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邪恶势力公然围剿井冈山/冯永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0日 来稿)
    
    http://fengyongfeng1108.blog.sohu.com/89860144.html
     (博讯 boxun.com)

    
    2008年5月15 日,奥运圣火结束在井冈山的传递。而同时,我接到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消息,三张吞吃井冈山的嘴,仍旧在持续地吞咽。为此,我把新近发表在《没有大树的国家》一书中的一章,选择一部分登载在这里,希望与大家一起探讨:环境保护时代的井冈山,如何开展它的斗争。2008年6月11日,江西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再次传来糟糕的消息,我稿件中写到的那一张张“私欲之嘴”,正纠集一股股邪恶势力,开始疯狂地进行反扑,多路“围剿”各个忠诚的环境保护战士,大有要把我文章中提到的每一个优秀人物都消灭于井冈山上的意思。我只是一个远在北京的记者,对当地发生的事件,虽然没有太多的对抗能力,但战斗已经打响,唯一的办法就是跳进阵地,参与其中,为正义的力量鼓与呼。因此,我把本来已经撤下来的这篇文字,重新贴了上来。
    
    (小题)红色旅游是第一张大嘴:它很有可能吃掉“绿色保护”
    
    很多人都去过井冈山,可是很多人不知道,井冈山旅游区与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高度重叠。旅游区有90%以上的面积,都是在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内。
    
    因为这个原因,“红色旅游”与“绿色保护”之间的冲突一天比一天剧烈。当前的态势看,红色旅游的发展势头,显然压倒了绿色保护。
    
    井冈山自然保护区成立于1981年,总面积43万亩,保护区内有中国最完整的中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生物多样性极为丰富,科研潜力无穷。1999年,井冈山自然保护区还是“省级”,考虑到管理方便,江西省将其下放到同样为县级单位的井冈山市管理。
    
    这么一下放,各种私欲的追逐力很容易就侵犯了保护的防线,偷猎的人、偷药材的人,在琢磨它,希望从中得点蝇头小利;开发旅游的人,在琢磨它,希望给当地经济添色壮胆;甚至调到保护区当党委书记的人,也在琢磨利用它的公共资源,来满足个人私欲。
    
    “再这样下去,井冈山保护区将崩溃,而井冈山的旅游开发也将缺乏绿色屏障,井冈山地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更将受到摧残。”有一天,井冈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陈春泉这样一再对我说。
    
    当时,陈春泉刚从上海看病回来,身体查出了不少问题。可他担忧井冈山自然保护区的处境,本来请半个月的病假,只用了不到8天,就着急要赶回山。所有的人都清楚地看到,井冈山旅游开发有一种过度膨胀的冲动,红色旅游冲击着绿色保护。
    
     应当说,井冈山市旅游发展不错,2005年、2006年旅游门票收入在1亿元左右,旅游总收入在15亿元左右。2007年门票收入也超过1亿元,旅游总收入超过20亿元。但是,这些收入仍旧不足以抵消井冈山市的支出,井冈山仍旧需要国家财政大力的扶持。
    
     陈春泉担忧地指出,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在划归井冈山市管理的近10年内,井冈山保护区没有从井冈山市得到一分钱的保护经费;就连最重要的防火经费,也给得微乎其微。现在的井冈山市,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发展旅游上,把保护视为发展的绊脚石;茨坪镇大量破山毁林,建设宾馆和招待所;保护区的核心区、缓冲区、实验区经常被要求“无条件支持开发”,不是修公路,就是建景点;保护区的日常巡查工作经常遇到以“招商引资”为理由的推脱和阻碍;井冈山的主要旅游品市场“ 天街”内,十几家销售野生动物的餐馆在大肆叫卖野生的蛇、水鹿、龟、蛙、穿山甲等;根雕店里,红豆杉、樟树制品屡屡可见。
    
    井冈山保护区还经常收到市里摊派下来的“招商引资”“招会引客”任务。在采访时,正好遇上保护区给茨坪林场下发一份“任务分解通知书”,市里要求保护区2007年要“招会引客”1500人次;管理局没办法,只好把任务层层分解,除了局机关各单位之外,下属六个林场每个林场分到120人次。
    
    陈春泉等人也不是不通情理,前几年,要辟开保护区,修泰井高速,陈春泉当面向副省长顶撞,后来,泰井高速修改了方案,陈春泉也就同意了。由于他的顶撞,公路修建方也作了妥协,为了保护一棵玉兰,多花了60万元;为了保护一棵红豆杉,多花了20万元。现在的这条路,对保护区的破坏,降到了最小。
    
