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的双十节/蔡陆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3日 来稿)
    
    這次是我在台灣的第二個雙十節了,第一次是在宜蘭收容中心渡過的,沒啥可說的。我想來嘮叨嘮叨今天的事情,很有意思的咧。
     (博讯 boxun.com)

    自2008年9月10日起,我已經正式聲明,不再辦理證件延期(9月16日到期),不再跟任何政府官員主動接觸,不再領政府的急難救濟(2007年12月至2008年4月未申領,自5月開始領取每月1萬台幣),並於10月4日正式向海基會要求遣返大陸。
    
    從10月8日起,我所住的台北市士林區轄區的員警就開始登門拜訪了,言辭閃爍的說了些什麽。說實在的,在我的預想中,應該是陸委會或者移民署的官員登門才對。因為自我正式聲明三不之後,他們的電話不斷。我只接聽了一次移民署的電話,把我的三不做法跟他做了解釋。從那之後,我就不再接任何政府單位的電話了。正角兒沒等來,等到了警察叔叔,意外收穫耶。
    
    10月9日,那位員警又來拜訪,並且帶來了他們分局的長官,雖然閒聊了不短的時間,但重點是:如果我明天出門的話,一定跟他們說一下,他們全程提供保護。並且幾次強調,不會干擾我的任何合法的行動。這方式,很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咧,呵呵呵。。。
    
    雙十節嘛,不少的外國使節來訪,也有不少的國外媒體來采訪,的確是一個很好的發聲的機會。不過,我們幾個經過幾次討論,最後還是覺得,中華民國政府不能等同於中華民國,還是不要在中華民國生日的時候去嗆聲政府吧。
    
    2008年10月10日,因昨晚跟網友聊天晚了點,凌晨4點才睡,本來約好了一起去觀賞國慶慶典的,他們兩個的電話我沒有聽到,爬起來之後已經接近9點了,正在洗臉的時候,哇咧,那位員警已經在我家門口打電話了,嘿嘿嘿。。。
    
    出門後,就跟陳榮利和吳亞林打了通電話,才得知,他們也有員警全程保護咧。本來是約好了在自由廣場會合的,哪知,等我到的時候,他們已經跟員警回士林了。哇咧,怎麼可以這樣?約好了,不遇到就落跑的喲?不管他們,我倆自己到處晃晃好了。
    
    哇咧,滿眼都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咧,哇咧,員警比國旗還多呢。。。原來,今年的國慶慶典是封閉式進行的呢,任何沒有事先拿到證件的人,都不得進入咧,包場自娛自樂喲,真沒勁!時不時的看到有人試圖穿過員警進入觀看,但,都被阻擋。真的很扯,本來是想來觀看慶典表演的,結果只看到一堆一堆的員警,實在是有點遺憾。不過,我還好啦,許多專門回國觀禮的華僑都被阻擋,豈不是更覺得噁心?
    
    打個電話給他們,看看他們在哪裡。哇咧,真的很會玩呢。員警開著車居然帶他們跑上陽明山了,哈哈哈。。。這次倒是徹底遠離敏感地點了。讓我也過去?抱歉,我才沒那麼秀逗呢,我還是回家好了。
    
    中午12點左右,我回到了士林區的住處,我就跟隨身的員警講,回家裡坐坐吧。那員警說,不了,我就在門口待會吧。今天艷陽高照,讓人家一直站在外邊“保護”我,實在於心不忍。怎麼辦?能不能拜托你跟我回派出所,那邊有冷氣,可以去泡茶喲。這種情況下,無可奈何,只好跟他回警局了。
    
    來到警局閒聊到差不多3點了,我實在忍不住問他們幾點收隊,得到的答覆是不確定。吼。。。拜托,我可實在不想在你們警局這麼耗下去了,我要回家了。。。吼。。。這位員警趕緊穿戴整齊要護送我回家,唉。。。
    
    回到家,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讓人家在門口站崗,就請他進來,吳亞林跟之閒聊,我來打打這幾天的經歷。現在是17點了,具體他們要幾點才收隊,我是不知道了,管他呢。
    
    聯想起前些日子民進黨召開中常會有調查局人員登門,再聯想起政府抱怨央廣批評鐮刀隊太多,最終導致央廣董事們辭職。。。想到這些,我這個半人半鬼的外來人,被保護一下下,又算得了什麽呢?除了陳榮利、吳亞林被監控外,從跟員警閒聊中得知,燕鵬和顏軍也有被保護,不知道是哪個還跟他們搞的很不愉快,陳榮利和吳亞林感嘆,仿佛真的回到大陸了。。。
    
    19:45分,守在我家門口的兩名員警,接到長官的電話通知,收隊走了。
    
    希望,僅僅是那位調查局人員一時興起而已,希望央廣的董事們辭職只是年事已高而已,希望對我們的保護僅僅是今天而已。。。
    
    蔡陸軍
    民國97年10月1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陆异议人士蔡陆军成功逃往台湾内情
  • 蔡陆军不堪当局骚扰投奔台湾 被困外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