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准备好了吗?用“土地货币”填堵“祸币战争”下金融溃堤的决口/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执政几年的胡锦涛先生,总算结束了一个时间不断的元首的稳定适应期。进行了一个有自己主张的中兴实政阶段。
     很庆幸他在中共第五次走到“命运乌江天险”边上时,以很大勇气为他的执政党,找到了一把邓小平、江泽民碰都不敢碰的开启救命方舟的金钥匙。 (博讯 boxun.com)

    
    这把金钥匙就是:第三次解放中国农民,解放的唯一手段就是:还地于民。让苦等了几千年的中国全体农民,第一次尝一口做土地主的甘泉。
    
    尽管胡锦涛先生这项划时代改革,有着鲜明的临时建舟搭桥的权宜之计。我们还是以积极善意的态度欢迎他的“新政”。
    
    此项革命性的土改如果成功,他就是大亚洲的半个林肯。今后如果能让中共体制转型,结束三千五百年的专制国体,真正走向共和。他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功盖汉武帝,名胜孙中山的威权国父。今后的子孙将为他大书特书,永垂青史。
    
    没有一样非暴力革命颠覆性的改革是十全十美的,现今条件下的土地改革,依旧如此。在我看来:有百利而一害。
    
    利.皆惠民惠国.
    弊:取缔了地方大小诸侯、郡吏、县令们的土地银行特权。土地货币从此公允地均分农民。
    
    应该承认:元首开发土地货币,是在中央政府发生相当严重的货币危机,并在全球金融海啸的黑风巨浪中,构筑防洪大坝被迫采用非常措施。
    
    常识告诉我们:不管中央政府的印钞机群开的多快,纸钞印的再多。他必须有对应的实物作抵押。
    直接的抵押物比如:黄金、白银、古董、珍宝、外汇、房产。
    间接的抵押物证券、债券、农村土地使用权、知识产权和著作权。
    
    我们知道,中国央行的确有几千吨黄金;几十万吨银锭;一万八千亿美金的外汇的储备。别忘了?这些金山银山的储备,早已由央行依据现代银行规则,转化成几倍于等值物的几十万亿纸币,在社会上流通、泛滥。
    也就是说:央行的所有黄金、白银、外汇的真正产权,绝对不是共产党中央的党产权,而是私有制社会国民的产权。
    中共财政部只是国民产权的一个收取服务费;收取利差的代管者。共产党已不再是公有制时的人民资产总代表。也不再是央行里的大股东。他只是一个无银根资产的靠国民纳税存活的独裁执政者。
    
    然而,人民币的好母亲—印钞机群确被这群政治、金融、理论、信仰均已崩溃的破产户手里。人民不敢吭声的原因:老共手上有枪。
    
    只要散漫如沙的人民无奈接受了这个制度,当执政者的会计帐上缺钱时,绕开银行公约的铜墙铁壁,绕开议会立法监督:经常偷鸡摸狗地印一些、偷印几千亿、上万亿刷刷新的“红毛大像”。再用国际上常用的“牛奶兑水”办法,将这些偷印的“红毛大像纸币”掺进人民真金白银的货币中。人民只能默不作声。
    因为,再好再坏的政府,都是一国人民的政治素质的产物。
    
    你选择了伟大仁爱的摩西,他就带你脱离苦海,带向公义之地。
    你选择了持枪的武大郎?人民只能蹲着数地上的子弹壳。
    你选择了土匪座山雕,国民只能常年把财富粮缸奉献威虎山。
    严峻的通货膨胀就是:持枪的破产户实在是太残暴、太无能又太贪婪:滥印天文数字的印钞量,已大大超过央行库存的抵押物。
    
    严峻通胀;货币泡沫破碎;国家无新的抵押物可再供印钞;社会资金链断裂;本币变成外币抽逃失血;经济肠梗阻;物价飞涨;虚拟货币信心崩溃。就是金融风暴的驱动。
    
    显而易见,这个疯狂、可怕、贪婪失了理性的驱动,己将中国推进了无边的沼泽。推进了一场金融风暴。
    
    人们会问:过去几年央行扩印的十六万亿人民币化火为烟了吗?不,都在。在那里?
    去中国所有城市的城乡人结合部看一看:在待开发的土地上;在砖头货币里--人民己购买的空置保值的房地产里面;在证券股市的电子帐户上;在银行里、在政府“形象货弊”里。
    
    远古的中国没有实物货币,唯一的货币就是:诚信。
    自有了原始交易出现实物货币:玲珑小物、铜钱、银子、银票、银元、纸币。
    毛泽东时代:除纸币外,还有同纸币一起使用的购物票券。
    到了邓小平后的时代,出现了大量的新型货币如:证券股票;字画;工业产权;五矿产权;知识产权;科技产品;资源产权、砖瓦货币。还有政府红头批文货币。
    
