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土地私有化在中国是一个伪命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9日 转载)
    
     我知道自己的上一篇文章《新土改需要私有化还是共产主义?》会受到各个方面的批评,无论是“左”们还是“右”们。有些批评认为,我不知道农民的苦难,我在放屁;还有的批评认为,我过于理想主义。其实,农民的苦难从小就伴随着我,以致我今天的生活都深受其害。另外,我对中国社会的问题完全来自我的切身实践和观察,所以我是尽量避免用理论来涵盖现实的。
     (博讯 boxun.com)

    
    
     现在,我的父母、兄弟还有他们的子女(18岁不到就全部辍学了)都来到了我的身边,在城市里打工。我只得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他们。老家的田地根本不值得耕种,因为入不敷出。我为此而经常陷入到痛苦之中。因为我必须替这个社会承担本来没有必要承担的责任。赡养父母天经地义,但是帮助兄弟则是迫不得已。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将农村从贫困中解救出来,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笑。因为这是中国历史几千年没有完成的使命。
    
    
    
     我知道中国有无数像我一样类似的家庭。当然,在有的地方的农村,生活并不困难,甚至比城市的好,但是整体上看,中国“三农”问题只能用一个“苦”字来形容。我们这样的局面是文明融合(包括战争、征服)的结果。没有西方文明的侵入,中国可能仍然生活在明、清那样的朝代之中。不过,尽管当下的中国已经戴上了“现代”的帽子,但其内核与传统社会仍然有千丝万缕的勾联。
    
    
    
     现在我们来看“私有化”。首先我们应该清楚的是,西方社会科学的很多概念在中国并不对应,甚至翻译起来都是困难的。我们能够说改革开放30年以来中国没有私有化吗?不能!不过,我们的私有化是以权力侵占的模式实现的。它并非一种实物经济的形态,而是一种特殊利益。名义上的“公有制”无法掩盖由于权力与人格、身份的依附而产生的赤裸裸的“私有制”。它不需要法律的依据,而是事实本身。
    
    
    
     因此,我是从上述意义上反对“私有化”的。有了这个视角,我们就不难发现,中国城市的管理精英们其实一直在推进着“中国特色”的私有化的发展,它当然包括了土地的私有化。近些年的房地产热中,最大的获益者自然是政府以及那些从政府那里分得一杯羹的地产商。而政府的利益往往又以各种方式集中到少数人的手中。因此,中国的“私有化”是以隐蔽的形式实现的。它转化成了特殊利益和财富,而不是需要各种公章加以证明的实物。
    
    
    
     我们再看将要出台的“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政策。其实,这样的政策在政府还没有提倡之前,就早已在民间得到执行了。农民为了吃饭,是天生的“改革派”。不然,这么多农民工为什么要往城市跑?除了田地撂荒之外,他们的一个办法就是出钱雇佣别人经营,当然他们获得粮食的收益。这实际上就是已经发生了“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但是,由于农业的特殊性,大部分人并不愿意受让这样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民似乎天生就是应该得到政府补贴的社会阶层。
    
    
    
     中国的很多政策都有“见光死”的特点。本来是“利好”,得到的却往往是烫手山芋。“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其实不过是确认了一大部分农民尴尬的贫困地位,他们在今后并不能一定获得一个好价钱。因为做农业一般不赚钱,所以无人愿买。愿意买的,首先往往是城市近郊的土地,但那不是种地用的,而是搞房地产的。这样的“改革”可能制造30年的经济繁荣吗?我们早就应该明白:“一法就灵”、“一股就灵”和“一改就灵”的思维方式,是完全要不得的。
    
    
    
     因此我认为,土地私有化在中国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中国不可能真的搞西方意义上的私有化,而且看来也没有必要搞了。我们的整个国家的话语体系存在着致命的症结。所以,在最后,我还是重述上一篇文章的结论:改革必须全面进行。中国的私有化运动其实已经搞过头了,因此没有必要深入下去,而应该进行适当的“ 清算”。改革应该是一个充满批判的全过程,不要讲什么名分和意识形态。当然,更不应该玩文字游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重要的是理顺土地利益背后的复杂关系/航亿苇
  • 中国农村土地应该通过股份制分配产权/刘兆辉
  • 农业,农民和土地问题:路漫漫其修远/吴宏
  • 秦晖:十字路口的中国土地制度改革(下篇)
  • 胡锦涛所说的农地流转并非土地私有化/刘正山
  • 秦晖:十字路口的中国土地制度改革(上篇)
  • 卢克•埃里克森:耕者无其田--中国农村土地私有化的必然结果
  • 土地“新政”需要考虑的问题/甘修康
  • 靠“土地私有化”解决农村问题是南辕北辙/温铁军
  • 十月的问号:元首的土地新政是中国农民阳关道?还是旋涡中共的救生圈/亚笛多星
  • 土地私有化将使中国血流成河
  • 道德真空的黃土地/安植良
  • 格丘山: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图)
  • 取消户籍等级制度 土地国有化 全民保障一体化/胡泽国
  • 土地私有化必导致农民揭竿而起/程江河
  • 上海农民卫玉华土地、房屋、财产被掠夺
  • 看东海,论土地的内卖与外卖
  • 张耀杰:评梅东海的《社会转型期的中国农民土地维权研究》
  • 只有自购土地建立国家,才是民主中华复兴之路
  • 宅基地都不得了:农改将释放数十万亿土地财富
  • 上海富豪周小弟将被公诉 涉买凶杀人倒卖土地
  • 农村土地所有制大体上要改、细节上更要改(图)
  • 新土改应确保土地流转的主体是农民
  • 湖南土地纠纷 据报有数百人大械斗
  • 土地纠纷,湖南数百人大械斗
  • 胡锦涛到小岗村视察,看来这是一个大动作:土地改革
  • 农村土地将允许买卖 胡温安的什么心?
  • 胡锦涛定调新“土改”:允许流转土地经营权
  • 万亿土地出让金成灰色收入 何时大白天下?
  • 视频:桂林官商勾结再次抢占土地 村民被打被抓(图)
  • 浙江省金华市二百多人强征农民土地
  • 擅批6600亩土地,侵害东胜村民利益
  • 增城土地腐败窝案:国土局伪造全部原始资料
  •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村干部乱发包土地牟利
  • 农民告乐清市政府乱扣近亿元土地款败诉
  • 胡锦涛批准地方当局侵占农民土地建造度假村?
  • 临沂市“围圈土地未盘活 强拆民房用‘绝招’”
  • 维吾尔人在自己土地上成了少数民族 (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张树喜:土地补偿款哪里去了?
  • 山西霍州大张村委违法强毁土地,百姓有苦无处诉
  • 杨金强等求助:济宁微山县韩庄镇非法砍伐树木、强占土地
  • 揭露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原局长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向专制集团追索土地权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