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常识与普世价值——兼与仲大军商榷/刘洋波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0日 转载)
    
    “汶川大地震,震出一个新中国!汶川大地震,震出中国政府对普世价值的承诺!”《南方周末》用这样的词句引发了中国思想界的一颗炸弹。有没有普世价值?什么是普世价值?中国人突然发现,在中华文明延续了5000多年之后,在新中国成立58周年之后,在奥运会就要开幕的时候,我们还有这么重大的问题没有解决。我们还要为这样重大的问题而争论。并且,这样重大的问题不是汶川大地震震出来的,而是中国的一家地方报纸震出来的。
     (博讯 boxun.com)

    
    
    但凡是大地震,必然会有余震,何况是震出一个新中国这样超级大地震,这不,司马南就“裸体冲锋”了,许多网站纷纷转载了,新华网也挂出了关于“普世价值”的几个认识问题 了。在我们的价值中国网,普世价值也变得“炙手可热”(没有通过高考认证的同志千万别模仿,这样用成语有一定的风险)了。因此,我也忍不住要说几句了。
    
    
    
    有没有普世价值?
    
    
    
    按照人们认识的一般规律,应该搞先清楚什么是什么,然后才能判断这种东西有没有?但是按照胡适老先生的说法,我们是可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例如,先有苹果砸到牛顿脑袋上,然后牛顿才假设有一种力使苹果从树上掉下来,这种力就是万有引力。
    
    
    
    受牛顿的启发,我也要睁眼看看这个世界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总理的眼泪,我看到了殷红的血从这个炎黄子孙的血管流入另一个炎黄子孙的血管,我看到了鲜白的乳汁从警察阿姨的乳头流到了莫不相识的孩子的嘴里。我并不想自矜自己有牛顿的天才,但我确实想在这里宣告,我发现了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力。这种力使人与人之间抛开了所有的防备、猜疑、妒嫉和怨恨,它使一个人发自内心地全心全意地去爱一个莫不相识的人。我不知道这种力是什么,我也不敢盗用牛顿的知识产权,如果《南方周末》没有申请专利的话,我也姑且就叫它普世价值吧。与此同时我也郑重声明:欢迎司马南先生到此裸体冲锋。
    
    
    
    什么是普世价值?
    
    
    
    什么是普世价值?普世价值是一个概念,就像人是一个概念一样。但是普世价值却命运多舛。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质疑过人的存在,却有那么多人质疑普世价值的存在。用仲大军先生先生的话,“人们很烦感(原文如此,这里依葫芦画瓢)普世价值”。人们为什么要反感普世价值,仲大军先生有他的高见,此处我想谈谈自己的想法。
    
    为了搞清楚普世价值的定义,我查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的《现代汉语词典》,翻了好几遍,始终查不到“普世”一词的解释,大家在这里争论,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至于“价值”,该词典提供的解释是商品的价值,在这里也没有用处了。无奈之下,我想起了初中政治课本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价值的定义:价值即物对人的有用性。依此类推,普世价值就是物对所有人的有用性。当然,这里的物,大家可能会认同为人类的道德标准或者行为准则。因此,约去最大公约数,普世价值可以表述为:所用人都会认同的人类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
    
    
    
    作为人类共同理想的普世价值
    
    
    
    作为人类的一员,我倍感荣幸,因为我们前贤先哲的思想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而是勒在石头上,写在史书上,或者潜移默化于人们的行动中。例如中国古代的《礼记·礼运》篇就提出大同社会的普世价值:“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康德提出永久和平论。马克思提出实现一切人的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社会的蓝图。这一切都折射出人性的光辉,普照着全人类前进的道路。如果把人类社会从分散的原始部落聚居点走向今天的地球村的历史看作一种趋势,那么全人类超脱国家、民族的樊篱,捐弃人种、文化的偏见,最终走向人类大同的大团圆并不是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
    
    
    
    作为当下世界的普世价值
    
    
    
    我想作为人类共同理想的普世价值是不会有多少人反对的,即使有反对的人,也不过是讥讽几句:那你就等到共产主义社会吧!但是作为当下世界共同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提出的普世价值必然会遭到众多人的反对。因为普世价值一旦确立,就有排斥、压迫其他价值的趋势,就有可能出现价值专制。所谓的价值专制,在国家间就表现为价值输出,文化帝国主义,在人与人之间则表现为精英主义,也就是精英国家、精英阶层以普世价值的名义压迫平民国家或者平民阶层。然而,世界上确实会存在一种推行普世价值的趋势。一方面,精英国家会有很高的道德优越感和民族自信心,所以他们热切在全世界推行普世价值。一方面作为个人存在的精英阶层也会有很高的道德优越感,因此他们也会在社会上推行他们的普世价值。这是从主观方面来说的。从客观方面,精英国家、精英阶层的优势是全方位的。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受气,这是自古以来颠簸不破的真理。人们当然知道西方民主、自由、人权是他们的核武器时代的精神武器,但是他们又无法抵挡住种种诱惑。在这里我们不能用一个骂字解决问题。中国有些漂亮的姑娘就是喜欢陪老外睡觉,你能用一个“贱”把她们骂回来吗?我们只能承认外国确实有比我们先进的东西,而人性中就有嫌贫爱富这种基因。一个“贱”字只能显示我们的虚弱,我们的浅薄,我们的懦弱。而被我们骂走的姑娘回头来一句:“我就贱,怎么着吧?!”相信任何一个明智的男人都不想得到这样的回答。
    
    
    
    
    
    普世价值存在的合理性
    
    
    
    尽管有那么多人不承认普世价值,但是普世价值依然是客观存在的。存在就是合理的。有人敢公开出来支持专制,反对民主吗?恐怕很少。有人敢公开出来支持等级社会、反对公平正义吗?恐怕也很少。有人敢公开反对人权吗?恐怕没有。那为什么自由、民主、人权不能成为普世价值呢?那么为什么要说自由、民主、人权只偏爱西方,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东方的追求呢?
    
