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小明:联邦作家圈礼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5日 来稿)
    
    [日期:2008-10-06] 来源:参与 作者:彭小明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联邦作家圈礼赞 并附德国明镜周刊 报道译文:
    
    2008年九月,五十九人的联邦德国作家圈Autorenkrei der
    Bundesrepublik就八位中国不同政见人士批评德国之声中文部一事签署了一封致联邦议会的公开信,明镜周刊对此做出了报道,进一步解读这篇报道是很有意义的。
    
    明镜认为德国之声的这件事情是不光彩的。但是报道也告诉公众,德国当局在处理上还是十分冷静的。张丹红只是失去了她的副主任职务,不再占据领导岗位,却仍然从事中文节目的编辑工作,而且继续持话筒播音。毕竟思想认识的问题,根本没有中国某些媒体所炒作的开除、批斗之类的处分。电台强调的是,她作为官方电台的负责人发表的言论竟跟政府的基本价值发生冲突,失去了公众的信任,才作出这样的决定的。中国方面策动了大规模的反弹,误导大量中国读者说"德国的媒体也没有言论自由。"这是非常狡猾的手法。了解德国媒体的中国读者应该明白,德国媒体上其实并不缺少歌颂中国专制的声音,两名前总理施密特和施罗德,还有一名前司法部长(女)赫尔塔·多伊布勒-格梅林,再加上一名驻北京记者花久志,近年来不断为北京独裁当局缓颊,德国的马屁型华侨、学生社团更是整天都在颂党爱党,他们都得到了德国法律的保护,未遭制裁和处分。因为他们不代表官方。区别就在这里。德国之声是国家新闻媒体。而施密特的时代周刊和花久志的日报都是私营报刊。
    
     张丹红事件引起了国际舆论界的的密切关注。生活在德国的八名中国不同政见人士和联邦共和国作家圈的五十九名作家分别签署了致联邦议会的公开信(中文另发)。这个联邦共和国作家圈是一个什么样的社团?它是一个著名作家和评论家的组织,几乎都是著名奖项的获得者。他们的宗旨是什么呢?请看:
    
    联邦共和国作家圈在正名之下还有一个副标题:文学与政治之论坛。作家圈是一个独立于政党政治以外的作家、艺术家、人文科学家和批评家的组合。其成员凭藉反抗专制、思想自由和非意识形态化而结盟。在作家圈的理念上,民主与人道主义,自由与责任担当都是不可分割地维系在一起的。
    
    作家圈把自己理解为一群立志促进当代文学并捍卫包罗万象的人类价值的、具有批评精神的时代同龄人,因此他们将坚定不移地迎击一切反智和反民主的倾向,不论其来自左的一方还是来自右的一方。作家圈自觉自愿地站到那些人文批评者、怀疑论者、反叛者和持不同政见者们的精英政治传统一边。这一欧洲启蒙的传统跨越了海涅、毕希纳和莱幸等人,直至二十世纪两大德国的专制政体的逃亡者和被整肃者。作家圈的每个成员将如尽义务一般地认同此一宗旨。
    
    政治倾向和基本价值观一目了然。两大起源于德国的专制政体,一个是纳粹法西斯,另一个就是共产主义。凯尔泰斯正是经历了匈牙利纳粹集中营和斯大林集权统治的受苦人,瓦加斯·罗萨则深谙秘鲁人民遭受军事独裁蹂躏的痛苦,其他男女作家还有多人出生于东德,(一位出生于波兰),有的在少儿时代逃亡西德,例如因卡·巴赫16岁和尤尔格·萨德12岁,有的则在成年之后,例如汉斯·克列西,被开除出党、不准从事专业工作、失业五年,被国安暗中监控,终于流亡西德。他们在专制社会的经历永远记忆犹新,被整肃和逃亡的痛苦永远刻骨铭心。他们决不愿意看到专制在德国的土地上复辟,也不希望专制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延续。
    
    还有一个值得我们注意的倾向,民主国家的文学家和艺术家,跟中国人相反,在公众面前不太强调他们每个人的国籍和民族背景,例如明镜的报道和作家圈的名单,仅介绍姓名和所获奖项,不提国籍。越是艺术家,往往越强调自己是世界的公民。因为艺术是没有国界的。语言、文字、风俗、宗教不免带有民族国家的特点,但是越是成功的艺术,肯定越是凸现共通的人性。作家圈的作家并不都是德国人,却组成了联邦共和国的作家圈。他们认同这个国家的价值观。他们愿意为这个普世价值而写作。每个作家和批评家都是独立的,不仅不听命于政府,而且政府还要小心地关注作家圈的意见。当德国之声发生歌颂中国独裁政体的声音的时候,作家圈忍无可忍,终于站出来讲话了。他们一共六十二人,章程限定人数在六十名左右。一名患病,另两名已去世,签署者就五十九人。跟中国情况不同的是,这里的民间社团不是官办的,优秀的精英知识分子社团代表了社会主流的思维。他们会及时地发出声音,批评和纠正政府或立法机关的疏失和问题。中国则与此相反,从少先队、共青团、妇联、工会到作家协会、民主党派,全部都是官办的假社团,连华侨和留学生社团都是受使馆控制的,一言一动都要听从党安排。
    
