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进入了“反改革开放”时代/胡星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5日 转载)
    胡星斗更多文章请看胡星斗专栏

     (博讯 boxun.com)

    以2008年北京奥运结束及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为标志,中国进入了“反改革开放”时代。
    一些人肯定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但它却是事实和潮流。如凤凰网所做的网络调查,赞成改革开放的不朽功绩不能遗忘的,在11343人中仅占29.5%,为3346人;而反对的竟占70.5%,即7997人[1]。
    这也符合中国阴阳辨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逻辑;从1949年底到1978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恰好三十年;从1979年到2008年底又恰好三十年。
    前三十年以不择手段的阶级斗争为纲,后三十年以不择手段的经济建设为中心,整个中国社会为两者所付出的代价都是惨重的,反改革开放时代的到来是必然的。
    面对一浪高过一浪、一天甚于一天的反改革开放潮流,大部分民众特别是工人农民、以及一些受到毛泽东思想影响较深的人主张恢复毛泽东路线,而相对人数较少的精英和政府官员则反对的是瘸腿的改革,主张在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大胆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前者俗称左派,以毛泽东旗帜网、乌有之乡网站等为代表,提倡公平、正义和民粹主义;后者俗称右派,以南方日报报系、炎黄春秋杂志等为代表,强调宪政、民主、自由、人权等世界共同价值。
    我主张中派主义,将左派与右派、公平正义与宪政民主结合起来,通过宪政民主实现公平正义。
    左派的错误在于:其崇尚英雄、皇帝的民族文化和心理一直作祟,对于毛泽东时代的大折腾、大消灭、反法治、反现代文明的本质不了解,对于前三十年的真相几乎一无所知。如反右前300万人冤死、大跃进造成3600万人(此处据杨继绳的研究,如果加上少出生的人数,共减少7600万人)饿死、文革773万人死亡,左派们不但不去追问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的惨剧,反而把证据确凿的研究成果一概说成“捏造”,试图否定极左路线的一切罪恶。
    但是,据杨继绳《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在河南省发生人吃人的惨剧、信阳一百万人死于饥饿时,河南省至少有二十五亿斤粮食库存,而临近的湖北省至少有十三亿斤粮食库存,仅动用这两省的库存,根本就不会饿死人。明知道大面积饿死人, 毛泽东还大幅增加当年的全国征粮库存额度。
    据报道:1959年,中国还出口粮食400多万吨,足够2000万人吃一年。可是,毛泽东为了争当世界革命的领袖,也顾不上国人饿死了。王稼祥建议在国内困难的情况下减少外援,实事求是,量力而行,结果被毛严厉批判,指责为“修正主义”。当有人报告毛泽东很多人饿死时,毛甚至说:“人总是要死的,孔夫子不死的话还在怀仁堂与我们一起开会呢”,随之大笑。
    毛泽东还设计了劳改制度、劳教制度、户籍制度、人民公社制度、票证制度、文字狱体制、计划经济体制、资源垄断体制等天罗地网对付老百姓,掠夺农民之严重亘古未有,通过义务交粮、低价交粮、工农业剪刀差等方式收刮农民7000亿元以上。然后,强行积累进行工业化和大呼隆建设,大跃进损失1200亿,三线建设损失5000亿,文革损失5000亿,若按照现在的价格,还应乘10倍。三年饥荒时,许多地方的饥民逃荒要饭,也被民兵千里抓回,许多人活活饿死在当地农村或看守所。
    血的教训是,穷人政权不仅会夺了富人的财,要了富人的命,而且必然也会要了穷人的命。因为穷人政权的本质是无法无天。可惜穷人们对此并不了解,很容易上当受骗。
    毛泽东倡导的国家主义、集体主义本身就是一条通向奴役的道路;毛泽东的民粹主义如合作医疗制度、大鸣大放等,都只是极权的点缀而已,专制主义、极权主义才是其实质。
    现在许多在改革开放中利益受损的人、弱势群体人员竟然误以为毛泽东时代“公平、正义”,极力颂扬那个年代,要求回到那样的社会,这正是改革开放后不允许反思前三十年、隐瞒文革等事件真相、不进行有效的政治体制改革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即使按照有些人说的“毛泽东一切为了人民”,那他走的也是反宪政、反法治、反自由、反人权(人权的涵义是:不仅让大多数人还活着,而且对于不同观点的少数人也不能消灭)的道路,不足为取。
    有人说毛时代社会风气好、人民道德高尚,姑且不论反右、文革时期中国人民的道德其实降到了五千年以来的最低点,即使只看左派们津津乐道的五十年代初,正如当时美国著名汉学家费正清指出的:依靠狂热、愚昧、洗脑、个人崇拜建立起来的秩序,迟早会有瓦解的一天,“贪污、官僚主义正伺机以待,等待中国士气低落的时候”。这种人治社会的风清弊绝注定是短命的,不足为今天的人们所羡慕和效仿。
    所以,极左派们的错误是不能够洞悉事物的本质,不了解现代文明;他们抓住改革开放中的失误,大做文章,愚弄民众,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妄图复辟毛泽东的封建社会主义。
    右派的错误在于一味地沉醉于理想主义的宪政、民主,对于国情文化、历史传统、公平共富等价值理解不透、关注不够,形成了激进主义的思潮与动向,以至于受到卖国主义、买办主义等指责。
    中派的宪政社会主义[2]可以剔除左派与右派的缺陷,在反改革开放时代引领中国走向宪政、公平。
    