    
    
    退一万步说,人类社会也好,一个社会也好,总要有基本的道德底线和行为准则吧,那么这个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和行为准则就不能被广泛承认而成为普世价值吗?
    
    
    
    在瓮安事件中,人们可以看到,一些政府官员确实违反了道德底线和作为政府官员甚至作为人的基本行为准则。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游离于普世价值之外。于是瓮安人民就站出来把他们普世了。《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目前,我国社会总体上是和谐的。但是,也存在不少影响社会和谐的矛盾和问题,主要是:城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很不平衡,人口资源环境压力加大;就业、社会保障、收入分配、教育、医疗、住房、安全生产、社会治安等方面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比较突出;体制机制尚不完善,民主法制还不健全;一些社会成员诚信缺失、道德失范,一些领导干部的素质、能力和作风与新形势新任务的要求还不适应;一些领域的腐败现象仍然比较严重;敌对势力的渗透破坏活动危及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党中央指出的问题可以归结于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一些领导干部没有遵守社会的道德底线和行为规范。也就是他们脱离了所谓的普世价值的约束。
    
    
    
    党中央高瞻远瞩,对问题有着深刻的认识。而解决这些问题当然也要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充分发挥广大人民的积极作用。“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 ”。而舆论监督是人民监督政府重要方式。胡锦涛同志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伟大设想,就是让老百姓有饭吃,能说话。哪怕老百姓说得不那么准确,不那么好听,也不能剥夺他们说话的权利。孙志刚死于收容所,但是如果没有媒体的揭露,不知道还要有多少无辜的大学生蹈于死路。成千上万的孩子被困黑砖窑,如果不是媒体的披露,他们可能永远都看不见社会主义的阳光。最近,胡锦涛同志视察人民网强国论坛,要求新闻媒体真实报道。这一切都给我们带来了勇气、带来了希望。我们俨然看到中国艰难前进的步伐。
    
    如何建立普世价值?
    
    
    
    今天,我们在这里争论有没有普世价值,什么是普世价值。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尚未对什么是普世价值达成共识。普世价值,既然是大多数人认同的道德标准和行为规范,当然不是个别天才的思想家或者雄辩的策士,可以决定的。也不是什么理论家或者哲学家可以钻研出来的。现在有人提出从本体论上先讲清楚什么是普世价值,我担心他们恐怕又要钻进逻辑的死胡同里了。邓小平同志是怎么推进改革开放的。摸着石头过河。今天我们在寻求普世价值的道路上,恐怕也要摸摸石头。因为在一些具体的事情上,我们往往可以达成惊人的一致。例如在保护环境的问题上,例如在汶川大地震中,例如在瓮安事件中,我们都达成了高度的一致。只要知识界和媒体,把这些经验总结起来,推广开来,坚持下去,形成我们中国的习惯法,逐步地增益我们的民主、法制和言论自由。配合党中央推行科学发展观和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给政府官员施以足够的监督和压力,我们总能在各种艰难险阻中昂首前行。我们就比那些天天喊着建立中国自己的价值观而没有任何哪怕片纸建设性意见的人要强!
    
    
    
    中国目前的问题是内忧大于外患。人民不团结,精英不团结,各种不团结。不是多元化,而是分裂化。大家的分歧不是建设性的分歧,而是结构性的分歧。把政府夹在中间,强迫政府选择立场。回顾历史,我们会猛然发现,明朝不是亡于满清,而是亡于李自成。唐朝不是亡于突厥,而是亡于安史之乱,秦朝不是亡于匈奴,而是亡于国内的农民起义。因此,政府只有赢得了民心,才能赢得人民的支持,才能赢得带领13亿人民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机遇。有13亿人民给党和政府撑腰,美国鬼子有什么好怕的!
    
    
    
    但是如果不正视我们存在的问题,不正视我们与西方的差距。而仅仅把自由、民主、人权当作西方的精神原子弹加以否认,加以拒斥,长此以往,不仅难以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恐怕会伤了人民的心。这是比美国鬼子的精确制导导弹更恐怖的东西。
    
    
    
    至于自由派喜欢唱关于西方的赞美诗,就让他们去唱吧。我想没有人愿意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自由派也不都是出于什么阴险狡诈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个人感觉《南方周末》还是做了好事的,至少它引发了大家关于普世价值的思考。如果像有些策士建议的那样,硬要堵上人家的嘴,那就真的上了美国鬼子的道了。大清朝的士大夫们也以上朝天国的尊严为由拒绝向西方学习,可是士大夫们并没有改变大清朝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命运。在国家兴亡面前,民族尊严是不算什么的,更何况虚心地向别人学习并不会损害我们的民族尊严。只有国家强大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而国家强大的基本条件是大多数的人拥护我们的政府。
    
    
    
    最后想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我想普世价值可能更像人民向政府提出的结婚的聘金。可能美国鬼子给了更高的聘金,一些姑娘就跟美国鬼子跑了。跑了就跑了,有什么办法呢。捶胸顿足没有用,骂大街也没有用,姑娘都很现实,最好的办法是给姑娘更高的礼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毕竟从小青梅竹马,是一家人,聘金高了,问题也就解决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