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鹏:中国走法制化究竟是不是给老百姓一个好看脸?(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笔者刘鹏,男,34岁,93年在山东枣矿集团下属枣/-庄煤矿医院(现为Xin中兴公司医院)外科工作。2002年任外科主任。后因工作问题和举报枣矿集团下属单位骗取国家医保案件,遭到枣矿集团个别人勾结枣/-庄市G/A局枣/西分局的栽赃陷害和打击报复。
    
    枣/西分局唐义、裴云岗等人违反法定程序,并伪造篡改讯问笔录,试图对我实施拘留。在我提起行政复议并将其违法违纪事实举报至枣/-庄市G/A局纪委后,由外科医师一直被安排在后勤打扫卫生,直至被逼与G/A部门协议辞职。2007年,因我公开举报企业内外勾结骗医保,枣/西分局再次出卖党纪国法,为企业提供篡改卷宗及其他不实材料,张贴在互联网上,并公布我家庭住址,威胁我及家人的人身安全。
    
    近年来我多次上//访,枣/-庄市G/A局万/庆阳局长、政委李/文周对枣/西分局的违法违纪事实百般包庇,并定调子欺骗愚弄群众。山东省G/A厅厅长接访后,至今七个月,也一直拒绝答复。在国家G/A部信/F接待室又遭到山东省G/A厅信/F处处长王平一伙及枣/-庄G/A的多次截访与言语恐吓。更甚者就在今年两-会期间,王平一伙在东堂支胡同身着警服却均不佩戴警号、虚假接访并企图与我发生肢体冲突。
    
    
    事实经过:
    1.
    2003年8月1日,我因未配合单位领导骗取医保,已经2年多没歇过班,2002年度企业十佳青年标兵、2003年度枣矿集团外科业务大比武第一名、岗位技术能手的我,被领导安排的“民主评议”免去外科主任职务。因免职前后均没有领导找我谈话,使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履行着外科主任职责,在我去医院办公室询问情况时,遭领导陷害,并报假案诬陷我出手打人。
    
    2.
    枣/西分局大队长唐义等人收受新中兴公司(即枣矿集团原枣/-庄煤矿)领导送的400元、桑塔纳轿车,牌号为鲁D-12919后,对我采取逼供诱供等手段逼我在他们写的笔录上签字。他们对我说“没大事,我们不会处理你,但是你要把所有事情都揽下来,不然就拘留你对象。”当时我女儿还在哺乳期,我怕我爱人受牵连,就在笔录上签了字。下午4时唐义给赃车安户返回,强迫我给新中兴公司打400元欠条。写完欠条,唐义宣读治安裁决,拘留14天,并让我在复议一栏填写“我不复议”。当时我不服,要求复议。下午5时许,在我始终未妥协的情况下,唐义违反制度让我在既提供担保人又交担保金的情况下,才让我回家。
    
    3.
    2003年8月2日上午,为了达到阻止我复议的目的,枣/西分局大队长唐义公然插手企业内部事务,与新中兴纪委书记一同来外科病房宣布对我停班处理。
    
    4.
    次日,我与我爱人去枣/西分局,要求其为我们同样出具伤检委托,唐义在走廊电话请示政委宋某(与徐美文有亲戚关系)后,无理拒绝了我们的要求。后我夫妻二人在枣/-庄市检察院金剑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轻微伤”。
    
    5.
    2003年8月17日,企业参照枣/西分局的伪造篡改笔录及治安裁决下发文件,对我作出开除留用查看一年的处分,每月仅发放90元工资。并以“与G/A机关打官司(复议)期间”为由,强迫我一个外科医生到后勤打扫卫生、拉垃圾。
    
    6.
    2003年9月下旬,在枣/-庄市G/A局法制处行政复议时,枣/西分局唐义、裴云岗、于培海等数人恶意篡改、伪造笔录,并在钱权交易等问题被举报后,与单位领导勾结,要我去市局法制处撤复议。唐义、法制科王科长表示“就相当于没有这个事”,不会对我进行任何处罚。单位党委兼纪委书记则表示“我们这个国家表面上走法制化,其实就是给老百姓一个好看!你想想他上级G/A机关推翻下级的决定,那可能吗?你去市局撤诉,你一撤诉拘留就自动解除了。”
    