    后来市里又要穿过保护区,修井遂公路。自然保护区一直不同意。不同意当地政府也上马了,保护区至今无可奈何。有些领导为了方便开发,甚至提出非份要求,要求保护区改变原先的规划,争取把核心区位置给“挪一挪”“压一压”,这一次,保护区也不得不同意了,帮助给国家环保总局打报告,要求调整保护区的功能区划。 2008年2月,这个请求得到了批准,河西垅核心区一部分地方,被调整成了可开发的区域,以便某个大公司修建渡假酒店。
    
    井冈山市像全国许多地方一样,不想着激发本地民力,不想着扶持本地智慧,老觉得本地财力弱、能力差,成天到处“招商引资”。招来了一个开发商,要开发保护区核心区河西垅背面缓冲区的笔架山,要在那修悬空栈道。看到接近一个亿的巨额投资,看到能够给当地解决不少劳动力,看到开发商整体还是文明施工,陈春泉咬了咬牙,亲自到省林业厅帮助申报。但是一旦看到开发商有任何违约反诺的行为,陈春泉所领导的自然保护区,马上出来制止。
    
    有些有识之士认为,面对这种激烈的“竞争”趋势,假如把井冈山自然保护区收归江西省林业厅直管,也许抵抗、对冲、谈判的力度,就会大一些。
    
     “江西省一共有六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其他5个都已收归省林业厅统管,只有井冈山没有回归。因此,为了更好地保护,也为了更可持续的开发,我们觉得,把井冈山保护区收归为省林业厅直接管理的时机已经成熟了。这样,我们的许多保护和科研经费,就可以直接拨给他们。”江西省野生动植物管理局副局长吴英豪这样对我说。
    
    江西省林业厅副厅长龙远飞说:“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是县级建制,井冈山市是县级市,双方级别相同,这样管理起来,显然会引发许多矛盾。井冈山市要发展经济,而保护区要强化保护。这不仅给保护区增加保护的困难,其实也会给井冈山市增加财政负担。”
    
    陈春泉说,“井冈山自然保护区要想做好,一年有个600万元,也就能够运行了。其实我们要求很简单,与旅游开发那边的关系,能够像庐山自然保护区那样就行,庐山旅游开发方面,每年给自然保护区补贴60万元呢。”
    
    因此,“归谁管理不算太重要,但必须保证能让开发与保护严格分开,让保护区有足够的独立性;二是开发必须对保护进行反哺;三是强化保护区的科研力量。”
    
    (小题)“个人私欲”是第二张大嘴:它要吃掉刚刚起步的保护精神
    
    如何抵挡旅游开发的冲击,井冈山保护区尚未找到合适的方法。就在保护区的几千名员工在为保护区的生存而挣扎的时候,2006年以来,由于干部任用不当,本来就微弱的力量又有可能被内部瓦解。这一次,瓦解的力量源自人类常见的个人私欲。
    
    2006年6月份,刚刚成立不久的副地级机构“井冈山管理局”,任命一位副局长兼任保护区管理局的党委书记。此人到保护区上班的时间不长。可有人担心,此人很可能成为保护区的最重要的瓦解力量。
    
    此人的第一件事,是夺权,他是党委书记,按照党的分工,主要负责党务工作。自然保护区的法人代表,是陈春泉,因此,财务权、人事权、业务权,主要由陈春泉来负责。而此人在第一次大会上,就提出八条措施,要求陈春泉以后开“局长办公会”,需要征得他的同意。
    
    此人有许多“朋友”,动不动十几号人一起聚到饭店里吃饭,“饭还没有吃,常常是每人先领一条高级烟”;吃完饭后,一千多元、几千元的发票,拿到保护区要求报销。陈春泉认为要适可而止,因为业务而发生的招待,自然可以出账,而如果是个人的宴席,报销就不合理了。保护区的经费如此紧张,做科研,做业务,常常因为没有钱而举步维艰,此时再把大把的钱拿去吃掉,很是可惜。因为抽烟的事,因为吃饭的事,此人时常与陈春泉发生明里暗里的冲突。
    
