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世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劳工力量演变趋势/孙寿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3日 来稿)
    
    内容摘要:本文基于统计资料探讨了20世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劳工力量的演变趋势,指出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劳工力量在二战前趋于上升,二战后则转为缓慢下降,70年代至今则急剧衰落。
     关键词:工会 劳资关系 劳工运动 (博讯 boxun.com)

    
    在研究资本主义历史上“劳资关系”的不同情形时,工会的活动或劳工运动的力量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本文在概括马克思主义工会理论的基础上,通过汇总20世纪各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有关统计资料,对20世纪发达国家劳工力量的表现和趋势进行探讨。
    
    一、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工会理论
    
    在马克思的理论中,工会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斗争的经济和政治组织。马克思论证了工人阶级追求自身利益的集体行动逻辑。他认为,工人阶级与资本家之间经济的不平等,源自于资本家对工人剩余价值的榨取,这种榨取是资产阶级在资本主义制度中的有组织的集体行动。为了打破这种不平等的制度,工人阶级也必须建立自己的组织,以集体行动的方式与资产阶级进行经济和政治斗争。因此,工人反抗资本家的斗争,必然会由自发向自觉转变,最终建立起与资产阶级斗争的政治和经济组织——工会。
    马克思和恩格斯强调,由于两个阶级之间利益的对立,工会不能仅仅依靠谈判达到维护工人利益的目的,必须采取罢工等激进措施;而工人阶级维护其利益的最终解决方式是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和建立自己的政权。“单个工人和单个资产者之间的冲突愈来愈具有两个阶级的冲突的性质。工人开始成立反对资产者的同盟;他们联合起来保卫自己的工资。他们甚至建立了经常性的团体,以便为可能发生的反抗准备食品。有些地方,斗争爆发为起义。” [1][2]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影响下,罢工成为世界各国工会维护工人经济利益的主要手段。
    在西方各发达国家,历史上工会发动的政治斗争——罢工或者起义,大都在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强力镇压下以失败告终,具有强烈政治色彩的工会也为资产阶级政府所不容。在这种形势下,西方国家多数工会开始淡化其政治色彩而转向以改善工人经济福利为目标的“工联主义”。奉行“工联主义”原则的工会只强调通过与雇主的集体谈判来提高工资、改善工作条件,不再关注超过劳动者经济福利范畴的社会目标。与此相对应,那种力图从本质上改变社会管理方式和社会经济制度的工会被称为“革命工会主义”。“工联主义”工会并不关心这样的目标。美国工会支持美国社会的主要经济、政治制度,“它对工资的要求是激进的,但对私人企业的经济制度却是保守的”[3]。
    在“工联主义”行为原则下,罢工仅仅作为激烈的经济斗争手段被工会所保留,而且多数情况下也只是工会的终极斗争手段。代表工会会员与资方进行集体谈判、签订工作合同,参与企业管理、甚至国家政策法规制定等一系列较为温和的手段,成为工会争取劳工经济利益经常使用的方式。为了达到其经济目标,西方国家工会普遍聘用富有经验的法律专家为其服务,并通过各种渠道向有关方面施加影响,力争在政府的法律制定与行政行为中体现工会的主张和要求。
    在欧洲国家的历史上,工会存在着从注重政治斗争向注重经济斗争的转型过程;相比较而言,美国工会从诞生之日起,非政治性的“工联主义”原则就占据了工会运动的主流。所以在“工联主义”的经济斗争方面,美国工会表现最为突出。“美国工会运动的主要目标是提高工人的经济地位……美国工会与许多欧洲国家的工人运动不同。在欧洲一些地方,工党有时会取得国会的多数席位。他们开展阶级斗争,以变革政府结构,甚至提倡社会主义。”[4]今天美国的工会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生活中一个强大的压力集团,其游说活动对立法机构和行政部门具有重要影响,往往迫使国会和政府在法律和政策的制定与执行中必须顾及工会的利益。这种“工联主义”行为方式,成为现代市场经济国家工会运动的主流,也得到了劳动者特别是工会会员的普遍认同。
    有几种指标可以衡量一个国家劳工运动或工人阶级的力量。一个是“入工会率”或称“工会密度”。应当说这不是一个完善的尺度,因为有些国家如法国,虽然入工会率很低,但工人阶级却很团结,能够成功地对抗雇主和政府。但总的来说,在入工会率高的地方,工人的工资、津贴和社会福利等情况会比较好。另一个是“罢工发生率”。罢工是工人阶级进行斗争的主要武器,罢工发生率的高低是劳工运动强弱的重要表现。再一个指标是有没有一个强大的劳工政党。哪里有稳固地扎根于工人阶级的全国性政党,哪里的工人阶级就可能具有争取自身利益的更强大的政治力量。
    工会密度的测定有两种方法:一是看工会会员占全体劳动力的百分比,可以称为工会密度Ⅰ;二是将工会会员人数同全体非农业雇员人数加以比较,称为工会密度Ⅱ。一般认为后一标准更为合理,因为绝大多数农场雇员不可能成为工会会员,另外,这一标准还排除了军队人员、失业者、农场主和农场管理人,这些人也不可能加入工会。
    
