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严打:打的是草民贪官?还是文革机器的翻新牌?/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薄熙来正在中国西南打一场火上浇油火更旺,乱世添仇仇更多,无底洞式的内战

     (博讯 boxun.com)

    
    救火还是点火?
    
    2008年事多灾多。国事、家事、外事,事事乃大,忧心如焚。
    冬春雪灾;314藏暴;512川震;股灾房灾、奶灾粮灾,厂灾矿难,金融之灾:灾灾逼人。
    凡心智齐全,才德双佳的中国省部级高官,几乎都能程序清晰,节奏明快地知道:大限关头的凌乱事务,先抓什么?再做哪些?
    大乱年头:用怀柔、亲和、胡萝卜、指梅、开泉的惠民政策。总好过十年文革式动不动就武斗。一会儿就严打。一阵子社论又喊“狼来了!斗争才开始…”。一阵风又刮起了铺天盖地的腥风血雨。
    
    人民庆幸人类历史上最大一场灾难:文革政治运动总算过去。也有保留地庆幸共产党高层最后的一点良心,多少认识到:641989的惨案的过错。这些年让整个中国社会滚动在一个求发展、稳民生、开国门、强科技、毋谈政、重经济、倡和谐的空间里。以冲淡历史记忆区中的深切痛疼。
    
    谁在还原文革政治?
    
    尽管,民间要求重估文革的罪恶。呼吁:乘现已气若游丝的一代老人、文革的活化石、历史见证人还活着的情况下,尽快建造中国文革博物馆。让中华民族子孙后代和世界各国人民永远知道:公元1966-1976中国发生的一场人为的红色暴力灾难。
    
    尽管最高当局坦诚、技巧、婉转、圆滑地承认:文革是一场由一起错误领袖直接领导并怂恿四人帮指挥,在错误的组织、错误的文化思想路径下、由一个不敢纠错;盲目服从错令,并错误参与了十年浩劫的人民与国家的共同灾难。
    
    为了让中国人民从深刻的隐痛伤痕中走出来,为了保全中共统治,社会安定,党不允许建造文革博物馆。
    当局吁请人民以宽容、理解、向前看的心怀,免提文革,慎提文革,至少是暂时不提文革红暴历史,尤其不提文革初期北京及全国各省会的高干子弟,以他们父辈曾于30年代在江西苏区惯用残无人道的封建+痞子+法西斯暴力方式,对60年代的上千万中国上层建筑知识精英,进行砸颅断脊式的摧残与毁灭。犯下了永远不能宽恕的同纳粹德国法西斯迫害犹太民族一样,永挂历史耻辱柱上的邪恶之罪。
    
    党的太子爷说一套做一套,党要求人民免提文革起因和浩繁深刻的教训。党的太子爷,确不断地把文革最丑恶的专政工具强化、加固、升级、优化、刷新后对付人民。从某种程度讲,除自由经济的一些变革外,在国家政治上共产党还没有完全结束文革,恰恰在沿续文革的综合暴力。
    共产党强力主张暴力治国的主流,不是智界、军界与科界的开明者,恰恰就是共产党暴力前辈们的子女—即今天的太子党。
    
    权钱不缺 唯缺再打人的暴力痒痒族
    
    文革暴力初始四十二年过去了,有一个在文革中创下“红色经典血腥暴力”的不学无术的花哨群体,今天手又痒痒了。又想将更新换代升了级的暴力游戏试运行地,安装在一个大城市上。
    这帮子从不靠自已一把把创业的苦汗与一行行功勋的脚印,一路赖靠土匪英雄老子搭桥铺路,现位居中共省部级大位上的高干太子群,今天手儿为什么又痒痒了。
    