    
    反改革开放思潮的形成源于改革开放战略的失误,即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忽视了社会建设和均衡发展,致使贫富差距、地区差距急剧扩大,社会保障阙如,人民忍受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等四座大山的压迫;片面强调“稳定压倒一切”,不仅牺牲了社会正义,而且造成大政府、多层级政府与政府失控的局面;害怕现代政治,把权力的制衡、议会的中心地位、司法的独立性、媒体与民众的监督等等统统看成西方的东西,致使官员腐败、司法不公、民众权利被剥夺,工人农民沦为弱势群体、边缘群体;将“发展是硬道理”错误理解成“GDP增长是硬道理”,于是“不管白猫黑猫”,政府与民众都不择手段地挣钱,社会道德不断沉沦;长期“摸着石头过河”,缺乏改革理论与战略,不断地、重复地交纳巨额“学费”;一味地强调政绩与引进外资,但不赋予劳工组建工会、集体谈判、罢工抗议的权利,致使劳工利益受损;对于官僚特权、行政性垄断、既得利益等忍让纵容,使得市场经济高度畸形化。
    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于没有进行有效的政治改革,没有致力于建立宪政秩序。
    长期以来,许多学者包括我本人对于改革有诸多的批评,但都是从支持改革开放的立场出发提出一些建设性的建议(我认为改革开放虽然存在很多问题,但比毛时代要强很多很多,所以我“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了设立改革开放纪念日、纪念碑、纪念馆的建议[3]),可是,从2003年郎咸平的批评开始,否定改革开放逐渐成为风气。
    随后,批判西方经济学、咒骂主流经济学家、反美、反西方、反普世价值成为时髦;特别是2008年以来,西藏事件、奥运火炬、四川地震、奥运会把极端民族主义、排外思潮同时也是反改革开放思潮很可能推向了顶点(如果政府引导得当,奥运会可能成为中国走向二次改革开放——政治改革、社会改革的起点;如果引导不当,可能成为改革开放事业逆转的标志)。
    现在,大部分工人农民不支持改革开放,因为他们被边缘化了;许多知识分子不支持改革开放,因为他们反对瘸腿的畸形的改革;许多官员们私下不支持改革开放,因为官场太黑暗太腐败;许多企业家不支持改革开放,因为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商人没有地位、尊严;许多自由职业者不支持改革开放,因为户籍制度、迁徙制度的不自由,创业环境的恶化……
    中国虽然进入了反改革开放时代,但并不意味着改革开放一定已经终结了,我相信,只要政府高层头脑清醒,胸怀开阔,不随波逐流,不狭隘封闭,善于动员一切支持的力量,通过保障民权改善民生、挽回民心,还是可以扭转乾坤,推进第二波的政治体制改革事业的。
    对之,我们寄予厚望,中华民族寄予厚望。
    
    [1]14位专家学者联名建议全国人大设改革开放纪念日http://finance.ifeng.com/news/hgjj/200806/0624_2201_613426.shtml
    [2]建议北京奥运后实行“新政”——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http://www.huxingdou.com.cn/newdeal.htm
    [3] 关于设立“改革开放纪念日”、铸立“改革开放纪念碑”、建立“改革开放纪念馆”的建议
    http://www.huxingdou.com.cn/memoryday.htm
    
    
    2008-8-8
    
    
    (“胡星斗中国问题学”网站:http://www.huxingdou.com.cn。)
    
