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应向国人谢罪 向三鹿奶受害者国家赔偿/zt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1日 来稿)
    
    中国毒奶风波正在扩展。中共当局最新公布,从奶粉到成人饮的液态乳制品,都发现含三聚氰胺;而因三鹿奶粉造成的死亡婴儿,增加到六人。来自中国的报导说,因为饮用有毒牛奶而受害的婴儿人数,已经上升到53,000人。中共产质量检局局长李长江被迫引咎辞职,中共最高领导人和政府总理也表示要汲取教训。但是批评者指出,中共依然在控制媒体,公众无法了解事件的真相,官方新闻媒体顾左右而言他,不能、不愿或不敢触及问题的本质,汲取教训无从谈起。
     (博讯 boxun.com)

    这不是偶然的!是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中国发生的悲剧!事实上,揭露出来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中国有几千万婴儿饮用牛奶和奶粉,有几亿人在使用乳制品,他们都是毒奶事件的受害者!
    
    请大家看一看有关事件的过程,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一、中国毒奶事件曝光
    
    2008年9月8日,甘肃《兰州晨报》等媒体首先以“某奶粉品牌”为名,爆料毒奶粉事件,而罪魁祸首三鹿集团却稳坐泰山,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2008年9月11日凌晨3时,三鹿集团作为毒奶的直接责任者,被新华网曝光,社会舆论哗然。同时七名肾结石患儿的父母联名写下了申请书,上书甘肃省卫生厅,要求彻查病因。上午10时,三鹿集团通过人民网公开响应:三鹿是奶粉行业品牌产品,严格按照国家标准生产,产品质量合格,目前尚无证据显示这些婴儿是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致病。
    
    2008年9月12日凌晨1时: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偏袒说,三聚氰胺一般是来源于奶粉的包装材料,例如铁罐、软包装。
    
    2008年9月12日14时:三鹿集团发布消息,此事件是由于不法奶农为获取更多的利润向鲜牛奶内U入三聚氰胺。
    
    由上述过程可以看出:三鹿毒奶事件,就是一个故意杀人事件!
    
    二、中国毒奶成外交事件
    
    事实证明,毒奶事件正是在中共当局的长期纵容和包庇之下,不断发展起来的。中共对毒奶生产不但不予制止,而且就是毒奶制造商的同案犯。
    
    新西兰总理克拉克说,新西兰政府早就向中国政府通报三鹿奶粉有毒!但是中国方面置之不理!于是,“中国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出令北京尴尬的外一章”,克拉克作证,中共河北当局拒绝采取行动回收有毒奶粉后,新西兰政府不得不公开“拉响警报”,揭发三鹿奶粉遭染。迫使中国政府不得不承认中国数名婴儿因为食用三鹿毒奶而死,毒奶死亡病例还在大增。
    
    克拉克告诉新西兰电视台的《早餐》节目,拥有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43%股份的纽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Fonterra)“尝试了几个星期”要求中方回收有问题的三鹿产品,但不得要领:“中国当局拒绝这么做”。克拉克说,她本人得知此事三天后,就下令新西兰官员照会北京。“你可以想像得到,新西兰政府向北京拉响警报后,地方当局就遭到重手对付了”。她说:“我想,地方官员最初是倾向于试图把问题掩盖起来静悄悄处理,避免公开回收。我们在纽西兰绝不会这么做的”。克拉克认为,恒天然在事件中的表现是负责任的,但它得跟一个地方官员倾向遮丑的政治体制打交道。
    
    恒天然也为自己没有早点公布三鹿奶粉受污染辩护。该集团首席执行官弗瑞在新加坡通过视频接受新西兰媒体访问时说,恒天然“在中国投资就必须遵守当地的行事规则,否则就是不负责任”。他厚颜无耻地宣称,“作为少数股东,恒天然只能持续施压三鹿,三鹿则得和当地政府合作,并遵守程序”。而其实,内含三名恒天然委任成员的三鹿董事局,早在8月2日就获知奶粉受污染一事,而新西兰政府向北京照会这一事件则是在这一个多月以后!所以毒奶横流事件,不但新西兰公司而且新西兰政府也都具有不可推卸的“共谋犯”的责任,只是相对来说,他们属于“从犯”,而且“能够即使坦白交代”,至于认罪态度,也并不很好。例如,当被问及中国方面是否因为8月8日开幕的奥运而拖延处理毒奶事件时,弗瑞竟然答说自己“不会作这方面的揣测”。
    
