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平头:韦国清南宁屠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六)围攻解放路据点
     (博讯 boxun.com)

    8月2日,韦国清命令6912、6966、6936等部队10多个连的兵力,以及广西"联指"武斗队和南宁周边九个县(武鸣、横县、邕宁、马山、崇左、上林、玉林、陆川、贵县)的"联指"武斗队,大举包围广西"四.二二"仅剩下唯一的解放路据点。
    
    总指挥是焦玉山(广西军区副司令员),张海波、钟生栋(广西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景伯承(桂林军分区司令员),邱玺(南宁警备区副司令员)和陈德华(南宁警备区参谋长)等也分别到各片指挥。广西"四。二二"原先控制的解放路附近的民生路、上国街、新华街等十二条街道,已被部队和"联指"打成了废墟。(17)
    
    8月3日,部队和"联指"重兵包围解放路,开枪炮击,一片火海。广西"四。二二""全军覆没",为期不远。但广西革筹、广西军区是日给中央的电报描绘的却是另一幅情景:
    
    "阶级敌人"仍然纵火破坏,解放路的坏人不断向"掩护"部队和"救火"的"群众"开枪射击,破坏救火。部队正积极组织设法深入"掩护救火",严防"阶级敌人"继续纵火(18)
    
    同一天(8月3日),部队和"联指"三面包围广西"四。二二"南宁百货大楼据点。先用重机、高射机枪、无后座力炮轰击,后用土坦克送上去的炸药包,将大楼摧毁。据1983年广西"处遗"调查统计,南宁百货大楼被摧毁,国家损失110多万元。(19)
    
    枪杀活埋"俘虏"
    
    8月5日,部队和"联指"攻打解放路基本结束。据不完全统计,广西"四。二二"被打死1493人,(拉到二塘煤矿废坑丢弃尸体680具;在解放路附近的街道就地"火化"694具;在朝阳沟边枪杀活埋75具;分散"火化"、丢下邕江44具)抓获"俘虏"6445人,另外居民2500人。
    
    南宁"四·二二"的各据点被攻破,标志着广西"四·二二"的全军覆没。"联指"头头们大开杀戒,把抓到的"四·二二"人员成批的拉到邕江边集体枪杀,尸体推入河中,鲜血染红了邕江。如筑路机械厂的封方南、黎瑞波,水电厅的一蔡姓干部就是被抓获后杀害的。
    
    5日上午九点左右,解放军和和"联指"、"工纠"从解放路押送一批"俘虏"出来,走到广州照相馆门前,(离南宁市革委会门口不到一百米处)被怒从胆边生的"联指"成员用冲锋枪扫射枪杀了26人,死者中有南宁市公安局干警黄祖霖、钟敬仁、胡跃明、李国和、谢赤德、黄初庚;南宁市废旧公司唐光琮(女)、廖洪基;南宁市粮食局韦质彬;南宁市树木园五人。(20)
    
    5日下午广西"联指"和南宁市"联指"下属各组织召开庆祝胜利大会。晚上举行宴会,大吃大喝后,又去屠杀"俘虏"。南宁市"联指""财司"兵团分两处会餐,炮连在朝阳路小学,其余在区工商联。在朝阳路小学会餐的王利(南宁市饮食公司保卫干事)等人吃喝后,提出要"教训教训"康兴(南宁市财办副主任)。吕继才、杨爱群表示同意,于是他们把康兴从关押的教室里拉到球场上,王利、吕继才和杨爱群用木棍轮流毒打,当康兴被打得躺在地上不能动弹时,王利、吕继才和杨爱群把康兴拖上汽车,令司机蒙日光开车到望洲岭(现在的皮具厂),把康兴抛下红薯地里,王利和杨爱群先后开枪将康兴杀害。(21)
    
    8月6日凌晨五点多,"联指"南宁民运社兵团头头兼攻打解放路武装混合连连长李锦庆,在镇北桥头被冷枪击中死亡。消息传开后,"民运兵团"武装班长黄立胜便带领部分武装人员到华西大楼,把关押的"俘虏"从中拉出八人到华东路口枪杀。(22)
    
