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姜福祯 集中阅读——屁味来袭,高唱革命样板戏支持韩寒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集中阅读——屁味来袭,高唱革命样板戏支持韩寒 (博讯 boxun.com)

    
    姜福祯
    
    把一些文章或者信息集中起来,未必大块朵颐,但或可一瞥之中看到一些因因果果。
    
    缘起
    
    在“文学死了”的呼声里,正襟危坐几十年的文坛,曾经被青年写手韩寒一篇文章《文坛是个屁》一阵寒酸,最近最受欢迎的10名中国作家评比,韩寒、郭敬明赫然榜上,一本正经的文坛终于耐不住寂寞,受不了年轻网络写手不严肃的写作,开始浩浩荡荡地出征了——各省作协副主席组成的“打擂团”气势汹汹,大有不打败韩寒等人决不收兵的意思,“扫荡”和“反扫荡”的拉锯战也拉开了帷幕。
    有
     先有河北作协副主席谈歌高呼:我要是韩寒他爹下秒把他打死”的狠话,随后河南省作协副主席郑彦英先生的文章:《人不能无耻到信口雌黄》拐着弯子骂韩寒的父母,让人见识到此人的“睿智”。
    
    
    事情缘起于某网站举行的“全国30省(区市)作协主席小说竞赛”。所谓作协主席小说竞赛,即由各地作协当家如刘庆邦、谈歌、叶文玲、蒋子龙、杨争光等30位中国当代作家,在网络上以小说形式展开“对决”。明年6月决出胜负,冠军将获10万元奖金。而在活动仅仅启动一周后,已吸引300万用户前来浏览,单部作品阅读量达10万人。
    根据组织者言,本次活动是为了“通过人气日增的网络平台,为中国文学注入活力”。而除了已有的创作实绩外,参赛者作协主席或副主席的头衔和身份大为枪眼,为网友所津津乐道。
    
    被韩寒称为“二奶”的文坛到底想干什么?是要挽回“主流文坛”(主旋律)的面子吗?又怎能挽得回来呢?这出正剧,怎么看起来也像是闹剧。别闹了,“二奶”们!我非恶搞,不会写《废墟下的自述》,就来长一段样板戏吧:
    
      
    现代京剧《沙家浜》:《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
    
    
    韩寒领唱 【唢呐西皮导板】
     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
    
     [电闪雷鸣,韩寒跳下土台,和80后写手共同与暴风雨搏斗。
    众写手 (边舞边齐唱)
     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
     挺然屹立傲苍穹。
     八千里狼嚎震不倒,
     九千个响屁也难轰。
     烈日喷炎晒不死,
     严寒冰雪郁郁葱葱。
     那青松逢灾受难,经磨历劫,
     伤痕累累,瘢迹重重,
     更显得枝如铁,干如铜,
     蓬勃旺盛,倔强峥嵘。
     为人称颂,
     俺80后网络写手,要成为N棵青松!
     (写手们顶风抗雨,巍然屹立,构成一组集体的英雄塑像。)
    
    
    
    延伸阅读1
    
    文坛是个屁 谁都别装逼2006-03-16 17:24:38  作者:韩寒(博客)  
    
     前天看了文学评论家白烨的大文(此人行文还严重不简洁,看得我头晕,看了一大段观点重复的文字后,发现那还是下篇,太牛了,最牛的还在后面,一看标题,这还是篇简要分析),摘抄一些:
    
    
    80后作家这样一种姿态坚持下去,成为主流文学的后备作家是完全可能的
    
    
    从文学的角度来看,“80后”写作从整体上说还不是文学写作,充其量只能算是文学的“票友”写作。所谓“票友”是个借用词,用来说明“80后”这批写手实际上不能看作真正的作家,而主要是文学创作的爱好者。
    
    
    我以前说过 “80后”作者和他们的作品,进入了市场,尚未进人文坛;这是有感于他们中的“明星作者”很少在文学杂志亮相,文坛对他们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人与其文;而他们也似乎满足于已有的成功,并未有走出市场、走向文坛的意向。
    
