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尚前名:人民幣緣何持續“微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人民幣緣何持續“微貶” (博讯 boxun.com)

    
    8月12日以前持續10個交易日的人民幣對美元輕微貶值,在某種程度上是國內外經濟環境變化的結果。未來人民幣升值幅度可能放緩,雙向波動將更為常見
    
    ● 尚前名(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瞭望》供原創稿經歐洲導報社海外首發)
    
    兩組最新的經濟資料,在宏觀經濟微妙的大背景下格外引人注目。
    一是國家統計局剛剛公佈的7月份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和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前者6.3%的同比增速延續了此前兩個月的回落態勢,似乎能 讓人松一口氣,而作為物價先行指標的PPI則以10%的漲幅創下12年新高,有人預計,下一階段,PPI或成為替代食品價格上漲的因素,對CPI繼續下行 產生阻力。
    二是自7月16日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升值趨勢明顯放緩,8月12日以前的10個交易日,竟出現罕見的連續下行,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從7月29日的6.8205:1,貶至8月12日的6.8659:1,出現了匯改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下挫。
    眾所周知,人民幣匯率作為重要的政策工具,其走勢與整個宏觀經濟運行情況密切相關。那麼,近期造成人民幣對美元走低的原因是什麼?其與通脹和宏觀調控之間有怎樣的關係?下一步走勢又將如何?帶著上述疑問,《瞭望》新聞週刊記者走訪了多位元研究者。
    
    ◆ 波動原因:經濟環境變化使然
    
    “一個國家的貨幣升值還是貶值,是和該國的經濟環境相關聯的”,採訪中,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左曉蕾以這樣一句話作為自己的開場白,而這也是多位受訪專家共識。
    在專家們看來,人民幣對美元升值步伐的放緩,是國內外經濟環境變化的結果。
    首先,出口和順差增速放緩,阻滯了人民幣繼續快速升值。
    受多種因素影響,2008年上半年中國出口和貿易順差的實際增速顯著下降,根據海關總署最新發佈的資料,今年前7個月中國累計貿易順差僅為1237.2億 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9.6%,淨減少131億美元。而長期以來,巨額的貿易順差一直是促使人民幣升值的重要動力,所以,國際收支失衡的改善減緩了人民幣 升值的壓力。
    “與之相應,一國經濟增長放緩或趨於下行時,將不支持該國貨幣的強勢升值”,左曉蕾告訴本刊記者,而受國內外多種因素影響,今年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也無懸念。
    其次,與國內通脹壓力有所緩解密切相關。
    事實上,年初人民幣的快速升值,除美元貶值因素外,有關部門“以升值抑通脹”的調控策略也是重要原因。但隨著CPI連續三個月下行,國際原油等大宗商品價 格回落,通脹壓力有所減緩,人民幣升值壓力也隨之減緩。採訪中一位元專家告訴記者,儘管CPI的先行指標PPI仍在創新高,“但在我看來,全球經濟增速放緩 可能導致總需求下降,由此造成產能過剩,這會阻礙PPI向CPI傳導,因而下半年CPI仍會處於下行通道,這會減輕人民幣升值壓力”。
    第三,與宏觀調控的方向性微調有關,即從此前的“防過熱防通脹”調整為“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控制物價過快上漲”,亦對“以升值抑制通脹”的外匯策略產生影響。
    中國社科院經濟所宏觀經濟室主任張曉晶告訴本刊記者,“由於人民幣過快升值會給出口等領域帶來諸多負面影響,不利於‘一保’的實現,加上輸入型通脹壓力有 所減小,有關部門正在重新審視‘以升值抑通脹’的外匯策略,以後有可能不再被作為抑制通脹的重要手段,這自然會緩解人民幣升值壓力。”
    另外,受訪專家指出,央行在宏觀調控思路轉變的前提下,可能加大了對外匯市場的干預力度,即在市場上更多買入美元售出人民幣,從而人為製造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雙向波動,希望通過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來保障經濟增長。
    第四,以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打破國際“熱錢”流入中國的穩定預期。
    7月14日起,外管局、商務部和海關總署開始對出口收匯結匯實施聯網核查管理。同日起,外管局也加強了對出口預收貨款與進口延期付款的管理與監測。7月 18日起,發改委發佈了《進一步加強和規範外商投資專案管理的通知》,嚴防外匯資金通過FDI管道的異常流入。6月18日起,外管局出臺了“報送非居民人 民幣帳戶資料”的有關規定,加強了對非居民八類人民幣帳戶的統計與監測。特別是近日新《外匯管理條例》的發佈實施,進一步有助於防範和打擊“熱錢”的流入。
    此外,人民幣匯率變化與美元止跌關係密切,成為目前人民幣相對走低的原因之一。
    整體上看,得益於強勁的出口和消費支出增加,美國二季度經濟增長好於一季度,出現了企穩回升跡象。同時,新近公佈的美國非製造業指數好於預期,而6月房屋 銷售資料達到10個月以來最高,這些利好消息,緩解了市場對美國經濟前景的憂慮,此外美聯儲繼續維持低利率刺激經濟的措施,令市場對於美國經濟恢復的信心 得以增強,從而支持了美元的強勢。
    “實際上,目前美國的經濟衰退並沒有許多人所想像的那麼嚴重,而美元在經過數月的築底之後,已初步具備了一定的反彈條件。”中國農業銀行高級經濟分析師何志成告訴本刊,“目前來看,雖然美元在過去的一個月裏已經升值了約7%,但依然還有升值的空間。”
    隨著國際原油期貨價格跌破每桶120美元,以及歐洲央行行長特裏謝關於歐元區經濟增長面臨風險上升的表態,使得國際匯市中的美元對各主要貨幣全線上揚,“美元強勢,那麼人民幣相對美元的升值自然放緩,這是正常的對應關係”,左曉蕾表示。
    “儘管人民幣對美元的升值勢頭有所放緩,但對其他貨幣升勢依舊”,因而在北京師範大學經濟學院金融系主任賀力平看來,這在相當程度上表明目前的升值放緩是拜“美元升值”所賜。
    
