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结石娃娃:造假时代的剩余生命/叶书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5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叶书亚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你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罪债,
    如同我们免去人的罪债。
    ——引自:耶稣基督的主祷文
    
    都说我们现在进入了粮食和石油的危机时代,其实对于当下的我们,更多的应该是人性的危机:如果我们的粮食是有毒的,如果石油是来污染环境的,生产它们的是人,使用它们的也是人,尤其是粮食这古老的养我们性命的食物,有着毒性或者带来对身体的伤害,我们还如何可以生存?所谓“食色,性也”——对于国人,吃食还是排在第一位的!那么,食物的问题所暴露的就不仅仅是缺少的危机,而是中国人人性本身的危机!中国人之为人本身的危难!
    这一次三鹿奶粉加入三聚氰胺导致大量婴儿泌尿系统结石乃至死亡,成为所谓的结石娃娃,彻底暴露了我们这个时代之为造假时代的本相!
    因此,这并不仅仅是食物的危机,也不仅仅是人性的险恶,而是生命的灾难:我们这个时代,这个2008年历史拐点的时期,从雪灾到地震,已经越来越直接打击生命本身,尤其是地震开始,都是指向孩子们,从不久前黑砖窑的童工伤残事件,到大头婴儿,再到地震中不合格校舍导致成群死亡的孩子们,直到现在的有毒奶粉,孩子们的年龄越来越小了,直到婴儿,刚出生的婴儿,越来越深入孩子们的身体,这是对这个文化剩余生命的再次牺牲式地无情征用!是造假时代所需要的代价和本钱!
    
    中国文化一直有着一个没有被揭露的剩余生命的悖论:一方面总是相信自然和人事会有着剩余和余地,总是可以再生和延续,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生生之为德的信念,推崇生养也要求养生,因而反复利用生命有着剩余的潜力;可是另一方面,又极力征用甚至盘剥剩余生命,既然有着无尽的剩余,那就以为可以无尽征用,极尽掠夺之能事,对剩余生命的伤害无孔不入!
    这一次,再一次地,指向孩子们,直到婴儿,也是这个剩余生命悖论征用的体现:孩子们不就是未来?不就是这个文化和社会要给与他们生存可能性的剩余者?如果孩子们都无法存活,如何还有余下的社会发展的可能性?
    
    食物奶粉与结石娃娃,为什么是二者关联在一起?奶粉之为奶粉,对于婴儿而言,是作为替代的母奶,这反映出一个困境:一方面,我们生命养育能力的衰退使我们更加依赖于技术,而这技术的生产是靠国家社会来监督、来检测和监测的,只有这些产品经过了彻底地检查,认为其合格才可能被食用,因此,其实我们更加需要“祖国母亲”的看护!现在不再仅仅是生养的母亲在看护孩子,而且再一次,是我们的祖国——我们的政府——在喂养孩子,再一次,我们看到,这个社会其实并没有根本改变,不是社会,而是政府——以其监督机制,以其反应能力,以其对未来的责任心,在看护我们的孩子们,但是这一次,再次的失措,再一次的监督无力,使我们的孩子们继续被毒害。
    因为,这个管理体制本身就是与造假结盟的,这个自身缺乏监督的体制本身从根本上就是造假才产生出来的,它依托于一系列的虚假政治谎言、假象的市场繁荣和假想的社会和谐欲望之上的,这是一个假造的王国,一个没有生命品质的肌体,一个有着膨胀的数据含量但与生命生长不相干的巨大躯体——未来会有一天,有人来研究这个人造躯体造假的社会病理学的。
    