    
    作为我本人,非常讨厌以年代划分作者,每个优秀作者都是个性鲜明的人,哪能分类。同一年生的就是一类,卖猪崽呢。难道1966年到1976年间生的人都叫“文革类”?文革失败了,难道那批人就叫“文革败类”?时代划分人,明显不科学。
    
    但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坚持认为,他认识的那批人(也就是照过面的吃过饭的那些码字的),写的东西才算文学。并假装以引导教育的口吻,指引年轻作者。
    
    
    文学和电影,都是谁都能做的,没有任何门槛。某些人所谓文学评论家就非常愚蠢,对畅销书从来置之不理,觉得卖的好的都不是纯文学,觉得似乎读者全是傻逼,就丫一人清醒,在那看着行文罗嗦晦涩表达的中心就围绕着“装丫挺”三个字的所谓纯文学。但倘若哪天,群众抽风了,那所谓纯文学突然又卖的特火,更装丫挺的评论家估计马上观点又要变化。
    
    
    书卖的好不好,和文学不文学没多大关系。比如这位白烨,行文罗嗦,观点重复,很没有灵气和文采,我要不是憋着要说两句,真是没耐心看完这样水平的文字。所以,可以想象,他要写一小说,势必要花去一万字描写一棵树。小说卖不好,肯定又要觉得这年代阅读风气出了问题。绝对是便秘怪马桶。
    
    
    比如我,我的写作可以说是中国难得的纯文学。写我所想,并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也从不假惺惺叫帮人开个研讨会之类。新书也更无任何的发布会。卖的好,是因为写的好。有终一日卖不好,是因为总有那天,也没关系。很多的畅销书作家,写的都是纯文学。因为,无论他们怎么写,都有人送钱,所以,就彻底不用考虑什么取悦读者,迎合市场,想写什么写什么。相反,很多书卖的不好的号称纯文学作家,必须时不时考虑,我要加点吸引眼球的东西啊,我第80页要上个床(还得野外)啊,100页要同性恋(并且3P)一下啊,200页得来点暴力(必须死人)啊,400页得来点乱伦(还是母女)啊。(通常种类作者写东西还特别长,没500页打不住),440页文革一下啊。评论家一看,惊了,我操,都是人性啊,都是社会的边缘啊,都是性格的错乱啊,关心人类啊,牛逼,纯文学。
    
    
    蛋,就是这么扯的。
    
    
    还有,白先生文章里显露出的险隘的圈子意识。文坛什么,文坛什么,要进入文坛怎么怎么,听着怎么像小孩玩过家家似的。好像白老人家一点头,你丫才算是进入了文坛。其实,每个写博客的人,都算进入了文坛。别搞的多高深似的,每个作者都是独特的,每部小说都是艺术的,文坛算个屁,矛盾文学奖算个屁,纯文学期刊算个屁,也就是一百人手淫,一百人看。人家这边早干的热火朝天了,姿势都换了不少了,您老还在那说,来,看我怎么手淫的,学这点,要和我的动作频率一样,你丫才算是进入了淫坛。
    
    
    部分前辈们应该认真写点东西,别非黄既暴,其实内心比年轻人还骚动,别凑一起搞些什么东西假装什么坛什么圈的,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我早说过,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是一个人的,顶多带一武功差点的美女,只有小娄娄才扎堆。
    
    
    至于年轻人,文学就是认真的随意写。人能做的只有这些,其他都看造化了。文学是唯一不能死磕和苦练的东西。更不能如虚伪的大多数前辈们一样。文学的最危险境界就是,着实虚伪,但自己还觉得自己特真诚。
    
    
    (此文稍色,日后改正。对付迂腐固执的家伙,就得行色。我发表完观点了,不参与任何愚蠢的笔战论战之类。我很忙,我要进入车坛。)
    
    
    延伸阅读2
    
    80后作家最受欢迎? 郭敬明韩寒"挤走"曹雪芹
    时间:2008-07-28 16:40来源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始于2000年的国民阅读调查,由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主持运作,是中国目前最权威的阅读调查之一。此次调查覆盖29个省、市、自治区,总样本量达20800个,样本数创历史之最,其结果也被认为最能反映真实情况。然而现实的情形是,“80后”写手正在疯狂塑造他们的影响力,以致于在读者心里,他们受欢迎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曹雪芹、罗贯中等写出不朽名著的大师。
    