    ◆ 未來走勢:雙向波動緩慢升值?
    
    採訪中,研究者大多強調一點,即近期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逆轉行情,並不表明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值步伐的停止。
    “這只是一個短暫行為,屬正常波動”,賀力平告訴《瞭望》新聞週刊,“實際上,匯改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並不是一直都是上升的,期間也出現過數次下降的情況。總體來看,這種下行並不代表長期趨勢。”
    而摩根士丹利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王慶日前的表態可能更具說服力。他認為,如果人民幣匯率完全浮動,其水準由市場供求決定,當外匯市場出現供大於求時,人 民幣匯率就會升值;反之就會貶值。如果暫不考慮資本帳戶項下產生的外匯供求變化,當有外貿順差時,市場上外匯供過於求,人民幣就會升值;當有外貿逆差時, 市場上外匯供不應求,人民幣就會貶值。
    “當外貿順差減少時,市場上外匯供過於求的程度會相對緩解;但由於供絕對大於求的局面不會發生改變,人民幣升值的基本態勢自然也不會變化。”他指出,當前,儘管中國的外貿順差有減少跡象,但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的外貿順差不會消失或轉變為逆差。
    6月份,我國外貿出口增長從5月份的28.1%,驟然回落到17.2%,一度引起社會各界對今年出口形勢的擔憂。而8月11日海關總署發佈最新資料顯示,7月份當月我國出口同比增長26.9%,增速重新走高。
    長期從事外匯研究的何志成從近期和中長期兩方面對下一步匯率走勢進行了分析,在其看來,短期內人民幣可能重拾升勢,“甚至不排除年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回到 7:1的可能”,原因有二:一是美元本輪貶值時間已持續約6年,貶值幅度近40%,無論是從貶值幅度和貶值經歷時間,都顯示美元本輪貶值可能已接近尾聲; 其次,國際資本逐步恢復流入美國,為美元反彈積累能量。實際上,隨著美國自身經濟年內逐步見底企穩,歐洲、日本乃至新興經濟體經濟進一步回落,美元將止跌 企穩的觀點近來已得到不少人的認可。
    但從中長期來看,何志成也認為升值依然是大趨勢。目前國內反對人民幣進一步升值的主要觀點是,人民幣升值已經嚴重影響了中國的出口行業,中國貿易順差的下降將拖累整體經濟增長;由於出口行業以勞動密集型行業居多,出口下滑可能導致中國就業壓力加大,影響社會穩定等。
    對此,何志成認為應辯證看待:“人民幣升值放緩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緩解出口壓力尚待商榷,實際上,出口企業的壓力更多的是來自于生產成本的大幅上升,相對于成本的翻倍增長,人民幣的升值幅度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
    資料分析也支撐這一觀點。計算表明,即使2008年上半年淨出口對GDP增長率的貢獻為負,中國GDP同比增長依然高達10.4%,這說明在“三駕馬車” 中,淨出口以外的“投資和消費”有效增長,仍能保障GDP的平穩較快前行——當然,這樣的紙上統計,並未將大量游離於統計之外的“灰色經濟”考慮其中。
    上述分析也表明,在有關人民幣匯率未來走勢的討論中,外貿出口成為重要的考量因素。
