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就【请向权力说真话--回应德国49名学人的公开信】的商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9日 来稿)
    
    就【请向权力说真话--回应德国49名学人的公开信】的商榷
     (博讯 boxun.com)

    .不管张丹红说的是对是错,即使她说的话是错的,难道她就不可以说话?
    
    只允许正确的话出现在媒体,只能是舆论一律,只能是封杀一切不同意见。
    
    对和错是在自由的媒体的交锋中显现的,错误的言论的市场是依靠舆论的自由而被淘汰。而不是依靠政治,行政力量对舆论的干预和封杀后剩下唯一的声音。
    
    更重要的是,谁有权利决定言论的正确和错误?付与政府对言论审查和封杀权利的后果就必然是政府的专制统治,就必然是封杀言论自由。
    
    强调德国之声是德国国家的媒体,同样不能要求德国之声和政府保持一致。德国和其他民主国家是多党制,执政党的轮替不能让国家媒体同样轮替,政府内阁可以改组,但媒体不需要改组。
    
    媒体是第四权利,是监督政府和官员的,怎么能够用敌视总理作为罪名去声讨?
    
    具体到张丹红的事件,主要的分歧是对西藏问题和北京奥运的不同看法,德国政坛,舆论,媒体存在着不同的看法,甚至是针锋相对的看法。就应该允许德国之声也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张丹红不同意德国总理对西藏问题的处理方法,她当然可以说,正如一些德国政界和学界的人已经说的一样。允许白皮肤的德国人有不同的看法,就应该允许黄皮肤的德国人有不同的看法。
    
    BBC是英国国家的媒体,在伊拉克问题和政府的观点针锋相对。难道可以用BBC反对一个民主的政府,而支持一个独裁的伊拉克而封杀BBC?
    
    民主政府是得到多数人的同样而执政的,但人民只是给于了执政党的行政权利,而没有给执政党可以封杀不同意见的权利。
    
    有人说:“张丹红的停职,实质是渎职问题而不是言论”
    
    张丹红渎职与否德国之声说了算,否则应该告德国之声渎职。
    
    德国之音有权利处理张丹红,张丹红和德国之声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
    
    现在不是德国之声内部想处罚张丹红,而是德国之声外部的力量压德国之声处罚张丹红和改组中文部。
    
    首先,要清楚是在法律层次上,张丹红是否触犯了德国的法律。九个德国华人等人:的信没有写清楚,你们到底是从道德层次上责难张丹红还是从法律层次上指控张丹红。
    
     【张丹红和《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某些编辑们对默克尔总理的敌视态】没有触犯法律。
    
    用张丹红【攻击西方媒体、德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以及总理默克尔。】的指责,写信的人求助政府,议会,想利用这些人对政府官员的不同看法告状,想利用政府的力量改组德国之声和处罚张丹红。反而可能会触犯法律。
    
    如果不能指控张丹红和她的中文部的同事违反了法律,是否可以指出他们违反了新闻工作者的规定?
    
    几封指责张丹红和中文部的信,都没有提出明确的造假,谎言等违反媒体规范和道德的行为。而重点在于利益冲突;至于利益冲突。只有法官等有裁判权的人要求利益回避,如法官在自己妻子的案件中,不能出庭。只有政府中有行政权的人需要要求利益回避,如铁道部部长不可以买卖铁路公司的股票。但没有听说新闻,媒体工作人员需要利益回避的。
    
    一份付稿酬的杂志,每个作者都和杂志有利益关系,难道都不能登他们的文章?
    
    一个为烟草公司做医学研究的机构,他们可能用烟草从新大陆来欧洲前后的健康状态的统计,证明吸烟对健康无害。你即不能用他们拿了烟草公司的钱,就证明他们的研究报告是错的,也不能用什么帮助有钱人杀人的道德谴责来证明这个报告是错的。
    
    在言论自由的社会,你应该做的,是拿出这个机构报告中有人为的造假,欺骗,去法庭告他们。如果找不到他们违反法律的证明,你应该用医学研究,用科学,统计等驳斥他们,在言论自由的前提下,打败对方,而不是想方设法去封对方的嘴。
    
    【廖天琪等人: 请向权力说真话--回应德国49名学人的公开信】中有下面的一段话:
    
    【他们现在是欧洲社会的中坚分子, 然而其思路难免有"政治正确"的模式倾向。公开信违背了一项新闻和学术最基本的原则:向权力说真话。】
    
    既然指责对方是只强调政治正确,就是这些人承认不能只用政治正确作为唯一的标准。
    
    谁的思路难免有"政治正确"的模式倾向?
    
