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泉:请“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先生委派特使来宁与我会晤/民主先声320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5日 转载)
    
    我注意到马英九先生10月7日前后,接受《世界》月刊、墨西哥《太阳报》以及日本媒体访问时表示,根据“中华民国宪法”,“中华民国当然是独立之主权国”,中国大陆亦为我“中华民国”领土,而因“宪法”如此规定,台湾无法承认“中华民国”领土上还有另一个“国家”存在。大陆和台湾,只能是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名字叫“中华民国”。
     (博讯 boxun.com)

    我不知道马英九先生说这样的话,是否真的认为大陆也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
    如果马英九先生真的认为大陆也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并有对大陆有关事务依照《中华民国宪法》履行国家职责的决心,我想,我现在就给马英九先生一个任务,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处理呢?
    
    中国新民党历史委员会长期调查1949年前中华民国退役军人在1949年后的生活状况。目前,1949年前的中华民国退役军人健在的已经不多了,健在的也都在90岁上下。
    本党调查之1949年前中华民国退役军人,特指在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撤离大陆前,从中华民国政府领取退役金的复转军人。
    
    1949年中华民国的执政党中国国民党撤离大陆后,所有在1949年前退役的中华民国军人的退役金就无人过问了。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没有为这些在1949年退役的中华民国军人支付过任何退役金。
    
    现举一例说明情况,请马英九先生阅处:
    
    经查:
    中华民国退役军官陈正(现用名陈德树)先生,1911年生于南京。
    1933年,陈正先生在南京双龙街地区,任防护民团团长,百姓至今口碑极好。
    1935年,陈正先生在广州从军,后在江苏无锡军校当军事教官。
    1937年11月,陈正先生在江苏宝山与日军作战。后转战于粤北、江西、湖南全境。以上情况参见:武冈市档案馆2号、合宗4号,1941年目录、39卷,2、50、51页、《官佐通信录》
    陈正先生1941年毕业于中央陆军学校、湖南武冈第二分校、军官训练组、第11期、第二总队、第一大队、第四中队。《党证》编号(军名)字第00387号。
    
    1941年后陈正先生随抗日名将薛岳将军(后在台湾任国防部长)参加“长沙会战”。 任湖南长沙抗日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中将司令部、军务处二科上尉科员。
    1946年2月,陈正先生在南京金陵师管区,南京团管区退役。转为在编预备役,同年4月,接《国府令》:“调往北方战场,抵抗林彪所率共军南下。”陈正先生不愿打内战,觉得兄弟残杀、于心不忍,而以家属牵累,婉言推诿,退避硝烟。
    1946年5月,陈正先生退役,开始领取退役金。在南京郊外购得四亩地,进行农业生产。
    1949年10月至今,陈正先生没有领取到中华民国的任何退役金。
    
    1950年10月21日,接《刘少奇主席令》:“民国军政人员,必须向人民政府交待历史,交出枪支弹药。”陈正从命、向南京人民政府交出战袍,战靴,勃莱宁手枪,中正佩刀,军官证,党员证,退役证,遂得到人民政府宽大处理,安置在南京郊区种菜务农。
    中华人民共和国更无退役金可领。
    
    2002年12月19日,已经是91岁的陈正先生家贫如洗,度日如年,遂提笔给台湾民国政府写信:
    
    “台湾民国政府:我仍健在,极度贫困,望国民党党部、中华民国政府查清底档,将56年的退役薪金汇来,以济我风烛残年,无米之炊。
    老臣:步兵上尉陈正敬上。
    2002年12月19日”
    
    2005年3月27日,陈正先生在南京中山陵等待国民党总裁连战先生到来,打算将前述《致台湾民国政府》信件,亲手交给连战先生。岂料陈正此举,被中共南京特务发现,并将陈正先生全家在中山陵拘禁直至连战先生离开南京。
    
    
    目前,本党对中华民国退役军人的调查已近尾声。中华民国退役军人自1949年后就再无半厘退役金可领,苦难度日近六十年,只在2000年以后,才陆续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每月几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的低保金。
    
    再如黄埔军校11期学生程云先生(89岁),1937年12月12日首都保卫战参战将士,民国政府荐任官少校科员,蒋经国保安团连长。1949年后被中共收监劳改,1960年至今在乡下务农,2005年后每月以“老农民”的身份从当地乡政府领取50元的低保金。
    
    
    马英九先生,陈正先生在今年正月初五度过了九十八岁生日,他原本想在“双十节”再次给您写信,不料,却在“双十节”前夕与世长辞。
    
    马英九先生,我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国父的《黄埔校训》:“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咨尔多士,为民前锋。夙夜匪懈,主义是从。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贯彻始终。”
    