    茨坪林场管理的范围包括井冈山市政府所在地茨坪镇周围,2007年初,茨坪林场争取到了几栋楼的职工安置房建设。在建设合同已经签订的时候,此人要求林场场长黄新华把建设项目转包给他带来的某个人。黄新华没有办法,只好把其中一座楼转给了此人。结果,这个没有任何建设资质的个人,把建设项目再转包给另外一个有资质的工程队,从中得到了10万元的“好处费”。长古岭林场有部分区域不在保护区,因此每年能够砍伐2000立方米左右木材来给员工发工资。此人要求林场场长许小平把木材的经营权全部交给他的哥哥经营,许没有办法,只好给了此人的哥哥每年500立方米指标。大井林场可以经营毛竹权,林场场长郭文才被逼无奈,被此人要走了不少指标,这些指标转给其哥哥来经营。2008年,此人的哥哥可能又从保护区那要走了2000立方米的指标,每立方米预计可挣200元以上。
    
    陈春泉多方争取到的保护区管理局新办公用房,同时准备建设一个专家招待所,以方便来管理局交流的各方专家学者,同时招待所经营起来后,也可能为管理局顺便谋点利润。本来管理局已经与某个开发商谈妥,开发商带资进入,经营开始后每年给管理局交纳55万元的租金,此后每年再递增 10%。而此人要求将此楼承包给他的一个朋友,价格是每年30万元,而且一租就是10年。陈坚决不同意,于是此人就到处指使人到江西省林业厅、井冈山管理局诬告陈春泉。
    
    由于是党委书记,此人有干部的任用权,因此,他以考核干部的名义,对管理局的干部进行恫吓。他经常对局长助理、科级干部曾以平说:“现在,副处级干部是由管理局来决定的,你得考虑考虑怎么办了。”六个林场在垦殖场时代,一直就是科级,因此,各林场下属的“股级干部”,过去一直是由林场管理层来任命;此人到任后,要求林场所有的“股级干部”,也都要由他来任命。有人认为,此人这种揽权和集权的行为,很像那些喜欢“买官卖官”的官吏们常犯的行为。
    
    陈春泉是笔者见过的最优秀的保护区干部,江西省林业厅、江西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局相关负责人对他都赞美有加;江西的其他保护区负责人对他也相当敬佩。他热爱保护事业,大公无私,所出台的措施、规划对保护区有起死回生之妙,称他为“井冈山的绿色保护神”,一点也不过份。他主持工作前,保护区有几百万元的债务,如今,只有账面上只有几十万元的债务;管理局和各个林场的业务用车,也通过各种项目经费的努力申请,努力替换了一遍。他主持工作前,保护区人力涣散,各打算盘,他上任后,保护区的心力正在凝聚,保护区开始想干正业,也知道怎么干正业。保护区的干部职工都这样夸他:“做业务,他绝对是一把好手;被迫与人窝里斗,他则很可能技不如人。”如果按照他的思路经营上五年,井冈山的保护事业会有很大的起色。然而,由于他刚正不阿,不肯满足某人的个人私欲,某人处处想找理由把他清除出保护区管理局,以实现个人的专权和独裁。
    
    从我开始采访井冈山,到 2008年井冈山自然保护区遭遇特大雪灾之后,井冈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一直处在高度混乱中。一会儿有人制造“传说”,宣称陈春泉已经被调到井冈山管理局当调研员,不再担任井冈山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每隔几分钟,陈春泉就会接到关心他的人来询问真相的电话。有人又对茨坪林场场长黄新华说:“第二天就有人来接你的班”;黄新华不得不到处求证这个传说是否真实。有人又听到风声,就只要给某人送几万元,就可以当林场的副场,再送几万元,就可以当场长。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搞得保护区管理局四分五裂、人心惶惶,刚刚被陈春泉凝聚起来的士气,正逐步滑坡、瓦解。有人说,如果任这样的人主持工作下去,井冈山自然保护区本身将很快“灭绝”,井冈山保护区的干部职工士气将再一次没落和失散。
    
    自然保护本来就是一项坚定的事业,容不得并点迟疑和偏颇,而中国的发展经济的时候,经常不肯在自然保护方面投入精力。自然保护是人类的一项伟大事业,任何个人的私欲都会对它形成冲击和迫害,而井冈山管理局当前的形势,让人十分的焦心。
    
    在内外交困的时候,井冈山环保斗争,会朝什么地方发展?
    