    
    建议北京奥运后实行“新政”
    ——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胡星斗
    
    
    从西藏事件、火炬风波,到四川地震中的人祸、瓮安事件、闸北袭警,种种迹象显示,中国社会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危机越来越深刻。
    只有经济体制的改革,没有政治体制的创新,不但经济会走上特权、垄断、买办经济的歧途,而且统治阶层、整个社会都将付出惨重的代价——官员腐败、道德沦丧、贫富分化、民众被欺压、国家无正义、社会无自治,中国越来越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严峻的现实已经说明:单兵突进的经济改革已经终结,如果再不启动政治改革,那么执政党的合法性资源将不断地流失,广大民众和知识分子对于执政者的厚望将丧失殆尽,改革开放大业将进一步受到压倒性的质疑和批判[1]。
    因此,为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和执政党的命运,我建议北京奥运之后,立即开始实行“新政”,启动实质性的政改。
    清末实行“新政”即进行政治体制(君主立宪)改革太晚,在改革与革命的赛跑中,立宪改革最终落伍并失败;罗斯福“新政”为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纠偏,奠定了现代资本主义的基础;中国当代“新政”或许将带来中华民族的新生,开创万古流芳的政治现代化的伟业,一举终结中国两千多年走不出秦始皇体制(集权制、任命制、郡县制)的恶性循环。
    什么是既符合中国国情,又顺应世界潮流,兼顾中国价值与普世价值,结合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当代“新政”?
    一句话,就是既要确立宪法至上、有限政府、保护人权的宪政主义,又要推行公平、正义、共富的社会主义,也即实行宪政社会主义[2],也就是我所阐述的中派主义[3]——包容左派、右派,把右派的“宪政”与左派的“公平”价值观结合起来,兼顾“宪政”与“公平”,通过“宪政”达到“公平”。
    宪政包括制宪、立宪、行宪;包括“限政”即限制政府,制约行政和司法权力,实现公权力的分权与制衡;尤其要建立违宪审查机制,设立宪法法院,捍卫宪法至高无上的地位。宪政的核心就是保护公民权利。
    宪政社会主义就是,从宪政达到和谐,从民权改善民生,从民主实现人本;建立现代政府制度和现代国家制度,确立透明、协商、分权、自治、民主、法治、可问责、尊重权利、多方治理、多中心结构、公民社会的价值观和治道原则;同时,充分尊重公开、公平、公正、共富、廉洁、正义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和适度集权的中国国情;既要不折不扣地落实宪法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建设法治国家,又要保证中央政府的有效性和权威性;既要吸收现代人类文明的最高成果——宪政,又要弘扬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发展“公平市场经济”[4],铲除腐败与特权利益集团,建设宪政、共富的中华新文明(现代中华文明)[5]。
    新政包括政治新政、经济新政、社会新政、文化新政。
    一、政治新政。
    弘扬宪政主义与社会主义价值观,推行“四民主义”思想——“民有(人民拥有国家主权)、民授(人民通过民主方式授权于政府)、民治(实行基层自治与地方自治)、民享(人民分享发展成果)”,以“四民主义”为指导思想进一步改革中国、发展中国、稳定中国、统一中国。以“四民主义”涵盖、创新、超越三民主义,化解大陆与台湾意识形态的分歧与对抗,创造两岸人民能够共同接受的价值观。
    实行(执政党)党主立宪,召开制宪会议,在全国人大设立违宪审查委员会,同时成立宪法法院;废除违背宪法的劳动教养等制度[6];倡导可控民主[7],优先进行人大代表的直接选举和各级人大的改革;实行联邦制和地方自治制度,确立司法、立法、监察、反贪、审计、媒体等的独立性。
    合并“中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国名,使用唯一永久国名——“中国”,以克服一朝一代思维和意识形态色彩。台独分子因为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分裂中国,国民党和台湾主流人群也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但认同中国,使用唯一国名“中国”后可极大地增强台湾同胞的祖国意识,抹去意识形态隔阂,避免“一个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中华民国”的争执,使得台独分子失去以政治和意识形态理由分裂祖国的借口。采用唯一永恒国名,可加速中国和平统一的进程,表明我们的国家、民族和人民永立人间。以后中华民族万世一系,皆称“中国”,全世界华人皆以“中国”为自豪。
    二、经济新政。
    铲除经济特权与行政性经济垄断,建立公平市场经济与民有制、共有制。公平市场经济要求“政府有责、公民有权、机会均等、保障完善”,实行经济民主、劳动民主、管理民主;实现收入均等、全民福利;推行免费义务教育、免费大病医疗、免费养老的“三免”制度,以所得税、遗产税、财政转移支付制度等实现收入均等、地区均衡与共同富裕。