    早前的1968年6月19日至20日,广西"联指"武装包围水电厅设计院"火种"据点大楼,屠杀62条人命,并灭尸于邕江河里,酿成"火种"惨案。
    
    6月20日,"联指"攻克"火种"据点大楼,抓获俘虏61人,立即拉倒水电院内枪杀了55人,死者是水电厅设计院"火种"成员纪烈、蔡玉华、黄克兰、周勇等19人,以及区电业公司的欧学廉、彭柏生,其余是南宁市的红卫兵和陆川县逃来的"四.二二"青年。
    
    残杀俘虏后,由"联指"任树人、何唯钦等带领十六人,把62具死者的尸体装上汽车,拉倒凌铁水厂后面,一一抛下邕江,随波逐流。(23)
    
    强奸、轮奸女红卫兵
    
    从解放路、展览馆抓获数千"俘虏"和"流窜犯"后,广西"联指"一大批凶手对"俘虏"和"流窜犯"执行成批大屠杀,女的遭受强奸和轮奸。对此,韩世福(广西军区副政委、南宁市革委会主任)被迫代表广西革筹、广西军区召见广西"联指"总指挥颜景堂等主要头目,谈对"俘虏"的所谓政策问题。颜景堂等头目明白韩世福的心意,坚持继续枪杀"俘虏"。(24)
    
    8月13日,欧致富(广西军区司令员)在北京代表广西革筹、广西军区主持召开广西"联指"常委电话会议。向颜景堂等头目谈三个问题。一要上缴武器。(因为8月11日"联指"召开所谓"上交武器誓师大会"后,并没有把武器上交);二要节约闹革命。(因为血洗解放路后,广西"联指"从总部到基层组织都召开"庆祝大会",大摆宴席,大吃大喝);三要对"俘虏"执行政策。(因为9845人被抓获后,关押期间被一大批"联指"凶手,动用十五种"酷刑"折磨,成批杀害。不少女红卫兵被强奸、轮奸)。(25)
    
    全军覆没,荡然无存
    
    8月8日,部队和"联指"攻打解放路全部结束。解放路及其附近三十三条街(巷)被炮击焚烧成了废墟一片。连日来,每到夜晚南宁市区上空都是一片火球在闪烁。经过数天的激战,解放路及其附近楼房大都夷为平地。
    
    广西"四.二二"全军覆没,荡然无存。据不完全统计,部队和"联指"围攻解放路和展览馆,广西"四.二二"被打死1493人,抓获"俘虏"9845人,(展览馆473人,解放路8445人,广西"四.二二"赴京控诉团427人,"流窜犯"500人)。先后分别关押在区文化大院、区电业局、南宁二中、九中、天桃小学、当阳小学、五里亭小学、南宁幼师、区交通学校、区看守所等地。关押在区看守所265人,区交通学校711人,南宁幼师441人,都被当着"杀人放火"、"四类分子"、"坏头头"、"国民党残渣余孽"、"反共救国团"等"要犯"、"首犯"的人。当着"要犯"长期关押246人。据1983年广西"处遗"调查统计,部队和"联指"攻打解放路一带,共烧毁三十三条街(巷),其中烧毁机关、学校、工厂、商店和民房2820多座(间),建设面积四十六万平方米,使街道的五个公社,一万多户、五万多居民无家可归,仅国家财产损失价值六千万元以上。烧毁重工、轻工、手工业的厂房、门市部八十多间,中小学校十五间,医院门诊部八间,百货、医药、烟酒、水产、蔬菜、服务公司的商店和门市部共六十一间。(26)
    
    广西"四·二二"派的各级大小负责人均被"联指"抓捕,如熊一军、曹东锋、朱仁、李柏亭、蒋志恭、高兴学、骆伟阳、张英、章子渊、农烈、李维燮等一大批人。这些人之所以未被杀害,是因为想从他们身上搞到更多的"反革命"证据,把他们关押起来,反复审问,逼迫或引诱他们招供是"反共救国团"。这些人之后被多次残酷批斗或折磨,关押多年,其中熊一军并被判死刑,只是后来没有执行而已。这是典型的法西斯专政。
    
    对首府南宁的广西"四.二二"实行大规模武装围歼一役,据官方统计,"四.二二"被打死3795人(当场击毙1471人,被俘人员拉回各地"处理"的约有7013人,其中被打死2324人)(27)
    