    (小题)红色游客带来第三张巨嘴:他们肆无忌惮地大吃野生动物
    
    
    
    井冈山一直在高调宣传“红绿并举”“以红带绿,以绿促红”,但急急于在金钱上台阶的井冈山,像全国所有地方一样,进入了新一轮的“革命时期”。这时候的革命对象,是自然界,一方要努力通过压迫、迫害自然界以获得经济发展,而另一方,却想帮助自然界缓解这种压力,同时适当地妥协,以寻找更可持续的发展方式。一场表面上无声无色,无烟无火,实际上比当年的斗争更加惨烈,更加惊心动魄的环保斗争,在几年前,就在井冈山明确地展开了。到今天,这斗争,似乎升级到僵持的阶段。保护的力量稍有松懈,马上就全盘皆输,保护区所有生灵,所有生态,都可能迅速崩溃。
    
    因为红色游客的贪嘴,井冈山周边正在形成一个野生动物的非法贸易网络,终端主要是井冈山的各个饭桌。因为某人的个人私欲,井冈山自然保护区有可能被从内部施了阉割术,从此丧失保护的元气。
    
    这时候,保护区的干部,多么像无辜的珍稀野生动植物。他们甚至无法保护自己,又有什么能力保护家小和神圣的“祖传基因”?
    
    一直试图有所作为,也能够有所作为的陈春泉,如果真的被人告倒、调走,抱憾离开,那么井冈山还有谁敢为绿色说话?井冈山的绿色守护神,如何培养起来?
    
    近年来,由于井冈山的红色旅游发展非常快,游客无遮拦的嘴带动井冈山发展出一个新型的产业——野生动物捕杀销售业。有些人担心,有可能已经形成了以井冈山为中心,由周边向井冈山笼聚的一个地下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网络。
    
    因此,我到井冈山,不仅是想了解自然保护区面临的问题,还想同时了解野生动物消费的问题。
    
    茨坪镇是到井冈山旅游者必然要经停的集散中心。近年来,这里发展出了一个名叫“天街”的游客消费品市场。在这个市场里,有一条专门提供餐饮服务的街。几乎每一家店的门口,都摆着几个锈迹斑斑的铁笼子。里面,关押着野鸡、竹鼠、野猪、“山熊”——猪獾或者狗獾;旁边的塑料大盆里,匍匐着一两只陆龟、几只野生甲鱼,一些野生的鱼类;网兜里,则一定有好几种青蛙在那等候“鲜活点杀”——他们中有的是野生的,有的是养殖的。
    
    更多的秘密藏在店面里。为了获得更真实的情况,我假装“明天”要宴请两桌客人,想看看各家的野味货色。十几家看下来,发现店家大体都能够卖黄麂、水鹿、娃娃鱼、穿山甲、蛇,有些家还承诺能够卖猫头鹰,把猫头鹰和蛇一块做成汤,叫“龙凤汤”。
    
    顾客主要是谁?井冈山一年大概有二百万的游客,这些游客大体都为“红色旅游”组团而来。有一个店家描述:“昨天有两桌广东的客人,吃了三只猫头鹰,三条蛇 ”;另外一个店家声称:“什么人都有,但肯定是有钱有权的,要不就是有人请客。”茨坪镇这两年旅游业迅猛发展,为了“招商引资”,保护外商的积极性,林业部门的人不被允许到某些重要的饭店去检查野生动物的销售情况。
    
    店家的经营方式非常灵活。少量店家有备货,一般在顾客明确点了菜谱之后,马上打电话到某个野生动物经销商那要货。我试图设法接近、采访一位野生动物经销商,但一直没有成功。
    
    由于有些顾客不认识野生动物,因此,有些店家也可能拿假的来冒充,比如可能拿原鲵来冒充大鲵(娃娃鱼);比如有可能拿小牛肉来冒充一切肉——只需要在着料上下点工夫,一般人吃不出来。
    
    另外,游客的脚也可能在“吃”当地的野生动植物,因为,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井冈山旅游区开发出来的二十几个景点,重合率达93%以上,完全可以说,井冈山的旅游活动,几乎都在保护区的范围内进行。
    
    有意思的是,按道理应当归江西省林业厅直接管理的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居然一直归井冈山管理局管理。井冈山市管辖范围的野生动物保护,过去一度归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现在主要归井冈山市林业局管理。有传言说林业局为了“管理方便”,曾经向销售野生动物的人发放许可证。但这个说法得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否定,不过他们相信,林业局有向这些野生动物销售者收取费用,“但收费不等于办证”。
    
    中国现在的情况是,保护区范围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尚可,但保护区外的就很难办了。由于保护区外的天然林大体都被替换成了人工纯林,野生动植物的种类本来就日益稀少,而高强度的捕捉更是绝了他们的后路。
    
    熟悉情况的人不承认井冈山的野生动物来自本地,他们认为来自旁边遂川、湖南的永新等地。只是井冈山游客多,销售起来便捷快速一些。
    
    当然,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经常遇到偷砍木材、偷采药材、偷挖兰花等的人,随着保护手段的日益严密,这些人越来越少了。
    