    中国毒奶事件也波及到周边国家。新加坡政府呼吁进口商及零售商停售伊利牌奶酪雪条,又提醒消费者不要食用。新加坡市场有19款中国乳制品,当局正在检验其它产品样本。欧盟也表示,希望了解中国乳制品问题。主管健康及消费保障的官员说,欧盟并没有进口中国生产的婴幼儿奶粉,但期望得知真相。在北京的星巴克分店已改用豆奶冲咖啡。
    
    三、为奥运毒害下一代
    
    毒奶事件后面黑幕重重。许多迹象表明,是中共政府方面为了“保证北京奥运的成功”而扣押了毒奶报告,从而严重毒害了中国下一代的健康——祖国的未来被北京奥运这个丑剧牺牲掉了!对此,广大人民群众评论中共政府是“丧心病狂 ”!
    
    国家质检总局公布,成年人饮用的蒙牛,伊利及光明牌液态牛乳制品,也都含三聚氰胺。但在一党专制的一手遮天之下,中宣部为虎作伥,下令禁止中国媒体报导毒奶粉事件,要求一律以官方公布或新华社的报导为准,当局还封锁网络讨论,以期将舆论矛头停在三鹿集团,避免影响奥运后的中共形象。于是人民的愤怒只能通过讽刺来表达,因为表达不满在中国是要坐牢杀头的!是在一篇《伊利与蒙牛公司最想对三鹿集团说什么》的小品中这样写道:“伊利:你他妈加就加了,不能少加点?/蒙牛:我从来都是奶粉里加三聚氰胺,你他妈三聚氰胺里加奶粉?/三鹿(委屈):那天漏斗坏了,没控制住量……”这就活画出中共就是如此有系统地毒害人民群众的健康!
    
    还有文章挖苦中共让中国人“从食品安全中学习化学课”、中共让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说:“从大米里我们认识了石蜡/从火腿里我们认识了敌敌畏/从咸鸭蛋、辣椒酱里我们认识了苏丹红/从火锅里我们认识了福尔马林/从银耳、蜜枣里我们认识了硫磺/从木耳中我们认识了硫酸铜/三鹿又让同胞们知道了三聚 氰胺的化学作用”——揭露了中共的毒品食物无处不在!
    
    其结果呢?“外国人喝牛奶结实了/中国人喝牛奶结石了!日本人口号:一天一杯牛奶振兴一个民族/中国人口号:一天一杯牛奶,震惊一个民族”!
    
    类似的愤怒,正在中国民众中迅速蔓延。为了平息民愤,中共当局目前正在采取亡羊补牢式的补救措施。但是这些措施是不是有效,能不能使胡温政权平安度过自非典事件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信任危机,现在还有待观察。
    
    胡 温两人也要为这个重大恶性事件负责。如果不是他们命令把北京奥运办成“重中之重”,把一切影响中国国家形象的负面消息按下不发,三鹿毒奶粉造成了几百个肾结石婴儿这一特大黑幕,就有可能会早一点儿披露给外界,死去的婴儿可能会得到及时救治而不死,患病的婴儿可能会因此而减少很多。
    
    归根结底,如果不是中共这个政权专制腐败,毒奶事件这样令人发指的鬼故事,怎么会在一个健康、正常、开放的社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为开奥运,中共竟让婴儿多喝一月毒奶!是可忍,孰不可忍!
    
    四、毒奶事件是谁之罪
    
    现在,中共官方把造成三鹿奶粉毒害婴儿的责任说成是奶农掺毒和三鹿瞒报,逮捕了几个奶农,撤换了三鹿的总裁,摘掉了几个地方干部的乌纱帽,以为这样就可以平息民愤了。可是这一次波涛汹涌般的民愤可没那么容易被平息。有个患儿的父亲说:“我现在不相信三鹿,也不相信专家,更不相信政府。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 这笔帐一定要算”!
    
    在这位父亲的意识中,三鹿、专家和中共都有责任,而事实正是如此!据被抓的牛奶供货商承认,早在2005年他们就在奶中加入三聚氰胺,而三鹿集团早就知道此事,但一直隐瞒。现在还有证据证明,三鹿在生产环节直接投放三聚氰胺,它隐瞒其产品含有可以致婴儿于死地的大剂量三聚氰胺,并在婴儿父母投诉该产品时,用赠货封口的方式,继续隐瞒奶粉问题,其罪责是无论如何都逃脱不掉的。
    
    人民在三鹿集团门口留了一付对联:“杀人企业,害命奶粉”。现在人们都知道,不止三鹿一家是杀人企业,也不止它目前营销在外的700吨害命奶粉在危害婴儿。经检查,还有22家公司的69种产品也含有三聚氰胺。而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都心知肚明,普遍使用三聚氰胺,早就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其它中国国产品牌的奶粉,如伊利、蒙牛等都发现了三聚氰胺,但三鹿的含量最高,是一个婴儿能承受的含量的170倍!
    