    可惜,碍于制度的原因,唯独没有:农村土地使用权货币和农民私有土地货币产权。
    
    金融海啸的世界风暴将中国带进了必须打破陈规陋习,寻找一方让中国尽快走出金融黑洞的通道。
    
    我在2005年博讯文集中,己非常明确的警鉴胡温当局告示天下:中共1949靠农民起家;今日胡温要带中共走出危境,最可借助的力量,不是要价太高的城市人,依旧是可爱的农民。
    为了让失去信心、信任、信念的十亿农民,好了伤疤忘记痛,重树信心跟党走。共产党必须准备一些让农民看的见、摸的到,色香味俱全的肉馍馍吃,才可奏效。不用说:把土地产权重新归还农民是唯一肉馍馍。
    
    老夫于2008年9月29日在博讯网上发表的《粮食危机:今秋十月九日中央全会胡锦涛要放“救命卫星”》一文精准预测中国将要重施有限的土地改革。
    也许资讯封闭关系,没有迅速引起天下共鸣。只是到了10月1日晚,19时,央视播出胡锦涛到安徽凤阳小岗村考察时发表:农村土地要有新变化后,对应了我的预测后,中国的学术界才沸腾了起来。
    可见:中国讯息传递上的迟钝。不仅仅因为御用学术界的千里马们,在获取信息时,一路依赖中共配置的有毒马料。
    
    今天,有关中国农村土地改革的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正式召开。相信这次由上千名中央党政军大员、地方诸侯、各界代表聚会的场所,将会产生一次有限民主式的交锋。
    
    激烈交锋之高地主要有六个:
    
    一、土地能否私有化?
    
    1、、究竟是农村土地使用权进入货币流通?还是有土地契约的农民土地产权进入流通货币?
    2、、如果仅仅是将三十年的农村土地使用权,延长到七十年的使用权?这根本不叫:新土改。最多叫:空城计式的承包期修正?
    3、中共从1958年以人民公社这道黑法令,从中国农民手上夺走的农业私产权土地,究竟是以人道、人性、人信的基础出发,还地于原主?还是继续以非人道、非人性、非诚信强盗身份,仍霸占原属中国农民的土地产权?
    
    
    二、央行准备好了吗?
    
    为土地姓属,叶公好龙的中国文人墨客,英雄豪杰已空吼了三千多年了。如今,龙真的醒了!龙真的出水了!中国龙将穿越全世界海啸的排天巨浪,告诉世界:我来了!
    
    中国十八亿亩耕地的使用权(非产权)如进入国家货币体系,按每亩20000元X1800000000亩耕地》36万亿巨量货币。
    一百亿亩非耕地使用权、资源权、水权、矿权、林权按10000元一亩,将会衍生一百多万亿的超巨额的货币。相当于中国市场现行流通票面的五倍。
    这不是欧美流行五十年的泡沫货币,而是一大笔同金银一样等值的硬通货币。这样大的一个超级洪峰轰然奔泻,国家准备好了吗?已制定好了多样缓冲方式,让百万亿元的洪峰,一下子冲进虚不受补,库地己干的国家央行?
    十亿农民准备好了吗?
    四亿城市居民准备好了吗?
    配套的法律法规准备好了吗?
    财政部是不是又要进口一千台新型印钞机群,跟进时势?
    
    三、一旦失去土地财政,一些难以生存地方政府怎么办?
    
    一个早已为大家所知的公开秘密:庞大且臃肿的省会以下市、县、镇、乡四级地方政府的供养财政是独立核算的。即:财政所有的预算、支出、收入与中央财政亳不搭界。井水不犯河水。
    
    中央财政有三只会生钱的母牛:1、印钞机 2、国税 3、各省财金进贡。
    地方财金有三只会下金蛋的母鸡:1、盗地卖地 2、地税 3、各种变相的农民进贡。
    
    这是不争的事实国情,也是中央与地方都睁眼知道:王骗臣、臣耍君、官戏臣来,层层骗到中南海的公开猫腻。
    地方政府已把共产党中央执政权的稳定元素、合法背书,当成始而不终最后晚餐的支票簿。胡乱地开,胡乱地透支,胡乱地用。好简单:稳定压倒一切。是土地贪腐支票簿的一组最好的担保帐号。
    我挥霍,民埋单。出了大乱,王买单。
    
    很过分,一触即发的火药国形势,逼胡锦涛要捅破这个公开的猫腻。封存这本地方签单,中央担保的土地银行支票簿,让农民自已去看护生死于斯;养活于斯的十八亿亩耕地及一百多亿亩山地、草原、江海滩涂地。
    
    排雷方略:地方可以用二个办法合作。1、大规模裁员 2、地方政府的财政不足部分由中央政府包干。
    焦点:要权要钱要稳定的中央政府干吗?
    
