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
     (博讯 boxun.com)

      
      巢湖是大陆的眼睛
      澎湖是台湾的明灯
      老阿婆坐在巢湖岸边
      听着澎湖多情的涛声
      望穿秋水,只有燕子来去
      是巢湖的波使少女变老
      还是澎湖的浪使阿婆年轻
      
      老阿婆扔出巢湖的贝壳
      她听到溅在澎湖的水音
      巢湖的渔船归港了
      它们可是从澎湖启程
      归来的少年在这里
      晚霞染红了湖滩的柳林
      土财主家的小姐
      送别佃户的儿子上巢城
      巢城怎么会远在了澎湖边
      从此阿婆见不到情人
      
      那时我快快长大
      老阿婆慢慢变老
      阿婆说我像一个人
      那人也在咱们村长大
      我第一次听到澎湖这个地名
      仿佛阿婆的扇子一扇
      我便吹到了澎湖上
      看到像你又是你叔祖的人
      你便领他回巢湖的家
      阿婆搂着我笑着流泪了
      
      老阿婆说她
      一辈子只恨两个人
      他们是冯玉祥和张治中
      他们吃了她烧的家乡菜
      还带走了她的情人
      这两个家伙怎么不死在台湾
      可是那个人怎么不回来呢
      阿婆恨死了国民党
      土改工作队将她爸爸毙了
      她被打成异类分子仍这么说
      
      老阿婆死在小屋里
      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女
      村里人将她葬在柳林里
      便有奇怪的对鸟儿鸣叫
      雄鸟叫巢湖—巢湖—巢湖
      雌鸟叫澎湖—澎湖—澎湖
      村长她爹说那是老阿婆变的
      可那只叫巢湖的雄鸟呢
      那是从澎湖飞过来的吧
      
      后来我终于知道
      村长她爹爹一直照顾着老阿婆
      当我考上大学成为城里人
      他终于告诉我片断的往事
      他本来与阿婆门当户对
      媒人在他们俩家跑断腿
      可是死在澎湖湾的小子
      哪配得巢湖最美的女儿花
      冯玉祥还是张治中回乡探亲
      照例来阿婆家赚吃喝
      她父亲喊来那小子
      要他混上军官再来登门
      五十年代抓到一个偷渡特务
      他交待老乡部队在彭湖
      
      巢湖是大陆的眼睛
      澎湖是台湾的明灯
      老阿婆葬在巢湖岸边
      听着澎湖多情的涛声
      岸滩的柳林里有对鸟儿叫鸣
      巢湖—澎湖—巢湖—澎湖
      我终于有机会到台湾旅行
      哼着晚风轻吹澎湖湾的歌声
      看到澎湖边也有一座孤坟
    
      2008-08-20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我的韩国侠士学生
  • 槟郎:记作家无名氏
  • 槟郎:处女也避孕
  • 槟郎:堂哥去劳教
  • 槟郎:那次大力寺水库别离
  • 槟郎:悼念贾植芳先生
  • 槟郎:狱中看奥运会
  • 槟郎:今夜我只有你
  • 槟郎:凉山到东莞的童工
  • 槟郎:怀念住防震棚的日子
  • 槟郎: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 槟郎:记汶川地震
  • 槟郎:0八年春时事之我见—答乌有之乡网的采访
  • 槟郎:中年记兴
  • 槟郎:油菜花的故乡
  • 槟郎:我是棵笨拙的野草——致蔡楚
  • 槟郎:春雨里牵挂圣火
  • 槟郎:小诗二首
  • 槟郎:一袋奶粉
  • 槟郎:易村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