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粮煤告急:总书记秋巡河南是惠农还是骗粮?/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凉秋之季,东升的太阳为中原大地披上了一层厚厚金装。昂扬起伏的北风,为一望无垠的田野,掀起了翻滚的麦浪。 (博讯 boxun.com)

    抚摸着老天赐予的一枝饱满谷穗,望着这喜盈的丰收景象。有先帝故居之称的河南新郑市,一户姓祝的六十老汉,反倒有些发愁了。在中部黄河二岸,有华夏粮仓盛名的豫皖鲁鄂陕。象祝老汉一样忧愁的难以计数。
    
    为啥?古今:民以食为天!眼前:人以钱为命。
    
    再傻的农民都知道:这把把印有毛泽东头像的花纸头红钞票,与日俱贬。即使是什么也看不见瞎子;啥也听不到的聋子,也能时时感到:中国资本市场通胀幽灵的鬼影子,在他们面前来回踯躅。
    
    田边大杨树下,坐着一圈同郑老汉差不多的老汉。守护着:这还未收镰进家的麦子。这可是全家老少一年的消费呀。同四乡所有的村落一样。这个村里的18岁至45岁的壮劳力,几乎都去了发达的大中小城市。
    有打工的;有混日子的;也有拾荒收废品的…。
    不肯背井离乡的青壮年只有:干部、党官、地痞、残疾人。除此外,村里剩下皆是“619938部队”:小孩、老人、妇女。
    
    老人们愁;女人们忧。不是因为在外打工的儿女们,每月寄回家的钱是多少?而是:同钱一起汇进家乡的,还有无所不知的市场“资讯”。
    
    祝老汉的大儿子祝改娃,在深圳一家货柜运输公司当代班司机。常在南方各个码头跑,他比一般在厂打工的老乡,多知道一些信息。
    整个广东是资讯自由的香港强大电视波覆盖地区。08年全球疯涨的粮价、油价、人民汇价让广东人瞠目结舌。也让小祝提心吊胆。
    粮价关乎二千公里外的家人生计。油价关联到他开车的成本。香港的电视和报纸告诉他:国际粮价己疯涨了三倍。而国内的粮价竟比境外要便宜二至三倍。行业的消息又对号入座地证明:价差的“龙吸水”。沿海出现大规模粮油向境外走私。如俗语言:好消息慢慢来;恶消息传的快。
    手机、WWW、报纸、各种各样的汽车、舟船、飞机、火车都能让一组讯息,在一个时间里朝另一度大空间闪电般传递。迅速攀升的通货膨胀物价,浓缩了一句话:粮价必涨。必会大涨。
    
    很巧。改娃正驾着一台装满中国大米的40英尺货柜车,朝广东潮汕一处海港驶去。那些四通八达的通海河道上,有几千艘大大小小的名为渔船实为货轮的船只。绕开二地海关自由地从事海上贸易。其规模大大超过了50年代,曾为中共运军品药品;且创造出让港府也倍感头痛的海蚂蚁搬家走私大王霍英东。
    
    大杨树下,犯愁的祝老汉终于拨通了儿子的手机:“改娃!在干啥呢?”
    “俺在路上开车呢?”
    “快收麦子了。农药、化肥、钟子、薄膜、机泵柴油样样都涨价。你抽空同老二商量一下,这麦子是先存着?还是售到公家粮站?”
    荫绿的田头树下很安静。老汉手上那只老了掉牙的第一代爱利信手机,居然以银亮音色,将4000华里外的话语,呼啦啦灌进一溜坐在田梗上老汉们的耳朵:
    
    “俺爹:吃的留下。多余的放着。最好不要卖。现在国内的粮食金贵的很呀!咱一个白馍馍相当外国人三个白馍馍。咱一斤柴油价要比外国便宜二三倍。如果粮价同外国涨平。俺们一年了辛苦不又是白搭了?要卖,也得等到国际粮价降到去年的标准再出手。”
    
