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律协拒绝直选 指律师联名上书否定政治制度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9日 转载)
    
    2008年09月19日1419  
     (博讯 boxun.com)

      北京律协直选风波
    
      对于35名律师要求直选的呼吁,北京律协反应激烈
    
      北京35名律师8月26日联名致信北京市律师协会,呼吁北京律协在即将开始的新一届律协选举中进行直选。  
    
      9月5日,北京律协予以回应,其官方网站刊发了《北京市律师协会关于少数律师呼吁所谓“北京律协直选”的严正声明》。声明中,北京律协认为35名律师联名呼吁律协直选的行为是“私自串联”、“制造谣言,蛊惑人心”、“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政治制度”。
    
      这份言辞犀利甚至被认为有“文革遗风”的声明,立即引起各方关注。
    
      现存问题
    
      “现在这个律协,不能代表我们律师的权益。”律师程海告诉《新世纪周刊》。
    
      这个56岁的安徽合肥人,2001年投身律师行业,2003年10月底到京发展。此前,因为无法将户口从合肥迁入北京,程海先后将北京、合肥两地的公安机关告上法庭。
    
      他是此次参加联名呼吁的3名主要联系人之一,另外两位分别是律师唐吉田和张立辉。
    
      正如8月26日在联名呼吁信中所写的那样,程海等35位律师坚持认为,根据宪法、律师法、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北京市律师协会应当是全体北京律师“自愿组成,为实现会员共同意愿,按照其章程开展活动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
    
      “事实上并非如此。”唐吉田说,“现任北京律协的产生缺乏合法性基础”。
    
      35名律师认为,目前北京律协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
    
      一方面,北京律协至今没有合法的章程和选举办法。现任律协所称的1982年和1990年的两部章程,并没有经过全体律师投票通过,至今也未向全体律师公布。律师们认为其“应属无效”。
    
      另一方面,北京律协的律师代表没有经过全体律师选举产生,由这些“律师代表”选举产生的律协会长、理事、监事及其组织机构,都缺乏合法性。程海等人表示,根据调查,90%以上的北京律师未参加过任何“律师代表”的选举,也没有人通知他们参加选举。
    
      现状是,律师协会律师代表的大多数由律师事务所主任或合伙人担任,会长、理事、监事的大多数则是由收入丰厚、规模较大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担任。有律师说,“现在的北京律协实际是‘富人俱乐部’,是为他们扩大影响、招揽业务服务的。”
    
      “虽然北京市律协也办了一些有益于律师的工作,如律师业务培训、业务研讨、体检等。但由于律协不是由全体北京律师选出、不用对其负责,在维护律师权益方面鲜有作为,甚至侵害律师权益。”要求直选的律师们指出。
    
      让这些律师感到不满的,还有北京律协在会费征收和使用中存在的问题。
    
      程海等人认为,在未经全体北京律师授权的前提下,北京律协任意使用会费,且支出不公开不透明,缺乏合法有效的监督。
    
      “律协滥用权力,自定过高年费标准。”唐吉田说,一直以来,北京律协规定,每年每家律师事务所收费1万元、律师个人2500元(占刚入行年轻律师年净收入的10%以上),“应当是全国最高的”。按照他们了解的情况,2000年,北京律协经费结余为1000多万元,到2006年底,净资产竟达到1.16亿元、现金6300多万元,现在的净资产应当超过了1.5亿元。
    
      “律协是社会团体,不得进行经营性活动,收那么多会费干什么?”程海对此感到疑惑,其他律师都有共鸣:“会费只要保证正常活动略有盈余即可,过高的收费标准导致律协净资产不必要的快速增长,给律师和律师事务所造成很大负担。”
    
      另外,北京律协理事、监事、会长都是兼职,而绝大多数专职工作人员为市司法局人员担任(包括秘书长)。程海等人认为,这种情形下,北京律协成了第二司法局,是行政机关的附庸。
    
      为此,35位律师呼吁,从即将开始的新一届北京律协选举起,推行真正的民主选举,由全体律师直接选举产生律师代表和律协会长、监事长。
    
      “严正声明”令人震惊
    
      “我本是一个不喜欢多事的人,这次直选的事情,我只觉得直选应该是发展趋势,肯定是一件好事,起码不是坏事。
    
      ”杨学林说,他是35名签名律师之一。
    
      9月5日,联名信发出的第10天,杨学林被西城区司法局的领导约去进行谈话,“在联名信上签名的事,引起了北京市司法局领导的关注,他们便委托各基层局找我们这些签名的律师谈话。”
    