    十年休手,文革时太子红卫兵凶手们,手上留下的那些厚厚的打人血蚕子,仿佛快被岁月弥平。文革初期天天用暴力杯子,接着一挺挺名家活体鲜血痛饮,耳朵里听惯了深夜哀公的号子的这一伙西门庆,多渴望再见到:“东风吹,战鼓擂。英雄儿女把好人打。单车行,将校呢,一块红布臂上戴。口号响,棍棒砸,京城皆是鬼浴血的刺激过隐的场面。”
    为了满足这痒痒的怀旧心理,为了让天下百姓也尝一尝这老子英雄儿好汉的痒一痒滋味。他们搞出了很多部反映井岗山血腥暴力时期、抗日、内战、韩战、屯垦戌边、文革受批、文革后解放的红色经典大片来。
    
    露骨的世俗功利有三项:
    
    一、用人民的钱,为这个21世纪的太子群体,润色刷新封建世袭血统的优越性。
    
    纵向:凸显现领导层虽无历史威权,但拥有中共延续的统治性。
    横向:表现太子党今日位居高职,有其老子打天下坐江山的传承背景。对这个群体而言:1921-1949红色历史,是他们任由其支取的政治资本银行。一个有别于大多数人民的一个红贵称号。
    太子党并不明智地知道:这是一种完全反动于现代共和制度时代,纯属时光倒退三千年前的封建农业专制时代里,才有的血统世袭制。用今日世界的普世价值尺子衡量:这个群体在道德与学问上是何等的无知、无赖、无耻、可怜与肉酸。
    
    二、为威权归零萎头萎尾的软弱胡温,作一个铁血的“培训”。间接告戒胡温:“斯大林和他们的父辈,从来不让国家惩罚机器缓转,停转和倒转。专政的党旗不染血,不如腐烂的破布一块。”
    
    三、示范全国在位的太子党,时刻准备着,随时再来一段更高级的“打、砸、抢。”;“抓、关、杀”的21CN暴力活话剧。
    
    四、警告人民,尤其警告正在萌生的中国民主新阵营:不要反贪官,搞民主,求共和,倡平等。不然,大开杀戒,血洗中国。平民们撼山易,撼血统贵族太子党难。
    
    五、警示天下:1、文革的专政的铁轮还在运转;2、斯大林毛泽东基因血统子孙还很强大;3、暴力的火种依然不熄。
    
    
    红朝望族爵贵的窃窃心语
    
    
    秘密独立于中共十七届政治局外的太子党政治局,兼红贵血统裴多裴俱乐部的五大伯爵邓、刁、李、陈、薄一起说:“怎么办?爷们?星火燎起的各民党,己把一柄柄剑,指向我们?坐以待毙吗?”
    
    甲伯爵说:突围,出国。象林彪、西哈努克、黄文欢一样乘机而逃?不过不能TO:NORTH..必须TO:WEST…》反正海外已有我们的“陈致中式的小王爷。大家学邓家,让自已的孩子都能象已入美藉的邓孙子,秘密掌管滚滚铿响的黑金。”
    
    乙王爵曰:不行,今非昔比,老共已与列国签署了《反腐公约》,天网乃密,况我等财虎金象那能透孔而出,一只弹丸罗雀休想脱网。
    
    丙子爵讲:还得联俄。近代历史证明:凡想立稳政脚,唯俄可助。这是地缘政治的定理。
    
    丁公爵说:三手准备,先牵住胡温不要亲美要联俄。不行咱们再一次依靠俄国,东山再起。万一失败,北可走俄。西可逃美。
    
    戌男爵道:不管那么多,先激活红色暴力机制,将多年不转的严打机器重新调试,翻修、上油、运行起来!先吓唬吓唬“怕事怕死PASS”的人民!
    
    五爵茅塞顿开:对!当机不断,反受其乱。谁可独领风骚?
    