    “改娃呀!不卖可能不行的。这乡里村里的干部,象看到泥鳅的猫儿一样盯的紧呢!”
    “不要怕他们。都什么年代了?还是人民公社吗?越这样!俺们让他发霉也不拽那狗养的一群!”
    “别大声说话!我身边有许多人围着呢!”
    儿子大例例的话,着实让祝老汉和身边的一群老乡,余音绕树,吓下一跳。
    祝老汉象灭掉燃指的火碳一样,赶紧把关掉的手机塞进褂子布口袋里。顺便掏出一包香烟,分给身边的各位老汉。说:“这个龟儿子就会瞎熊。这年头事真让犯晕了。”
    “这有啥奇怪的。几天前,俺家闺女也打电话讲到了粮价。”另一个老汉也开了同样改娃一样的腔。
    
    回到都市的资讯室。我们还得面对现实。
    中国的粮库究竟是空的?平的?还盈盈满满的?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问题是:你相信CCTV?这是相信眼睛?用谎话安民?还是用数据说话?这是一个诚信中国和谎话中国的擂台。
    
    你不后悔眼泪,喜欢鸦片你就跟着:主旋律走!如果你喜欢真实与真理,就随着科学走!
    
    在中国:划分农民和市民的标签是户口。1990年中国的拥有城市户口的居民在1.2亿人左右。农村有12.9亿人。这个庞大的群体有10亿人,劳动生活在农村。
    到2007年中国城镇人口(括农民工)接近5亿人。为满足这五亿不种粮人口的肚皮。中央每年都要用巨额外汇从世界粮仓之称的:美国、加拿大、乌克兰、泰国、印尼、印度支那三国进口大豆、小麦、大米。
    中国自1990年起,中国农村每年有一千六百万壮劳力进城谋生。中国每年要新增1000万个要吃粮的人口。
    人口与土地严重失衡的马尔萨斯不良效应与农村土地的农转非现象,加剧了粮食危机。
    原本是种田务农的汉子不是:弃田进城;就是:把田租给别人耕种。
    
    各位想一想:中国的粮库是一个空的道具?还是一实的粮装?如果有满库的粮仓。中国各水陆口岸报关码头的巨型龙门吊下,还用得从一艘艘远洋巨轮上吊装那么多的粮库上岸吗?
    
    报关的海关、运输的远洋公司、结汇的中国银行、签发大宗粮食进口许可证的国务院发改委这四个部门的数据一同证明:中国缺粮。各省的粮仓的确不空。但根本不满。
    十四亿中国人民的肠子被三个只大手牢牢捏住:一、宇宙的天意;二、美国华尔街的奸商;三、厌恶传统劳动,都迷信一夜致富的人民自己。
    天意没得抗,只能顺。奸商难抵御,只得忍。当整个谎言腐蚀的社会,普遍弥漫着好逸恶劳的世风,在连去十八年里,有近四亿的农民走进都市,在寸谷不长的城市水泥森林里筑巢。意味着什么?一只春蚕容一只蛹。一座城市难道不讲:容量吗?
    
    曾畅销一时的《中国农民调查》已用事实论述到:中国各省屡用临时填充的粮库,对付中央和省的突击检查。甚至于欺骗赴皖苏二省考察的朱镕基前总理。
    
    总量上的中国粮库,究竟是80%空的?还是15%平的?库存不应在全国7.8.9夏收秋收后统计。而因在1.2.3月中期统计,并除去进口的库存。
    这些对国民经济非常有指标性的数据,中国社科院、统计署及厉以宁、樊钢、吴敬琏这类一张口就会食万金报酬的官方智囊,难道不知道的。是国家的智库同粮库一样虚空了吗?
    不是!那么中国的智库,为什么?倒过来帮胡温勾画一幅幅“手中有粮心不慌”的太平盛世美景。无所不穿的强大资讯,难道不会倒过来围剿一切与真相不否的虚假粮食工程呢。
    各种事态表明:自以为是的中央政府,完全低估了市场的力量和市场的信息。
    
    面对08年度的一切:涨…涨…涨…疯涨…。只会:吹…吹…吹…的胡温政权。似乎再也拿不出什么“灵丹妙药,托钵仙方”了。
    
    体制内会有人污秽地提出:印钱。加速印钱。
    模仿1948年老蒋垮台前,用印刷天文数的金圆券,去洗掠国统区的黄金白银钻石珠宝那样:先由中央政权洗够;再由省级政权洗足;最后由市级政权洗尽。洗出的硬通货,姓公?还是姓?是国家的?还是央、省、市太子的?人民知道!这三洗方法救中国吗?
    不可能。如今急剧的通胀说明:这“三洗”早己用上了。今日的市场正是:中共滥印纸币的结果。再印…就印出天下大乱…再印就印出各省独立。…再印就印出一个动乱的“新中国”。
    