    猎枪收缴之后,偷猎的人也在少下去,现在只有两种人还可能偷猎,一是下夹子、挖陷阱的老手;二是按照法律规定可以带枪的人,比如公安、武警、部队、市武装部的人等,这些人还有上山打猎的爱好,而且由于他们有权力,处理起来非常难。
    
    2008 年2月20日,因为看到新闻,说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和功能做了调整,我给陈春泉打电话,想了解一下情况。当时他正在山上和上千名保护区的职工一起抬电线杆上山,无法接听。由于绵延南方几个省的罕见雪灾,井冈山自然保护区受灾异常严重。令人难过的是,由于井冈山自然保护区持续多年未得到解决的“三不管”性质,国家拨发、群众支援的大批救灾物资和资金,几乎没有一点支援到他们身上,“除了几件棉被之外,没有一分钱,没有一斤米”。陈春泉和保护区的职工在山上已经扛电线杆好几天了。当天晚上快十点了,他才从山上下来,我们才通上电话。第二天,他又上山继续扛活去了。
    
    (小题)给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的草根来信
    
    在想不到什么路走的时候,我鼓起一个草民的勇气,给正在网上征集建设江西方略的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写了一封信。
    
    
    
    尊敬的苏书记:
    
    知道您非常忙,但我又不得不打扰您,因为此事只有您才能解决。
    
    前不久,笔者到井冈山市采访了一周调查发现,井冈山的绿色景点,几乎都叠加在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有些景点甚至在保护区的核心区,有些准备开发的景点,也把目光盯在了核心区的一些关健部位(按国家法律核心区禁止开发)。现在井冈山旅游严重地冲击着保护区的合法地位。井冈山是红色的,全国人民都热爱,崇敬这片红色;井冈山是绿色的,这片绿色不但保护了红色,也为井冈山旅游开发“红绿并举”提供了坚实的基地。现在,井冈山旅游开发中有一种过度膨胀的冲动,红色旅游冲击着绿色保护,如果不及时的调整,有可能“红绿皆输”。
    
    据了解,井冈山市这两年旅游发展非常迅猛,2007年旅游门票收在1亿元以上,旅游总收入近20亿元。井冈山旅游区大部分都在保护范围内,但是作为权属单位的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下属的六个林场并未得到任何的资源有偿使用费,也未从旅游收益中获得任何分成。
    
    由于历史因素,井冈山县、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井冈山垦殖场三个县级的单位高度重叠,是井冈山保护区境况如此尴尬和危急的重要原因。1957年成立的井冈山垦殖场拥有1981年成立的保护区的全部林权,上世纪90年代中井冈山垦殖场改称为井冈山企业集团,2002年其下属的六个林场全部划归保护区管理,井冈山县成立后,县内大部分红色、绿色景点,过去都在井冈山垦殖场范围内,现在都在井冈山保护区范围内。
    
    同时,通过调查发现,井冈山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保护区,机关是全民事业单位,下面六个林场是国有林场(企业单位),(含义上是林场,实际上六个林场90%以上的山林面积都划入保护区和国家重点公益林,按照法律禁伐),并且林场下面又管“村”,(而这种企业管理的村,民政部门不承认,也就是法律不认可),“村民”叫农业职工,共有近3000名职工,总人口近8000人,由于有这些“村民”,保护区管理局就要承担相应的社会职能:农林水、计划生育、民兵武装、工会、民政、司法调解、土地、规划、社会稳定、林政管理、护林防火等,但保护区又是事业单位,没有行政职能,同时班子也非常不健全,这么一个大单位,班子成员真正只有一正一副。按照赣委[2005]136号文件精神,井冈山保护区作为事业单位于2006年由井冈山市管理成建制划归井冈山管理局管理,井冈山保护区社会事物原则上由井冈山市承担,实际上保护区的社会性事务仍然是由保护区自己承担,而管理局又没有相应的职能部门,造成保护的社会性事务对上下没有着落,随之而来造成许多不利之处。
    
    井冈山不但是江西人的井冈山,也是全国人民的井冈山,更是世界人民的井冈山。井冈山“红绿并举”,只有真正理顺井冈山的体制,制定一个与井冈山长远建设目标相一致的科学发展规划的实施纲要,才能实现井冈山生态、社会、经济三大有机统一,为此真诚希望书记百忙中关注一下此事。
    
    谢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