    在此次公布的“最受读者欢迎的作者”榜单中,记者看到,尽管是首次入选,但韩、郭二人出手不凡,他们分列第四和第五位,连巴金、老舍这样的文坛大家都被他们甩在后面,而能够比他们更“受欢迎的”也只有金庸、鲁迅和琼瑶。韩、郭二人的人气由此可见一斑。
    
    那么在十人的名单中,韩寒和郭敬明占了谁的名额呢?曹雪芹和冰心成为“让位者”,而曹雪芹的离开,最让人感到心痛。因为在过去的4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中,曹雪芹是四大古典名著的作者中唯一上过榜的。在2005年的上一届调查中,曹的位次已经降到第10位,这次曹的彻底落榜,意味着曾经辉煌一时的四大名著已经完全退出了当今中国读者最为关注的作品之列。
    
    
    
    延伸阅读3
    鲁扬:作协主席何以起杀心?
    
    
    發表時間:9/26/2008
    在网上搜索材料,突然发现一个 “河北作协副主席”:我是韩寒他爹下秒把他打死”的标题。顿时纳闷,何以使一省作协主席——这么大的官发此恶言恨语,竟然对一个八零后年轻作家韩寒仇恨到起杀心的地步呢?对于“作协副主席”这一角色倒也不陌生,前段时间我省出大名的王兆山主席,也就是这路车上的高人。据说这类角色在作协中是要成箱论斗装的,一时还真猜不出是哪位牛人。其实别说河北作协副主席,就是现在国家作协的主席,狂徒也不知道是哪位鸟人。不猜啦,点开看吧——
    天府早报9月19日报道 “30省市作协主席小说巡展”遭到以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作家的否定乃至奚落。昨(18)日事件走势突变,众作协掌门联手反击,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说:“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
    对于这位谈主席,狂徒倒有些印象,好像是河北文坛“三驾驴车”中之一驴?为了了解前因后果,我又搜了数帖,一时没找到“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作家的对小说巡展否定乃至奚落” 的帖子。但看到“打死事件”双方当事人的回应:
    韩寒:
    刚才有记者打电话问我,说某主席说,如果是我父亲,下一秒就把我掐死,这个你怎么看。 我说,体制内作家,尤其是混到了领导的人是不会莫名其妙突然就这么来一句话,这话一定有个上下文和某个语境,这一定不是那个人的独立本意,你们骗不了我。
    谈歌:
     “当时那位记者问我怎么看韩寒说自己如果当作协主席,下一秒就解散中国作协这句话?我就开玩笑地打了一个比方,说‘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我的本意是指韩寒当作协主席解散中国作协,就如同我当韩寒他爹把他打死一样,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只是一个比喻,或许这个比喻不恰当,但我绝对没有要骂韩寒的意思。韩寒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韩寒,我们两个无冤无仇,我没有必要骂韩寒。”
    看了上面二位当事人的发言,前因后果好像已搞明白。韩寒就是韩寒,不像听一些听风既来雨,没头脑年轻人,一经记者忽悠就跳起来。一句“你们骗不了我”——聪明的韩寒知道,再愚蠢的作协副主席,也算主席——也一定是位吃了若干年干饭的成年人。一位既已混到“主席”角色成年人,虽然个人修养和智商不一定多高,凭其多年在文化圈练就的“混功”,也足已能掩饰他的无知。所以他肯定,象上面那位主席说出如此没水准,愚蠢可笑的话来,那一定是“特殊语境”的。
    果然是有“特殊语境”的!“我就开玩笑地打了一个比方”——谈副主席如是说。得说年过半百,向六十岁上爬的一位德高望重,贵为主席的人,豁出一张老脸——与一位青年人开出这样一个让众网友争向传颂,国人听之捧腹的玩笑,还真是超凡脱俗。
    但狂徒是个凡人,又是一个死脑筋。听到这个玩笑一直无法脱俗。而且尤其那句“我是你爹就怎么样”的句式,听着实在别扭。不知道谈主席在生活中是否常用此句式,是否每次都被别人理解为有“上下文”和“特殊语境”。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在现实生活的中国汉语语境中,这样出口“我是你老子”——肯定会挨揍的。起码在我们山东人面前不能这样说,在鲁西那就更不用说了——狂徒这一关你就过不了。作为一位在中国生活了五十几岁的老男人,狂徒不相信谈主席不了解国情。那么,为什么不怕老脸被扇,鼻子被砸,屁股被踹之风险,仍说出“我是你爹”——后又说出“下一秒就把你打死”——自己脑袋也可能搬家的蠢话呢?
    当然事情过去几天了,大家都已清楚。这话确实谈主席他老人家顺口一说的玩笑话,不能当真的。所以,这里狂徒也不当真地想想——一位有公职在身,有权有位、有名有望的一省主席,不怕丢名失份地面对媒体发此恶言狠话,难道没有一点原因吗?难道真如谈大主席所说“我也不认识韩寒,我们两个无冤无仇,我没有必要骂韩寒”?
    这里我们有必要对二位深入地谈一下。谈主席谈大人现已高居主席之职,可见深受皇恩,虽没盖棺,也算有定论了。起码谈家后世子孙们给人打嘴仗时会说:“我们谈家祖上出过主席,你们有么?”——所以,这里我们就不用多说了。
    关于韩寒颇有争议。热捧他的年轻人不少,但反对他的也不少。不管热捧他的,还是反对他的,就俺狂徒来看,大都是一个低层面上起哄——并没有真正去了解和理解韩寒的作品,更不清楚韩寒在中国文坛,在中国文化界,乃至中国思想界存在的意义。对于那些出口——“韩寒他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目中无人、缺少教育、不懂礼仪、尚不知天高地厚的文学青年而已”的人——我认为,还是先您算清自己喝狼奶的天数,再来说韩寒吧!
    狂徒生来粗鄙,无知无识,却酷爱读书。为了读书方便建立若干读书网站与论坛,其中在圈内小名气的当属“思想与学术”(原中国自由文化论坛国内坛,现已被关)。在其坛上我为中国一流的思想大家设立了专栏。其中有胡适、 蔡元培、陈寅恪、陈独秀、储安平、殷海光、李慎之、王小波等国内知名 思想人物。很多朋友可能还会想起,还有一个特别人物的专栏——“韩寒文集”。把刚出道不久青年后生作家与众大师并列其中,确实给人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但这不是狂徒眼拙,没看清粗细长短,更不是狂徒疏忽大意,没分清老少长幼。这是经狂徒慎重考虑,有意为之的。在诗坛文道,狂徒以狂著称,虽然时被人斥为“瞎狂”,但狂徒眼里没有几个人,怕是圈里人所共知的事实。那么却为何对韩寒——这位青年后生佩服得五体投地,达到几乎顶礼膜拜的程度呢?
    
