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放思想就是不迷信任何事物/杨文学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4日 转载)
    
     内容提要:解放思想,就是实事求是,不迷信任何事物。此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则并不容易。解放思想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因为旧的迷信破除了,新的迷信又会产生,不迷信任何事物永远是一种挑战。  
     (博讯 boxun.com)

    
     改革开放三十年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与当年那场思想解放大讨论是分不开的。没有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及其所带来的解放思想的伟大成果,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就不可能恢复,工作重点的转移以及之后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制定和实施都不可能实现,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取得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中国革命的法宝,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法宝。在改革开放已达“而立之年”并取得了举世瞩目伟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已进入崭新阶段的今天,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解放思想?毫无疑问,回答当然是肯定的。
    
     何谓解放思想?解放思想就是实事求是,不迷信任何事物。
    
     从理论上讲,事物发展变化的永恒性,决定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破除迷信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完结的过程。由于人们认识事物的局限性和惯性,对新出现的事物难以马上得出正确的认识,对已经有所认识的事物也可能形成停止的、僵死的框框套套。因而,解放思想、破除迷信随时都有必要。
    
     从实践上说,我们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前进中的新矛盾、新问题。这些新矛盾、新问题,既表现在思想层面上,也表现在实践层面上。这矛盾和问题,虽然只是前进中的问题,但也已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阻碍了我们事业的顺利发展,不可等闲视之。解放思想、破除迷信,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解决好这些前进中的新矛盾、新问题,已经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紧迫任务。
    
     什么是迷信?简单地说,就是对已有的某些事物和某些做法笃信不疑,进而丧失了不断在实践中检验原有观点和固有认识的意识。解放思想就必须破除迷信,不破除迷信就无法解放思想,也就无法实事求是。如果放弃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和精神,我们还怎么统一人们对事物的看法?怎么形成共同追求?怎么统一前进方向?怎么把人们的智慧和力量凝聚起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过程中,解放思想、破除迷信是不可或缺的。
    
     依愚所见,当前,要坚决破除以下三个方面的迷信:
    
     一是对“发展”的迷信。
    
     把发展作为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这是在正确认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矛盾的基础上作出的决策,这一决策是十分正确而不可动摇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发展不足带来的,因此,所有问题都只能用发展的办法、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步加以解决。
    
     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就片面而机械地强调发展、神化发展、迷信发展,不顾一切地推动发展。我们所需要的发展不是只追求数量增长而不追求质量提升、只看重眼前而不顾及将来、只注重经济而不注重社会、只管资源开发而不管环境恶化、只讲求效率而不讲求公平的“发展”,而是以人为本的,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三十年来,我们不少项目的“发展”,已经给我们带来了灾难性的恶果——荒漠化问题严重,水土流失加剧,江河湖水质恶化,自然报复人类的迹象已经出现;社会事业的发展滞后于经济增长,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发展的差距拉大,社会分配不公,贫富差距过大,社会诚信缺失,腐败现象严重等等——这些都给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造成了不利影响。
    
     虽然没有人说“发展”就是一切,一切都要给“发展”让路,一切对“发展”提出批评的行为都是错误的,但实际,在不少人的内心都是这样想的。而事实上,片面的“发展”还在继续,“发展”者还很牛气,甚至牛气到不容对其行为说半个不字,大有“发展”的屁股摸不得的架式。这就是从思想深处对“发展”的迷信——只要是“发展”就绝对正确,只要是对“发展”有不同看法、对发展“说三道四”就绝对错误。更为危险的是,这种迷信,还成为了一些同志有意无意地压制不同意见的有力武器。在这些人看来,谁说“发展”有不足、有问题,谁就是反对党的主张,反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是“左”,就是“自己不做事,专门评论别人”,就是不懂辩证法,就是“求全责备”。不破除对“发展”的迷信,科学发展将难以贯彻。
    
     二是对“改革”的迷信。
    
     改革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动力,没有一系列的改革,我国经济社会的巨大发展就无从谈起。正如小平同志所说,我们国家,“不改革,就只有死路一条”,这是被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实践所证明了的真理。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就神化改革,迷信改革,用“凡是”的眼光来看待改革。
    
     改革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也是全国人民的具体实践活动。从实践的角度来看,改革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它是由众多不同的行动组成的。既然改革是众多的而不是单一的实践活动,那么,它就有完善的可能,也有不完善的可能,有成功的可能,也有失误甚至失败的可能,因此,改革本身也需要实事求是地加以分析、改革和完善。
    