      杨学林说,领导看他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律师,对他很客气,表示想就“律协直选”问题与他进行沟通。
    
       “现在既然领导关注,我就应该配合。”杨学林说,于是,他便向领导如实汇报了签名的过程,以及他对直选的看法。“呼吁书中有的提法比较激烈,用词不十分恰当。但其要求直选的大方向是正确的,所以我就签了名。”
    
      “我并不指望直选马上就可以实现,这要有一个过程。但这确实是一个契机,起码可以促进今年北京律协换届选举工作的改进。”杨学林说,北京市西城区司法局领导除了认为呼吁书中个别用词太激烈、呼吁书发布的方式不妥等,还表示今后要多与律师进行沟通。
    
      “领导同意我关于这件事是一个契机的观点。谈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自始至终是在友好、平等、坦率的气氛中进行的。”杨学林说。
    
      律师张立辉也透露,联名信发出不久,签名的35名律师都被所在区县的司法局领导找去谈话,大部分都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律师们的诉求,只是提醒他们要注意方式和方法,但也有个别律师被明确要求退出这次活动,更有个别律师被所在律师事务所劝离。
    
      谈完话后,杨学林以为“签名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可是,我想错了,我估计西城区司法局的领导也想错了。”杨学林说,9月5日,他在北京律协官方网站的显要位置,看到了一封“严正声明”。矛头直指那封联名信和35名律师。
    
      在“严正声明”中,北京律协没有对律师们提出的律协选举程序、律协代表性、律协相关行为的合理性予以回应,而是用大部分篇幅对35位律师的联名呼吁行为的动机和性质进行了批判。
    
      其中,北京律协称,35位律师的行为,是“打着推动民主的幌子,直接质疑北京市律师协会的合法地位”。“任何人利用手机短信、网络等媒介,采取私自串联的方式,以推动民主选举为幌子,发表煽动性言论,在北京律师中制造谣言,蛊惑人心,试图拉拢不明真相的律师支持所谓‘北京律协直选’都是非法的。”但北京律协并未指出判定行为“非法”的法律依据。
    
      北京律协在“严正声明”中还认为,律师们的联名呼吁行为“本质是妄图摆脱司法行政机关的监督指导和律师协会的行业管理,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律师管理制度、司法制度直至政治制度”。
    
      “这篇奇文使我无比震惊,同时感到了恐惧。”杨学林说。
    
      事实上,感到震惊的远不止杨学林一人。大多数人认为,北京律协的“严正声明”“缺乏必要的理性和公正”,也“缺乏认真处理事情的心态”。
    
      律协直选并非新鲜事物
    
      9月6日,对于北京律协的严正声明, 35名律师们发表了回应的声明。
    
      在回应中,律师们指出,《律师法》明确规定了律师协会是律师的自律组织,由律师选举产生,当然受律师监督。律协属于全体律师,作为律协成员,有责任关心律协,积极参与选举律协,“我们所有的行为和言论都是在推动律师协会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是作为一名律师应该做的,是合法的、正当的。”
    
      “北京律协把自己当成独立于全体律师之外的机构,完全颠倒了主仆关系。”程海等人表示。
    
      “当咱们北京的律师在办案过程中遭到刁难时,咱们的律协怎么没有发表“严正声明”?当咱们北京的律师在执业过程中遭到公权力和利益集团的的报复时,咱们的律协怎么没有发表“严正声明”?当新《律师法》在今年6月1日开始实施后,被有关部门拒不执行时,咱们的律协怎么没有发表“严正声明”?今天,北京的35名律师,仅仅是提出了直选的要求,怎么就惹得咱们的律协如此暴跳如雷,失去常态,迫不及待地发布了‘严正声明’!”9月8日,参与联名的杨学林律师在博客中这样写道。
    
      至本刊截稿时止,此次风波尚未显示出趋于平息的迹象。对于35名律师和越来越多的人对律协直选的呼吁,北京律协没有进一步正面回应的动作。
    
      律协直选其实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03年,深圳律协就实现了直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律协能给少数人带来巨大的利益,所以律协的选举改革才会受到激烈的抵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律协出阴招控制北京律师数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