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准强:亲历1291次列车绑死民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9日 转载)
    
     中国维权联盟首发
      (博讯 boxun.com)

    
    我叫成准强,身份证号码为110221197405098334,联系方式为13250230619,我现在为2008年9月25日发生在广州至遵义的1291次列车该列车列车长致曹大和先生死亡事情做出如下情况说明.
    
    我于2008年9月24日乘坐广州至遵义的1291次列车,列车当日晚点两个小时开始运行,于当日22点40分从广州开出.
    
    我的车票是六车厢106号,上车后和原103号票主掉换了座位.列车开出后,我听到到我的左前方座位的一位男子大声说话,但说几句后就会安静下来,因此我并没有在意.列车运行中,这名男子会突然站起来,大声喊几句,因为说的是地方话,所以听不明白他说什么.他站起来后,坐在他旁边的两个男子会用力将他摁下座位,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争吵或者强烈的冲突.列车运行一个小时左右,该男子又站起,做出要跳窗的姿态(注:该车为非空调车),一边大声喊叫,这时我过去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从该男子旁边两位男子了解到他们是贵州遵义仁怀人,该男子两天前(指从9月24日推前)到广州后晚上突然跑上高速公路,无法看管,于是他们按照他家人的要求决定把他送回家,他姓曹.谈话的时候,曹先生只是旁若无人地坐着,并没有异常反应.
    
    这时候有乘客提议把曹先生绑起来,于是有人报告了乘警.乘警过来后,大体查问了一下情况,然后通知了列车长,列车长和几个列车员过来,也询问了一下情况,就听到列车长决定要把曹先生绑起来,他们马上拿来了那种六厘米左右宽的那种封箱胶布,列车长和几个列车员手忙脚乱地把曹绑了起来,对于列车长的决定,曹先生的同伴也是恭敬不如从命.当时绑的情况是:曹的上臂和胸部连上衣被缠绕了若干圈,膝盖以下以下缠绕了若干圈,缠的宽度大概为7-10厘米.被捆绑以后,曹开始不断地挣扎,很快胶布开始松动,上臂的胶布松动后,曹差不多可以用手来解开这些胶布了.这个时候,列车长过来看了情况后,于是在又在曹的手腕部位,脚踝部位缠上了胶布.这些关键部位被绑以后,曹就没有办法"自救",曹开始不断挣扎,不断地哀求周围的人松开他的捆绑.他的同伴把他平放在三人的座位上,他的两个同伴坐在对面的座位看顾着曹先生,我也坐到了曹先生的对面,一边观察曹先生的实际病情,一边看能不能作些什么,也一边和曹的同伴聊天了解情况.
    
    整个晚上曹都是不断要求解开缠的胶布,但是曹的生命还是活生生的.看他挣扎很痛苦,我不断地安抚他,这个时候他都会很温顺地顺。看到这样的情况,又想长时间的束缚会很危险的,决定将此报告给列车相关人员要求解决束缚。到了第二天早上,即9月25日上午7点多,我去餐厅就餐,被告知7点半前没有早餐.我看到两位乘警和一位乘务员在餐车,就向乘警反映了情况,并和他们讨论了一下具体情况,我说解开胶布应该不会造成危害,因为曹不具有攻击性.但是乘警和乘务员一致不同意我的说法,认为还是需要继续绑住.我无奈退出餐车,回到自己原先的座位上,也就是不再坐在曹的对面了,但这个时候曹还是活泼的.到了9点多的时候,列车长出现了---注明一下,6号车厢就靠近餐车,列车长看了看躺在凳子上的曹---再注明一下,前晚捆绑后,列车上的工作人员基本没有过问过曹先生的情况,然后说怎么松了,转身就去拿了一卷上述规格相同的黄色封箱胶过来,我一看顿时觉得不对劲了,马上站起来反对,说,原来的捆绑已经很痛苦了,不要再绑了.列车长马上做了一番"有病推定",跳车怎么办?伤人怎么办?出了事,我---指笔者本人——该承担什么责任,对此我无言以对,马上我反问,如果捆住出了事情怎么办?列车长顿时表现很焦躁,对曹先生几个人说,好了好了,你们下一站下车.我一看他这阵势,我还真担心曹先生们被赶下车,于是我走开了,选择了可耻的沉默.
    
    在一堆围观的乘客面前,列车长开始捆绑曹先生,这一次捆绑列车长将曹的上躯干都绑起来了,而且因为曹的上衣已经散开,所以绑的时候,就连皮带肉地绑了起来,想起来这是最致命的因素.在绑的时候,有位乘客说绑得太紧了,列车长骂道,你是坐着不知道腰疼!上身绑完之后,列车长又把腿部绑了起来.我坐在座位上觉得真是辛酸.列车长绑完之后就走了.过了不到十分钟,我发现曹伸在凳子外面的脚不断地抽搐,接着有位女乘客说这样捆得太厉害了.我走过去就看到曹大和已经脸色苍白,浑身虚汗,于是马上跑到餐车,看到列车长和很多乘务员在一起吃饭,我很焦急地对列车长说,可能会出事啊.列车长依然浑然不顾地说:"出了事,我负责!",我一听,立马指着该列车长说:"好,你负责,那我一定会作证!"
    
    说完之后,我立即跑回车厢,这个时候我已经不顾一切了,跑到曹身边的时候,我马上向周围的乘客借了小刀割开了胶布,但是这个时候生命已经开始从曹的身上流逝,给他喂水,他已经不能吞咽了,舌头开始变色,眼睛也不转动了.我摸他的脉搏和心跳都已经没有了,这个时候列车才到现场,我说,你通知广播找医生吧.列车长通知了找医生,我想他已经知道出事了,只是并没有看到他有没有行动.我大声在曹的耳朵旁边喊:"兄弟,不能死啊.兄弟,回来啊"---事实上我们素不相识,但是看到一条生活的生命在短短不到半个小时之内变成了死灰,变成了死亡,我真的是恨,对于生命的离去,我会是悲哀的,但是对于在自己身边无法保留无法挽回的,真的是恨啊.
    
    第一次碰到如此悲惨的事情,所有曾经以为是新闻中的事情现在发生在我身边.我知道卷入这次事件,已经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了.
    
    转截者补记:我9月25日中午接到成先生电话,他情绪激动,甚至痛哭。头一天夜里,他一直在为这个被捆绑的曹先生祷告,而眼看一个生命被人不义剥夺他无比痛苦,甚至有很深负罪感。因此下定决定要与此不公义的行为对抗到底。
    25日中午火车在广西莱宾停下,卸下尸体,成准强也同时下车到派出所报案,目前铁道方面已成立专案组处理此事。死者曹先生是贵州遵义人,家里极度贫困。目前难属估计已到达莱宾,并展开尸检,成弟兄呼吁律师朋友或者懂刑侦方面的专业人士的援助。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阿摩斯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