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冥国记游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睡梦中被神奇的力一拉
    我的肉体被遗弃在床
    灵魂的我被一个精灵拖拽
    烟雾中来到了奈何桥上
    
    过桥后并没有遗忘记忆
    也没有被强迫喝那孟婆汤
    来到一个冥国乡村坟堆
    与人间似乎并没什么两样
    我质问身边精灵是什么人
    为什么强行绑架我的灵魂
    他说因代朋友请你帮忙
    可否知道聊斋中的席方平
    读了蒲松龄遗留人间的书稿
    我说他虽是古代的草民
    也知道他的情况并未相逢
    话音刚落土坟烟雾蒸腾
    
    我是席方平拜见槟郎兄
    让我朋友请你来只为冤情
    我儿子在冥国也本善良
    只因本县的衙役欺人太甚
    与他们冲突后被秘密关押
    师爷竟独占被告律师席位
    老婆也在传唤后下落不明
    冥国的舆论呼吁司法公正
    他们毫不理睬一味蛮横
    曾经帮过你的二郎神呢
    他已到天国养老隔绝音响
    人不怕死但不能受得冤屈
    席氏我非要告状到地老天荒
    
    我在人间也见惯了痛痒
    就算我向人间呼吁又怎样
    似乎去了冥国与人交谈
    梦中醒来我懒懒地躺在床上
    
    2008-08-27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韩国夜逢女吊
  • 槟郎:北京奥运闭幕后的感谢
  • 槟郎:三生有幸
  • 槟郎:郓城宋江的诗
  • 槟郎:窗外有棵叫鲁迅的树
  • 槟郎:张治中将军的学生
  • 槟郎: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 槟郎:我的韩国侠士学生
  • 槟郎:记作家无名氏
  • 槟郎:处女也避孕
  • 槟郎:堂哥去劳教
  • 槟郎:那次大力寺水库别离
  • 槟郎:悼念贾植芳先生
  • 槟郎:狱中看奥运会
  • 槟郎:今夜我只有你
  • 槟郎:凉山到东莞的童工
  • 槟郎:怀念住防震棚的日子
  • 槟郎: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 槟郎:记汶川地震
  • 槟郎:易村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