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泽东能被赶下人民币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9日 转载)
     毛爷爷,生前一直反对自己的形象登上人民币。
      共和国金融史上共发行了5套人民币,其中4次与毛爷爷的形象有关。
       第一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没有建立之1948年,准备发行第一套人民币时,设计者原想将毛爷爷的头像搞到人民币上,被毛泽东自己否定,他说“人民币是属于国家的,我现在是党的主席,不是政府主席,怎么能把我的头像印上呢?”所以设计好的图案只好更改。 (博讯 boxun.com)

      第二次是第二套人民币在1955年发行之前,这时毛泽东已经是共和国主席,所以设计人员考虑到苏联卢布有列宁像、英国英镑有女王像、美国美元有华盛顿、林肯像,认为新中国的人民币应该画上毛泽东。因此,伍元券是少数民族抬着一幅毛泽东画像,一元券是天安门城楼正面挂毛泽东画像,二角券的火车头也挂毛泽东像。上报中央审批时,毛泽东再次坚决反对。
      所以,有充份证据显示,毛泽东形象登上人民币并不是毛泽东本人的意愿,所以一直到他去世,人民币上没有出现毛爷爷的头像。其实就是在文革之初,毛泽东也很反对在太多地方挂自己的画像的,他曾用很幽默的方式对周恩来说过:“你们自己天天在室内躲清闲,让我一个人在外面给你们站岗!”
      1969年共和国第三套人民币发行之前,印钞厂有些群众曾打电报给人民银行,声称要停止正在印刷中的壹元券,提出要印制带主席头像的钞票,并限期明确表态。总行上报中央后很快收到国务院转达的意见,“主席不同意在人民币上印他的像。”这时的毛爷爷已经被神话,出现这样的民间声音也很容易理解。
      毛爷爷的头像真正登上人民币是在他去世11年之后的1987年,第四套人民币,此套人民币1983年开始设计,毛、刘、周、朱4个人的并列头像浮雕登上人民币100元大钞――但其意义却为 “毛泽东思想是中国***集体智慧的结晶”――这其实中共作为执政党科学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总结,而非以人民币神话更毛泽东,所以说,至少用人民币神话毛泽东的说法从毛泽东头像真正登上人民币那一天起就已经不成立。
      而1999年,当毛泽东的个人头像成为人民币诸面值的惟一正面图案时,毛泽东标准照于人民币已经完全变成一种政权符号,也是中国老百姓对开国领袖的崇敬以及后任中国领导人对前任领导人的尊敬――此套人民币在朱鎔基成为共和国总理之后第二年发行,所以,现在我们使用的这套人民币上的毛泽东头像根本就不是个人崇拜和迷信色彩,如果说有这方面的原因,则也可以解释为与中国无数普通的出租车司机要在车前挂毛爷爷像镇邪相似,这是最充分的人民的意志,更应得到那些口口声声讲民主自由的人们的尊重。
      因为,在当前,在这种意义上说,除毛泽东之外没有任何人的头像能够给人民如此镇定、信仰和安全感的心理暗示。
      我说以上这些亦也有所指,近期有人在大声鼓噪将毛泽东的头像赶下人民币,他们打着的旗号也是自由和民主。他们真的是错误理解了中国老百姓对毛泽东的情感,这种情感其实早超越了所谓的个人崇拜和迷信色彩,对他的认同更是超越了党派和权力象征,所以看到有人提议用孙中山的头像代替毛泽东头像,觉得他们的想法才落后和不切实际。
      其实,从现在使用的第五套人民币推出之时,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都有一种声音,即借鉴美元的经验,从此不再于人民币设计上更改图像,而是在诸如防伪功能、加大面值等方面可以对人民币的设计进行调整。
      从经济和技术角度上说,这完全是与国际接轨的考虑。
      而从政治意义上说,这也是中国政府和中国老百姓追求长期的政治稳定的主流意向。
      所以我倒觉得那种急于将毛爷爷头像赶下人民币的人,才是一味喜欢的政治游戏,并试图在新起的政治风波中捞取个人好处的人。
      每天拿着毛爷爷头像的人民币,一定让他们感到手握芒刺,恨不得一除以图后快。
      这其实也是种极端病态的心理在作祟(其实,现在中国那些胡乱反对毛泽东的人,我是说“胡乱反对”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儿病态心理),人民币嘛,就是一张纸,赚得越多越可以过好日子,你就不能把它只当成一张纸吗?
