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鼓吹土地私有化背后的资本阴谋/王世保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7日 转载)
    
     中国与其他国家相比一直是个巨型的农业社会,历史上每当全国各地的地主大规模地兼并土地时,都会使得广大农民失去其赖以生存的土地资源,继而导致民不聊生,引发社会大动荡的农民起义,这是中国古代土地私有化引发的周期性恶果。土地私有化在我国历史上一直难以阻止地主对土地的大规模兼并和对广大农民利益的双重盘剥,“平均地权”在私有制的社会制度里成为了广大农民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中国共产党一改过去的农村集体合作制,实行公有制下的家庭承包责任制,并禁止土地转让,才保证了我国广大农村家家有田种,户户有余粮,实现了我们先辈们“耕者有其田”的千年梦想。
     (博讯 boxun.com)

     但是随着二十世纪末中国工商业的私有化改革不断深入,贪婪的资本家和具有嗜血本性的国内外私有资本在分割中国工业经济的同时,又开始把触角伸向了稳定的广大农村社会。一些资产阶级经济学者依靠玩弄概念打着为农民争取地权的幌子四处散播土地私有化的谎言,他们力图通过各种途径来改变中国现有的农业政策,去打开禁止资本肆意践踏农业社会和农民利益的大门,继而满足国内外私有资本对中国农业早已垂涎三尺的贪婪欲望。
    
     为了保护广大农民的切身利益不受损害,捍卫现有的农业政策,阻止国内外私有资本去大规模地兼并农村土地,继而阻止弱势农民群体转化为一无所有的凄惨的农奴境地,我们需要透过那些资产阶级经济文士依靠玩弄概念去美化土地私有制的大量谎言,看清他们的真正意图,进而唤醒广大农民提高自我保护的意识。
    
     一、土地私有化能够“还地与民”是欺蒙农民的谎言
    
     资产阶级经济文士为了在中国让土地私有化再一次批上合法与正当的外衣,就不断地依靠玩弄一些欺骗农民和世人的学术概念去美化土地私有化,让那些农民认为他们是在为其利益作想。然而,只要我们稍微思考一下他们美化土地私有化的谎言,就不难发现这些谎言的荒诞和欺蒙之处。
    
     诸如陈志武、秦晖等一批资产阶级经济文士提出在现有的公有制下农民没有土地所有权,广大农民不能作自由处置自己土地的主人,所以中国要实行土地私有制,这样既能保证“还权与民”,还能让农民真正发家致富。一句话,他们把实行土地私有制美化为保护农民的权益。
    
     那么公有制下的家庭承包责任制真的没有让广大农民作为自己田地的主人吗?实行土地私有制真的象这些资产阶级文士所宣称的是“还地于民”、“保护农民权益”吗?
    
     资产经济学者认为那些分散承包的土地是归集体所有,农村土地所有权是官有的,农民并没有拥有土地。这种说法初看起来象那么回事,但是经不起本质性的推敲。集体是由这些农民组成的,它只是一个空虚的概念,集体所有要最终通过每一个农民所有体现出来,而家庭承包责任制正是把这个集体所有权分散到每一个农户承包下来,使得每一家农户都有田耕种。由于禁止转让,三十年的承包期到期后仍然要继续延续承包,而且各个农户可以在自家承包的田地上自主耕种,只要不改变其承包土地的现有用途。这种长期的土地使用权实质上就等于是农民拥有了其承包土地的所有权,只是为了避免土地被他人兼并而不能买卖。因此,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只是一种名义上的,而实际的所有权仍然归还到这些农民手中。
    
     公有制下的家庭承包责任制通过分散农村的土地经营权和禁止土地流转能够保证土地被平均分配到每一个农民,让他们拥有自己的土地资源。这里的公有只是名义上的所有,虽然是名义上的所有却有重要的作用,即它能保证经过一定时期后依据各个地区的人口和土地状况把土地集中起来再平均分配到每一个农户中,这使得农村新增人口能够及时地拥有土地资源。
    
     农民需要吃饭,他们拥有土地不是用来交易的,而是用来生产粮食的,只要他们能长期地自主地在自己承包的土地上进行耕种,那么他们实际上就拥有了这块土地的产权。那些资产阶级文士玩弄着各种手段和学术概念指责农民没有地权无非就是指农民们不能把自己拥有的田地象买卖自家的牲口一样拿到市场上交易,而这一点恰是保证农民“平均地权”的必须。
    
     那些资产阶级经济文士甚至污蔑公有制下的家庭承包导致农民承包的田地归为官有,所以给予了地方官员对土地具有更大的支配权。这事实上也是一种玩弄概念的欺骗手法。在没有大的公共工程需要征地时,由于各村的土地被长期地平均分配给每一个农户自主耕种,一般村级行政人员是无权干涉农民种地的,谈何这些田地归为官有?
    
