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綦彦臣: 如果激怒了你,我道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如果激怒了你,我道歉! (博讯 boxun.com)

    ——关于“无知”问题的重点说明
    綦彦臣
    没想到,为我接受自由亚洲采访的事情,“国保高层”(至少是我们这个县级市的上级)不依不饶。在“礼貌传唤”之后,隔了一天即9月26日下午再次约谈我。经过不小的圈子绕过之后,我才知道这次约谈的内容是要对我训诫。
    我做出的举动,也让办案警官大为吃惊——训诫,我接受;如果我在自由亚洲说的话,什么地方失实了,我公开道歉。
    但是呢,警官没这么要求,他写的训诫书没有根据什么法、多少条,我说:“该给我一个副本。”他说,不给了,别给了。
    行,就这样吧!我的公开道歉,该指于何物,何处,也就没了任何依据。但是,我还是坚持道歉,虽然道歉所指不是接受采访一事。我实在是激怒“国保高层”某位人士,因此,我向他道歉,以期此事有个了结。当然,了解的方式不止此一途,比如你那边抓人,我这边请律师,进入诉讼程度,最后辨个理清事明,云云。
    作为基督徒与知名学者,我的个人道德标准的核心只有一个字、两个字——宽容。
    对于来自“国保高层”的二十条问题,我表示理解,但不可能一一答复,因为大部分问题的提出已经非常情绪化。这也是我主动道歉的原因所在,我不想继续激怒一个陷入“无知”疑问中的人。
    以上两段话,基本上回答了“二十问”中的第十六条——“你作为一名知名学者应该遵守的道德是什么?”
    紧接着,我要回答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即“二十问”之第十九条——“你认为共产党就那么无知吗?”
    答曰:其一,共产党显然存在知性不足问题,但知性不足并不等同于“无知”,因此中共内部的开明人士才有坦然接受批评的姿态,稍前者如薄熙来之“只有官错没有民错”之论,最近温总在纽约两次讲了政府要接受人民批评与监督之论;其二,正是鉴于知情不足,汪洋、张春贤等第五代领袖人物才大讲解放思想,之前胡总也说“绝不僵化”云云;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两线),即个别群体的无知不代表共产党无知、个别党员的无知也不代表共产党无知。
    对于第三点,我要重点讲几句:
    第一,中共中下层存在普遍反动化的趋势,在警治方面表现的更为严重,深圳大火中的警察腐败虽不能以点代面,但这是公安部五条禁令以后的事情。在地方,该作为的不作为,不该作为乱作为。用我们家乡的话说,这叫“扯淡”。哲学人士说“扯淡比撒谎更可怕”;我则说“扯淡比无知更令人讨厌”。
    第二,中共内部的许多不良分子往往利用“共产党”这个壳资源为自己的违法活动当保护伞。说大的,如苏联的特权问题,因此中央党校的一位知名教授写过一本书《苏联亡党十年祭》,公开发行。据我所知,党内副级干部已经达到人手一本的程度。说小的,如前国家药监局长郑筱萸,他对举报他的人公然声称自己代表国家,说白了是代表“共产党”这个符号。对于这个问题,我写过一篇短文《当郑筱萸不再代表国家的时候》。
    再多说的是,我能体谅激愤,但时常的激愤往往让人失去理智。比方说,程维高激愤不止,以一个省委书记之身份亲自指示劳教一个科级小干部郭光允,结果郭被平反后写一本书《我告倒了程维高》。且不说程维高的特权化,且不说他被开除党籍而不再代表共产党,只看个人之于历史,深足羞矣!当然啦,如果按“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的逻辑,程维高并不吃亏。
    人都有知性不足的一方面,或可说成对某些问题的无知,比方说我作为知名学者对核物理就是一无所知,但可惜我又没机会(其实也没必要)去学习核物理。换句话说,如果思想可比喻为文化核能的话,我更愿和平地利用它,尽可能造福于自己,而后造福于别人。
    对于接近“无知”的第十四问,因为核心点是警治权与新闻权的内部冲突,我不作回答,列示于下,供公众判断:
    “你怎么获取的奶粉事件的一些具体情况的?通过什么渠道获取的?你能肯定是事实吗?尤其是官方的一些东西,你怎么能证实真伪?”
    坦率地说,这个提问最长的第十四问,本身就是“无知”的佐证。
    一如上面所言,个别群体与个别人的无知并不代表“共产党”这个符号的无知。
    再重复一次,如果因为我的行为激怒了你,我道歉。而且,就此事的文章写到此为止。
    最后,对于仍然来自“国保高层”的劝解式的关爱,表示感谢。就目前的个人收入看,还不必去到民政局领低保,相反,我还是一个相对诚实的纳税人,比方说国内出版的书,我每本都缴税,一般在三千元左右。不是夸耀,就是出版商希望我找一些假票顶税时,我都不干。
    为什么?我虽然与共产党有较大的政治分歧,但我对这个作为文化共同体的国家的挚爱远比共产党内“披着羊皮的狼”更真实、更可靠,相对于他们,我是“披着狼皮的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礼貌传唤”之后的杂感/綦彦臣
  • 綦彦臣:浅说中国股市政治化问题
  • 綦彦臣:“六四”文献学研究浅议
  •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 綦彦臣:中国民族主义问题检讨
  • 我记忆中的地震:老鼠早搬家/綦彦臣
  • 应当“以观后效”——我对奥运及西藏问题的看法/綦彦臣
  • 关于毒饺子问题的一些看法/綦彦臣
  • 政府不是“救世(市)主”——写给草民炒股者的忠告/綦彦臣
  • 汪兆钧先生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回应向钧先生“集体失语”论/綦彦臣
  • 给温总理上一课——关于《沉思录》之外的一些东西/綦彦臣
  • 綦彦臣:“吴晓灵悖论”与货币内战——中国金融改革大败局评析
  • 滚滚污水运河流/綦彦臣
  • 答谢薛品先生关注——兼说“潘岳问题”的政治含义/綦彦臣
  • 從十七大格局看科學發展觀的份量——簡答綦彦臣/薛品
  • 应该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李和平/綦彦臣
  • 马克思果然义气——荒诞小剧本联系册(1)/綦彦臣
  • 姥姥的两个“训诫性谎言”/綦彦臣
  • 不杀就不如不抓--再说陈良宇被判死刑的可能性/綦彦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