    公有制并不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公平、共富的价值与要求,公有制不仅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必然导致特权的泛滥、权力对市场的过度干预、浪费、重复建设、寻租腐败,而且,公有制与无法无天、缺乏法治是孪生兄弟,希特勒、斯大林、撒达姆都是通过极力加强财产公有来巩固其专制独裁。
    一个国家是否公平、共富与公有制无关,而与税收制度(所得税、遗产税)、财政制度(转移支付)、金融制度、土地制度、迁徙制度(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密切相关,这也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最公平的共同富裕的国家都是实行私有制的发达国家的原因,尤其北欧国家、日本等;因此,经济新政应当继续解放思想,抛弃公有制是社会主义基本特征的错误观念,大胆地推行土地私有化[8],尤其在沙漠、荒漠等地带先行试行私有化,以先进的产权制度改善国土环境;另外,还要将小产权房合法化[9],废除征地制度,出台不动产税(物业税),以不动产税作为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10]。
    三、社会新政。
    建立身份证电子系统(或称国民信息系统),以三至五年的时间废除二元户籍制度和暂住证制度[11],统一城乡人民的生命赔偿、劳动用工、社会保障以及财政、金融、土地等制度,赋予农民享有全部的国民待遇,赋予外来人口同城待遇;大力培育公民社会,允许工会、农会、协会、商会、NGO的独立发展和民间慈善组织的合法化;实行“社会民主”,保障人民工作的权利、医疗的权利、福利的权利、住房的权利和依据其能力接受教育的权利;消除特权、腐败,缩小贫富差距,以可控民主制度解决官民矛盾、劳资矛盾;将行政型的信访制度改变为立法型的申诉制度[12],疏通民意表达渠道,建立现代新闻制度[13]。
    四、文化新政。
    进行教育体制改革,建立人本、创新的现代教育制度(公共教育制度)[14];保障大学独立,学术自由;破除学校中的官本位,严查学术腐败;宣扬“公民、公权、公德”的“三公”文化[15],落实公民教育,正确行使公权力,弘扬社会正义与公德;进行新闻立法,废除新闻审查和网络检查,保护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大力宣传宪政价值观、多元文化观、现代道德观、社会主义公平观。
    总之,实行“新政”,核心第一条就是实行宪政社会主义。
    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民主社会主义不能救中国。民主社会主义不如宪政社会主义好。
    民主社会主义来源于西方,在北欧等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中国之大、国情之复杂不同于北欧,不适合强调民主、先搞民主,而应当强调宪政、法治,先搞宪政、法治(尽管也搞“可控民主”)。也就是说,我的宪政社会主义蕴涵了“宪政优先于民主”、“建设法治国家优先于建设民主国家”的内容。
    自由主义也不能救中国。纯粹的自由主义脱离中国的实际,不顾条件、一味地实行民主,否定执政党的地位和必要的中央权威,都可能带来国家的混乱。
    胡适的失败是必然的。
    专制主义更不能救中国。菲律宾的惨痛教训中国必须汲取。
    菲律宾曾经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亚洲经济上仅次于日本,但马科斯独裁统治二十多年期间,菲律宾先是经济高速发展,然后是国家急遽衰败,现在的菲律宾竟然堕落为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马科斯独裁统治所带来的深度腐败、裙带资本主义、全民道德堕落,使得如今的菲律宾虽然实行了民主政体,但民主政治完全失灵。
    今天的中国也有一大批人在为现代专制主义招魂。
    如魏巍在《一位革命老人对未来的几点思考》[16]中鼓吹新的革命:
    “革命的性质,就是高举毛泽东继续革命的伟大旗帜,把反腐败、反卖国、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社会主义大革命进行到底。”
    “革命的对象,是党内走资派和篡党夺权的修正主义叛徒集团。”
    “他们大搞私有化,出卖国企,通过物权法,仅剩下的国企老总搞高薪制,已经变质变味了。”
    “工人阶级的诗人王学忠一首诗名为《国企妈妈》,谁能写出这样的诗句?只有工人阶级对社会主义国企有这种感情。”
     “十七大之后他们进一步向右转,他们搞改革攻坚,出卖最后的国企。”
    “依靠私有化和市场经济,依靠卖国主义和国内外资产阶级,依靠腐败的国家机器实行法西斯专政。”
    魏巍的复辟现代专制主义(国外称为“斯大林主义”)的思想因为与反特权、反腐败、同情下岗、同情工农结合在一起,所以很能够迷惑、煽动起一批愤青和在改革中利益受损的人。
    但是,中国的前途决不是“高举毛泽东继续革命的伟大旗帜”,而是继续改革开放特别是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因为特权、垄断、法治不彰、以及腐败的深层原因——不受控制的权力、二元户籍制度、劳教制度等等正是源于毛的时代,现在要改革的正是毛的遗产(包括文革中的无法无天的“民主”)。
    所以,现代专制主义及其经济基础——国有制度不但不能救中国,而且已经深深地祸害中国,决不能让他再祸害一次了。
    只有宪政社会主义,兼顾宪政民主与社会稳定、法治分权与中央权威、普世价值与社会主义,才能真正地拯救正陷入深度危机中的中华民族。
    中国实行宪政社会主义的新政已经刻不容缓。
    