      我料定,从今往后,毛泽东的头像也绝对不会从人民币上隐退了:
      其一,现在的人民币图像,其实早已超越了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时代,他能登上人民币本身就不全是政治崇拜的结果,如果有说政治色彩,即在于对中共的政权认同感,也可以说只有中共不再统治中国时毛爷爷才有可能被赶下人民币,不过让那些人感到绝望的是几个月前尼泊尼的毛派又取得了政权,他们以后在国内发行一套毛氏货币也未必。
      其二,对毛泽东的认同,不只是中共惟一的主张(就在中共内部对毛的争议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是中国人民最主流的认同,这是任何少数派以及个人难以动摇的,有人提出用以下诸位换掉毛泽东,如孔子、孙中山、邓小平,但你能说用这些人换上,不是更代表将人民币与政治主张挂钩吗?我不能想像国外的人看到一张形容枯槁手扶拐棍的中国老人(孔子)的人民币百元大钞会是种什么样的心情,这个衰老的人就是中国吗?拜托你老先找一张孔丘先生比毛爷爷更帅气更经典的照片来,我们再讨论让他人家上钞票的问题好么。
      遍览100多年来的中国伟人,只凭个人形像就可以在人民币上争一张脸的,也非毛泽东莫属。
      其三,我已经说过,在第五套人民币推出之时,民间和官方对这种频繁更换人民币图案的方式已经不认同,人民币到现在已越来越不属于中国,而越来越属于世界,就像美元要换新版必然涉及到全世界使用者的利益,现在人民币在世界更多的地方发挥着更大的坚挺作用,中国轻易换人民币图像,也将牵涉到国外使用者的利益。在外国使用者眼里,毛爷爷的头像是对中国的一种认同,换来换去,是自取其乱的愚蠢行为。
      其四,说到人民币的图案,其实中国最应在其防伪功能的研发上下大力气,这一点当直接借鉴美元的经验,一个稳定持久的毛爷爷头像设计无疑对此是最有利于此的。以前的人民币色彩很丰富,现在的人民币采取单色彩,这本身就是防伪的需要。
      其五,袁世凯真正统治中国的时间并不长,但“袁大头”那个版本的“现大洋”作为20世纪早期中国最坚挺的货币的存在时间和范围却远远超过袁世凯本身的影响,为什么?这是货币自身的问题,是所谓坚挺货币的最典型代表,“袁大头”可以超越时代和地域,说明货币本身或者可以脱离政治形态的专有特征,“毛币”或能成为世界经济的袁大头,想把他赶下人民币的人不是希望中国经济完蛋,一定就是精神有毛病。
      其六,如何让人民币保值、坚挺,比讨论人民币用什么图案更有意义,为中国的发展多做贡献比对人民币图案这样的鸡毛蒜皮小事多嘴多舌当然也更有意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韬为丁弘《陈独秀、毛泽东在历史的天平上》一书写的序
  • 从“信息核实论”看盐碱地上的秦始皇和毛泽东/taodax
  • 从“雷公为什么不打毛泽东”谈起/程江河
  • 毛泽东遗体应该进行安葬
  • 中共暴君毛泽东‏/李治雄
  • 这会不会也是毛泽东的下场?
  • 毛泽东接见红卫兵与胡锦涛跟网民对话/郭永丰
  • 中共和毛泽东整人
  • 谢选骏:湘独分子毛泽东
  • 青年毛泽东不爱国吗?/大山无言
  • 毛泽东杭州度假 浙江省委书记江华陪打麻将
  • 邓正来:毛泽东为何偏爱特务头子?
  • 林保华:从毛泽东看民进党
  • 毛泽东、共产党教会、红卫兵与爱国华人/柳丝
  • 大跃进---毛泽东陷入了信息自杀的迷魂阵/taodax
  • 周宇新:从毛泽东到温家宝哪个中共高官不撒谎?
  •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张成觉
  • 毛泽东似乎确曾有意让儿子“接班”/冼岩
  • 毛泽东思想的丧钟---南街村裸奔
  • 邵华“偷拍”公公生活照,毛泽东知道后提出两点要求(图)
  • 邵华拍的毛泽东照片,我们为什么看不到? (图)
  • 天涯网友因为发表批评毛泽东言论被封杀(图)
  • 毛泽东儿媳妇邵华少将病逝
  • 组图:毛泽东之孙毛新宇一家 (图)
  • 秋石客在北大乌有之乡讲毛泽东,语出惊人(视频)
  • 邓小平访美 竟收到42年前毛泽东给他的信 (图)
  • 这幅《毛泽东》油画 估价高达9亿(图)
  • 毛泽东孙辈代表全家捐款10万支援灾区
  • 给中国CNN右右致命一击------“毛泽东稿费真相”
  • 酷似毛泽东的访民:警察不加拦截进入天安门(图)
  • 预告:北大校庆现场 和访民“毛泽东”去天安门
  • 发现身边有“老鼠” 毛泽东曾赔了2万多元
  • 实录:比毛泽东时代的进步
  • 毛泽东与江青的温馨家庭生活照片 (图)
  • 毛派“毛泽东旗帜网”关闭/申铧
  • 毛泽东之孙与朱德之孙在两会碰面(图)
  • 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的两会提案被曝光 (图)
  • 毛泽东从来不把女人当作人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