    【廖天琪等人: 请向权力说真话】从头到尾谈的就是一个政治正确,对张丹红和德国49人的指责就是一个罪名:政治不正确。
    
    【她违背自己的良心和职业道德】
    【她竟然在公开的论坛上向极权政府献媚】
    【你们生活在坚守自由价值的国家,却选择了站在权力的一边,】
    【你们冷眼旁观被剥夺了基本权利的中国人民】
    【你们却为残酷的剥削者助阵】
    【你们的公开信让独裁者感到很舒服,很心安,却让普通中国人和正义之士感到失望,一种被出卖和被侮辱的失望】
    
    所有的指责,都是出于政治正确。
    
    现在只剩下这一个标准。
    
    反对共产党,或是对敌斗争,或是阶级斗争。
    
    人权,用一个人的战争就可以不要了。人权应该是所有人的权利,而现在的说法把人被战争分为了双方;人被分成了有权利杀人的,和应该被杀掉的。
    
    一部分的人的生存权都被剥夺了。
    
    法制也不要了,一部分人有权利决定另一部分人是罪犯,并且有权利用自己的手惩治这些罪犯,包括杀掉。
    
    言论等自由,也不要了。反正共产党不给言论自由;除了革命,一切都可以不要,等革命成功后再重新建立民主,法制。自由。
    
    这些说法,在中国也许还可能迷惑一些人;一些人在网上发泄,没有必要和这些人较真,但胡平是民主理论的研究者。难道就因为反对共产党的政治正确,就可以不要人权,法制?
    
    民主的德国,这样的逻辑就无论如何说不过去了。
    
    难道在德国,也可以用革命的政治正确来压言论自由?可以以政治正确为理由废除法制而搞新闻审查?可以用政治正确的标准来惩罚言论的倾向性?
    
    【廖天琪等人: 请向权力说真话--回应德国49名学人的公开信】中有下面的另一段话:【真正的知识分子永远应该站在权力的对立面】
    
    八个德国华人,为什么不站在德国政府权力的对立面?
    
    张丹红批评了现任的德国总理,难道不是站在了权力的对立面?
    
    你们写信给德国议会,难道不是站在权力的一面,而打击站在权力对立面的张丹红?
    
    这样作不是利用权力,想封住别人的嘴?不是依靠权力,要求利用权力来整肃,清理,改组德国之声的中文部。所谓的改组,就是让你们认为政治不正确的人卷铺盖走人;不就是利用权力来剥夺他人的工作权利?
    
    这样作不是利用权力,想封住别人的嘴?不是利用权力来调查个人经历,家庭出生,亲属关系?
    
    这样作不是利用权力,想封住别人的嘴?不是利用权力,想封住别人的嘴?
    
    
    在德国媒体,也需要舆论一律?也需要新闻审查?也需要政治权力介入,只允许政治正确的批判中共的一众声音?
    
    先不说张丹红是否真的是帮助中共说话,就算是真的为中共说话,你们可以反驳,批评。
    
    如果你们有真凭实据或有事实存在的线索而不是只根据言论的主观推断,你们可以利用德国的法律对她进行控告。但你们没有权力以张丹红的政治不正确,而逼迫德国之声处理她。
    
    如果你们有真凭实据或有事实存在的线索而不是只根据言论的主观推断,你们可以利用德国的法律对德国之声进行控告。你们没有权力以德国之声的政治不正确,而逼迫德国之声改组。
    
    你们没有权利要求德国媒体必须完全符合你们的政治正确。
    
    除了法律,你们能够作的,只是利用民主国家的言论自由,发出自己的声音。用你们的言论证明自己的正确,而不是利用行政权力封住对方的嘴。
    
    张鹤慈 18。10。8 墨尔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改了三个错字】所谓民主人士中有多少人真正清楚什么是民主?二
  • 张鹤慈:所谓民主人士中有多少人真正清楚什么是民主?二
  • 张鹤慈:所谓民主人士中有多少人真正清楚什么是民主?
  • 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张鹤慈
  • 张鹤慈:为什么主张数人头反对砍人头的人也会支持杨佳?
  •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下]/张鹤慈
  •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上】/张鹤慈
  • 张鹤慈:难道真的是为了司法公正? 附杨佳公诉人答辩的分析
  • 张鹤慈:杨佳为什么会被抄作的如此不理智?
  • 抵制奥运把张丹红这样的人也推到了对立面/张鹤慈
  • 体育大国澳大利亚和金牌大国中国/张鹤慈
  • 暴力和社会转形--我为什么不支持暴力运动/张鹤慈
  • “政治正确”的前提是事实和逻辑的准确/张鹤慈
  • 有关杨佳的讨论。欢迎不同的意见/张鹤慈
  • 张鹤慈:已经不只是黑白思维了--扬佳案讨论后的感想
  • 再走49年共产党的老路?——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张鹤慈
  • 张鹤慈:中共什么时候再不伟,光,正一回?----7。1有感
  • 《施义之:“我在公安部的十年”》读后/张鹤慈
  • 张鹤慈:信誉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