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金本位制”一去不复返——“仰望星空”,无常是苦/党爱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7日 转载)
    
     宋鸿兵以《货币战争》瞬间窜红中国经济学界,估计稿费捞了一大把,名利双收。宋鸿兵大力鼓吹金本位,而刘军洛先生也主张金本位、或者贵金属石油混合本位制多年了的。说实在的,我对这些理论不以为然。据说张卫星最近在黄金上暴了仓,我想多少也与宋鸿兵大力鼓吹黄金有关。很早就想针对宋、刘的金本位说两句话,但一直没有动笔,因为大家正在极力追捧吗。昨天看到大陆风网友的文章,让我觉得必须写点东西。我和大陆风在很多问题上观点一致,我们都是凯恩斯的追随者,不同的是,我似乎比凯恩斯斯走得更远了一些(我主张按人发钱,而凯恩斯仅仅主张扩大投资,大陆风一直没有明确支持按人发钱)。
     (博讯 boxun.com)

    一、货币名目说与现代纸币的信用基础
    
      长话短说,在货币理论上,自古以来就有金属说和名目说(或名目主义chartalism)之争(参看仝鲁闽博士《宋元时期有关货币本质问题的认识及其深化》及其他西方现代货币理论)。金属说认为货币之所以是货币,是因为自身具有价值,商品与货币的交换是两种不同使用价值的交换,但交换的价值是相等的—— 也就是说,货币本身具有价值。但是,与之相反,明目说认为货币仅仅是一种交换的媒介,是名义上(参见nominalism)的,本身可以没有任何价值,只要大家认可接收就可以了。在如何“认可”货币的问题上,也有很多意见。有说是因为政府的权威或命令,比方说政府会接受以毫无价值的纸币缴纳税款,于是,大家也就顺利地接受了纸币。也有说市场会自动选择一种方便的东西作为货币,市场具有自组织的功能。其实,毫无价值的纸币得以流行,政府的作用和市场的需求是缺一不可的。如果政府下令大家接受纸币,但如果市场不能从接受纸币中得到好处,那么,政府的命令也就会变成一纸空文。同时,如果没有政府的统一管理,纸币体系也不会健康发展,不会发展到有今天如此庞大的规模。
    
     那么,市场接受纸币究竟得到了哪些好处呢?我们知道,纸币与金属货币一样,可以担负流通手段和储藏手段。货币的第一个好处是节省交易费用,其次,凯恩斯还总结道,货币可以节省储藏费用和折旧费用。最近的货币理论,还发现了隐藏在货币后面的更大的秘密,那就是:货币促进了专业化的分红,在专业化分工的情况下,每个人以自己相对简单轻松的劳动换取别人的复杂劳动。
    
     一般而言,从事专业劳动与非专业劳动相比起来,专业劳动要容易得多。对画家而言作画是简单劳动,对歌手而言唱歌是简单劳动,对医生而言治病是简单劳动,对飞行员来说驾驶飞机是简单劳动,对建筑师而言设计房屋是简单劳动……反过来,让画家驾驶飞机就很难,让歌手治病也行不通……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以货币为纽带,在人与人之間建立起了一個相互依賴的網絡,借助于這個網絡,使人们自身的能力取得了巨大的飞跃。所有人借助于自己的“简单劳动”取得货币,然后买来他想要的任何商品或服务。比方说,画家可以拿钱去听歌、去看病、去旅行、去买房,其他人也是这样。那些买来的商品或服务,如果让他自己亲手去实现的话,必须付出千倍万倍的劳动,——有些甚至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除了专业化劳动,即使那些在生产线上从事简单劳动的工人,他们的劳动成果也是惊人的,也远远超出了个人劳动的简单加总,表现出了规模效应。专业化分工与交换,使人获得了千倍万倍于自身能力的魔力。而这项魔力的获得,必须借助于货币。人们总是千方百计地出售自己的“简单劳动”,取得货币,从而扩张自己的魔力。货币的魔力来自于涌现,掌握了货币,就获得魔力,成了现代人。反之,没有货币,就没有魔力,就是原始人,这又反映出资本主义残酷无情的另一面。
    
