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7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最近,贵州省瓮安县上万人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事件、上海公安遭冤民杨佳袭击造成六死五伤事件、广东惠州群体骚乱事件、云南孟连"7·19"官方开枪打死两人事件以及昆明连环爆炸多起恶性事件发生,轰动中外舆论。一位普通警察,在网上看关于"袭警"问题的讨论时,发现很多人都投票选择了"警察乱用职权,活该"的选项后,对自己的职业失去了信心。2008年7月3日晚,中央电视台以"谁来保护警察安全,专家建议增设'袭警罪'"为题,借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太元之口,重提一度引发争执的刑法增设"袭警犯罪"的立法建议。又据7月5日省级公安当局发布消息,称为维护公安民警正当执法权益和公安机关执法权威,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设立"维护公安民警正当执法权益委员会办公室"(简称"维权办"),要为警察讨说法。由此可见,当今中国"警民冲突"局势的严峻,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矛盾与冲突本系社会发展常态,正是由于社会矛盾与冲突的存在,社会整合才得以完成,社会变迁才能得以实现。然而,眼下中国大陆如此恶性"警民冲突"事件不断发生,局势难以控制,早已越出了社会常态冲突的范畴,显示出今日社会民众情绪躁动的明显特征。因此,观察当下中国警民冲突,已经成为分析、预警新的社会变迁时代到来必不可少的前提。当我们回顾历史不难发现,晚清末期,各地频繁发生诸如兵变、民变、起义、请愿,特别是警民冲突事件不断等性质各自不同、表现形式迥异的社会冲突,说明当时的社会正处于各种矛盾交织激发的大变革前夜。今日中国,正处于现代化变革的世界性盘整脚步兵临城下之时,然而社会不公,贪污腐败,两极分化,官民对抗,执政当局又不能审时度势地担当变革主角,加之现存社会整合机制已无法对社会结构的失衡、各种诉求变化做出及时反应,所以社会各群体、个人只能以非常规方式主张权利,表达诉求。在这种情势下,由于公安当局被政府推向了诸如疯狂圈地,非法拆迁、移民安置、矿产资源开发等侵犯老百姓基本生存权利的第一线,且不择手段地对为平民百姓维权和批判政府腐败的异见人士进行抓捕,致使维护公共安全的警察部门,沦为暴力侵害平民百姓的工具。这就注定了公安部门一定会成为社会矛盾冲击焦点的宿命;社会群体暴力,街头抗争,一定会将矛头直接对准警局,甚至以警察个体为攻击对象。这种现象在表面上看是警民冲突,但实质上反映的却是官民对抗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因此,当下中国的"警民冲突"局势,正昭示着"统治者不能照旧统治下去,而被统治者也不能照旧被统治下去"的社会管制危机总爆发前夜。
    
    当下中国"警民冲突"现实,除震惊中外的西藏"3、14事件"藏民与警方大冲突和以上贵州省瓮安县上万人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事件,上海公安遭冤民杨佳袭击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以及广东惠州群体骚乱事件外,作者所知最新警民冲突事件还有如下一些:1、据新民晚报最新报道,继7月1日扬佳血洗上海公安局杀死六名警察后,上海2日又爆发小贩刀刺城管队长和警察事件。上海一名年轻瓜贩因不满八十公斤的西瓜被收缴,持刀冲入城管中队队长办公室,将城管队长和一名警察斩伤。2、 新华网7月7日报道:的7月3日7时许,府谷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在检查一辆隐藏牌照并违法载人的农用车时,驾驶人贺立旗为逃避检查跳入黄河。7月5日下午3时40分左右,尸体打捞上岸。晚9时,在尸体运往殡仪馆途中,众多群众,两次阻断交通、对抗执法机关,出现暴力场面,许多人被抓捕,社会影响极大。3、2008年5月,中国四川地震重灾区德阳市罗江县怀疑有官员将救灾物资据为己有,数千灾民包围运送物资车辆,警员到场后,一辆没有牌照的军用吉普车开到现场,并示意是县武装部的,实是把卸在店铺门口的物资搬上吉普车欲开走,此时民众一哄而上拦住吉普车。事件逐渐传开后引来大批灾民,认为此举是有人想"销毁物证",群情激愤,公安局及其他部门官员到场想平息民愤,反遭灾民包围、怒吼,在场一名官员被打外,更怒砸警车泄愤。还有成都市区有灾区专用帐篷被私人占用,也引起数百市民不满,导致警民冲突。4、2008年4月24日,发生在少数民族住居地云南文山爆发的警民冲突,导致苗族村民死1人 伤10余人。5、2008年3月7日发生在广东台山市端芬的一起警民冲突的重大事件。台山市端芬镇,死者驾驶一辆改装的非法电单车上街时,因遭遇交警截查时跳入大同河躲避,死者在河中游,交警在岸上追,这时有一只渔船经过,当死者抓住船边, 交警不让那位民众去救死者,还对渔民说:谁救谁负责!渔民不敢再救,死者在河中当场溺毙。事发后,初时只有数十名愤怒民众在和交警发生冲突,拳打脚踢,后来有越来越多愤怒的民众用石头、砖头等怒砸,致使现场三、四名交警伤势严重。到当局派逾千防暴警到场时,现场群众增至8000 人到10000万人左右与之对抗。6、2008年3月3日消息源于传闻中的厦门PX项目最终落户漳州市漳浦县古雷半岛引起的恐慌,漳州市东山县爆发大规模的民众抗议示威活动,在游行过程中引起警民冲突,导致民众伤亡事件的发生!2月29日早上东山县铜陵镇部分民众开始聚集在铜陵铜钵路口,并用摩托车堵住铜(陵)西(埔)道路的方式拦截过住车辆,导致交通严重阻塞!并引发与随后前来压制的公安机关人员的冲突,部分警车、政府车辆在冲突中被掀翻及砸烂,冲突双方均有人员受伤!参与抗议活动的人员持续到当晚23时才逐渐散去。
    