    广西"四.二二"全军覆没,荡然无存。
    
    (七) 柳州造反派的覆灭
    
    柳州"造反大军"司令白剑平(北极冰室会计、六八年底被逮捕)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为抗击韦国清及柳州"联指"的围剿,扩大造反大军的势力范围,六八年五、六月一手策划了柳州市武斗的"三大战役":攻打柳铁文化宫,市水厂和市印染厂。这三个地方原来都是联指的地盘。造反大军为从联指手上夺过这些地盘,从各单位的战斗队调来几百人来攻打。
    
    柳州"造反大军"抢援越军列八个车皮武器弹药可谓"鸟枪换炮"!
    柳州"造反大军"组织的中学生和产业工人为主的"敢死队"赤膊上阵,实行绝地大反击。清一色的"五六式"冲锋枪,充足的弹药,加上柳州仔刚烈不屈的秉性。韦国清镇压的天雷,勾上了"造反大军"反抗的地火。
    
    1968年6月10日,柳州"造反大军"占领并控制了柳南区。在全国各地造反派在各地军方和保守派的联手镇压下灰头土脸之际,柳州"造反大军"却绝地反击,连克河南片的鱼峰山、马鞍山、灯台山等制高点。打出一片新天地,一举将"联指"赶过柳江以北,占领柳州三分之二的土地作为根据地。并且大军压境,士气高昂,饮马柳江,随时准备强渡柳江河,进攻柳北。两军大战,迫在眉睫。所以当时称之为柳州市"6.10"事件。
    
    经过"三大战役",柳州两派打出了个分江而治的局面:造反大军占江南,柳州联指占江北。导致大批难民向两岸流动,各自逃到本派控制的地区,一片红色恐怖。
    
    如果说"七·三"布告颁布前,军方还是半遮半掩地纵容和暗中参与"联指"对"四·二二"围剿的话,那么,"七·三"布告下达后,他们则是赤裸裸地亲自上阵了。
    
    在围歼南宁"四·二二"之前,柳州"联指"在柳州军分区和柳州地区各县人武部的支持下,也展开了对柳州"造反大军"和柳州铁路"工机联"的围歼。由柳州军分区直接指挥,调动柳州地区的忻城﹑来宾﹑武宣﹑象州﹑柳城﹑柳江、鹿寨等县及合山矿﹑八一矿﹑柳州郊区﹑柳州钢铁厂等"联指"武斗人员约五千人前来柳州参战,把柳州"造反大军"和柳州铁路的"工机联"的所有据点团团围住。在"联指"和部队联合强攻下,不几天"四·二二"的据点相继被攻破,数百名"造反大军"的人员当场被杀,两千多人被俘。只有少部分的"四·二二"人员逃脱,跑到柳江县福塘地区与当地"四·二二"汇合。为了彻底消灭"四·二二","联指"们乘胜追击,发起对福塘的围歼。
    
    7月24日,"联指"对福塘的"四·二二"据点发起强攻。由于据点内"四·二二"的火力弱,仅数小时据点即被攻破,抓获"四·二二"七十多人,当即枪杀了二十五人。"四·二二"人员大部分突围逃到了山上,"联指"头头们又组织搜山。在后来数天的搜山中,又枪杀了一百二十多人。柳江县"联指"武斗人员韦德金在良上村搜查,见一妇女背着一个小孩从外面回来,韦德金就说这个妇女是"四·二二"派的情报员,当即开枪把妇人打翻在地。妇人未断气,韦德金又补了一枪,妇人含冤而死,年仅两岁多的小孩见妈妈被打死了,吓得放声大哭,韦德金又用石头把小孩活活砸死。(28)
    
    南宁﹑柳州的"四·二二"相继被消灭。韦国清及"联指"头目们所谓的"三点一线"中的两点问题解决了,心中好不高兴,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剩下桂林一个点,要拿下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中央"七二五讲话"宣告广西造反派组织的终结后,与会的"四.二二"众多代表被解放军武装软禁在解放军政治学院的学习班。广西"四.二二"赴京控告团427人,也成了"联指"的俘虏,被押回广西关监。1968年8月19日,广西"四.二二"的九个头头:白鉴平、廖伟然(柳州)、章英、农烈(南宁)、王反修、李振林、钱文俊(柳铁)、刘振林、刘天偿(桂林)被在京一起学习的广西"联指"头头当作"反革命"拘捕,扭送北京卫戍区司令部关押,随后送回广西各地关押。白鉴平被柳州市法院判处无期徒刑。1983年"处遗"(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广西高院宣布对白鉴平免于刑事处分,释放出狱,此是后话。(29)
    
