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请看博讯热点:北京奥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博讯 boxun.com)

      八月八日,被称为表现中国五千年未有的盛世北京奥运,就要向全世界呈现它的璀璨之花。这个被称为奥运史上规模最大,耗资最多的奥运,它要让全世界震撼中国的强盛和辉煌。这个被称为中国人民的百年梦想的奥运,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到底有多少人把它当成中国的光荣与梦想,喜欢它支持它,又有多少人把它当成中国的噩梦,怨恨它、反对它呢?
      
    一、中共的领导人:奥运对于中共领导来说无疑是他们的光荣与梦想,中国经过二十多年的经济增长,中共领导人大国崛起的心态毕露,促使他们想通过一个形式表现出来,奥运毫无疑问是表现这一愿望的最好形式。于是获得奥运举办权成了中共政府的特等大事,当中国申奥成功后,江泽民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当晚带领政治局全班人马登上“世纪坛”庆贺。申奥成功以来,中共提出要不惜一切代价,办一届历史上最好的奥运,以向世界展现中共政权的强大和辉煌。对于中共来说,奥运的意义完全不在于展示中国的体育力量,而是要展现他的政治力量。当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就坐在贵宾席上,呈现出万国来仪之盛况时,不啻是对中共政权承认的最好明证。所有中国的人权问题,民主自由问题,新闻管制问题,环境污染问题,中共所有犯下的罪恶,都将在奥运五彩缤纷的画面中沉落。因此,毫无疑问中共领导人是奥运最大的利益获得者。
      
    二、中国的大小贪官污吏:奥运对于这些贪官污吏来说虽然不是他们的光荣与梦想,但却是他们为非作歹,贪赃枉法的绝好时机。因着奥运他们可以借奥运之名清除所有碍于他们贪赃枉法的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群体事件中的抗暴带领者,将他们判刑入狱。使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进行贪污掠夺。特别是那些有奥运项目的城市官员,他们利用奥运建设项目,不但能毫无顾忌地拆迁掠地,还能在建筑项目中大贪特贪。北京那个刘姓副市长,奥运工程总指挥,奥运工程开工未几,自己的逍遥宫已经建成。因此这些大小贪官污吏是奥运最大的既得利益团伙。
      
    三、中国的有产阶层:他们是工商业者,教师,医生,律师,企业公司白领。他们一般都有自己的住宅和汽车。中国媒体在宣传奥运是中国人民的光荣与梦想时,几乎都是以这些人为背景。这些人在十三亿中国人中虽然是少数,但他们却在代表着中国十三亿人。他们为奥运而欢呼,他们为奥运而自傲,他们为奥运增色,奥运也因他们而蒙上了群体支持的色彩。他们是中国经济开放的得益者,他们虽然不是中共权贵利益集团之人,但却和中共权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他们看来,他们富了,就是中国富了,他们好了,就是中国好了。在他们的意识中从来都没有把中国贫穷的民众当作过自己的同胞看待过,他们以贫穷为耻,远远地把这些人拦在他们的视线以外。他们少有是非观念和道德感,他们虽然大多受过高等教育,但是对人权,民主,自由,公平这些普世价值完全没兴趣,他们只沉浸和醉心在自己的小圈子内和时髦的追求之中。奥运是他们时髦的追求,和浅薄的民族自傲感,国家荣誉最完善的结合。这些人是喜欢支持奥运的最大群体。
     
     四、海外华人:这些人上到超市老板下到餐馆厨师甚至洗碗小工,也包括已进入主流社会的白领和专业人士,他们对中国举办奥运有一种从心底里产生的自傲感。他们中有一部分人虽然是厌恶中国或遭受迫害来到海外的,但是随着时间的转移,距离产生了美感,也由着在海外时不时地感受歧视,使他们对中国的感情产生了变化。另一批是近年来络续移民海外的大陆专业和有产人士以及留学生,这些在中国大多是既得利益者,他们支持奥运一如中国的有产阶层是顺利成章的。奥运对于海外华人来说,是他们向所在的国宣示中国强大的绝好机会,他们在朦朦胧胧中认为,中国强大了,我们在海外就有了面子,洋人就会尊敬我们了。因此海外华人是支持奥运的一个相当数量的群体。也由着他们的支持,使得海外各国得以认为,北京奥运是中国人普遍支持的一项盛事。在他们看来,连移民海外的中国人对奥运的热情都尚且如此,在中国的中国人那就不必说了。
      
    以上四种人是奥运的支持者,其数量显然与十三亿中国人相比只是一个相当少的数量。那么不支持奥运心生怨恨,又有那几种人呢?
      