    在一个造假时代,我们对科技的信任也会变得可笑起来,这一次利欲熏心的麻木者,巧妙利用了技术,好像传统的灵丹妙药和长生不死之药再次显灵出场了,造假时代再次借用了这个文化根深蒂固的巫术招数,而且玩得更加得心应手,以至于前不久让美国人对中国出口的狗粮的伪造竟然找不到原因,这就是“三聚氰胺”这个灵丹!
    因为对奶粉测量中有着蛋白质含量的要求,而直接测量蛋白质含量技术上比较复杂,成本也比较高,所以很多时候只能通过食品中氮原子的含量来间接推算蛋白质的含量。也就是说,食品中氮原子含量越高,蛋白质含量就越高。而三聚氰胺这种氮杂环有机化工原料开始派上了用场,三聚氰胺主要用于生产三聚氰胺-甲醛树脂,广泛用于木材加工、塑料、涂料、造纸、纺织、皮革、电气、医药等行业,目前是重要的尿素后加工产品,如何这个东西被添加到食物之中,岂不是把人也还原为物了?造假时代的标志之一——就是把人还原为物,又把物当作人一样来精心培育,这是造假与拜物教相通的微妙之处,在一个商品拜物教已经无处不在的时代,生命与非生命之间的界限也模糊起来了。
    而且,因为三聚氰胺的含氮量高,而且生产工艺简单,其生产成本也很低,据专家们在网上的分析,如果要在植物蛋白粉和饲料中使蛋白质增加一个百分点,用三聚氰胺的花费只需真实蛋白原料的五分之一而已,这多富有欺骗性,伪造的含量增加了,而且成本又低。所以增加产品的蛋白质含量其实是添加三聚氰胺的主要原因,而且,三聚氰胺作为一种白色结晶粉末,没有什么气味和味道,掺杂后不易被发现,因而给掺假、造假者极大地利益驱动。
    更加让造假者乐观的是,其成分不易被检测到,除非引进新的设备,而生产厂家根本不愿意在此投资,国家对牛奶生产的各个环节,不可能一一抓控,主要看数据,这样,经过所谓多重检测的指标反而掩藏了它的潜在危险。
    当然,那些掺假者可能最初针对的是成人食用奶粉者,初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危害,这也是因为成人的代谢能力强一些,但是孩子们尤其是婴儿就全然不同了。造假者并没有看到,并不愿去想这些所谓“添加物”的危害后果,而只是看到检测数据,看到生产量,根本看不到这些“造假物”给身体带来的危害。
    
    这里有着两个性命攸关的问题:为什么这个时代造假如此盛行?为什么造假者会如此盲目和麻木?
    
    我们这个时代可以说是一个造假时代:这一次伪造的蛋白质含量不过是一系列无处不在的造假现象中的一环,从以前的生活用品打假,到学术的抄袭造假,到建筑材料偷工减料的造假,到现在的食物造假,则直接进入了身体!更加彻底与我们自己息息相关,而越是与生命相关,这造假就越是隐秘,越是富有欺骗性,我们这个时代是把造假造的比日常之真实看起来更加真的时代。
    中国文化进入了一个普遍的造假时代,在管理者的默许之下,在权钱的交易和合谋下,造假者以其税收给出和广告效果通行无碍,我们现在每日所吃的食物中有多少根本不能食用的假造之物?上天和大地给予我们的食物还有多少可以食用?这些假造之物将给身体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们根本不知道。如同时代处于一个新旧体制代谢的艰难转换之中,其实我们的身体也在遭受如此的折磨:只是我们还没有感触到,病变已经在身体里,只是时候没有到,一旦身体内部的危机爆发,这个文化的肌体将出现比地震更大的灾难!我们将欠负未来子孙多大的欢乐?我们留给了他们多少幸福生活的可能性?
    食物的造假和危害要启示的是那种隐而未显的灾变,一个造假时代只能在一次次的灾变中崩溃。
    
    我们这个时代民众的眼睛和心灵也出现了问题:我们看不到危害,看不到伤害,我们只是看到眼前的利益,也没有什么来塑造我们的眼神,知道数据无法测量出来,就可以造假,或者以为三聚氰胺不会带来危害,加入水中就看不见了,这是中国人特有的自欺——掩耳盗铃,根本没有认识到这是食物,是喂养生命的食物,是与身体的摄人直接相关的。造假者没有看到身体,就是没有看到生命!或者,即便他们看到身体,也还是认为中国人多——我们中国什么都不多,多的就是人,多余的就是生命,有着如此之多的剩余生命,那就借机利用一下,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个的个体的生命,没有发现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剩余的生命,生命要作为剩余的生命来尊重,作为有限的生命来尊重来看待,但是我们已经失去了如此的伦理态度。
    造假者漠视生命,那些所谓的奶霸们当然自己不食用造假的奶粉,也是一叶障目,对他者生命的漠然已经成为我们这个造假时代的普遍习气,因为我们对造假也熟视无睹了,也默许了!汶川地震仅仅让我们看到了他者的痛苦,有所感触,但是,还是无法让我们看清我们身边每时每刻都遇到的危险:这就是食物!如此的切身之物在造假时代的可怕启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