     社会分工越专业、越深化,则越有必要进行交换,于是货币的信用基础就越牢固。也就是说,货币的信用基础随着社会分工的深化而不断强化。同时,货币体系的健康发展,进一步促进专业化分工,提高劳动效率,形成良性反馈。因此,真正维持货币信用的基础是全社会的生产力,而不仅仅限于黄金、外汇储备以及政府持有的资产。一个社会拥有的生产力水平越高,则它的财富产出能力也越高,于是,它的货币的信用等级就越高;反之亦然。从这个角度来考察货币的信用,就完全摆脱了固有的、狭隘的以政府信用为保障的观念,极大地拓宽了货币的信用基础。目前实际的货币体系,也正是依据这个非常宽大的信用基础而运行。
    
     因此,货币制度既不可能退回到金本位制,也不可能“重建物本位”。如果恢复金本位制,那将是人类的一场灾难。首先,人们为了交易,要去开采本身没有实际用途的金银,这会造成社会成本的大幅度上升,也必然导致严重的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其次,贵金属的不足会导致严重的经济危机。金融领域的危机虽然可以波及实体经济领域,但它更大部分是在虚拟领域,破坏的是人的精神,或者人的安全感、财富享乐感等,而一旦实行金本位制,一切危机都是实体经济的危机,那是直接对人的肉体的折磨。说不可能“重建物本位”,是因为现代货币体系本身就是以全社会生产力为基础的“物本位”,与其说是“重建”,不如说是认识。如佛所言,每个人身上都有“摩尼宝”,只是自己没有认识到,于是就只好向外苦苦追索。一旦认识到自己身上本来就有的“摩尼宝”,就会离苦得乐。
    
    二、认识了现代货币体系的内在本质,就有助于指导我们的实践
    
     认识现代货币体系的生产力本质,有助于克服我们对美元及其他西方货币的迷信。之所以迷信西方货币,是因为西方货币背后有先进的科技和发达的社会生产力为支撑,这比什么黄金石油更加可靠、更具有说服力。而今天的中国,经过建国后近60年的艰苦奋斗,生产力已经取得飞速的发展,尤其是有生产力中最积极的因素 ——人的因素。正是在这个基础上,人民币才显得强势,才有了升值压力。在这样的货币理论指导下,我们完全可以脱离美元,自己印自己的钞票,不必跪倒在西方面前,乞求人家来投资什么的。
    
     其次,有助于转变我们长期以来受重商主义的影响,盲目积累外汇储备的错误路线。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把我们本来就不足的资源,拿到美国去,换来不断贬值的美元。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只要有闲置的资源,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就不怕没有钱,就不能说自己没有钱,就不必在外国资本面前奴颜婢膝、阿谀逢迎。
    
    三、“仰望星空”,无常是苦,无漏难得
    
     宋鸿兵在苦苦寻求一种“优质货币”,用以储藏财富。而在凯恩斯看来,任何实物财富都要支付折旧费用和保藏费用,因此,迫不得已,人们只好转为储藏货币,储藏货币比储藏实物财富更加划算,保值、增值、良好的流动性,这是货币特有的优点,实物财富不具备。资本家和历代富人,花在寻找“优质货币”上的功夫,不亚于古代皇帝寻找长生不老药,从秦始皇到汉武帝直至明朝,各代皇帝无不乞求长生不老。
    
     佛说“诸法无常、无常是苦”,意思就是说世间的功名利禄、荣华富贵虽好,但却不能长久,不长久就会给人带来烦恼。有的人当了大官,或者当了著名教授、著名经济学家,自己富起来了,接着就想让自己的子孙接着富下去,“趁他还在位,挣点钱够孩子们吃饭就行了”。看上去要求不高,但也难以办到。秦始皇建立一代霸业,也不过传两代;曹操权倾天下,最后他的后代也得把天下禅让给司马;听说住在江西和云南的某座大山里的农民,是某朝皇帝的后裔,他们至今还供奉着先皇的牌位;就是北京那些不显眼的胡同里面,或许还住着那些前朝遗老遗少。有些人为了把富贵留住,不仅在国内贪钱,还把贪污得来的钱转移到国外,把子女转移到国外。事实上,这些也是靠不住的。如果子女是败家子,再多的家财也能败光。就算子女能守财,躺在祖宗贪污得来的财产上过完一生,如行尸走肉,有什么意思?常言说,富不过三代。因此,富贵是留不住的,留不住就是苦。
    