    作家圈五十九名作家刚发出一封信件,联邦议会就决定召开特别的讨论会。中国文联主席巴金郑重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建议,中共中央领导人无论是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却一直装聋作哑,置若罔闻。像巴金这样比较著名的作家,从1949年以后,不断被利用和洗脑,先用来歌颂抗美援朝,又用来反胡风,再用来反右派,文革中隔离审查,下乡到干校劳动,逼死他的夫人萧珊,直到他弥留之际,颂词、头衔给一大堆,对于他的建议就是不表态、不批准。我们常常抱怨中国为什么没有世界级的文学巨著问世,为什么出不了优秀的文学艺术大师。五四运动以后,中国还出了鲁迅、老舍、沈从文这样的作家,1949年以后为什么就再也出不了重量级的作品和人物了呢?跟共产党的文化政策直接有关。具体表现可以直观地说,消灭了作家圈。二三十年代,文学青年组成了创造社、新月社、沉钟社,既有第三种人的甲寅派,也有共产党暗中主持的左联,很多新人新作就是在这些作家圈里,或者在跟它们的竞争中出现的。1949年以后,反胡风,反右,文革,老作家和文学青年自由组合的小圈子,从"胡风集团"到吴祖光"二流堂"和杜高"小家族",从郭世英"X社"到张朗朗"太阳纵队"全部都被打成了反革命。小圈子,说的浪漫一点,文化沙龙,是文学、艺术产生的温床,可是党总是怀疑它们是颠覆政权的裴多菲俱乐部,必欲一网打尽而后快。温床不能存在,文学和艺术从哪里开花结果?共产党人可以靠掠夺资本家,盘剥农民,压低工薪福利等积累手段实现工业化,完成机械化,甚至将载人卫星送上太空;可是文学是心灵的呼声,人性的反映,任何暴力和谎言能得逞于一时,却永远编织不出动人心扉的文学巨制。社会主义国家的文学史反复证明了这个人类心灵的真理。
    
    联邦共和国作家圈的存在与作为真令人感慨唏嘘。自由的作家不仅为人民奉献了文学艺术,而且为社会提供了思想和价值观的叮咛和警醒。这是联邦共和国人民的精神福祉,也是中国社会最严重的思想缺憾。
    
    
    
    附件:明镜周刊 2008 9 24 报道 译文:
    
    这是德国之声电台一次丢人现眼的人事变动:一名中文部的女记者(张丹红)竟然多次对中国独裁政权表示肯定。现在电台负责人讨论了他们的女同事的过失,还将承担人事方面的后果。
    
    张丹红失去了中文部副主任的职位,但是继续担任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编辑,而且仍然持话筒播音。电台是根据张丹红在公众场合的发言造成的信任缺失作出决定的。
    
    在这之前她已经被禁止作为电台的代表进一步针对指责而面对公众作出解释。有关消息已经引起了中国媒体的大规模反弹。
    
    德国之声经理部主任布格霍夫对明镜网页表示,目前这一决定之后的人事变动已经结束。但是这一变动能否最终结束有关的争议,仍是一个疑问。因为现在"联邦共和国作家圈"已经对联邦议会发出了一封措辞激烈的公开信,批评备受争议的德国之声中文部。作家们写道,这一事件并非只是牵涉到一名政治迷惘的女记者的问题。他们要求对电台过去五年来的节目做一次审核。
    
    这是一封由五十九名作家签署的公开信。其中包括重量级的人物,如(匈牙利)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凯尔泰斯,(秘鲁)德国书展和平奖获得者瓦加斯·罗萨,(德国)巴赫曼奖获得者卢茨·塞勒,著名德国时政批评家拉尔夫·乔达诺和阿努尔夫·巴陵。
    
    他们向德国之声指出了一个结构性的问题。长久以来,中国的不同政见人士就注意到了德国之声中文部令人惊异的媒体政策。明显的是意识形态渗透的问题,如德国之声网页编选稿件的问题,一再引起愤慨。
    
    上个星期一群生活在德国的中国不同政见人士在一封致联邦议会的公开信中要求说明,是否有共产党员已经在德国之声作业。
    
    根据明镜网页的消息,这封公开信已成为德国之声播音事务会议的主题。有关的指责将一一审核。
    
    而作家圈当然比他们走得更远。五十九位签名作家要求应该审核所有德国之声那些跨越和深入到极权国家,其中包括俄罗斯,播报新闻的编辑部。
    
    为了重建这些节目的可靠性,甚至应该对所有的德国工作人员进行一次排除共产党间谍行为的复审。这一复审是必要的,因为像中国这样的独裁政权心知肚明,他们的媒体没有信誉。因此这类政府就要想方设法通过外国亲独裁政权的宣传部门绕道去接近本国的公民,其中就包括德国之声这样的媒体。信中明确地写道:一套出口转内销的专制宣传和背弃中国反对派人士的叛徒应该坚定不移地予以阻遏。否则被羞辱的将不仅仅是联邦共和国媒体政策的传统。岂不是为世界的独裁政权豢养了卫道士,还减弱了批评的声音。
    