    说来简单,原因在狂徒看来,韩寒不仅一位天才的写手,才华横溢的作家,更是一位眼光独到,思维敏捷的自由思想家。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文坛他绝傲不驯、特立独行、卓尔不群,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才华足已使他这样傲视天下和中国文坛——更因为他对现代人类进步知识和进步思想出奇而准确地把握上已远远超过他的同龄人,甚至超过一些所谓的文化名流。也许是因他没遭受过“中国驴式教育”摧残的缘故,他独特的知识结构,造成了独特眼光和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从而形成起一般人无法企及的思想境界。这总见他一语惊人,一针见血,一语中的——而道破个中“玄机”。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那些为数不多,但也不算太少的文学作品和时评随笔中看出来。事实上,对一个靠谎言以及虚伪的思想来维持的时代——他那些文字的份量已足够重了。
    我们知道,作为好说真话、实话和直话的韩寒曾多次批评“中国作协”。韩寒著名的那句“如果我去了就能当主席,我就去,我下一秒就把作协给解散了”——就出自《韩寒: 中国作协是很可笑的组织》一文中。在同篇文中韩寒还批评道:
    “中国一直保留了作协,并成功的将一批批野狗驯化成家狗不算,还成了走狗.”
    “为什么我们中国一直没有特别好的文学作品出现,我一直认为作协是罪魁祸首.他们号称主流文坛,号称纯文学,其实干的事从来都是背道而驰。”
    在另一篇《中国这帮二奶作家,作协这个二奶协会》,韩寒批评道:
    “任何真正的当代的作家,爱国爱人民,但不能是由政府养或者作协养着的,盼着这钱过日子,你就是贱。中国作协的专业作家制度是非常愚蠢的,全世界可能只有朝鲜还这样。”
    “也就中国作家还在争这些鸟名头,入作协就是一个作者堕落和失败的开始,是最无厘头和不务正业的事情。”
    看了上面韩寒这些发言,相信很多朋友多少会明白谈主席如此愤恨韩寒的原因了。是啊,作为作协主席,为了维护本组织的名义,站出来回击一下也是非常正常的,应该的。谈主席就是不说“韩寒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韩寒,我们两个无冤无仇,我没有必要骂韩寒”—— 这护脸圆场的话,我们还是能理解他的。不过, 这里有个问题我们想知道,作为一向敢说真实,实话和直话的韩寒,上面批评的这些话错了吗?真的是如一些人所说,这仅仅是文人相轻,自我妙作,自造热点吗?
    在上面谈韩寒时,我有一句“他对现代人类进步知识和进步思想出奇而准确地把握上已远远超过他的同龄人”。事实上,对“中国作协”——这个目前世界上几乎独有东西,韩寒同样也认识的出奇准确和到位的。
    众所周知,作为现代人类社会中,世之罕见(全世界基本绝迹)的“文化怪胎”——中国作协,其体制沿革于苏联,是大集体时代的产物。而现在我国早已进入自由经济时代了,作为“高举特色社会主义旗帜”的国家,我们党和政府一直在强调“继续深化改革”坚持把“自由经济发展到底”。很显明,身处一个自由经济时代的中国人纳税人,没必要,也不应该出钱再养着这样一个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文化怪胎”了。况且,“中国作协作为作家自愿结合”的“民间团体”——一直让全国人出钱养着,其本身就名不正,言不顺。
    