    二、20世纪美国劳工力量的演变趋势
    
    从工会密度Ⅰ来说,美国真正的工会会员人数,从1900占全体劳动力的大约3%,提高到1955年的大约24.4%。当然这种增长不是连续性的。在达到1955年的水平以前,曾经出现过1920年到1935年的下降。1955年达到高点以后,又出现了下降趋势,直到1968年的22.9%。
    就工会密度Ⅱ这一指标看,工会人数从1900年占全体非农业雇员的4.9%,增长到1945年的大约35.8%。期间也经历了1920年到1930年的下降。而后则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趋势,从1945年的35.8%下降到1968年26.1%(参见图1)。
    20世纪初至1968年间美国工会密度的变化基本是一个曲折中上升而后又下降的过程。在二战前,工会密度在曲折中趋于上升,工人阶级在斗争中逐步获得日益扩大的组织工会的权利。而在二战后,工会密度则存在着缓慢下降的趋势。
    
    
    资料来源:[美]C·A·摩尔根编著. 劳动经济学. 北京:工人出版社,1984:379
    
    20世纪60年代末,欧美发达国家爆发了大规模的社会运动和工人运动,史称“1968年革命”。这场波及范围广泛的社会运动给富裕而稳定的西方社会提出了极大的挑战。与此同时,由于战后长期的经济繁荣和协调型的劳资关系,工人实际工资的不断上涨开始侵蚀资本利润,70年代经济陷入“滞胀”危机和竞争的空前激烈,更加剧了资本利润率的下降。在这种背景下,劳资之间在企业层面和国家层面的所谓“共识”和“协调”开始被打破,协调型劳资关系型式也逐渐趋于解体。“在‘黄金时代’期间,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出现的一些制度——美国的劳资协定,日本的就业体制,西欧的福利资本主义等等,现在到处都面临着挑战”[6]。资产阶级及其政权为回应劳工群众的挑战和威胁,恢复不断下降的利润率,开始借助逐渐兴起的信息技术,发起了一场对劳工的反击,在政治上这场反击被称为新自由主义或新保守主义的复兴,从而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劳资关系”整体态势。在这个过程中,劳资间的力量均势发生了逆转,形成了资本的进攻和“劳工的沉默或退让”,资本力图削弱劳工已经取得的权益。
    在资本的进攻下,劳工力量日益退让,工会力量日益削弱。杰里米·里夫金指出:“到了1981-1982年经济衰退期间,工会首先开始丧失阵地。仅在1982年,超过49%的加入工会的工人经过劳资谈判接受了工资冻结或削减的条件,为整个80年代开创了先河。到1985年,三分之一的工人按照新的劳动协议同意了工资冻结或下调的要求。”[7]工会力量的削弱,使得美国工人丧失了在资本面前维护自身利益的有效手段。这个劳资双方力量的历史性反转,为20世纪80年代的资本主义重组提供了社会基础。这种重组的根本目的在于恢复和提高利润率。这一目的很大程度上实现了。
    这种资本向劳工进攻的单方面阶级斗争,似乎回到了二战前。这进一步彰显了劳资关系间的对立本质和二战后所谓协调的虚幻性,更鲜明地反映了劳工与资本家这两个阶级在利益上的某种不可调和性。但这两个时期也有重大差别:二战前在劳资间的冲突中表现出工人阶级强大的力量和斗争性;而70年代以来在资本的进攻面前,劳资关系的整体状态突出反映了工人阶级的孱弱、退让与无奈。70年代以来的劳资关系整体态势,更多地表现为资本对劳工的进攻,相应的则是劳工力量的削弱与分散和劳工的沉默与败退。劳工和雇主之间在二战后所形成的分享生产率增长成果的相对“和谐”的状态已经消失。由于工人运动处于低潮,劳资冲突的数量逐渐减少;罢工不再是工人斗争的主要手段;工人参加工会的比例不断下降;工人的阶级意识也日趋淡薄。
    美国的大企业开始雇用老练的管理顾问帮助计划反工会的运动,迫使一些工会解散,解雇工会的领导人和组织者,以迁移工厂作威胁迫使工会及其成员就范。新型劳工顾问公司在运用社会科学知识方面很有经验。他们指导企业向雇员传递参与企业决策的虚假感觉,用奖励和惩罚制度来影响雇员对工会的态度,建议雇主拒收几种有可能接受工会号召的工人,指导企业从精心违犯劳动法中获益。未成立工会的企业则采取一切手段阻止工会对其工厂和办公室的渗透。
    工会的范围和权利急剧缩小,在资方的攻势下日益转为守势,不得不在工资和福利等方面作出让步。20世纪70年代以来,工资削减以外,一些30年代曾施行的做法也得到了恢复。如“双重合同”(two-tier contract)制度,或称工资双轨制,即工厂中已雇工人实行一种工资待遇,而新的或所谓的“未来工”则实行低得多的工资待遇,即使两者同工也不同酬。例如,1983年在波音公司,机械师的小时工资为11.38美元,但从事同样工作的新雇员的小时工资仅为6.70美元。1985年美国企业10%的劳工新合同是按工资双轨制来签订的,这在1980年以前是没有的[8]。颇具讽刺的是,一些大公司的工会会员为保住他们的工作而投票赞同这种做法。这种做法再次创造了两类工人(two classes of workers),并分裂了劳工队伍。