     “仰望星空”,人是茫茫宇宙之沧海一粟,微不足道,人生在世,不过百年,任何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然而,人总是渴求留住那些本来留不住的东西,尤其是那些有了一点“成就”伟人、大人、名人、富人。佛还说,人在世间的荣华都是“有漏”的,也就是说它是有限的、有尽头的,即使修炼成神仙,他的福报也是有限的,气数尽了,他的座椅会腐朽、身体会流脓。与之相对,依佛法修来的万世不朽的果报,就叫做“无漏”。如何修得无漏?佛说,除了佛法,没有别的办法。什么是佛法呢?佛说,没有什么可以称为佛法。佛说,让一起众生皆成佛,就是佛法;只有让一切众生成佛,才能让自己成佛。共产党人讲,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要想留住富贵,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没有穷人的社会,建立一个共同富裕的社会。
    
    四、按人发钱
    
     现代货币与金本位制的一个重大区别在于,现代货币是以负债的形式发行的,所有的货币都是借出来的,货币有多少,与之对应的负债也有多少。但金属货币是以其本身的价值为发行依据,金属货币的发行,不会增加任何人的负债。在现代货币制度下,一方面,经济的发展要求大量的货币,没有任何成本的纸币可以担当这一任务;另一方面,随着货币的增加,与之结伴而来的是负债的持续增加。一旦当货币当局在意自己的负债,就会导致货币政策紧缩。于是,一场经济危机也就接踵而至。这是现代金融危机的根源。货币与负债,是一对孪生姊妹,一阳一阴、一正一反。
    
     我们的任务不是恢复金本位制,因为那样只会把事情搞糟,我们的任务是消除与货币结伴而生的负债。按人发钱,就是一种解决办法。按人发钱同时兼具现代纸币廉价量足的优点及金属货币没有负债的优点。因为是按人发钱,人人都负债,人人都不负债,把大家的债务统统一笔勾销,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只要按人发钱,就会逐步建立起一个没有穷人的共同富裕的社会,就会修得“无漏”佛果。
    
     目前,欧洲乃至全世界正在开展着一场轰轰烈烈的推动按人发钱(或曰基本收入)的运动。已经有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德、西蒙、哈耶克、弗里德曼、索罗等人支持这一方案。很多政党正在通过自己在议会中的影响力,把按人发钱付诸于具体政策。第12届国际按人发钱大会于今年6月在爱尔兰举行。这些年来,在该领域相继发表了大量研究文献。我们应当解放思想,奋起直追,在经济理论和政策措施上走在世界的前列,而不是跟在人家后面匍匐爬行。
    
     长话短说,在货币理论上,自古以来就有金属说和名目说(chartalism)之争(参看仝鲁闽《宋元时期有关货币本质问题的认识及其深化》)。金属说认为货币之所以是货币,是因为自身具有价值,商品与货币的交换是两种不同使用价值的交换,但交换的价值是相等的——也就是说,货币本身具有价值。但是,与之相反,明目说认为货币仅仅是一种交换的媒介,是名义上(nominalism)的,本身可以没有任何价值,只要大家认可接收就可以了。在如何“认可”货币的问题上,也有很多意见。有说是因为政府的权威或命令,比方说政府会接受以毫无价值的纸币缴纳税款,于是,大家也就顺利地接受了纸币。也有说市场会自动选择一种方便的东西作为货币,市场具有自组织的功能。其实,毫无价值的纸币得以流行,政府的作用和市场的需求是缺一不可的。如果政府下令大家接受纸币,但如果市场不能从接受纸币中得到好处,那么,政府的命令也就会变成一纸空文。同时,如果没有政府的统一管理,纸币体系也不会健康发展,不会发展到有今天如此庞大的规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党爱民:两亿农民工击垮美国
  • “三中全会”应当解决如何印钞的问题/党爱民
  • 资本主义“赌场”大危机/党爱民
  • 以生产过剩为基础的社会分红/党爱民
  • 中国可将10%的国民产值用来搞大锅饭/党爱民
  • 党爱民:有效需求、就业及真实工资之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