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5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来源《自由圣火》) (博讯 boxun.com)

    中外舆论一致关注的周正龙案,已于9月27日上午在旬阳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周正龙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由此导致华南虎假虎照案再掀波澜。现已证实,被告周正龙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上诉律师顾玉树声称要为周正龙进行无罪辩护。如今社会舆论普遍认为,周正龙案的审理掩盖黑幕,司法不公。
    
    记得周正龙案宣判后,曾在开庭前声称“周正龙庭审时会曝猛料”的法律学者郝劲松,做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在旬阳法院门口突然打起一把早已准备好的黑伞,摆出姿势给记者拍照。这是一把双层黑伞,黑伞上写着“周正龙=替罪羊”的字样,还有“07.10.12”、“08.6.29”字样,分别是陕西省林业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周老虎和周正龙被羁押的时间。郝劲松的这一行为艺术,揭示了中国司法掩盖黑幕;这把寓意极深的“黑伞”,顿时令全国舆论一片哗然。
    
    然而,要真正解读这把“郝劲松黑伞”的深层含义,却还需借助于两个“典故”:
    
    一个典故发生在中共建制前。当年冯玉祥因反蒋介石失败后居住泰山读书反思数年,1935年下山到南京后,面对国民党的独裁特务政治,他大白天走进主席府手里却提着一盏点燃了的灯笼,见旁边的人惊奇,冯玉祥便连连说:“太黑暗了!太黑暗了!” 。冯玉祥的儿子冯理达也回忆说:“我父亲很幽默的,不是当面指责你怎么样,而是给你讲过去的故事,引经据典。蒋介石住南岸,我们住北边城里。我父亲到那去,因为当时确实是黑暗,到处是特务,学校也有特务,他想了个办法,打着灯笼去见蒋介石。‘哎呀,二哥,你怎么大白天的打灯笼,干嘛呀,看不见了?’‘对,看不见。’父亲顺着蒋介石的话说。”由此可见,冯玉祥当年就很懂行为艺术。如今,我不知郝劲松是否借鉴了这个典故的寓意,但“郝劲松黑伞”的确与“冯玉祥灯笼”有异曲同工之妙。郝劲松站在黑伞下,可谓不见天日,那不是预示黑暗又是什么?
    
    另一个典故发生在中共建制之后。被中共称为“友人”的斯诺,曾在1970年应邀参加“新中国”成立21周年庆典。毛泽东在其住处中南海接待他时说:“我是无法无天,叫‘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没有头发,没有天”。当时中国正处于文革时期,毛泽东领导红小兵砸烂了公检法,所以也就无法无天了。然而,今天的郝劲松尽管头发很短,却不能说是无发,因此“郝劲松黑伞”的寓意可谓是“有法无天”。不是吗,中国从宪法到各部门法尽管大多短命,但却已样样俱全了。中国的司法“公正、公平、公开”也唱得比谁都响,就是不干实事,别说“公正、公平”了,“公开”一项都做不到。针对此案郝劲松称:旬阳法院两次以座位已满为由拒绝了他的旁听申请,是“法院撒谎”。此外,还有多家媒体记者因为没有通过该县宣传部的资格审查,未能进入旁听。对此,旬阳县委宣传部通讯组长王元辉竟拒绝解释。这一掩盖黑幕的案件,自然让人联想起震惊中外的上海杀警案嫌疑人杨佳案。杨佳于2008年9月1日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非公开审理判处死刑的。上海司法当局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蔑视公众一再要求公开审判,让舆论报道真相的期待,违法黑箱操作,如今已成为众矢之的。此据媒体一致报道,杨佳案法庭开庭前,没有任何上海当地居民能拿到旁听证,除了新华社记者以外,所有的媒体都被禁止采访,甚至连杨佳的父亲也没有接到开庭的通知,而杨佳的母亲却至今杳无踪影。法庭所有参与旁听的都是上海市公安局安排的警察和一些“重要官员”。这不是“郝劲松打伞——有法无天”,又是什么?
    
    郝劲松先生打黑伞虽不是法律行为,但却是一种非常有意义的行为表达方式。其实这一表达,是一种赋予政治意愿的表达。政治上的表达通常不在于求证是非,其意义就是要发出公民的声音,显示民意的存在。
    
    这也正是“郝劲松黑伞”给世人带来的震撼!
    
    不是吗,人们为求得 “周老虎”真相,不懈努力到今天,事件演化却越来越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以至于审判周正龙的结果彻底背离了真相。难怪百姓要对官方给出的所有结论,包括法律判定都彻底绝望了。谁都知道,在这起“周老虎”骗局里,周正龙不是编剧,不是导演,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跑龙套的替身。郝劲松认为:这是团伙犯罪,不是单独作案。 他说:“华南虎案件6月29号陕西省政府开新闻发布会议,向社会承认了错误。9月30号陕西省召开千人干部整顿大会。陕西省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因为华南虎事件已经涉及到了陕西省的相关部门。作为华南虎利益相关方,陕西省应该主动避嫌,从公平、公正的角度来讲,从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的角度来讲,你就应该易地审判,让陕西以外的公安机关侦察,由陕西以外的检察机关指控,由陕西省以外的法院来审判,这样才可能避免大家都可以推测到的那种法律干扰。”
    
    
    
    然而,周正龙只是一个谎言时代的牺牲者而已,“周老虎”的谎言并不是周正龙一个人可以完成的。虎照成真,是在政府搭建的平台上完成的,没有公权力的介入可能吗?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没有一个权力场分泌谎言的内在策动,虎照怎么可能成为这个时代用谎言建立起的“真实”?
    
    今天这个时代,官方的信誉之所以崩盘,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已无法得到“周老虎”事件原来的样貌,更重要的是,国民对于法律判决所形成的“事实”一致性的拒绝接受。这就意味着中国的法律和司法公正,已彻底丧失了广泛的公民认同。从这一意义上理解,“郝劲松黑伞”所表征的正是这样一种时代性的结论!
    
    (转自《自由圣火》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郝劲松:我只是讨厌屈服/柴静
  • 郝劲松提出五点尖锐质疑:周老虎成了替罪羊
  • 陕西省林业厅及周正龙被郝劲松举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