    公开信的签署人甚至建议,独立的不受专制影响的观察员,应该用放大镜来审核德国之声的节目。
    
    君特·诺克先生是联邦政府的人权专员,也是德国之声电台广播事务委员会的委员,他向明镜网路表示,事情关系到新闻的独立自主。然而是否安排观察员审核节目,其他有关方面必须作出决定。围绕对于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怨愤,诺克指出,"如果在德国竟以偏离国家为荣,而为其他的政府说项,那是万万不行的。"德国之声要跟联邦德国的价值共同体紧密相连。对于德国之声的工作人员布格霍夫来说,这一点是很清楚的,联邦共和国作家圈刚刚发出了公开信,他还不能从细节上展开对这些谴责的评论。针对那些措辞非常严酷的谴责,布格霍夫还是有所辩解。至于在德国之声内部是否确有属于中国共产党的,或者是其他与该党有勾结关系的工作人员在从事按照新闻工作的规范不应该允许的工作,他对明镜网路斩钉截铁地否认说:没有!
    
    德国欧华导报 2008 十月号报道:
    
    2008年9月,八名中国旅德知识分子 费良勇(民阵主席)、彭小明(全德学联主席)、还学文(自由作家)、黄思帆(自由记者)、潘永忠(全球支援亚洲和中国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王容芬(自由作家)、仲维光(自由作家)、阿海(自由作家,出版家),以及来自台湾的高晴宏(全侨民主和平联盟德国支盟理事长)联署,就张丹红事件发出了一封致联邦议会的公开信。信件认为,德国之声中文部已成中国当局所信任的外国媒体。一般外国媒体人员到中国工作或访问都受到阻碍和仇视,而德国之声中文部人员不断受到高规格接待。中文部热心赞扬中国党政的成就,却消极报道中国社会的异议声音。中文部在人事方面也存在问题。对此,信件要求德国之声进行结构和人事的改组,审查雇员的社会背景,任用对共产党社会有足够认识的人员,避免任用曾经加入过共产党、并未断绝相应关系的人员。定期审查有关的节目内容和倾向;注意对中国广播机构的交流事务,严格掌握基本价值观的原则。信件发出后,立刻引起了世界各地的反响。联邦共和国作家圈很快就发出了五十九人签名的致议会公开信。五十九人包括重量级的人物,如(匈牙利)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凯尔泰斯,(秘鲁)德国书展和平奖获得者瓦加斯·罗萨,(德国)巴赫曼奖获得者卢茨·塞勒,著名德国时政批评家拉尔夫·乔达诺和阿努尔夫·巴陵。他们进一步提出要审查德国之声所有对极权国家播音的编辑部,包括俄语部。他们认为为了保证节目的可靠性,以排除共产党间谍行为,对有关人员的复审是必要的。因为像中国这样的独裁政权心知肚明,他们的媒体没有信誉。因此这类政府就会想方设法通过外国亲独裁政权的宣传部门绕道去接近本国的公民,其中就包括德国之声这样的媒体。他们建议,委派独立的不受专制国家影响的观察员审核德国之声的节目。明镜周刊的报道说,联邦政府的人权专员、同时又是德国之声广播事务委员会委员的诺克先生指出:"如果身在德国竟以偏离国家为荣,而为其他的政府说项,那是万万不行的。"德国之声必须跟联邦德国的价值共同体紧密相连。而德国之声经理部主任布格霍夫则坚决否认在德国之声内部有与中共勾结的工作人员。到底有还是没有,作家圈还将问责到底。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小明:面对震塌的教学楼中国百姓行使依法问责之权
  • 彭小明:简化字真的比繁体字易认易学吗?
  • 彭小明:我亲属中的七个右派分子
  • 彭小明:西方的拉丁文教学与中文的繁体字
  • 彭小明:反右与汉字简化
  • 彭小明:新的封建礼教和客观的历史批评
  • 大话费良勇/彭小明
  • 彭小明:禁书与杀狗--人不如狗?
  •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彭小明
  • 彭小明: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
  • 彭小明 : 柏林民主运动大会和欧盟对华关系
  • 彭小明:民运也在适应民主-柏林大会有一点不同意见是不是分裂?
  • 彭小明: 2006年柏林全球支持中国民运大会的文学色彩
  • 彭小明:如何对待中共国安方面的派遣人员?
  • 彭小明:奥运章程53条实际上已被“默契虚置”(图)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