    有專家樂觀地認為“外貿最困難的日子已經過去”:一是美國的減稅政策和針對次貸危機採取的種種措施或可見效;二是國內新出臺的紡織品等商品的新出口退稅率已於8月1日開始實施,貨幣政策也在變得更為靈活,更重要的是,我國7月的出口增速已開始重新走高。由此,“人民幣貶值沒有市場基礎”。但過快升值同樣不利於中國經濟,此前的出口企業利潤下降、熱錢過快流入等,已是明證。
    “其實我們面對的問題,不是要不要升值,而是如何升值”。受訪專家指出,人民幣貶值短期內可能有利於應對經濟減速,但從長期來說,卻不利於促進經濟結構的 調整升級,因而我們不應只顧眼前利益;但升值過快且預期穩定也同樣弊端多多,因而雙向波動緩慢升值,可能是未來人民幣匯率的主要走向。
    最終由市場決定
    人民幣對美元的“上限”在哪里,一直是個見仁見智的話題。有人說是5:1;有人說是4:1,常對中國股市發言的羅傑斯甚至認為是2:1,在宏觀走勢難以明朗的情況下,這種預測大多可視為猜謎遊戲。
    有專家認為,有些概念需要澄清,比如激進者呼籲“人民幣停止升值”,言外之意似乎我們可以單方面決定人民幣的匯率,而事實上,這只有在中國退回到封閉的計 劃經濟體系中才有可能。作為一個已深度融入全球市場的發展中大國,我們可以不主動承擔穩定國際市場的責任,也可以選擇嚴格的外匯管制來限制跨國資本流動, 但卻無法單方決定兩個國家之間的匯率,否則在你規定的匯率之外,必然會出現一個更符合市場供求的“外匯黑市”。
    也許有人相信人民幣匯率可以根據購買力平價算出“合理”的目標價位。但在何志成看來,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僅僅依靠購買力平價來決定是遠遠不夠的,因為“現 在形成匯率的原因非常複雜”。的確,自匯改開始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從1:8.3升到了1:6.8,對歐元日元等其他貨幣卻是有升有貶,這也說明決定 匯率的並不主要是購買力平價。
    有消息稱,中國人民銀行內設機構中將新設“匯率司”,專家認為“這旨在進一步強化匯率政策在宏觀經濟調控中的作用。匯率改革已經進行了3年,但距‘有管理的浮動匯率’改革目標還有差距,作為一個政策工具,匯率調控還會在相當長時間內發揮作用。”
    “影響匯率並不意味著能決定匯率”,左曉蕾說,“人民幣匯率最終是要由供求關係來決定,而供求關係是不斷變化的,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無所謂什麼‘合理’水準,只有由市場來決定才是合理的。”
    而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總裁謝多日前也曾明確表示,人民幣匯率要看市場,並由市場來決定匯率水準。這不是政府,也 不是由交易機構單獨能夠決定的。
    我國自3年前啟動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人民幣匯率不再盯住單一美元,形成更 富彈性的人民幣匯率機制。分析人士認為,3年來,人民幣匯率的彈性不斷增強,市場在人民幣匯率決定中的基礎性作用得以更好發揮。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 機制,對促進我國外貿發展方式的轉變、產品結構的調整,都有著顯著的好處。□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