    就美国而言,工会的衰落还有一些其他原因。美国工会的形成主要在20世纪30年代,中心是制造业部门,而制造业部门相对来说已经缩小。产业中形成的新行业,大都位于所谓的阳光地带(sun belt)即美国南部,这个地区的大多数州一向是公开敌视工会的。同时,就业发展一直在最无组织的几类工人中上升最快,包括白领雇员、服务性工人、小企业雇员和女性工人等等,大都是阶级意识较弱的群体。工会力量有所增长的惟一领域是在公共部门,尤其是教师和联邦、州与地方行政机构中的雇员。
    从前面提到的衡量工人阶级力量的几个指标来看,美国劳工运动的衰落极为显著,工会化水平和罢工强度都在不断下降。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数字,70年代以来至2004年美国工会会员在非农雇员总数中所占比例的变化情况如图2所示,1970年为28.0%,2004年已降至12.5%。在私营部门,工人工会密度下降得更低,工会会员占私营企业职工的比重从1973年24.6%减少到2004年的7.9%。除了法国,美国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工会密度最低的。
    公共部门的入会率自1983年以来也在缓慢下降,但目前还保持着36%的较高工会密度(见图3)。所有公共部门工会会员中大约17%集中在联邦政府机构里,目前他们也开始遭到布什政府的猛烈打击。布什政府不仅推动许多联邦服务私有化,而且以国家安全为借口拒不承认联邦政府工会的谈判权,州和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员也受到私有化和大多数州财政危机的威胁。有学者估计公共部门入工会率和会员人数开始下降的日子可能也为时不远了[9]。
    更值得注意的是[10],1983年,美国所有工会会员(共计1772万)约有一半(844万)生活在以下六个州:加利福尼亚(211万)、纽约(216)、伊利诺斯(106万)、宾夕法尼亚(120万)、密歇根(101万)、俄亥俄(101万),但这六个州的工资和薪金雇员只占美国的三分之一。2004年时,这六个州的工会会员(合计721万)仍占总数(1537万)的近一半,但除了加利福尼亚州绝对数(增加为238万)有所增加外,其他几个州的工会会员绝对数在1983年到2004年期间都已大大下降。
    
    
    
    资料来源:Hirsch, Barry T., David A. Macpherson and Wayne G. Vronman. Estimates of union density by state. Monthly Labor Review, July 2001: 51~55 及Statistical Abstract of the United States: 2006, Table 647, 436
    
    我们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有关罢工的统计资料绘制出图4,从中可看出工人罢工斗争的大致趋势。如图4所示,这类罢工及参加者的人数现在处于历史的最低点:2004年发生17起,2003年发生14起,2002年发生19起;相比之下,1952年是470起,1980年是187起。2002年,这类罢工涉及45900名工人;而1952年是274.16万,1980年是79.15万。罢工特别是众多工人参加的罢工,在美国越来越罕见,这一事实与会员的低密度相结合,显示了美国劳工运动的软弱无力。
    另外,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劳工的政治力量更为有限。美国不存在工党或真正的劳工政治,劳联-产联及其成员工会,每四年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运动投入上千万美元。然而,这些投资的回报微不足道。地方一级的努力尚有一些成就,至少使一些政治家谈论劳工问题。20世纪70年代以后,劳工遭受了政治上的多次打击。如1978年“劳工法修改法案”失败 ;1980年及以后的几次大选中大多是保守的共和党人当选为总统;同时,国会中一些劳工最亲密的同盟者的议席也输给了敌视工会利益的右翼候选人。
     资料来源:Statistical Abstract of the United States: 2006, Table 646,435
    