    做一个现代文明制度下的公民社会,我们不是说不能出钱养着一些组织和团体,那是要看看这些团体和组织是不是在为公民服务。现代公民愿意出钱养出着政府和其它公共服务机关,那是因他们在为全社会公民而工作。请问:中国作协在做哪些公共工作?在为哪些税纳人服务?既然没有的话,那为什么要国人出钱养着它呢?
    其实作为这个自由经济时代自由写作者,我深深理解韩寒为什么屡次批评和反对这一组织。这不仅仅是要花费税收人银子的事,更主要原因是它严重阻碍中国文学创作和我们中华民族思想文化的繁荣。
    学者丁东在接收一次采访时就说道:“以作协为核心的对作家的全面控制体制,一方面导致作家失去独立人格,同时也使中国的文学水平在相当长时间内出现严重滑坡,许多解放前就已经达到很高艺术水准的大师级作者在解放后至多能够创作出一些宣传性作品。……在中国实行市场经济后,原本由国家包办一切的作协体制表现出了相当的不适应。……现在是一个博弈的过程,很模糊看不清楚,总的趋势,从毛时代的体制走向与人类文明相一致的体制,这个大方向是不可逆转了。"
    从这一点讲,这些韩寒看得很清楚。在最近他发表的两个帖子中他继续讽刺道:
    “而且事实证明,平时一直讲究领悟各种会议精神的老同志们还是不错的,平时看一期人民日报,就能领悟出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该怎么写写到哪种程度。……无论何时何地,都在领悟党的精神,这就是职业作家的职业风范。”——《韩寒:领悟》
    
    如果作家们不用当局费心,甚至很讨当局欢心,那一定是有问题的。很多时候,作家是关心民生疾苦,鞭策监督当局以及驱动社会公平进步的一个重要力量。虽然,你可以说,不是每个作家都想写这些,家各有志,我就是不关心世事,就是喜欢风花雪月饼,你奈我何。话说的是,但你一个言情作家为什么非要挤到一个和政治息息相关的协会里去风花雪月呢。所以说,这么多年,作协等艺术家协会一直是驯化基地,它早期还掌握一定权利,并妨碍了真正艺术的发展。……我觉得当今的作协应该自觉不要在吸纳新的年轻会员,尤其是那些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之类的……驯化基地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孵化基地。那可真是比基地组织还恐怖啊。——《韩寒:驯化和孵化》
    自由文化思想圈里的人一直赞赏韩寒的机智、聪明,而且又不是一般的小机智、小聪明。他在讽刺批评中国作协同时也给作协指出了“明路”。他并没有主张把作协撤销,而是要求“改制”——“ 妇联就是文联(作协)的改革方向”。
    