    但我并未撤诉。
    
    7.
    2003年9月30日,枣/-庄市G/A局对该拘留处罚依法予以撤销并责令枣/西分局一月内 “重新做出具体的行政行为”。2003年10月20日,枣/西分局重新调查,没有认定本人有任何违法事实,此案终结。
    
    8.
    由于此后枣/西分局又与企业再次勾结,为其出具篡改伪造的笔录对我进行栽赃陷害并干扰劳动仲裁, 2004年6月,我找到枣/-庄市G/A局局长的任建军,要求追究枣/西分局违纪干警责任、并弥补给我们造成的重后果。任建军局长了解情况后,通知枣/西分局薛燕国局长前往枣矿集团新中兴公司,撤销处分并弥补损失。
    
    9.
    枣/西分局局长薛燕国安排我与他签订越权协议书,规定我三天内撤回对企业的诉讼,五天内从企业买断工龄、办理结清手续,并要求我放弃与之有关的一切诉权。面对其强势对弱势的威逼,2004年6月,我被迫辞职。因为我要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不能一直在后勤打扫卫生就此荒废我的外科专业技术。
    
    10.
    2007年2月下旬,我举报枣矿集团下属医院内外勾结骗取国家医保款等问题。枣/西分局再次与该企业勾结,把篡改伪造的卷宗和《关于向市局纪委反映枣/西分局第一警务大队有关问题的复查报告》等不实材料张贴在网上(10余天共发数百帖),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名誉诋毁和谩骂。
    
    11.
    我2007年3月12日联系枣/西分局局长薛燕国,询问G/A不实材料泄露问题。他否认曾向企业提供上述材料,拒绝调查。后市局纪委要我去枣/西分局报案时,薛燕国又连忙改口承认材料是枣/西分局的人弄出去的,发帖的人已经找到,但仍拒绝立案调查。
    
    12.
    2007年6月,在市局及省厅迟迟未予以答复的情况下,我被迫去北京举报,在东堂支胡同遭遇省厅和枣/-庄G/A截访,我的身份证及相关材料被山东省G/A厅人员强行收走,其把我带至一旁树荫下与枣/-庄市G/A局截访人员“交流”。截访人员请示枣/-庄G/A领导后,对我表示“领导很重视,回去一定会给个说法”,但事实证明,这些不过是枣/-庄截访人员的伎俩罢了。
    
    13.
    枣/-庄市G/A局纪委书记张厚峰四年来对我反映的问题则一直推脱。此次在北京被截访后,我又多次联系张厚峰书记。张厚峰以没有接到任何领导通知为由,仍不予过问。
    
    14.
    2007年9月,我电话联系省G/A厅纪委,要求对我反映的问题予以答复,省厅纪委指示我来枣/-庄市G/A局要答复,纪委朱某曾让我递交录音证据,我向纪委黄某递交录音后,联系朱某,朱某表示其在枣/西分局了解情况时已被“领导”突然撤换。具体原因是“内部出事了,不方便让你们知道”。
    
    9月30日我再次电话联系省G/A厅纪委,负责领导要我直接向市局万/庆阳局长反映。
    
    15.
    2007年10月初,枣/-庄市G/A局局长万/庆阳置枣/西分局的违纪事实于不顾,定下一个“调子”:除泄露G/A机关泄露材料张贴在互联网上一事外,本人要求查处的篡改伪造笔录、钱权交易等问题,一概不予过问。而此后事实证明,即便万/庆阳指示追查泄露材料这一条,至今也未能兑现。
    
    16.
    同时,枣/西分局人员以网名 (哎呀你在这里呢)在大众网发帖对我进行恐吓:“你本事不是挺大的吗?你不是去北京告发检举了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儿动静?老婆孩子还得吃饭,你还得在枣/-庄这个界上混。除非你明天就从文化路上搬走!”
    