    就是这样的杀人企业和害命奶粉,居然顶着“国家免检产品”的光环!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就是授予三鹿“国家免检产品”的政府机构。据大陆民众揭发,质检总局就是一个收钱发证的腐败机构,只要企业给钱,哪怕产品有毒,照样发给合格证。应当说,正是国家质检总局的“国家免检产品”严重误导了消费者,致使三鹿以其近20%的市场占有率,遗毒全国,甚至海外。因此,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对这次毒奶粉事件有不可推卸的刑事罪责。而刚刚下台的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就是一个著名的奸滑之徒,一贯善于钻营,买官卖官。这样严重失职渎职的政府官员,仅仅予以清查撤职是不够的,应该交付司法审判!更何况现在仅仅让他辞职了事?
    
    此外,中宣部的责任也是推卸不掉的。它要对统一舆论、封锁网络、阻挠三鹿毒奶粉事件对外披露、延误患儿治疗负责。而李长江和中宣部的上级是谁?是胡温当局!
    
    五、中共为何不怕有毒食品
    
    中共官方新闻媒体在事发后大肆宣传胡锦涛和温家宝就毒奶粉事件发表的讲话。温家宝总理斥责奶粉生产掺毒奶粉的企业“没良心”,并表示对那些没良心的企业要“一个也不放过”。温家宝还表示对毒奶事件“我们感到很内疚”。温家宝为什么很内疚?因为他知道中共是毒奶的总源头!
    
    胡锦涛则推卸责任说,“这些事件中反映出,一些干部缺乏宗旨意识、大局意识、忧患意识、责任意识,作风飘浮、管理松弛、工作不扎实,有的甚至对群众呼声和疾 苦置若罔闻,对关系群众生命安全这样的重大问题麻木不仁”。许多中国公众认为,胡锦涛总书记完全把话说反了;中共当局在8月初就确知中国奶粉有毒,为了避免消极的消息影响北京奥运会,中国有关当局选择了让中国孩子继续食用有毒奶粉。这恰恰说明他们很有“大局意识”,他们根据中央的精神,要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党的利益之下!
    
    为了不影响北京奥运会,宁肯让中国成千上万的孩子继续喝一个月的毒奶,禁止新闻媒体进行任何有关有毒牛奶的报导,许多中国公众认为,做出这种决定的,不是胡锦涛就是温家宝,否则他们不会对这些公众迫切希望了解的至关重要的问题保持沉默。李长江“引咎辞职”,不能让国人放心,因为让成千上万的孩子继续饮用毒奶这个高瞻远瞩、顾全大局的决定,显然不在这个中等贪官李长江的职权范围之内。
    
    中国官方媒体承认,生产毒奶是一种内外有别、操作有序、计划周到的行动:“出口到国外的奶粉中没有这个问题,特供奥运会的乳制品也没有这个问题,问题曝光后经过全国普查,以后的奶粉也没有这个问题了”。这三个“没有问题”说明,添加三聚氰胺是人为地、可控的、有规矩有标准的,有操作流程的。想添加,就添加;想不添加,就不添加;想给谁添加,就给谁添加。
    
    对中国公众的这些疑问和担心,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到目前为止也是保持沉默。
    
    这种沉默有其原因:中共自己并不食用有毒食品,换言之,有毒食品是专卖给人民食用的。难怪群众说中共当局“丧心病狂了”。
    
    中共国务院有一个“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其负责人叫做祝咏兰,专门向中共官员提供无毒食品。
    
    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成立于2005年4月,是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为国家机关特供有机食品的合作单位,依托国务院后勤基地、中央警卫局农场、武警边防后勤基地和遍布全国13个省市、直辖市、自治区的生产基地,一直为国家94个部委老干部们提供优质、放心的有机食品。中心全权代表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臻选、评估、并生产(或授权生产)面向中央国家机关及国务院机关老干部的特供指定专用产品。
    
    祝咏兰在讲话不打自招:“目前常规种植业大量施用农药和化肥;在常规畜禽养殖过程中则普遍使用抗生素和激素;常规淡水或近海养殖的水产品又被各种水污染所侵 蚀。这些成分残留在最终产品(各类蔬菜、肉类、乳制品)中,人食用了这些产品后对身体造成的危害是不言而喻的。有机食品的生产必须完全按照作物、牲畜在自 然环境中的生长规律进行,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不使用化肥、农药、生长激素、无污染,不使用化学添加剂、防腐剂,不使用基因工程技术,并经过有机食品认证机构认证。我国绿色食品的AA级就是参照有机食品的标准而生产的。凡是上述环节有一项不达标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有机食品,更不能入选为‘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
    
    中共就是如此腐败:把毒奶留给人民,把好奶留给自己!
    
