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韩国夜逢女吊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6日 来稿)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那时台灯只将光叩在
    狭小的桌面上成一圆形
    窗外是一片漆黑
    四周是一片昏沉
    我读着仅带的鲁迅全集
    隐约听到悲凉的喇叭声
    似从冥界传来人的微叹
    我一时毛骨悚然
    韩国大田的鬼讲韩语么
    
    我强抬起失重的头
    书桌的前方的昏暗处
    看到石灰一样白的圆脸
    吓得我魂飞魄散
    先听到悲哀的清唱:
    奴奴本是杨家女,
    呵呀,苦呀,天哪……
    这似曾熟悉的声音终于
    将我从奈何桥边唤了回来
    我细看到黑眼眶黑浓眉
    与我一样客居韩国的中国鬼
    两肩微耸,似惊似喜
    与我几乎脸碰到脸时又后退
    我惊魂未定地问你是谁
    不是说与鲁迅共同拥有情人么
    奴来看自称是我情郎的你
    
    我逐渐镇定地起来让座
    她穿着大红衫子黑背心
    向我的身上依偎过来
    我本能地惊叫国内有老婆
    她嗔怪地说文人哪
    只能在文字里风流快活
    便坐到了我的对面
    隔着条桌我恢复了常态
    她长发蓬松,颈挂两条纸锭
    我不由地惊叹你真凄美
    便想到鲁迅先生的称赞
    她比一切别的鬼魂更美更强
    
    我问吊神来访有何贵干
    她说来看看情人怕要失望呢
    借你的笔写出我的故事吧
    让你的网络读者知晓我的遭遇
    我便简略记下她的自述:
    她出生在大田的华人家庭
    父母是从山东移民高丽的富户
    因为韩战中断与老家联系
    爱国的父母不愿归化棒子
    当时只能选择台湾的中国户籍
    由此便身在韩地恨着韩人
    当她与一个韩族青年恋爱
    全家都誓死反对决不能通融
    阿兄打伤与自己约会的韩族青年
    他的家庭便向李承晚密告
    阿兄被以私通共匪罪名枪杀
    父母也被关进了釜山集中营
    韩族青年被迫当兵死在了上甘岭
    她便在鸡龙山树上投环殉情
    
    现在已回到国内多年
    今天终于决心偿还笔债
    只记得在沉默中合上速记本
    抬头四顾却不见她的人影
    已记不清是鬼魂托梦
    是真事还只是一场幻境
    我好奇她难道真的姓杨
    与古老目连戏中的女主角一样
    我爱的是鲁迅笔下的女吊
    与访我的女鬼有什么异同
    先生更突出她是复仇的灵魂
    大田女吊如何伸报她的冤恨
    
    2008-08-2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北京奥运闭幕后的感谢
  • 槟郎:三生有幸
  • 槟郎:郓城宋江的诗
  • 槟郎:窗外有棵叫鲁迅的树
  • 槟郎:张治中将军的学生
  • 槟郎: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 槟郎:我的韩国侠士学生
  • 槟郎:记作家无名氏
  • 槟郎:处女也避孕
  • 槟郎:堂哥去劳教
  • 槟郎:那次大力寺水库别离
  • 槟郎:悼念贾植芳先生
  • 槟郎:狱中看奥运会
  • 槟郎:今夜我只有你
  • 槟郎:凉山到东莞的童工
  • 槟郎:怀念住防震棚的日子
  • 槟郎: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 槟郎:记汶川地震
  • 槟郎:0八年春时事之我见—答乌有之乡网的采访
  • 槟郎:易村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