    再强调一句:你印老美就不会印下吗?老美就不懂得:“牛奶兑水;牛肉注水”及“偷梁换柱”的招数吗?别忘了:胡温政权的三点死穴;中国命运的三根肠子:油价、粮价、汇价被世界霸王美国牢牢扼住。
    
    面对内忧外困,你只有盘算人民,把目光锁住产粮的中原。
    
    CCTV.1T2008.9.11节目实况报道了:胡锦涛在二大智臣王沪宁、令计划陪同下。当日到河南焦作农村考察新闻:
    万倾金穗竞相起舞;黄河二岸凯歌催魂。千万只麻雀惊腾升空;九百里乡径道具林立。
    总书记又来咱河南的田间地头。这看看:好一群脑满肠肥低三下四的三级地吏。那望望:皆是事前精心彩排好的肉麻戏剧。
    “乡亲们:我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又来看你们啦!我很高兴能在来的路上,看到一望无际的丰收景象。乡亲们你们辛苦了”
    “…粮食粮价关切到国际名声,人民生活,社会稳定。希望乡亲们再接再励,一定要用科学发展观把粮食生产搞上去。多种粮、种好粮;多贮粮、多售粮。全力支援国家建设……。”
    
    外景镜头一变:央视画面上出现了一批“临时抢建的一排排新型粮库”。里面满了优质小麦。多好多满的粮食呀!
    
    这让三亿多台电视机前的十亿观众看的:“如痴如醉”一个形象无比丰满的领袖与一个多么丰满的库存形成了星月相拱。
    
    人民可知:中原的农民至今最敬重的不是胡君。而是:“万里”粮仑的万里同志和要“吃粮找紫阳”的河南老乡:赵紫阳同志。。
    人民知否:站在高高粮山上的总书记。有否看到?有否想到?距此百十公里地,有二个让中原人民疼心1000年的地方:一个于1975年,曾被共产主义运动及大洪水一起淹死、溺死、疫病而死了三十多万人的驻马店板桥地区。另一个是中国最大的卖血县和爱滋孤儿县--河南上蔡县。怕沾上晦气吗?总书记去了没有。
    几十年以来,每年清明前:河南的粮库十有几空。
    河南这个在三千年前,文化、经济、艺术、财富曾为中国最富庶最发达的中央省份。如今是中国最穷的一个省份之一。成为东南各发达大省廉价劳力的输出大省。
    粮食对苦难伟大的河南人民尤为金贵。如果中央善待中原?河南人用得着买血换粮吗?都用着近五千万人的背井离乡吗?
    
    火红的CCCT电视联播,也让祝老汉的园子里沸腾起来。
    不可小看,生活在中国最底层的农民还是很民主的。他们七嘴八舌地嘲讽央视一个十年不变脸的老节目《帝王出巡,央视吹捧。东转西看,掌声一片。百官垂首,接旨笔记…》:
    
    “皇帝给俺农民拜年,还不是为田里那些粮食。”
    
    “粮多时他尽往古巴、朝鲜送。往大城市跑。咋不到俺家乡来?如今啥涨价缺粮了,就往俺河南跑!”
    
    “四川是天府粮仓。今春那么大的地震发生,楼塌人毁的咋有心种粮呀!”“咱总理咋不在俺收割前,宣布大幅度涨价呢?他不是很爱护俺种田人吗?”
    
    “他可老奸巨滑的了。你算一算:这一路从南到北收割的几千万吨交售国家的粮食。要涨?他们也得在粮食骗到手,进库后再涨。每市斤涨五角钱都不算多。这前涨?还是后涨?可有千亿元的差别。总理鬼的很呢?这天下,最容易被整被骗的还不是俺农民?”
    