    (八)桂林市"八· 二零"大屠杀
    
    1968年8月初广州军区在湖南衡山开会,黄永胜(广州军区司令)主持会议,广西军区副司令员吴华,桂林市武装部长陈秉德,桂林军分区司令景伯承参加了会议。会议主要内容是桂林市落实"七· 三"布告,研究出动军队,武装解决"4· 22"桂林"老多"据点。会议经过讨论后认为,解决桂林的问题不能同解决南宁﹑柳州问题一样使用武力,而应是先动员"老多"交枪,后予以解决。与会人员回到桂林后,韦国清﹑广西军区负责人认为这正符合自己的设想,是可行的好办法,不但可以减少伤亡,再则可以正视舆论,是切实可行的好办法。
    
    为了实施这一套软的办法,自八月初以来,广西军区派出飞机连续几天飞到桂林上空散发"七·三"布告,同时派出部队的宣传车﹑宣传队到桂林市区街道和"老多"各据点进行宣传,与"老多"的负责人和群众座谈,声称"交枪﹑停止战斗以后,绝对保证人身安全"。此时的桂林"老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部队和"联指"大兵压境,不交枪的话据点迟早会被攻破,南宁﹑柳州"四·二二"的据点被武力解决就是先例。
    
    "老多"的头头周兆祥﹑谢荣杰﹑李日明﹑杨福庭等人经过深思熟虑,最后决定停战交枪。
    1968年8月13日一整天,"老多"的战士们高举红旗,敲锣打鼓,带上各种武器和军用物资到部队指定地点交枪。此时,"老多"占领区内一片欢腾,欢呼交枪实现和平。然而,他们哪里曾想到,一场围歼他们的阴谋已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了。
    
    在桂林地市,又按照桂林的需要制定出"八·二零"公告。为此事,魏佑铸(广西军区政委),代表广西革筹、广西军区于8月18日到桂林几次,在301部队驻地开核心会议,紧急布置军事行动,宣读解释"八·二零"公告。魏佑铸说"八·二零"公告表明依靠的是"联指",镇压的是"4·22"桂林"老多"。(30)
    、
    8月17日桂林军分区司令景伯承,在步校主持召开各县武斗民兵团负责人及县武装部第一把手会议,广西军区副司令员吴华参加了会议并讲话:"桂林问题肯定要解决,一小撮阶级敌人一定要搞干净"。8月19日在104部队驻地景伯承、慕石起主持召开12县民兵团负责人会议,布置了"八· 二零"行动。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一声令下即可展开行动了。
    
    8月20日凌晨,由桂林"联指"组成的"工人纠察队"﹑由各县进城武斗人员组成的"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及军分区的部队一万多人悄悄地开进"老多"占领区,按事先分工, 武装封锁各交通路口和街道,武装包围"老多"的各据点。这天天刚亮,全副武装的人员就分别冲进被各自包围的据点内,重点是广西师院所在地的皇城﹑工人文化宫﹑桂剧院﹑专署大楼﹑广西师院附中﹑工人医院( 住着"老多"的许多伤病员) 。"联指"的宣传人员抢先占领"老多"的广播站,立即广播"七·三"布告和"八·二零"公告。武装人员则逐个单位﹑逐条街道挨家挨户地进行搜查,抓捕"老多"人员和各县逃到桂林的"四·二二"人员。
    
    8月20日以桂林地、市、革委会名义和桂林警备司令部、政治部联合署名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全面落实中央"七· 三"布告的公告"。行动前收缴了"造反大军"的武器,市革委会以"联指"武斗人员为主体编了2000多人的"工人纠察队",配备精良武器。"工纠"武装人员、各县民兵,其它"联指"成员以及反戈一击的原"造反大军"部分成员共一万多人,组编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行大规模搜捕。这一错误行动,其中被抓、被打、被杀、被抄家、被错批、错斗者约万余人。
    