    
    注释:
    [1] 凤凰网调查显示:在7352名参与投票的网民中,仅2936人即39.9%的网民选择 “同意,改革开放的功绩不能遗忘”。http://finance.ifeng.com/news/hgjj/200806/0624_2201_613426.shtml
    [2] http://www.huxingdou.com.cn/constitutionalism.htm
    [3]http://www.huxingdou.com.cn/neutralism.htm
    [4]胡星斗.略论公平市场经济.《创新与中国经济发展》,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5
    [5]http://www.huxingdou.com.cn/newcivilisation.htm
    http://www.huxingdou.com.cn/modernchinesecivilisation.htm
    [6]http://www.huxingdou.com.cn/weixianshencha.htm
    http://www.huxingdou.com.cn/feichulaojiao.htm
    [7]http://www.huxingdou.com.cn/constitutionalpolitics.htm
    [8]http://www.huxingdou.com.cn/privatizationsteps.htm
    [9]http://www.huxingdou.com.cn/ruralcommercialhouse.htm
    [10]不动产税应当“新房(新购买的商品房)新办法、旧房(截止期之前购买的商品房)旧办法”,旧房已经交清所有税费,不再交纳不动产税;而且,要区分自住房与投资房。
    [11] http://www.huxingdou.com.cn/feichuhujibanfa.htm
    http://www.huxingdou.com.cn/hukouweixian.htm
    http://www.huxingdou.com.cn/feichuhuji.htm
    [12] http://www.huxingdou.com.cn/feichuxinfang.htm
    http://www.huxingdou.com.cn/redress.htm
    [13]http://www.huxingdou.com.cn/modernmediasystem.htm
    [14]http://www.huxingdou.com.cn/condemn.htm
    [15]http://www.huxingdou.com.cn/sangong.htm
    [16]北京大军经济观察中心http://www.dajun.com.cn/youqianren.ht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建议北京奥运后实行“新政”——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胡星斗
  • 胡星斗:建议北京奥运后实行“新政”—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 评:美国兰德公司对中国人的评价/胡星斗
  • 针对四川大地震的民生建议/胡星斗
  • 胡星斗:给中共中央的建议:以建设法治国家的决心回应西方对中国人权的指责
  • 胡星斗:废除户籍制度:问题及解决办法
  • 胡星斗:关于建立“两会”问责制度的建议
  • 胡星斗辑录“中国问题民谣选”
  • 胡星斗:关于建立“两会”问责制度的建议
  • 胡星斗:论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几种对策
  • 胡星斗:胡锦涛能把土皇帝“关进笼子”吗
  • 胡星斗:加强新闻舆论监督,建立现代新闻制度
  • 胡星斗:改革国家创新体制,推动中国成为世界研究院
  • 胡星斗:中国腐败的治理——在华中科技大学的演讲
  • 胡星斗:为林彪平反
  • 胡星斗:我也有一个梦想:建立没有歧视的中国
  • 胡星斗:中国的吏治与官德危机
  • 胡星斗:缓解医疗困境、实行免费基本医疗制度的建议
  • 胡星斗:中国男性主义宣言
  • 胡星斗:奥运会是提高中华文明水平的重大机会
  • 国内论坛禁发茅于轼、贺卫方、胡星斗等人的地震捐款援助帖
  • 胡星斗:废除户籍制度、建立身份证管理系统的呼吁书
  • 胡星斗:稷山举报案凸显地方治理的深刻危机
  • 胡星斗: 结束信访,设立冤案申诉局
  • 胡星斗:关于提高警察待遇、保障警察人身权利的建议
  • 胡星斗:缓解医疗困境、实行免费基本医疗制度的建议
  • 胡星斗四建议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