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王荣芬女士:这事不说,我们都在这世界上白活了/王万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9日 来稿)
    
    这事不说,我们都在这世界上白活了。这是2008年8月6日,我在德国人权办公室里从博讯新闻网上看到的美国自由电台张敏女士所做的报道:《抗议与祭奠:卞仲耘校长遇难42周年》,读到里面有关于采访王荣芬女士的文字。王荣芬女士说:“这事不说,我们都在这世界上白活了。”我真是太受刺激了,真觉得有点受不了。按一般原则,我身为男人,不想与女士争论。又是按一般原则,我更不想与王荣芬您这样的女士争论。因为您是在19岁时写给毛泽东的一封信(坚决反对他搞文革)并在去苏联驻北京大使馆的路上喝下了两瓶毒药,被发现抢救后坐牢13年。当我知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是去年的时间了,于是我马上与您联系,因为我很崇拜您,很喜欢与您一起谈话,但是没有成功。我这次写文章,我想不是因为您当时的拒绝,而是缘于我的一些想法:
     (博讯 boxun.com)

    第一,您强调说“这事”是指的文革,那么在您之前的土改、肃反、反右,在您之后的78年的西单民主墙、89年的“六.四”民运、98年的组党、还有99年的法轮功和以后的上访维权,您都没有参加,那您算不算白活呢?
    
    第二,我不知道给您写信是否因为我的反应不中肯或者是过份挑剔。我本人在文革的66年6月13日在北京酒仙桥中学大会上,因为出于保护我的班主任李祖扬老师曾提出过应该对毛泽东思想一分为二;74年又多次上书毛泽东问他对孔子的评价前后矛盾是怎么回事;76年批评毛泽东以党的名义撤销邓小平副主席职务不符合宪法;77年建议华国锋为邓小平恢复工作;92年到天安门广场反对邓小平等元老指定接班人和希望尽快评价“六.四”,但不主张追究“六.四”相关人的司法责任。我和您几乎是同龄,但我在初中毕业后,下乡务农,回北京后从事体力劳动,更因为上面的种种原因,造成了我也许是中国惟一的一个在毛泽东时代、华国锋时代、邓小平时代、江泽民时代乃至于胡锦涛时代都坐过牢的人,所以我与您个人相比较,甚至于与王晶垚、卞仲耘先生相比较,也并不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白活了。是的,您还是与王晶垚老人家不一样,按着您的道德情感,您在文革时没有白活:反抗过、死亡过。那您在以后的时间也就是66年13年牢狱后的79年到今天也有近30年的时间了,您又算什么呢?
    
    第三,如果我当时知道您的事情我一定会对您说:不要写那封信。具体地保护一个老师、一个同学甚至于像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周海光,还有像陈子明、王军涛、黄翔、陈泱潮、刘青、王希哲、魏京生、任婉町等等,他们的行为是不是一样的呢?
    
    第四,我赞成张敏女士一系列的采访,因为她的采访不只您这一篇。我本人赞成王炳章先生提出的宽容从我们开始。从这个原则出发,我同意对毛泽东入土为安,不赞成毛泽东与宋彬彬的画像与校庆联系在一起。
    
    我也非常赞同王友琴女士的《文革受难史》,因为那是必需的,是为人类文明立了一大功。但我同时也认为对宋岩女士们、对一切红卫兵们还是应该宽容。在这里,我必须声明一点:我本人没有参加过红卫兵,更没有组织过红卫兵,当然更没有打过人,从来也没有过(更特指在以后的清理阶级斗争队伍和一打三反中)!
    
    第五,我知道王荣芬女士的事情之后,真真是泪流满面,她真是一个奇女子,真是了不起。真是应该参与世界的政治、道德、人心的提升净化工作。
    
    我最后的结论是:我希望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们看在王炳章先生主张宽容从我们开始这一点上,尽快给王炳章先生以自由吧!
    
    最后的补充:我是基督徒。我明白人活在世上是为了荣耀上帝,这才是没有白活。愿上帝保佑中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