    在上面我们提到一文他就讲道:“随着时代的发展,作家协会会越来越不起作用,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保护一直在弱势的文艺工作者其实才是协会该做的,妇联就是文联的改革方向.”在《驯化和孵化》一文中,他也说到“像我以前说的,完全改革成妇联那样的组织,为作家寻求福利,打击盗版,联手抵制不法书商。”——这些绝非韩寒戏言,而是在自由经济社会,一个民间团体的必行之路。一个民间团体,如果在这个现代社会存在,那就必须做这个社会需要它做的事,否则它就不可能存在。
    
    当然,现在天下人都知道,虽然“中国作协”作为自由结合起民间文化组织,但早已是“得到官方许可的官僚体制在文化领域的变种"(退出中国作协的湖南作家余开伟语)。作协现在可是一些人“福地”,而且还成了一条升官发财的终南捷径。有记者曾报道:“宣传部的一个处长,要升迁为宣传部长可能有困难,但可以调到作协当党委书记,从处级变成局级。而一些副部级干部,如果能在快退休的时候到中国作协担任党委书记,就可能以正部级身份退休。正部级待遇与副部级相差很大,可以终身配备秘书、司机和两个保姆。"《凤凰周刊记者欧阳斌:大陆多名作家退出" 作协"》。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一定是非常非常地理解,作为作协主席的谈领导想当韩寒的老爸,想在一秒内把韩寒打死的原因了吧?狂徒相信,如果有这样的机会,跳出来当韩寒老爸的,拚着老命向韩寒举棍子的,怕是不止谈主席一位。在他们看来,消灭“韩寒们”, 就可以平步青云了,就可以永享皇恩——“可以终身配备秘书、司机和两个保姆了。”
    
    不管怎么说,我想韩寒应感谢老天让他晚出生了几年。若是早几十年,生在那个主席说一不二的时代,像他这样胡乱唱山歌,不懂赞歌的青年后生,怕是早就步林昭、遇罗克之后尘了。而且象韩寒这样下去,怕这辈子永远也不可能“配备秘书、司机和两个保姆了”。 韩寒让俺狂徒可学的东西很多,但这一点不想学他——说句实话,很想享受一下“配秘”的感觉。于是就私下搜索谈主席平步青云之大法,最后还真找一篇,篇名叫《桥》。据说“其作品在2008年下学期的五年级人教版语文课本中 和小学生见面”。 介绍说“该文章充分体现了党对人民的关爱和无私。”说实话,狂徒没看多懂。原指望我正在读小学的孩子能懂。回来一问,说他们学的是“苏教版”,不是“人教版”——看来我狂徒家族是与“配秘”这等好事无缘了。希望一些想当主席,想终身“配秘”的文学新人们,好好研读一下。
    2008.9.25 于山东聊城
    (鲁扬:网名“鲁西狂徒”,中国自由作家、诗人。《中国当代诗歌》主编、中国自由文化论坛主持,国内著名学术论坛“天益学术沙龙”版主。)
    原载《自由圣火》
    
