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胡斗法掀问责风暴有益民主建设/甄爱国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5日 转载)
    
    
     近一个月来,中国政坛最大的事情就是问责风暴接连不断。先是山西溃坝事件中的临汾市委书记和市长被问责辞职。紧接着逐步升级到山西省长孟学农。孟学农辞职多少带有一点戏剧性。一是他在2003年的萨斯事件中就是一个死刑陪绑者。萨斯在北京肆虐,当时的卫生部长张文康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北京301医院就有十余人患萨斯死亡,他却说只有四个人死于萨斯。301医院退休医生蒋彦永医生揭了老底。张文康必须辞职谢罪。而孟学农刚到北京任职还不到四个月,却因为张文康曾是江泽民的私人医生以及自己是团派的背景,而必须作为平衡的砝码和张一起下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孟学农就这样成了名副其实的替罪羊。二是他在这次山西溃坝事件又是一个替罪羊的角色。山西溃坝事件的确相当恶劣,但是,孟学农又是来山西不久,屁股还没有坐稳坐热,点特背,就又被问责辞职。成为了中国官场上最运气不好的官僚。 (博讯 boxun.com)

     近期内发生的毒奶粉事件中,又有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被撤职和市长冀纯堂辞职被接受。国家质检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这些事情前后不到一个月。真可谓中国官场地震了。
     在最近离职的这几个官场部级以上大员,即孟学农,吴显国,李长江,都有深厚的团派背景。 孟学农1949年生。参加工作后就任北京第二汽车制造厂团委书记,1983年11月任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直至1986年11月转任他职。这段时间正好是胡锦涛任团中央书记和第一书记的时间。吴显国和李长江都有深厚的团派背景。吴显国1983年到1989年任共青团廊坊地委、共青团廊坊市委书记。李长江1986年11月起任共青团中央青运史研究室干部、副主任;共青团中央青运史研究室主任兼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党委常委、副院长;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兼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党委常委、副书记。1992年才离开共青团岗位。这让我们感到在中国当前的政治格局中有点反常:为什么团派官僚们如此运气不佳?为什么团派阵营能如此大义灭亲?
     最近关于神七载人飞船的指挥班子中透露出一个让人意外的信息:江泽民的儿子江绵衡从神州系列火箭总指挥部的名单中消失了。江绵衡是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当然,他是作为科学院的代表出任该职的。是不是科学院方的领导无须在此机构中任职了呢?事情不是这样。江的职务被另一个副院长阴和俊代替。这里当然还有别的解释。但是,在中国当前的政治运作方式中,最有说服力的解释就是江胡之间的纷争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最低也是不让你幸灾乐祸。这亦在另一个层面和维度上说明了中国当前的确是党内有派,而且派系纷争还不可调和。你动我的心肝,我动你的宝贝。儿子可是血浓于水呀!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派系纷争的刀光剑影达到了官吏问责的最后结果,这也不能不说是件好事。无论李长江,孟学农还是吴显国,在他们负责的范围内出了重大事故,无论任职时间长短,都应该引咎辞职。那些脸皮厚的官僚们,都是因为上面有保护伞才可能蒙混过关,包括现在的河北省代省长胡春华在内。如果说胡春华这次侥幸没有下台,江绵衡从神七的指挥部退下了,这也是一大好事。江毕竟是口碑比这些人都坏,又是有垂涎垂帘听政者的嫌疑在内。为此,我们也要欢呼官场问责的伟大收获。
     中国的事情就是万事开头难。像党的最高负责人只能连任一次的惯例,就是先有事实,才被以惯例方式接受。这次,虽然还没有形成官吏问责立法,但是,有了先例,下次就好办得多了。我们的老祖宗不就是按着先例来抉择当前的事情吗?董仲舒的《春秋决狱》就是这方面的书。这是我们民族的惯例。
     党内有派,距离党外有党,只一步之遥了。我们为中国的进步而欢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发展稳定和谐”的话语暴政酿黑社会之灾/甄爱国
  • 三鹿毒奶粉事件中共丢车保帅开辟惩罚党官先例/ 甄爱国
  • 抛弃“大一统”是中国民主建设的先决条件/甄爱国
  • 市场经济推倒了极权坍塌的多米诺骨牌/甄爱国
  • 大陆宣传中科大来头不小 方励之是否接招?/甄爱国
  • 三鹿毒奶粉事件代表了胡温时代的谎言政治/甄爱国
  • 毒奶粉事件是挖胡锦涛墙角的重大政治斗争/甄爱国
  • 甄爱国:用科学检验回应无礼责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