     可是,我们一些同志就不理解这一点,他们所认为的“改革”和我们所理解的改革不相同。他们机械地把作为国策的改革和作为具体实践活动的改革等同起来,从而陷入了迷信“改革”的泥淖。在他们看来,只要是“改革”的行为,哪怕只是借用了“改革”名义的行为,都是正确的、神圣的、不能指责的,谁要是对某项具体的 “改革”行为看不惯、有意见、甚至提出批评,谁就是反对“改革”,就是“大锅饭”的依恋者,就是“左”,就是顽固不化。一言以蔽之,就是凡是“改革”都是对的、有道理的,凡是批评“改革”都是错误的、没有道理的。
    
     对“改革”的迷信,一方面,为只管“改革”、不问后果的行为提供了支持,使“改革”中明明可以避免的问题屡屡出现,给社会政治稳定和改革本身的声誉带来了不应有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它还为借“改革”之机中饱私囊的行为提供了保护,让形形色色的腐败分子在“改革”的旗帜下胡作非为。
    
     这些不和谐的因素,都是人们对“改革”的迷信和盲从造成的。对“改革”的这种迷信不破除,改革开放事业的顺利进行也将遇到阻碍。
    
     三是对“敢闯”的迷信。
    
     对许多人而言,不迷信任何人,不迷信任何本本,敢想敢闯敢干,坚持到实践中去探求真理,是取得进步、成就事业的前提。迷信于人,拘泥于本本,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患得患失的人,只能是裹足不前、一事无成。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之所以能取得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拥有一大批敢想、敢闯、敢干的改革领头人。
    
     然而,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分寸,把握不好就会过犹不及、适得其反。敢想敢干敢闯是好事,应该支持、鼓励和褒奖,但也不能过分、偏激、放纵甚至迷信。事物都是相对的,因此,我们不能用绝对的眼光看待事物。绝对没有限制和顾忌的“闯”,不仅无益,反而有害。
    
     我们一些同志,有意无意地把“敢闯”抬到了至高无上的地步,对“敢闯”崇敬到了迷信的程度。他们把“敢闯”机械地与责任感、事业心、想干事、会干事划上等号。在他们眼里,只有“敢闯”、支持“敢闯”者才是改革派,身上才有光环,只要是不“闯”、未“闯”或者对某些具体“闯”的人和事提出不同看法,就是因循守旧、畏首畏尾、患得患失、不敢负责,就是不改革甚至是阻碍改革,就是守旧派,就是不光彩甚至是可耻的。有的同志更为激进,认为“敢闯”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敢于对现有的一切提出挑战,就是敢于犯错误,甚至不犯点错误的人就算不上“敢闯”。
    
     在这种迷信之下,“敢闯敢干”的人越来越多,由此带来的问题也就接二连三。由于“敢想敢干”,一些地方的GDP,就像气球一样越吹越大;一些地方的广场越建越大,竞相攀比;一些人肆无忌惮地卖官而且明码标价;一些人敢强行把推土机开向还住着人的房子;另一些人就自以为是、横行霸道,以压制群众、侵害群众利益为代价创造自己的“政绩”……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种“敢闯”已非我们所希望的敢闯了,盲目放纵甚至一味地迷信这种“敢闯”,只会受其祸害。
    
     对再好的事物也不能迷信,一迷信就要无可逃避地走入歧途,因为迷信就是盲信、盲从。凡事都结合实际,开动脑筋想一想,在兴利除弊的基础上采取行动,这才是正道。
    
     自觉不自觉地产生迷信,其主要原因在于简单、片面、极端的思维模式。在这种思维模式下,凡事都非此即彼、非好即坏、非白即黑。然而事实上,世间的事物,远非如此简单。这种思维模式和思想观念,背离了客观存在,所以很不合时宜。
    
     在笔者看来,改革、发展,实际上都是对公共资源配置状况加以改进的实践活动。因为资源是公共的而非私人的,所以,对现有配置状况的调整,必须兼顾并处理好公平与效率的关系,这就由不得我们盲目行事、随意乱闯,而要凡事多问几个为什么。为什么发展、改革?发展什么、改革什么?如何发展、改革?靠谁来发展、改革?发展、改革的成果由谁享受?如果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没搞清楚就盲目行动,那无异于没有目标的盲人骑瞎马,根本说不上有丝毫的可贵、可敬之处。
    
     我们改革发展事业的目标应该是:通过不断的“帕累托改进”,不断地趋近于“帕累托最优”。
    
     资 料
    
     帕累托最优: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状态,在不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情况下,不可能再使某些人的处境变好。
    
     帕累托改进:是指一种变化,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情况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
    
     一方面,帕累托最优是指没有进行帕累托改进余地的状态;另一方面,帕累托改进是达到帕累托最优的路径和方法。帕累托最优是公平与效率的“理想王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