    17.
    2007年10月十-七/大期间,我二次进京上//访。后山东省G/A厅下函查报告。原安排省厅曲-植凡厅长接访,接访当日直至上午11时30分张主任方让我们去二楼接访室门口等待。片刻后张主任即请示另外一个警察,后者说曲厅长累了,改为下午吴德生接访。下午吴接访并作出批示“由枣/-庄市G/A局认真查处”,督察处一位姓刘的警官则让我们一月后向张主任要答复。但此后枣/西分局、枣/-庄市G/A局、省厅信/F张主任却一直拒不答复。枣/西分局还向上级信/F谎称
    
    “给他们答复他们不要”。
    
    18.
    2007年12月枣/-庄市G/A局李/文周政委接访,定方案“让薛燕国去枣矿集团协调解决工作等实际问题”。而枣/西分局薛燕国等人对李/文周的方案表示不知道,并不予执行。后我电话联系李/文周,李/文周说“我只是普通接访,口头安排安排,不执行我也没办法,你们该走什么途径走什么途径吧!”就急匆匆挂断了电话。我再次拨通后,对方则表示该电话不是李/文周的。可笑之极!
    
    19.
    2007年12月29日我在大众网发帖公开证据并十问万/庆阳,枣/-庄G/A一月内一直不理不睬。2008年1月24日,在山东省G/A局长会议结束,万/庆阳刚回到枣/-庄,枣/西分局即大举窜到网上开始对我人身攻击并对我父母进行谩骂。遭到网友的质疑和对枣/-庄治安形势的猛烈抨击,至29日,枣/西分局从互联网全体撤离。直至今日,万/庆阳一直保持沉默。
    
    20.
    2008年3月两/-会期间,我再次进京上//访。由于周末,在G/A部信/F接待室无人。适逢警尾号0154的警察,其先是百般的包庇,后追问我有无证据,我说有,其又问我有无录音证据,我说有。其表示:“现在录音证据也不管了,得录像。你录像了吗?”我说没有,他说没录像那你还是没有证据。
    在我据理力争的情况下,0154表示当日不接访,本人可以回枣/-庄,其代为转交。
    
    21.
    次日,我再次携带材料至G/A部信/F接待室,山东省G/A厅王平处长在接待室以种种借口进行推脱,并声称“按照G/A部内部的规定,你反映的问题不属于我们受理范围”。我遂问王平“违法违纪、执法犯法因何不属G/A部受理,可否出示你所说的那个规定证实一下你的话?现在两/-会期间,你们省厅的连警号都不佩戴,是谁规定的你可以在国家G/A部信/F室接访?这件事是省厅领导吴德生接访了的,下过函查报告的,你们却一直拒不答复,是你们逼着我们老百姓上//访的, 17/大时你们说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怎么现在你却说不受理了呢?”王平警告我“上/-访带着你女儿干什么,别多说话,否则给孩子留不好的印象。”在信/F室,我询问其他警察该如何对王的所作所为进行投诉时,王平下属,即多次在信/F室门口抢走我身份证的那个山东警察,对我怒目而视,并栽赃“你骂我!”,冲上来试图与我发生冲突,我当即质问他“信/F室这么多人,我几时骂过你,你别寻衅滋事!”这时信/F室门口的几个警察将其挡住,使其未能得逞。
    
    22.
    自2007年9月,枣/-庄市G/A局在多次推脱后由纪委朱警官拿到录音并开始介入调查并遭突然被撤换,期间又有枣/-庄G/A局白政委、王建明、李/文周及山东省G/A厅信/F张主任、王梅处长及省厅领导吴德生接访,省G/A厅信/F也下达了所谓的“函查报告”,至今,山东省G/A厅信/F及枣/-庄G/A,无数次的在履行信访条例规定的答复义务上相互推诿扯皮,逃避信/F工作责任,山东省G/A厅信/F的王平一伙更是在G/A部信/F接待室采取参与截访、抢夺上//访群众身份证及举报材料等手段,大肆纵容包庇,充当枣/-庄G/A违法乱纪分子的保护伞。
    
    
    我们是悲哀的,我们是不幸的,我们老百姓从来就没有获得解决问题的希望与最起码的尊重!四年多了,我们一直在为此奔波,明确说,正是枣/-庄市G/A局领导和市局纪委的处处包庇和推脱,逼着我们老百姓进京举报上/-访。
    
    2003年枣/西分局办案人员的钱权交易、执法犯法,对我和家庭造成了严重影响,我因此失去了工作。2007年枣/西分局再次以同样手段,协助企业打击报复当事人举报企业医保案的行为,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
    
