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举国体制”的资源错置与社会不公/何清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8日 来稿)
    何清涟更多文章请看何清涟专栏
    
     北京奥运盛宴结束,中国终于用金山银海堆出了“金牌第一大国”,这很让中国政府受到鼓舞,于是官方人士放话,今后还要坚持体育的“举国体制”。因此,我想讨论一下举国体制的两大弊端:资源严重错置与社会不公。 (博讯 boxun.com)

    
      资源错置:教育、公共福利与奥运金牌孰轻孰重?
    
      先列举一组数据说明中国财政收入的支出流向。即使按中国政府对外公布且大大缩水的430亿美元(另一个北京奥组委顾问黄为透露的数据是5200亿人民币,计700多亿美元),这一投入也远远超出事关中国“百年大计”的教育支出,更是超过全国卫生支出――2007年,中国教育支出为157亿美元,卫生医疗支出为97亿美元。而教育与医疗费用过高,早就被中国人谑称为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中的两座(另一座为购买住房支出)。
    
      这两座山有多重?以教育为例,2006年青海省人大代表程苏在“两会”上提交的调查表明,西部贫困农民家庭供养一个孩子上大学,要透支35年的家庭收入。另一项调查中,接受调查的110户陕西合阳农户中,11人因高额学费而累死、自杀或病逝,所有家庭都负债累累,从数万元至十几万元不等。此类情况不独发生在青海与陕西,是全中国中下阶层的共同恶梦。
    
      政府的卫生公共投入减少,使中国医疗体制的公益性严重缺失。欧洲国家在医疗方面的公共投入,约占整个国家医疗卫生投入的75%左右;东欧等转型国家约占70%左右;印度近年来在53%-57%之间。中国的卫生公共投入远远低于上述国家,近年来徘徊于45%左右(政府投入只占18%左右,其余为社会投入),公众个人投入占国家卫生总投入55%左右,负担很重。因此有病不敢就医者,在城市约有五六成;在农村则有七成以上。而因病返贫的家庭,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都有不少。
    
      到底是支撑面子的奥运金牌工程重要?还是教育与公共卫生这些有关民生的公共投入重要?不同政治体制的国家会有不同的选择,中国政府放弃了民生,选择了面子工程,这种资源严重错置,只会发生于缺乏纳税人博奕机制的政治制度之下。
    
      社会不公:举国体制养育了体育利益集团
    
      中国人对体育举国体制的反思始于2004年雅典奥运会举办前夕。当时中国网络上流传一篇文章“警惕奥运金牌的陷阱”,作者在文中展示了惊人的数字:雅典奥运会“备战”4年,中国花费了200亿元。如果中国队在雅典获得30枚金牌(事实上得了32枚),那么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可谓世界上最昂贵的金牌”。在雅典奥运会中国鸣金收兵之后,另一篇“一枚奥运金牌7亿元?体育举国体制的冷思考”问世,引发了国内对体育举国体制的热烈讨论,参与者认为,教育与民生比金牌体育重要,国家的财政开支应该用在刀刃上。
    
      《南方周末》当时发表了一篇对北京2008年奥组委执委和亚奥理事会体育委员会主席魏纪中的采访,魏认为雅典奥运组办之所以获得成功,“最根本的一条是,希腊政府把体育场馆建设放在了后边,而把老百姓放在了第一位。”
    
      2004年的讨论还触及举国体制的另一个问题,即重奖举国体制培养的金牌运动员究竟合不合适。我今天想讨论如何解决举国体制产生的这种社会不公。按照“ 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既然是全国税收支撑的举国体制培养出这些金牌运动员,金牌投资者“全国人民”应当分享金牌带来的经济效益。但“全国人民”此时却成了一个名义上分享金牌荣誉的集体名词,而非实体,甚至没有代理人。倒是“全国人民”投资养活的体育界,不仅享受公务员待遇,还围绕着金牌运动员形成了一个个利益集团,包括运动员、国家体委、运动员所在的队及"培养"其出道的家乡体委在内,均可分享“奥运金牌工厂”产出的一切利润,而真正的投资者“全国人民 ”在利润分成时却处于缺位状态。
    
      我认为,“全国人民”至少应当参与利润分成,用来建立一个基金会,为体育的举国体制转型预作准备。无论如何,这种资源错置、漠视民生的制度安排不应当再延续下去。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清涟:中国为何不再被外商视为投资福地?
  • 何清涟:美国政治中的“中共因素”
  • 何清涟:春运雪灾叩问中国的应急系统与政府管理能力
  • 一盘无法解套的死棋--评析中国当前的农民土地革命/何清涟
  • 好书下载:何清涟《中共控制媒体策略大揭密》(图)
  • 奥运五环之蚀——评析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人权状态/何清涟
  • 何清涟:我们需要一双没有死亡的眼睛
  • 中国的腐败容忍度与腐败安全度/何清涟(图)
  • 何清涟:大陆民怨 超过历史上民众起义程度
  • 何清涟:中国向国外无偿转让网控技术
  • 何清涟:决定中国劳动者生存境况的政治过程
  • 何清涟:并非“他人的生活”
  • 何清涟:别让中国成为一个疾病蔓延的大国
  • 何清涟:“原罪”之争后面隐臧的社会紧张
  • 何清涟:与其钻网眼,不如粉碎渔网
  • 何清涟:改革神话的终结与重塑社会认同的困境
  • 清洗“带血的GDP为”何如此难?何清涟
  • 胡平: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著《雾锁中国》
  • 何清涟:中国外资政策正面临重大变化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