     他们甚至还经常指责土地集体所有容易导致地方官员损害农民的权益。这种情况事实上更多的发生在城市边缘的农村地区,即城市周边很多地区的农民土地被强征强卖,但这仍然是私有资本侵蚀的结果。城市的私有资本为了占有土地,首先去腐化地方公共权力,导致地方政府的腐败,继而损及广大农民的利益,这不是土地公有的错,归根结底还是资本的嗜血本性和地方行政官员的贪污腐化所导致的。
    
     土地私有后,广大农民名义上拥有了土地所有权,但是国家却再也不能禁止这些土地在市场上自由交易。土地一旦能够作为私人财物在市场上进行自由交易,土地的兼并就开始了,那些分散的田地必然会被强势资本吸附而集中,于是就会有大量的农民土地自愿或者不自愿地被强迫卖掉。尤其是在农村,资本更容易利用恶霸、地方宗族势力和被腐化的地方公共权力一道去掠夺广大农民的地产。
    
     农民们一旦以土地私有换来名义上的所有权,就会很快在市场上以廉价贱卖给农业资本家,继而丧失自主耕种的土地。因此,土地私有化不但不能维护农民的权益,还会为资本掠夺广大农民的权益打开了大门,导致大量的农民破产。
    
     所有权既包括了使用权,也包括了自由处置权(比如自由买卖、改变土地用途)。无论是公有制下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是土地私有,农民实际上都拥有土地所有权中的使用权,而这一点是对农民至关重要的。只是公有制下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名义上的公有废除了农民对土地的自由处置权,即自由交易权和随意改变土地用途,但这却保证了广大农村社会的“平均地权”和国家的粮食安全,这是必须的。
    
     因此,只有公有制下的家庭承包责任制才是广大农民权益的最好的保障。
    
     二、“土地私有化”的真实意图是为国内外私有资本圈地提供便利途径
    
     为了保证“平均地权”和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公有制下的家庭承包责任制以名义上的公有限制了实际拥有土地所有权的农民去自由地处置自己的田地,广大农民虽然不能自由交易自己的土地,但是他们能够在自己的田地上自主耕种,他们实际上就是自己土地的主人。那么资产阶级经济文士为何对这一点视而不见,还要一再攻击现有的土地经营制度,大肆地美化土地私有制,倡导中国的农业经营制度再次回到旧社会或者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土地私有制呢?
    
     我们稍加分析就不难发现他们真实的意图,即土地一旦名义上私有化后,就给广大农民赋予了土地的任意处置权,广大农民对自己的土地不仅可以改变用途,还可以拿到市场上自由交易。有人说:农民可以把自己的土地象其他财产一样拿到市场上自由交易那不是很好吗?资产阶级经济文士正是利用这一点在欺蒙世人。他们倡导土地私有制正是需要农民的土地能够拿到市场上进行自由交易,同时也可以随意改变其用途,这是国内外私有资本能够吸附大规模农村土地的前提。
    
     那些资产阶级经济文士为了欺骗广大农民,向他们喊出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口号,即“让每一个农民都当一回地主”,这句话无疑于“此地无银三百两”,表明的就是国内外私有资本的真实意图。土地私有化只是一个起点,但在这个起点过后,就是国内外私有资本依附着被腐化掉的地方公共权力对广大农民土地的肆意兼并,竞争的最终结果就是国内外私有资本摇身一变成为少数的农业资本家占据着绝大数的农业财富,而大量的农民重新回到解放前依靠为地主打工的赤贫状态。“让每一位农民都当上地主”最终导致的就是国内外私有资本和少数农民当了地主,而绝大多数处在弱势的农民成为了无地的农奴。因此,“让每一个农民都当一回地主”就是一个典型的祸国殃民的陷阱。
    
     因此,那些资产阶级文士打着为农民利益着想的幌子对“土地私有化”大肆美化,无非是要把土地私有化作为起点,让农民的土地从禁止转让的禁令中解放出来进入市场交易,然后再由大量的国内外的私有资本加以疯狂地攫取。
    
     公有制下的家庭承包责任制实现了我们先辈们“平均地权”的千年梦想,这是中国共产党最重要的革命果实,它保证了全国9亿农民能够安居乐业,过上安定的幸福生活。我们绝不允许那些资产阶级经济文士站在资本的角度上任意强奸广大农民的意愿,利用土地私有化把他们重新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