    8月20日至25日,连续六天的大搜捕,"老多"大小头目﹑骨干分子,支持过"老多"的领导干部,所有逃生到桂林的外来人员及所谓的"地﹑富﹑反﹑坏﹑右"分子统统被抓了,总数在四千人以上。接着被抓的外来人员近千人被各县押送回本县,可怜这些逃生来桂林的人员大多数在押送途中或回到本县后被枪杀了。
    
    8月29日陈秉德号召刮12级台风,30日全市大游斗。8月20日开始的抓、抄、游斗风持续了一个多月。
    
    9月4日的一次游斗中兴安中学学生蒋孝生手持"五四"式手枪向著被游斗的对象连续开枪射击7发子弹打死6人(此人74年入党任大队支书,大队长)。
    
    据桂林市革委会68年向区革委汇报:"八·二零"到"九·二零"一个月打死90多人。据处遗办统计"八·二零"至年底杀死160人,批斗死,游斗死94人,自杀91人,总计345人,超过1967年1月至1968年8月20日前武斗中死人267人的30%。至于各单位私立公堂,随意关拷打批斗这种现象延续的更长。
    
    从8月20日至10月一个多月里,桂林地区(含桂林市)被害者达数万人之多,其手段之毒辣,惨不忍睹。这是"七· 三"布告这个特大事件中的一个大事件。(31)
    
    屠杀元凶,惺惺相惜
    
    1968年8月,区革筹,广西军区和"联指"向广西"四.二二"刮起"12级台风",从而实现了广西大地"一片红"——各专,市,县都成立了革命委员会。
    
    广西大地确实是"一片红"!仅仅是"七· 三"布告颁布至8月26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成立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广西共杀害和迫害致死84000多人。——是造反民众的鲜血染红了韦国清 广西革委会主任的顶戴花翎!
    
    光阴似箭,逝者如斯。
    1968年7、8月,韦国清调动军队对南宁"四·二二"进行屠城镇压。二十一年后的八九"六四",行将入木的韦国清,仍不忘表态积极拥护邓小平的北京屠城,镇压八九学运。屠杀元凶,惺惺相惜。这也可解读文革后,中共党内整党"清查三种人"运动,韦国清这个双手沾满广西十万民众鲜血的刽子手,却成了政治不倒翁。韦国清不仅豪发未损,还因和邓小平私交甚笃,非但被包庇下来,甚至文革后仕途冒升,官拜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1989年6月14日病死于北京,得以享受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待遇,寿终正寝,厚葬八宝山,按生前职位排座次,备极哀荣。
    
    文革中参与策划、部署、指挥屠杀广西"四.二二"的军方人物,在八十年代的整党和"清查三种人"运动中,都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正义的惩罚。
    
    四十年过去也没见有当年的杀人凶手向受难者亲属忏悔恕罪,更遑论反思自省了。
    四十年来人们极少对广西文革死难者投以了解和关注,更别说为他们伸张正义、讨个公道了。在这样一个弱势群体身上,沉沉压着执政当局的残酷迫害和社会大众令人痛心的冰冷遗忘。
    
    四十年了,南宁屠城的种种暴行,犹如天方夜谭,人间蒸发,了无痕迹。屠杀元凶,逍遥法外。文革罪孽,未予清算。暴力因为涂上了红色而变成神圣,屠戮的嚎叫因为掩饰和歪曲而变成歌舞升平的吟唱,这种局面是所有当今中国人巨大的耻辱和悲哀!
    
     注释:
     (17)同注1,(1)此文引用的相关资料、数据、电报、文件等均原自于广西整党办公室的内部机密档案。《广西文化大革命大事记——1968年》1987年编印。第125、126页。
    
     (18)同注1,第126页。
    
     (19)同注1,第127页。
    
     (20)同注1,第128页。
    
     (21)同注1,第129页。
    
     (22)同注1,第130页。
    
     (23)同注1,第74页。
    
     (24)同注1,第130页。
    
     (25)同注1,第135、136页。
    
     (26)同注1,第130、131页。
    
     (27)同注1,第131页。
    
     (28)同注1,第105、106页。
    
     (29)同注1,第138页。
    
     (30)同注1,第122页。
    
     (31)同注1,第123页。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小平头 (图)
  • 陈泱潮: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 小平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共特"封殺文革資訊阴谋破产记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图)
  • 陈泱潮: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小平头
  • “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小平头
  •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 小平头:网坛魅影
  • 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下)/小平头(图)
  • 小平头::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上)(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