争执而不能当机立断的问题,换句话说,政府的效率问题;而且,各国历史和文化的基础与那个时候的美国也是完全不同的。要说三权分立真那么好,为什么英国、日本还有王权呢(哪怕是象征意义上的)?为什么法、德、意等国的政体设计也不完全与美国一样呢?
    
    美国人可能在商业上效率极高,但是政治上效率“极低”。这里的高和低,是个事实陈述,是不宜用价值评价的。“政治效率”很少有人说,对这个词可能有不同认识。如果存在政治效率的话,也未必效率高就是好,效率低就是不好——政治上的效率不是能用经济效率来衡量的。当然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现在说说民主这个恼人的东西。俞可平教授的名文《民主是个好东西》,我看了很多遍。印象深刻的是,文章说民主对于以自我利益为重的一些官员来说,民主不仅不是好东西,而且是非常麻烦的东西甚至是坏东西;民主也是有不足的,有弊端的,但是它是人类迄今发明的政治制度中弊端最少的东西;推进民主是有条件和代价的。
    
    美国的民主政治,我们有时感到它太虚伪,因为它与钱联系的太紧密了;有时我们感觉它太浪费,因为它至少在形式上整天整年的好像就是在竞选、投票、争论;有时我们觉得它太没效率,因为实在太互相牵扯制衡和博弈了。这也许就是美国民主政治的弊端吧。但是美国人说,我们知道这些,但是我们宁愿忍受这些,也不愿意回到殖民专制的时候,至少现在这样我们有说话的权利;再说,我们也找不出更好的制度来代替它。这次美国救市波折,不能从结果去推想国会否决救市是否正确,首先应该从程序上考察这样做是否符合民主的精神。呵呵,有时美国人还真是挺天真可爱,挺理想主义的。形式(程序的)民主和实质(结果的)民主,在这里也再次成为民主中的重要问题。
    
    实话说,美国政府出面救市,是有违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价值理念的:由中央政府干预市场经济的行为,这不跟社会主义的做法相同吗?甚至跟计划经济的做法一样了。相信许多美国人和美国议员反对,也有这方面的理由。只不过这种理由是意识形态的,跟政治制度无关。这也说明,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同理,资本主义也可以搞计划经济。
    
    回到民主。我想说的是:索罗时代和亚里士多德时代,民主原初是讲处于多数的平民直接参政,现在不完全是了;民主有时更注重程序和形式,跟结果的科学和正确无关;民主是政治体制的设计,也是一种不断发展的理念。
    
    经济危机不好,但民主是个好东西。马克思曾经研究过,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经济危机是经常性的,周期性的,是规律。如果自由资本主义的老大美国一方面以民主政治的典范自居,一方面老蹦达出经济危机以及这样些个救市波折,我倒想问问:这救市波折与民主政治难道是天然的孪生兄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