    我想,马英九先生,如果你还把大陆当成中华民国的话,请您立即补发1949年前退役军人从1949年至今(或至去世之日)的退役金。
    
    如马英九先生果真认为大陆也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并有对大陆有关事务依照《中华民国宪法》履行国家职责的决心,请派特使来南京与我会晤。更多调查统计资料,将在中国国民党特使来宁后共同甄别、移交。
    
    中国新民党将协助中国国民党在大陆全地进行本案调查和人员统计工作。
    
    
    附件: 台湾中华民国总统办公室的回函
    
    敬啟者:
    總統電子郵件信箱已經收到您的來信。
    總統非常重視民眾的意見,對於每一封信所提供的寶貴建言,都會作為施政方向的重要指引;來信所提出的問題,我們也會盡全力協助,轉請主管單位處理。
    非常感謝您的來信,竭誠歡迎您隨時不吝賜教。(您也可以依照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及本件編號 234488 查詢來信處理情形)。祝福您
    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總統辦公室 敬上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中国基督教民主党代主席 中国在野党联盟轮值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机:13151423196 
    Skype:gwnguoquan 邮箱:[email protected]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宁海路122号南师大文学院郭泉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泉:民以食为天,中国新民党以民为天/民主先声303
  • 郭泉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的公开信
  • 郭泉:“国保”警察应该保卫国家人民,而不是保卫共产党/民主先声295
  • 郭泉:为了民族的生存和未来,中共必须立即终结独裁体制、实现民主制度/民主先声294
  • 郭泉:未经中国人民允许,中共不得擅自动用“主权财富基金”(SWF)/民主先声292
  • 郭泉:新版《教师道德规范》是要教师保护学生安全,还是保护党的安全?/民主先声285
  • 郭泉:致郭国汀先生:“均贫富”并非是搞“毛氏贫困社会主义”/民主先声281
  • 两岸教育法比较:同为中华儿女,陌生至此,真是恍若隔世矣!/郭泉
  • 郭泉:中国的基督教民主运动和中国基督教民主党(CCDP)/民主先声273
  • 郭泉:中国新民党党员,请高举您的双手迎接中共的手铐/民主先声268
  • 妙觉慈智致新民党代主席郭泉菩萨的公开信
  • 郭泉:奥运后,我和中国新民党将是中国政治走向的晴雨表/民主先生265
  • 郭泉:悼念索尔仁尼琴并敦请中共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先生开禁/民主先声257
  • 郭泉:黑瞎子岛、钓鱼岛和奥运数万中外记者的一美圆自助餐/《民主先声》249
  • 妙觉慈智法师给新民党代主席郭泉的一封公开信
  • 郭泉:社会动荡源自专制制度:会晤伦敦BBC记者傅东飞先生/民主先声248
  • 郭泉:谢有明律师在杨佳案中已违反有关法律和律师执业道德纪律规范/民主先声244
  • 郭泉:中共当局必须尽快解决全国百万城镇退役士兵安置问题/民主先声241
  • 郭泉:请在我死后把我眼睛挖出葬在东海边,我要看着钓鱼岛回归中国/民主先声236
  • 郭泉在北京时间8月10日下午5-6点左右被抓捕
  • 郭泉的最新消息:楼下都是警察
  • 雅虎中国公司作出让步:“郭泉”封锁解除
  • 南京大学教授郭泉被拘押,家中电脑被搜走
  • 继"郭泉"后,"家乐福"竟然全部查封
  • 郭泉被抓12小时后被释放
  • 郭泉教授失踪,估计被捕
  • 郭泉:郭永丰辞工仍做自由撰稿人专业推动民主
  • “郭泉”被封告谷歌 网民联合破禁求真
  • 王兆钧郭泉效应持续 民建成员公开信吁修宪还权
  • 中国作家田忠国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中华全国各族人民及郭泉先生的公开信
  • 作家田忠国就郭泉的民主呼声给胡锦涛发出公开信
  • 被开除中国学者郭泉建“中国新民党”:第一批党员1千万人
  • 民盟前主委张曼平声援郭泉
  • 郭泉教授被中国民盟开除盟籍
  • 中国民主同盟南京师范大学委员会开除郭泉民盟盟籍的事情经过
  • 郭泉致国家主席胡锦涛、政府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 郭泉遭公安抄家传唤 海外呼吁关注其处境
  • 学者郭泉提政党参政被南京师大剥教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