    
    延伸阅读4
    
    副主席风景线
    
     桥
    
                   文/谈歌
    
      黎明的时候,雨突然大了。像泼,像倒。
     山洪咆哮着,像一群受惊的野马,从山谷里疯狂奔出来,势不可挡。
    工地,惊醒了。人们翻身下床,却一脚踩进水里。是谁,惊慌地喊了一嗓子,一百多号人你拥我挤地向南跑。但,两尺多高的洪水已经开始在路面上跳舞。  人们又疯了似的折回来。
      东西没有路。只有北面那座窄窄的木桥。
      死亡在洪水的狞笑声中逼近。
      人们跌跌撞撞地向那座木桥拥去。
      木桥前,没腿深的水里,站着他们的党支部书记,那个不久就要退休的老汉,清瘦的脸上流着雨水。他不说话,盯着乱哄哄的人们。像一座山。
      人们停住脚,望着老汉。
      老汉沙哑地喊话:“桥窄,排成一人,不要挤。党员排在后边。”
      人群里喊出一嗓子:“党员也是人!”
      有人响应:“这不是拍电影。”
      老汉冷冷地:“可以退党,到我这儿报名》”
      竟没人再喊,一百多人很快排成队伍,依次从老汉身边跑上木桥。
      水渐渐蹿上来,放肆地舔着人们的腰。
      老汉突然劈手从队伍里拖出一个小伙子,骂道:“你他妈的还是个党员吗?你最后一个走!”老汉凶得像只豹子。
      小伙子狠狠地瞪了老汉一眼,站到一边。
      队伍秩序井然。
      木桥开始发抖,开始痛苦地呻吟。
      水,爬上了老汉的胸膛。终于,只剩下了他和那小伙子。
      小伙子竟来推他:“你先走。”
      老汉吼道:“少废话,快走!”他用力地把小伙子推上木桥。
      突然,那木桥轰地塌了。小伙子被吞没了。
      老汉似乎要喊什么,但,一个浪头也吞没了他。
      白茫茫的世界。
      五天以后,洪水退了。
      一个老太太,被人搀扶着,来这里祭奠。
      她来祭奠两个人。她丈夫和她儿子。
    
    
    到中国踏青 (2008-07-25 17:09:03)
    (摘自郑彦英博客)
    
    郑彦英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随着对外交往的增多,我发现,在异邦,真正了解中国真实情况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一提起中国,都会以很长一段时期以来境外一些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为参照,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报道和宣传很多是带有政治目的的,是有意对中国的妖魔化,是对共产党领导的敌对情绪所致。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境外的许多藏独分子,竟然是纯种的外国人。他们并不了解中国,更不了解中国的西藏,他们受到了类似于宗教性质的宣传,于是,他们的行为,就自然而然地带有宗教色彩。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许多外国人对中国人的印象,还保留在他们的祖辈拍摄的长袍马褂上,一些外国的青少年,仅凭境外一些影视作品对中国的丑化表现,就认为当前的中国就是那些影视作品中的中国。记得前几年看的一部电影,是描写朝鲜拥有核武器后,外国的所谓英雄怎么破坏以至于运走这些核武器,这期间剧中的主人翁到了中国,而中国的状态是文化大革命的状态,北京的人,狂热的拥在一起搞大鸣大放大字报大批判。这让我想起唐朝柳宗元的诗作《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很多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似乎定格在如此状态,他们并不知道,春天已经来临,中国大地上,到处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但是只有我们知道不行,需要众多的外国人来看看,才能广泛地传播开来,才能改变许多外国人长期形成的对中国的印象。
    
    奥运给我们带来了这个机遇。
    
    奥运是全世界人的奥运,不管你对中国有没有成见,只要你是有一定实力的、有参赛资格的运动员,你就会来中国,因为你需要这个平台展现自我。更重要的是,在来参加奥运的外国人中,运动员只占少数,大多数是因为奥运而来中国的,这其中有为运动员和国家奥运团体服务的人员,有大批的记者,更有大量的观众。他们到了中国,不可能闭着眼睛,等到奥运开幕时才睁开,他们在中国的每时每刻,都在感受着当今的中国,而且,这种感受不可能只是一天两天,而是从奥运开幕到结束的时间,就是其中一些仅仅为一个项目而来中国的,也需要等到这个项目结束后才能离开中国。还有,既然来了中国,为什么不在中国广泛地看看呢?就是带有敌意,甚至是带有专门挑刺的眼光到中国看的,也会在挑刺的过程中受到感染。
    
    所以我想,奥运以后,在全世界很多人的眼光中,会有一个真实的中国形象,也许会有“等闲识得春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的良好印象,也许会有有花有草有荆棘的印象,不管怎么说,他们眼中的中国,不会再停留在大辫子时代,不会再停留在文化大革命时代,更不会停留在“独钓寒江雪”的景象里,因为他们心里,留下了当今真实的中国。这样以来,那些妖魔化的宣传和煽动很难再起作用。
    
    我想起了一个词:踏青。
    
    目前发展中的中国,是不怕别人来看的,进一步说,是欢迎别人来看的。在这个意义上,广大的异邦朋友,是来参加奥运,也是来中国踏青。也许他会感受到“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的春天,也许会感受到“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春天,不管怎么说,他们会看到一个春天,作为春天,它的主流是生机盎然!
    