    我来上,也只有我薄熙来能先上。一个声音从中国腹地山城重庆传来!我重庆山王西南督统已经这样做了!
    听一听:五月,我让全重庆人民大唱井岗山、延安、文革时期最经典流行的革命歌曲。
    看一看:六月我下令安排全面调试、维修、专门碾磨人民意志的国家专政机器。
    瞧一瞧:七月开始,我大规模越界司法程序,从速打击预演。现己初现成效。我要让西南中国闻薄起舞,听薄心颤,我要让北京的元首、储君们知道:我西南王薄熙来不喜欢温文尔雅的。狮子生来就是喜欢嗜血。
    “咔…吱…嘎……咔…哒咔…咔……”犍盘飞舞,鼠标飞驰…中国重庆电讯:
    25年来最大严打,重庆严打80天“硕果累累”闪电出击,逮捕万人 看守所人满为患。收缴各类非法枪支13446支,收缴管制刀具22835把。
    薄熙来6月下旬上任重庆市市委书记,这新官到任总也得烧他个“三把火”,这不,薄熙来一声令下“重点整治重庆”!立时在重庆全市掀起了严打风潮,成就斐然。
    10月21日重庆市公安局通报夏季社会治安综合整治行动战果:为期80余天的整治行动中,全市公安共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执行逮捕9512人。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云生通报,7月10日—9月30日,全市公安共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破获年内案件25931起,查处治安案件52671件,执行逮捕9512人,打掉恶势力案件92起。
    
    “仅9月份就破获案件11925起,打击处理7610人。”王云生称,此次严打斗争规模空前,是重庆1983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整治行动,各项打击指标创重庆市单月历史最高。一时间让重庆公安监管场所关押量持续上升,部分看守所、拘留所爆满。
    
    据报导,重庆警方随后还将在交通、消防、户籍、反恐、行业场所、处突等方面拟订周密措施,加大严打力度。,
    这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自6月下旬到任后,对重庆采取重点治理的“丰收硕果”。而这样的“硕果”,让人真不知是该赞薄熙来治理有功呢,还是该叹中国社会的动荡不安,中国老百姓的生存危机呢?
    以上是近日关于重庆的热点新闻。
    
    人民不仅要问:
    
    一、 薄熙来前任,党内地位明显高于薄太子,现任粤王的汪洋,是吃傻药行使他重庆的王权的吗?
    二、 在几百万人的山城,八十天一下子捉拿要犯一万人,日均125人。可谓战绩显赫。胜过文革。重庆当局有没有反思:这一万罪犯,是什么造成的?在汪洋执政期间,重庆的十几万警察在桑拿呼噜吗?在方域哗啦吗?在糖果酒吧玩耍吗?
    三、 让中国道德崩溃,信仰空白,丑恶现象泛滥,贪官横行,警匪一家,无钱就是有理变成无理,有钱就是无理变成有理的社会颠覆现象的起源:是贫困老实的百姓?还是弃公图私的贪官?逐可引出:严打是先打上上恶水源头上的敌人?还是先打源尾受害的草民?
    四、 社会道德的复原、社会风气的好转、地区文明的重建、民生经济的好转是一个制度的体现,需时间的雕塑,年月的耕耘与垒砌,非红二军一次冲锋,争夺摩天岭就完事的战役。
    五、 也是制度的因素,三峡大坝建设导致几百万川民,被逼离开代代祖先几千年耕耘、居住、繁殖、归土、的故乡,迁移习性上并不属于他们的都市,成为山城棒棒军。没有了土地,没有了家园。或许失去了土地,还有一间破房的他们,喜欢蜗居在烟熏火烤的都市吗?严打能把他们赶到那里去?
    六、 随着珠长三角更多企业倒闭,将有上亿农民工被迫重返家乡,涌返本省各个城邦,天下第一冷酷、无情、刻薄的薄氏希姆莱,中共西南党卫军总监,你的严打是一场永远也打不完,也没有句号的无底洞内战。别忘了,文革时的毛泽东城乡政策,让城乡人民多少享受到:“保障供应,服务人民。”的最低保障。今天的城乡早已进入经济私有资本化,政治专制封建化,党和政府不但无能力做到毛泽东时代对人民饭碗的总承包。还要把几亿农民赶进制度的“油锅”里提炼贪腐的金银,榨够了,再把他们一脚赶进灯红酒绿的大都市里,久了就讨厌嫌弃了他们,就把他们划定为城市的盲流,毒瘤,问题人群,不稳定因素云云。与其说:是刑事治安的严打,不如讲:对弱势群体的一次心理与肉体的摧残。
    