    一、被暴力拆迁的居民:被暴力拆迁的居民是奥运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他们因建设奥运场馆惨遭暴力拆迁(包括城市建设遭到野蛮拆迁的居民)。这一批人数虽然不多,但也有数百万之众。自从奥运工程开建以来,无数的居民的住宅被暴力拆迁,手段之野蛮旷古未有,他们是奥运最直接的受害者,奥运的牺牲者,也是最早提出不要奥运要人权的群体。作为有产阶层,当申奥成功时,他们也曾经狂欢过,但没有想到灾难顷刻就来到了他们的身边。房屋被捣毁,人被赶出家园,其对奥运的愤恨之情可想而知。
      
    二、下岗工人(城市贫民):这些下岗工人几乎将一生都无偿地献给了企业,为国家积累了财富。但企业改制后他们成为改革的牺牲品和弃儿。他们的工龄被买断,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生活捉襟见肘,日益困难。奥运奢侈豪华于他们的生活现状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他们生在城市,奥运的宣传在他们面前触目皆是,且有无时无日,奥运与他们虽然触手可及,但又与他们毫无关系。他们关心的是柴米油盐,关心的是生老病死。
      
    三、城市民工:这是一个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出现的新阶层,这个阶层人数庞大近二亿,而且还在发展。他们建设城市,住在城市,却不是城里的人,几乎劳动密集形的工作,脏,累,危险的工作都由他们担负。特别是建筑包括奥运项目的建筑。他们在建筑奥运天堂时,自己却生活在地狱般的环境中。由于中国二元化的城乡结构,他们先天受到歧视。他们对城市来说是一群奴工,对雇主来说只是会说话的劳动力。他们是一个任人可以欺侮的群体,如同化外之民。奥运对他们来说那是城里人的玩意儿,奥运不是他们的梦,他们的梦只是能平安拿到他们的工钱,回乡享受几天人伦之乐。
      
    四、农民和失去土地的农民:中国十三亿人有九亿农民,除出到城里去打工的以外还至少有七亿人,这是世界上最庞大也是最悲惨的一个群体。他们依赖土地生活,但土地不属于他们。他们种粮食却常常吃不饱饭,他们养猪养牛却吃不到肉,他们交粮纳税,却享受不到社会的福利。他们的孩子能识几个字就算受教育了,生了病,小病靠挺,重病等死。对他们来说,政府就是乡干部,乡干部就是土皇帝。这些土皇帝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对村民操有生杀大权。随着城市的扩大,农村的耕地渐渐地减少,农民世代生活的土地被工厂侵占,工厂的废物污染了他们的河流和土地,疾病在他们身上蔓延,乡村在消失的同时传统生活也在消失,而现代生活却与他们绝缘。他们享受不到社会发展的任何好处,却遭受社会发展所带来的全部灾难。奥运对他们来说犹如天外来客,他们没有几个知道奥运为何物,体育于他们毫不相干,他们对体育的认识,也许就是学校操场上大家抢着玩的那只蓝球。要说奥运是他们的梦想,那是天方夜谭。
        
    五、煤矿工人:中国的煤矿工人是生活在地狱中的一个群体。他们终日不见阳光,阴暗潮湿低矮的坑道里每天干十几个小时,而且生命朝不保夕。中国每百万吨煤就要死亡3人以上,是发达国家的50倍,但是仍然有大批的人流向这个行业。因为毕竟这个行业收入高于其它一些行业。中国人只要能养家糊口,豁出命来也会干。中国人的命不值钱,死一个矿工,大矿20万,小矿2万,就打发了,更有小煤窑,黑心的矿主出了事故,把坑矿口一堵就死人不管了,反正这些矿工也没有名册,也不知何处来的盲流。对于活一天算一天的人来说,奥运对他们怎么会有意义。
      
    六、上访冤民:中国由于地方官吏长期胡作非为,产生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又由于法制不独立上告无门,于是产生了大量的访民跑到京城告状。有些访民一告十几年,被逼成上访专业户。访民由此成了一个固定的群体。这些访民大都已倾家荡产,孤注一掷,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讨回公道,给一个说法。这样一个冤声载道的群体,哪里会管奥运不奥运。再说奥运一开,政府为了表面和谐,强制性地把他们驱赶出北京,有些则被抓进监管所当作犯人处理。奥运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冤上加冤。
      
    中共政权是一个非民选政权,却冠以人民政府称号,而且每做一件事都顶着人民的名义。奥运本是中共政权为着自己的利益,为了取得国际社会的认同,向国际社会显示强盛,不惜中国人民血汗,不顾民生贫困,无视民众反对所举行的一场政治煽情演出,是一场规模空前的掩盖罪恶的化装舞会。但中共却非要说成是中国人民的百年梦想,把它渲染成中华民族五千年来所没有的盛事。但这些宣传不能掩盖他与人民为敌的本质。当奥运临近之时,它对人民的惶恐也逐步加深,在反恐的名义下,把全国变成了一个战场,草木皆兵,肃杀之气弥漫全国,盛世奥运变成了国难当头。越来越多的保安措施影响到民众的生活,影响到人们的情绪,使那些原本对奥运环抱喜悦之心的民众,也发生了变化,使本来就没有多少民意的奥运,民意更为流失。百年梦想的奥运变成了“懊运”,变成人们避之不及的“避运”,成为众矢之的,民怨沸沸腾的奥运 。中国有一个“盘古”摇滚乐队,去年出了一张CD有一句反覆轮唱的歌词是:“奥你妈个运。”今年竟然一语成谶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 陈维健: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 陈维健: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 陈维健: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 陈维健: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 瓮安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陈维健
  • 陈维健: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 陈维健: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 陈维健: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 陈维健: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 陈维健: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陈维健: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 陈维健: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 陈维健: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 陈维健: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 陈维健: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 陈维健: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 陈维健: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