    “是呀!骗咱农民的粮。赚够价差再去骗城里人。这同人民公社骗粮有啥二样。”
    “不然他们吃啥?喝啥?用啥?那么多人带着钱往外国跑!这钱还不是从俺农民身上抠出来的!”
    “对!中央官骗粮骗心,地方官抢地卖地。那朝那代都是一样的贪官污吏。”
    
    2007年7月.河南猪肉每市斤6元。柴油2元一公升。2008年7月猪肉12元一市斤。柴油4.5元一公升。与种粮相关的物质:化肥、薄膜、农药涨价50-65%
    建材上涨80%.按照这个成本倒算。2008年的夏秋粮价应比2007年提高1.5倍。才有微利。
    
    当今中国各省,尤其是南方诸省大有1915年倒袁之势兆。
    
    广东省要求中央将中共于1957年以人民公社为工具掠去的农村土地还给农民。并绕开中央率先议事农村小产权房的自由交易。
    
    福建更开明。直接提出与台湾形成一个经济圈以抗衡珠三角区与长三角区。
    
    浙江不甘落后。要求中央先自洁内部,再要求地方开展吏治。要求中央与各省各据其位;各司其职。土地权和土地税要尊重地方。不可竭泽而渔。
    
    据北方电讯2008.9.12日.山西省宣布年减产五成煤炭。大有威逼“冷水煮蛙的断肠总理”再淌一升眼泪。让大都依赖山西煤炭发电的东南各省电厂雪上加霜。
    
    富可蔑京的深圳更不尿北京的形象工程。你花各省的十几亿钱搞个“尿巢”我深圳用自已的几十亿真金白银,为2010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搞一个更大更漂亮的“春蚕”。
    其他省份正走紧随其后…也许中国已走向邦联自治的共和门口。
    中秋月夜,一首优美的山西民谣会越过吕梁山,飞过长城,飘进胡温的梦床边:
    “人说那个山西,是个好地方。花好月圆呀瓜果呀飘香。你看那无际的大地下呀!有不尽的黑金!你看那山上河边!,有无数肥美的牛羊!自从京城里空降来一位太子爷的李小勇呀!俺山西的风光就不再好!俺山西的天呀从此象煤一样的黑。人说那个山西出……”
    
    毋庸置疑。不用过多久。要么山西易主。要么胡温二人有一人飞地三十万里晋地巡视。
    如同到河南骗粮一样。再用三国的《空城计》来一个:“”掘煤。
    
    急不急,不在君。在天。
    听到了吗?总书记同志:白露早过,天之将寒。北极的风,正在蕴势,沿去年老路,径西伯利亚方向,穿越蒙古高原朝中国袭来。
    山西王真会给您雪中送碳。减产50%想冻死一半北方人吗?真有点叛乱的味道!
    请快去山西,捉拿逆贼李小勇。让中国冬天不用涨价,不再缺煤。
    
    此文完.
    亚笛多星.2008.9.12.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央应拿出安民的智慧和技巧处理杨佳案/亚笛多星
  • 问人民网:”什锦八宝饭”是鸦片还是鞋油?/亚笛多星
  • 重估亚洲民主 走出宿命陶罐/亚笛多星
  • 首都环境指南:盘踞在空中的垃圾山/ 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亦说北京朝阳示威:喷毒的烟囱如何穿进五环鸟巢
  • 以史解说:中共政治改革的真正实质/亚笛多星
  • 公演台湾:扒粪 护粪 泼粪的三角追逐/亚笛多星
  • 碑刻历史:用鲜活战俘当医学解剖的人民大学/亚笛多星
  • 股市狼烟:造血抽血二重天?开关该按那一头?/亚笛多星
  • 西藏的问号:宁舔反华太郎腚 不恭中华寿星脸/亚笛多星
  • 红色警讯:胡温《草船借箭话梅战略》为什么屡屡失败/亚笛多星
  • 陈水扁案:中国一线精英为何易患政治鼠疫?/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奥运鸟巢藏猫腻 五只假虎跑的快!
  • 张艺谋可申领中国现代痞子文化运动金牌/亚笛多星
  • 股市警言:人民日报不是人民币印钞机/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拯救北京 建议中国迁都
  • 四千亿金铸北京中国还缺什么?/亚笛多星
  • 中国民主交响曲:中央和地方的猫腻乐章/亚笛多星
  • 礼仪之邦不礼仪的特写:刻意丑化美国队/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