    春天真好,来踏青吧!
    
    
    
    
    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为灾区作诗
    大众网-齐鲁晚报
    王兆山
    
      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
    
      左军叔,右警姑,
    
      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
    
      看奥运,同欢呼。
    
      钗头凤川之吟
    
      山青秀,水碧透,
    
      峰塌须臾河毁骤。
    
      城飞歌,乡飘乐,
    
      楼崩灵折,村消屯破。
    
      祸。祸。祸。
    
      国殇忧,八方吼,
    
      令发京城动九州。
    
      红旗烁,军歌越,
    
      救川举国,不弃一个。
    
      魄!魄!魄!
    
    
    
    
    
    缀篇
    
    样板戏进中小学课程是什么目的?
    无为
    
    
    
      文革样板京戏,浸透毒汁谎言!
      洗脑蒙蔽善良,作孽不惧天谴。
      良心人性灭掉,暴力仇恨飞溅。
      逆流今日涌动,要将啥戏上演?
    
    背景:教育部对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音乐课程作了修订,增加了京剧
    的教学内容,在指令的15首曲子中,竟然有十支是文革样板戏选段:
    
    1、《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红灯记》选段)、
    2、《都有一颗红亮的心》(《红灯记》选段)、
    3、《甘洒热血写春秋》(《智取威虎山》选段)、
    4、《接过红旗肩上扛》(《红色娘子军》选段)、
    5、《万紫千红分外娇》(《红色娘子军》选段)、
    6、《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沙家浜》选段)、
    7、《你待同志亲如一家》(《沙家浜》选段)、
    8、《猛志在胸催解缆》(《海港》选段)、
    9、《趁夜晚》(《奇袭白虎团》选段)、
    10、《智斗》(《沙家浜》选段)。
    
    诸君,请看这些曲子的唱词:
    
      “血债要用血来偿、誓把那反动派一扫光”、
      “革命到底永不下战场”、
      “一切反动派统统埋葬”、
      “敌血飞溅石榴裙”
    
    用网上流行词来说:很红,很暴力!可与本.拉登的圣战媲美。孩子
    们喝下这狼奶后,会发育出什么样的身体?我也借用其中的唱词:
    
      “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
      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
    
    这样的教育到底要把一张白纸的孩子培养成什么?
    (原载《民主论坛》)
    
    
    2008年10月1日编写于青岛咫尺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第三次“解放思想”运动讨论综述(官方版)/姜福祯
  • 中国拒绝孔子——42家媒体推《丧家狗》为图书排行榜老大/姜福祯
  • 姜福祯:中国反右叙事的里程碑
  • 谁的世界,谁的梦想?/姜福祯
  • 姜福祯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 姜福祯 :互利--实践理性的试金石
  • 姜福祯:任志强万岁!万万岁!——且听任老板谈穷人和富人的辩证法
  • 姜福祯: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 姜福祯:站起来的小河---致胡佳
  • 姜福祯:“彭宇恐惧症”的制造者今何在?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最大的假话/姜福祯
  • 姜福祯:毛泽东走了,毛泽东来了!(两篇奇文赏析)
  • 姜福祯:权力的细节-----集中阅读
  • 姜福祯:悼包遵信——涅盘未得身先死 怎不叫人泪沾巾?
  • 姜福祯:瞧瞧咱们南京的徐老太!
  • 姜福祯:茅于轼的“曲线扶贫”论是耍花枪
  • 姜福祯:任志强被气死了!
  • 姜福祯:三笑笑蜀
  • 姜福祯:谁是富人?读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 2008年出版物专项治理活动查禁的海外出版物/姜福祯
  • 姜福祯: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姜福祯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