    三、其他发达国家劳工力量的衰落
    
    其他发达国家的劳工力量呈现出与美国相类似的趋势。工会运动在欧洲有着良好的历史基础,与美国相比欧洲国家的工会密度一直较高。但20世纪80年代以来大多数欧洲发达国家也出现了与美国类似的工会衰落现象。表1列出1990、1995和2000年主要欧洲国家的工会密度及其年均变化率,从中可以看出,90年代,尤其是1995年以来,大多数欧洲国家的工会密度皆处于下降过程中。
    
    表1 欧洲主要国家工会密度1990-2000
    国家 工会密度(%) 工会密度年均变化率(%)
     1990 1995 2000 1990-95 1995-2000
    英国 38 32 29 -3.4 1.7
    法国 9 9 N/A -1.3 N/A
    德国 33* 26 22 +0.1 -0.1
    荷兰 22 22 22 +0.1 -0.1
    意大利 39 38 37 -0.5 -0.8
    奥地利 45 39 35 -2.8 -2.1
    挪威 57 56 54 -0.3 -0.8
    葡萄牙** 40 N/A 30 -2.7 -2.7
    西班牙 9 13 13 +7.2 +0.4
    比利时 57 60 58 +1.1 -0.6
    丹麦 81 86 82 +1.2 -0.9
    瑞典 80 83 82*** +0.7 -0.3
    芬兰 73 80 79 +1.9 -0.2
     注: N/A表示数据不详,*该数据是1991的数据,包括东德;**葡萄牙的数据系估计值;***该数据是1999年的数据。
    资料来源:顾欣,范酉庆. 全球化背景下的工会运动:以欧洲主要国家为例.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05(4):58~65
    
    许多国家的工会密度在20世纪80年代就从其历史高点下滑。据统计[11],意大利工会密度的历史最高点为1980年的44%,奥地利为1955年58%,英国为1979年55%,德国为1960年的35%,比较而言,工会运动在英国的衰落程度最甚。1979年全英有1340万工会会员,在1979-1997年的18年中,工会会员锐减至715万,下降了40%,工会密度也由55%降至29%,1997年工党政府上台,这种下降趋势才中止,并略有回升,2002年英国工会会员人数比1997年增加12.8万人。而且,OECD国家每年因罢工而损失的工作时间,1990~2002年每1000名雇员中平均损失100天,比1985~1999年间的145天下降很多[12],显示发达国家工人阶级以集体力量维护自身利益能力的下降。
    同期,日本的工会权力也被极大地削弱了[13]。日本工会密度从1970年的35.4%跌落到2003年的19.6%。特别是1985年新自由主义政策推动了日本国有铁道公司(JNR)、日本电信电话株式会社(NTT)和日本烟盐专卖公司三大国营企业的私有化,劳工运动中最有战斗精神的组织受到沉重打击,曾经是左翼劳工运动全国性中心的主要以公有企业为基础的日本工会总评议会(SOHYO)也解体了。劳工运动的衰落也冲击了日本社会党(JSP)和日本共产党(JCP)的力量。伊藤诚指出,日本工人已在相当程度上丧失了通过工会和自己的政党进行集体讨价还价的能力。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81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260
    [3]理查德·B·弗里曼. 劳动经济学(刘东一,程为敏,周小庄等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179
    [4]保罗·萨缪尔森,威廉·诺斯豪斯. 经济学(萧琛等译). 北京:华夏出版社,1999:192
    [5][美]C·A·摩尔根编著. 劳动经济学. 北京:工人出版社,1984:379
    [6][英]戴维·柯茨. 资本主义的模式. 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290
    [7][美]杰里米·里夫金. 工作的终结——后市场时代的来临(王寅通等译).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194
    [8]黄素庵,甄炳禧. 重评资本主义经济——科学技术进步与资本主义经济的变化. 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6:220
    [9][美]迈克尔·D·耶茨. 美国工人失业和工会组织现状. 国外理论动态,2004(12):30~34
    [10]Statistical Abstract of the United States: 2006, Table 649, 437
    [11]顾欣,范酉庆. 全球化背景下的工会运动:以欧洲主要国家为例.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05(4):58~65
    [12]黄景贵. 全球数字经济. 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3
    [13][日]伊藤诚. 日本经济的结构性困境(黄芳,查林摘译). 国外理论动态,2005(9):19~2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