    
    太多的资讯告诉我们:中国的太子重臣们身上均有着一种可怕的、先天的,惊人岩石般的冷酷与无情。在他们岩石般肌肉层里,生长着一般人不可能有的“人性绝缘云母片”在他们的道德殿堂上从没有:忏悔、反思、羞愧、知悟、认错、原罪的心灵要素。除了权力的暴力欲,就就是金钱与护照。
    
    我并不为关押在重庆大大小小监仓中的万名“薄记罪犯”鸣冤叫屈。但为他们的十万户家庭中的上百万可怜眷属悲鸣?我嘉凌江畔的千百万兄弟姐妹和年轻孩子们呀?
    是你们命苦吗?还是你们生下来就缺少一个象薄熙来,薄一波这样的好权贵的老子?
    
    如果你也有薄哥这样显赫的老子?今天的山王可能是你!你还会戴着手铐象沙丁鱼一样挤在一个狭小肮脏的铁牢里吗?
    
    如果你也有薄小小这样显赫的文革好爸爸薄熙来?今天在英国留学的那位公子,每年要花费10万美金学费、生活费、车马费(相当于七百个穷苦川民一年的伙食费)可能是你!而不是薄熙来的儿子:薄小太子。你还会戴着手铐象一只落水的老鼠一样,挤在一个狭小肮脏的屎坑般的囚室里,对月落泪吗?
    
    种瓜得瓜善恶有报:
    
    如果薄熙来有一日,因中国共和新革命爆发,未来的民主政府倒过来追究你薄氏希姆莱的累累暴力罪行;并追究你那位用来路不明的黑金留英的薄小太子?假若你们父子同这一万严打“罪犯”一样,也关在一间黑暗的囚室,会有何感想?扒掉肌肉意志中的云母片,会哭吗?
    
    你(包括你的同类)会接受CNN.BBC.RFA.OVA.NHK.CCTV全球展播的采访吗?
    
    到那时你们再大嗓门多唱唱红色岁月的革命歌曲吧。一亿西南人民保准爱听。
    不过有三本书必重看:雨果的《悲惨世界》;曹雪芹的《红楼梦》;托尔斯泰的《复活》。
    书中的经典学不会不重要!但必须知道:什么叫仇恨、人性、宽恕、因果这报应。什么叫永恒的公义、不赦的罪和义博云天的爱!
    
    
    
    亚笛多星
    2008.10.24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打黑车拼车加剧中国环境与人口危机/王鑫海博士
  • 党老大:迎接十七大 公安部准备严打四股势力
  •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 北京奥运期间严打「新四害」遭网民炮轰
  • 重庆警方严打逮捕近万人 部分看守所爆满 (图)
  • 中塔携手严打“东突”:击毙1号头目(图)
  • 谁让你们不是太子党?美国悬赏严打千余名逃美中国贪官
  • 四倍价差利诱粮食偷渡 海关总署严打粮食走私
  • 北京开始严打手机短信:防谣言还是真相?
  • 大学生联名上书文化部:严打《色戒》汉奸文艺
  • 儿子 “严打”之下被处死 新加坡老华侨上访(图)
  • 公安部门要求强制关闭论坛,严打“交互性网站”
  • 广东出动直升机严打高速路上开慢车 (图)
  • 中国严打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活动
  • 中国[虚拟警察]6月上岗-严打网络淫秽色情
  • 周永康要求严打境内外敌对势力
  • 大学生杨涛在“严打”被抓打死在派出所
  • 对刑讯逼供者也要“严打”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博讯特稿】问:严打措施的社会基础。谈:所谓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 东莞严打现场直击:武警全副武装抓“三无”国民,他们是罪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