    再回首刚刚过去的三年:2005年9月27日,公安部发言人武和平在媒体交流会上称,2005年上半年,全国有23名民警在执法中遭暴力袭击而牺牲,还有1803名民警被打致伤。武和平特别提到,陕西省一个市五个月连续发生13起暴力袭警案件。武和平话音未落。10月12日下午快6时,西安市东郊高楼村又发生一起严重暴力袭警案,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等驾坡派出所的一辆出警车遭到十多人的围攻和打砸,车上的一名民警和两名协警员被打伤,劫走了警车上的一名犯罪嫌疑人。2005年4月 10日,浙江省东阳市画水镇警民冲突群体事件发生后,一家本港报纸则报道:"浙江省东阳市爆发暴动。一名抗议化工厂严重污染家园环境的老太太,遭警车撞毙,愤怒的村民赶至,和防暴警察、保安员爆发冲突。"有数十人受伤,其中十多位是老人;警方伤者更多,有包括当地一名副市长和派出所所长在内的执法人员被打成重伤。据称,真正卷入冲突的执法人员有一二百人,而动手的村民有一两千人,执法人员开始加快撤离现场。据村民说:"有人被堵在学校里的逃不掉,被我们用石块、用学校的板凳砸。好几个执法人员被打得头破血流,动弹不得。" 混乱中,指挥部官员乘小车撤离,但大部分巴士、警车被村民掀翻,车窗被砸碎,车胎被刺破,有的引擎被破坏,其中包括某镇干部的宝马车。一些执法人员纷纷扔下警棍、橡皮棍、盾牌,并脱去钢盔和制服,撤离现场。2005年12月,广东东洲镇,村民和武警发生了流血冲突,导致起码三人死亡。由于武警开枪镇压,海外舆论大哗,引起广泛批评。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立刻赶到现场处理事件,后来把在现场指挥的汕尾公安局副局长吴声撤职。2006年7月29日下午杭州萧山区警方强拆教堂,导致近万警民冲突。2006年11月四川省广安市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事件,据报导一名警员和三名学生在冲突中死亡,多辆警车被烧毁,并有20多人被捕。广安是邓小平的家乡,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警民冲突爆发的原因是广安第二人民医院拒绝抢救一名误服农药的四岁男孩导致其死亡,引起民愤而起。民众焚毁三辆警车当晚,由于一直得不到政府方面的处理,愤怒的学生冲进有关医院,砸坏和烧毁了医院部分设备。政府稍后派出防暴武警到场,武警和大批青年学生及市民发生冲突,冲突一直持续到星期六凌晨,武警至少发射了10颗催泪弹,民众则焚毁了三辆警车,并阻止到场的消防人员救火。当局清晨从附近紧急调来大批武警开进广安市,冲突才暂时平息。2007年3月14日,湖南省永州市芝山区珠山镇民众因不满当地春运车票涨价,与警察爆发冲突。消息人士声称,有超过两万名群众参加暴动,多部警车被烧毁,将近90名民众被警察打伤,其中一名中学生送医不治。2007年9月5日重庆发生警民冲突事件,城管因为殴打小贩而引起民愤,上千市民围观,几百市民参与其中,城管的车被推翻,并被引爆,市民和城管双方都有人受伤,一度导致交通中断。2007年9月6日河北定州血案两年之后,定州的绳油村最近再次发生警民冲突,有5人被捕。
    
    瞭望东方周刊2005年曾刊文《袭警频发部分旁观者称打得好——警察辛酸失落喊冤》。该文称:今年4月份以来,西安发生多起袭警事件,9月19日西安市公安局专门就袭警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安部长批示要严厉打击犯罪分子。针对这个问题,《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专访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系教授王太元。王说:"暴力袭警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中国公共安全领域内长期存在的诸多严重问题中的一个问题。"
    