    六、民众呼吁中共高官下台
    
    现行体制无力保护人民生命,新闻不自由,使得公众无法及时得知有毒奶粉的任何消息!
    
    民众对政府失望,要求高官下台,群众要求卫生部党组书记高强也要和李长江一起下台。他们认为,如果没有卫生部和质检总局的严重渎职,这次三鹿毒奶粉不可能酿成如此大的恶性事件。
    
    连日来,大陆网民一直在追问为什么供应市民的奶粉中含三聚氰胺,而供应奥运会的没有?许多民众极为愤怒,由支持奥运变为痛骂奥运,有人说:“对于洋人的礼遇永远高于自己人,这究竟是民族自豪感还是民族自卑感造成的?作为执政党,有没有好好反思:究竟哪出了问题?根源在哪”?
    
    显然,罪恶的根源就在中共的一党专政!
    
    现在,人民的矛头直指中共,因为毒奶撼动了社会信心!如果没有及时全面的体制改革,最终将瓦解中共的统治基础。
    
    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不但重创中国奶业,更因为再度冲击中国食品安全形象,而一笔勾销了北京奥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国际形象。尤其因为,北京奥运的举办,对于中毒儿童的延误治疗和继续饮用毒奶,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丑闻不仅对中共而且对整个中国的国际形象都有打击:国际媒体还来不及全面回顾北京奥运和残奥委会对中国的影响,焦点瞬间已经转到了三聚氰胺奶粉,人们说:“辛辛苦苦大半年,一下回到奥运前”。人心惶惶、育婴成本骤然增加,进一步刺激中国民众的情绪。人们在反思毒奶粉丑闻之际,也开始把问题症结的矛头指向四面楚歌的中共政府。
    
    中共政府事前涉嫌隐匿,事后说法矛盾,加深了民众对当局的怀疑与不满,中共政府作为腐败的潜规则游戏的玩家之一,罪责难逃!
    
    七、中共政权的两大凶兆
    
    正如《德国之声》指出的,毒奶丑闻如果处理不当可能导致骚乱和抗议,甚至是一场新的革命的开始。这并不是夸张,吃饭是每个人的基本需求。“十月革命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人们突然买不起面包了”。而现在中国,到处都发现有毒的面包、有毒的食品。
    
    在我看来,有两个事情对中国非常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恶兆”、“凶兆”:1、四川大地震中大量儿童的非正常死亡;2、毒奶事件的最大受害者绝大多数是婴儿。
    
    人们常说“孩子是没有罪的”。为什么在中国,孩子最先倒霉,最先被中共的恶政所杀?这还不算被中共“计划生育政策”大量的、根本未见天日就被“做掉”的胎儿!
    
    为何“专杀孩子”?这说明中共政权不仅早已走到了人民的对立面,而且也走到了社会的对立面、人类的对立面,甚至走到了大自然的对立面!这就是所谓的“天理不容”的时候已经到了!毒奶事件,会不会敲响中共党国的最后一次丧钟?
    
    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如果还想挽救中共,就应该谢罪下台!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如果不想让自己的子子孙孙都永远喝上毒奶,就应该立即宣布辞职!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理应承担治国失误的责任。只有责任政府,才能有效杜绝弊端,把中国引上正道。但愿毒奶事件可以帮助中国建立一个责任政府。
    
    一个责任政府,必须起诉相关的失职官员,还必须就毒奶事件向全球社会尤其是台湾人民和大陆人民都作出足够的经济赔偿!绝对不是简单的“凭票退货”和“免费治疗住院儿童”就算完事的。唯有按照国际惯例和国际标准赔偿毒奶受害者,才能有效杜绝类似情况再度发生,才算实现了事后的正义!唯有按照国际惯例和国际标准赔偿毒奶受害者,中国才有希望脱离流氓国家的行列,跻身于文明社会的队伍,使自己的政府和人民,享有做人的尊严!
    
    是所至盼!
    
    中国人民时刻期望责任政府的诞生!
    
    (作者为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主席、“中国民主报”报社社长。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网址:http://www.cdpwu.org,电邮:[email protected] ) _(博讯记者:远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