    五、立法与执法的土地物权法草案,准备好了吗?
    
    在一个资本契约的社会里,中国不可能再用毛、邓、江那种心血来潮式的运动来改造国家。农村更如此。否则农村就会乱。
    一旦土地货币化,再没有人耕种、闲置、荒芜的土地都会泛出金子般的光泽,膨胀出勃勃欲望的血管线。
    在中国这样2000年一直严重缺乏宗教灵魂的国度;一个在1931年非中共建国时期,为分抢地主一担米,一头猪…就会参加赤卫队杀人、放火、造反颠覆国法的农业群体;一群在1950年建国时期为分一小块地,也会杀人分房的农民兄弟;今日在农村人口中,依旧有相当众群的见利忘义的农民,一旦见到土地的含金量,就会象大海鲨鱼见到一滴血那样,凶猛地撕抢。没有契约保证,无异于土地银行大门洞开,农村大乱。
    所以,改革到位必须法律前移。一旦土地当成一种货币,民间必会发生层出不穷的司法纠纷。保守计:在农村这个层面上,将需要一百万中国民间法律工作者,因此,法律前置的同时是:中国庞大的司法系统必须重心下沉,人马下乡。
    
    六、在已经发生的全球“祸币战争”中,中国启动“土地货币”资本能否填堵中国金融巨大的决口?
    
    1、 约二亿个户籍仍然姓农,其全家或个人已经弃田进城并在城市购置产业的新市民能否同享“土地货币”的分配?
    2、 已经涌进城里且与城市居民争抢就业饭碗的上亿农民,是否?即享尽城市公共资源,又另享“土地货币”?这一个金矿二头掘的群体,会否引起几亿城市低层民众的怨情?
    3、 约160万亿的土地货币,有没有城市公民的份额?城市的情绪如何梳理?
    4、 一夜之间拥有土地货币的农民,如把土地变成现金,几万亿十几万亿货币急速流入城市房产、股市会造成新的更严重的通货膨胀吗?城市的有限空间准备好了吗?
    5、 人类有单向、多向、双向迁移自由。农民可源源不断进城,城市人能否源源不断地下乡购房置田?如果仅仅是农村》城市单向流通,货币量越大,偃塞及肠梗阻的现象必会发生。
    
    我建言:胡锦涛先生稳健推行,将清华土木系工程本领,用于农村新社会的构建。
    
    土地产权同土地使用权之间的关系,犹如一只母牛的产权和承包使用母牛挤奶的关系。也如一个碗主和借碗人的关系。国家仍是母牛和碗的主人。农民只是:租赁者。
    
    这是一个很高明的政治手段,国家仍是唯一的土地主,将来有奶便是娘的农民,只能把选票献给土地主—中共。尽管是一种权力的绑架。只要农民得到解放,走进文明。走进基础素质驯化领域,民主还民的曙光就不远了。
    
    (本文完)
    亚笛多星
    2008.10.9写于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召开之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十月新动向:央喉突变调 党政有交锋/亚笛多星
  • 布什颁奖:是谁煽了温家宝一记羞辱的耳光?/亚笛多星
  • 降伏海啸:配额时代的各国 不可滥印纸钞/亚笛多星
  • 铁幕冬眠:中国三亿红蛙网民的现状调查/亚笛多星
  • 解毒秘辛:全国亿万学生长跑能洗肾消石吗?/亚笛多星
  • 戏剧台湾:犹大才出卖1人 陈水扁出卖2300万台湾人/亚笛多星
  • WORD消毒部长:潜伏世卫组织蓝皮红心的陈冯富珍/亚笛多星
  • 十叶知秋鉴天下:公元2008年全球十大新闻/亚笛多星
  • 鹰龙对歌:由美国呼啸的金融风暴 看中国宁静的社会沉沦/亚笛多星
  • 金盾呱呱下集:中国WWW三亿“井底蛙民”信福景观/亚笛多星
  • 十月的问号:元首的土地新政是中国农民阳关道?还是旋涡中共的救生圈/亚笛多星
  • 为家饱往家跑:温家宝抽全国人民金膏银脂肥故乡/亚笛多星
  • 旋涡中国:泥菩萨竟要穿越海啸营救U.S金元帝国/亚笛多星
  • 哀叹的星条旗:掠穷济富救市救世 全世界凭啥为布什抬轿/亚笛多星
  • 粮食告急:胡温十月九日农村会议会放救命卫星/亚笛多星
  • 美国动向:当荣耀的雄狮衰竭 正是群狼出洞乱吠之时/亚笛多星
  • 纽约特写:总理UN乱吹羽 红云黑雾绕酱坛/亚笛多星
  • 问责胡温:非典时启用的每日危情公示为啥终止/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温家宝家族垄断多城市医疗废弃物生意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