    在当今中国,公民普遍有一种对公安不受约束的强大权力滥用本能的恐惧与焦虑。许多人都有过被警察粗暴对待的个人记忆,有着"警察野蛮执法"的总体经验,特别是那些被警察带进警局的人,不少是挨过打,甚至被摧残过出来的。在中国特色的不民主制度下,官民矛盾已大大激化,警察只能成为维护政府特权的工具,因此也就必然要站在这种矛盾冲突的最前沿,成为公民个人与群体事件对抗的直接对象。近些年来,警民冲突频繁发生,特别是由上访、截访、侵害公民权利等个案警民冲突无以计数,而上海公安遭冤民杨佳袭击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就是一起多次上访要求赔偿反被威胁,最终矛盾激化引发的暴力袭警案件。此外,每年群发性事件更是数以万计,如暴力拆迁,强征土地并不予合理补偿而引发的大规模官民冲突、警民冲突事件,越来越多,愈演愈烈。
    
    广州市白云区黄石街派出所所长李明就曾说过:有时警察进村巡查办案,一群闲散人员涌来围观,一些外围群众不分青红皂白乱起哄。甚至有人恶作剧地喊一声 "警察打人了",也会引起骚动。 广州白云区公安分局局长骆振辉在谈到当下中国"无直接利益冲突"频发时说:现在最难办的是,没有直接利益诉求的人与有利益诉求的人搅合在一起,一小部分群众因为利益要求采取集体行动,周围几十几百人围观、起哄。扔向警察的石头,常常来自围观者,而不是上访群众本身。该区曾发生过一起袭警事件,起因是一宗十分简单的交通事故,死者家属和同乡围困肇事司机索赔,而围观者向执勤民警投掷石头,导致民警牺牲。他说,现在基层政府部门存在对普通群众处罚过滥过重现象。计生、工商、城管、税务、卫生、治安、出租屋管理 ……一个村究竟有多少村民被各种部门处罚过?如果村里没有"良民"了,村民对受处罚、违法犯罪就会习以为常,从而蔑视法制,产生与党和政府对立的情绪,动摇执政基础。
    
    此据官方媒体报道,全国每天平均有9名警察遭遇暴力袭击受伤,这给警方要设立"袭警罪"提供了数据支持。然而,全国每天又平均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被警察袭击受伤,甚至被打死?有人说这个数字会是警察受伤的数字的数百倍。但在官方的舆论封锁下,这类案件能曝光出来的仅是冰山一角,仅这些年来异见人士被殴打的就屡见不鲜。现在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到底每天有多少无辜百姓,因警察的滥用权力而受伤,还是一个无法核实、无法准确知晓的问题。如果某地发生袭击警察案件,公安部门会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披露,官媒也不经深入核实,就会偏袒性报道,如果某地发生警察袭击公民的事件,则媒体大多噤声。否则,会受到从党政部门到公安部门和警察的干涉,或受到打击报复。东方卫视曾有新闻,说浙江台州椒江区交警大队大队长带领交警大队的四五十名交警,开着十几辆警车冲击当地的台州日报社,殴打《台州晚报》副总编吴湘湖致伤,而原因就是因为台州晚报刊出了一篇对他们不利的舆论监督文章。因此,媒体不敢对公安轻易进行舆论监督,警察打了人能否认的一定会否认,所以百姓也只能在现实生活中感受警察执法的野蛮。
    
    历史一再验证一个真理,当权力扭曲公道,社会谎言弥漫,百姓喊冤渠道被堵塞,权利受侵害的弱势群体没有自保组织与代言人时,必然要导致"官逼民反"现象。而产生这种现象的根源则在于现行社会体制的不民主,公权力由暴力抢夺、暴力维护,且不受民众监督。官吏可以为所欲为,人民却无助无奈。明成祖朱棣为了控制言论,镇压异己,让特务和警察(东厂和锦衣卫)横行天下,造成人民对东厂和锦衣卫的极度仇视,可为前车之鉴。现代中国也是极度依赖警察的国家,被海外舆论称之为"警察王国"。当下百姓诟病的警察滥权,就是这种制度上的必然产物。"6 、4"后的中国,中共拒绝宪政民主,打压、封杀异议声音,社会整体腐败已无法遏制。没有极为普遍、极为严重的官权腐败,欺压民众的现实,就不会有现今遍及全国的"警民冲突"。 "警民冲突"恰恰正是官权腐败,欺压民众,直接侵犯公民权利的广度和强度的解读。只要警方权力不受制约,过于强大,就必然要在发生社会冲突时面对群众的联合抵抗和发生不理智的过激行为。这是由社会发展的辩证逻辑决定的;也是 "无直接利益冲突"今天愈演愈烈的根本原因。
    
    在当下中国这种官民对立、警民冲突、社会治安混乱、政府信誉崩盘的社会里,并不是哪一个政治家个人品质所能解决问题的。例如官媒不断报道温家宝常以总理之身亲临现场,对全国各地的突发事件进行个案式的介入。但是,面对政府体系中盘根错节的结构性顽疾,他只能以做做秀告终。而由中共一党控制下的所谓"政治改革",也不过是在给人们变革社会制度的期待画饼充饥而已。
    
     (《自由圣火》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牟传珩
  • 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牟传珩
  • 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牟传珩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
  •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 牟传珩: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 牟传珩 :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 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
  • “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牟传珩
  •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 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牟传珩
  • 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牟传珩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 揭秘“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新著出版(图)
  • 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