    我与我爱人曾拨打了市局纪委书记张厚峰和李/文周的电话,我爱人刚说了一句“我是刘~的家属”,电话就被张挂上了!而枣/西分局更是扬言,“现在关键是没有人认定我们的错误”。
    今天我要说,你们中的有些人真的很让人恶心,就你们对待民生问题和自己违法违纪事实的这种态度和所作所为,你们和封建官僚有什么区别?封建官僚维权维利,所以他们出卖法律,好歹人家不掩饰自己的目的,而你们呢?举着“立J为公,执法为民”的招牌,接访来接访去,说到底,只不过打着连政的幌子在卖弄而已罢了。你们用职权换取“轿车”,却四处证明自己就是秉公执法。你们最缺乏连政精神,却厚着脸皮召开各种的连政会议。你们派出大量便衣,天天搬着马扎蹲点截访,却有脸说上//访是每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权力!你们中有些人还是一群极会作秀的演员,五花八门的规定就是你们作秀演戏的剧本。这些剧本用你们独到的笔法打造,充彻了空前绝后的滑稽与可笑。所有的约束都是狗屁,那些条例就是你们有生之年的Q/J对象。更有甚者,小丑一个,疯狗一只,把殴打上//访群众也当成自己的接访功底,是的,你很牛逼。牛逼到穿上那身皮就忘记了自己也不过是个血肉之躯。
    
    说穿了,连政的墨水是装不来的,你们在民生问题上只是充当了这个社会前进的绊脚石。别把上//访的老百姓逼急了。
    
    其实,我所反映的问题并不复杂,但就是这样一个并不复杂的事情,让我们见识了枣/西分局、枣/-庄G/A、山东省G/A厅的层层包庇和推诿。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在G/A信/F体系中作祟?
    
    为什么枣/-庄市G/A局局长万/庆阳定的所谓严查严办的“调子”早早的就胎死腹中?为什么枣/-庄市G/A局李/文周当着接访室这么多人的面定的方案,枣/西分局却敢假装不知不去执行?为什么枣/西分局人员多次表示无论举报到哪里都是他们自查,所以无论老百姓告到哪里“官司”都打不赢?为什么举报的材料里反映枣/-庄G/A和山东省G/A厅的人员,你们却把问题交给他们自己处理?
    
    为什么在国家G/A部信/F接待室外会屡屡云集异地警察四处截访?为什么山东省G/A厅的人员在G/A部信/F接待室门前数次夺走我们的身份证和上//访材料,并交给截访的枣/-庄G/A?为什么就在国家两/-会期间,G/A部允许山东省G/A厅王平一伙连警号都不佩戴,就堂而皇之的在东堂支胡同“接访”?为什么枣/西分局执法犯法、伪造篡改笔录等问题均是铁证如山,王平处长还能大言不惭的说不属于G/A部受理?
    
    如此赤裸裸的强///奸G/A信/F条例,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难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的G/A连政体系?我无语。
    
    现在,高高在上的政府官员习惯把上//访的人称为“刁民”。所谓“刁民”实际上是那些勇于发问人/-权到底有多少分量的人。他们所主张,所保护的,都是天经地义所应当拥有的权利。当这些权利能够通过正常途径得到保护的时候,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的国家。而当公民的权利不能为法律所保护,只能凭借匹夫之勇去捍卫的时候,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就很难说了。
    
    刘鹏:中国走法制化究竟是不是给老百姓一个好看脸?
    
    枣/西G/A分局让我3天撤诉、5天结清走人的协议书
    刘鹏:中国走法制化究竟是不是给老百姓一个好看脸?


    
    枣/西分局多次查否的其办案人员让我去枣/-庄市G/A局撤复议的录音
    点击下载:mp3

    
    枣/西分局在向枣/-庄市G/A局纪委的反馈材料中多次“查否”的那“400元钱”的录音
    刘鹏:中国走法制化究竟是不是给老百姓一个好看脸?


    点击下载:mp3

    
    企业党委纪委书记让我去枣/-庄市G/A局撤复议并扬言“国家走法制化建设,只是给老百姓个好看”的录音
    点击下载:mp3

    
    枣庄市G/A局李/文周政委接访时所做安排及事后推卸责任的录音
    点击下载:mp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