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韬为丁弘《陈独秀、毛泽东在历史的天平上》一书写的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6日 转载)
     (丁按:拙著的题目,本是《历史曲线的反思》。上卷主要谈陈独秀,下卷主要谈毛泽东。谢韬老认为最好改一改,他建议用《陈独秀、毛泽东在历史的天平上》。果然,这是靠船下篙,更为鲜明贴切了。他热情地写了《序言》,从十四个侧面,在历史的天平上衡量对比,说明陈和毛之间的诸多不同之处,发人深思。)
    
     (博讯 boxun.com)

    
     丁弘同志应读者和朋友的要求,把近几年所写的有关陈独秀和毛泽东的文章收集在一起出版。我读过这些文章,深有启发和受益,帮助我思考了好多问题。
    
     丁弘同志是一个态度严谨实事求是的学者,这些年他特别关注探访了陈独秀的生平、思想的历史轨迹;也考察了我们共同关心的毛泽东的功过,广泛评论。他的文章严谨,忠于历史,通俗流畅,平易近人,贴近生活,是一种严肃真实而又生动活泼的文风。我喜欢读丁弘的文章,在叙述事件中表现出理论的说服力,在复杂事件中清理出历史的真实,在多种复杂的纷乱中理出事物的重要契机和找出解开历史迷惘的线索。历史评论最大的说服力是历史的真实,不需要任何丰富的词藻和亮丽的装饰,朴素、真实,超过了一切华丽的歌颂和用予掩盖的伪善。
    
     《陈独秀、毛泽东在历史的天平上》是个好题目。第一,这题目可通过二人对近现代史作广泛的历史思考。第二,对两个历史巨人在历史天平上作反思,使我们从他们身上吸取重要的教训。第三,每个人都可参加进来发表自己对历史人物的评议,是中国人最感兴趣最有吸引力的题目。
    
     陈独秀、毛泽东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巨大影响的人物。他们的生活、言论、事迹、功过是非、得失,都已成为历史的过去。他们在历史上的轨迹铸造了他们的一生,已成为客观的不可增删的历史存在。现在我们来评论他们,提出一些个人的看法,有分歧是必然的,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是正常的,他们两人不是平常人,是代表一个时代、影响一个时代的历史巨人。他们影响了我们几代人,也会影响今后国家未来的发展。他们虽已去世,但仍然距离我们很近。他们的思想遗产,政治遗产,社会遗产还时时在我们生活中起作用。这两个人无形的精神巨手,仍影响我们当代的生活。他们的分歧也影响着今天对历史道路的思考。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生活无数的历史劫难,不能不使人作历史的反思。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思想是千差万别,对陈和毛的看法,亦不可避免地各不相同。以下仅是我个人的看法:
    
    陈独秀是中国共产党的创立人,毛泽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奠基人。
    
     陈是斯大林和第三国际的对抗者,毛是列宁斯大林和第三国际的拥护者。
    
     陈是主张把党叫社会党,由于尊重第三国际,作为第三国际的中国支部,才叫共产党;毛主张要建立列宁斯大林式的共产党。
    
     陈是从中国出发,主张实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独立思考者;毛也从中国实际出发,主张在列宁斯大林主义两把刀子的思想框架下的独立思考者。
    
     陈认为中国是以农民为主体,生产力十分落后,不能超越资本主义的历史发展阶段;毛也以中国的农民为主体,主张要分两步走:先实行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可以立即转入社会主义革命,铲除资本主义,消灭资产阶级,就可建立社会主义社会。
    
     陈是“五四运动”科学与民主两面大旗的倡导者和推动者,是五四运动的总司令,创造了一个争取民主与科学历史任务的新时代。这两大任务迄今没有完成,有待于全国人民今后的努力;毛是在夺取政权以前,主张为民主与科学的历史任务而斗争。但一旦夺取了政权,就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帜,就想要跨越资本主义阶段,消灭资产阶级。凭着无产阶级专政,不断提高生产关系,凭借唯意志论,实行所谓大跃进、三面红旗、人民公社等政治运动,而成为民主与科学的践踏者、摧残者,口是心非的伪善者。
    
     陈主张民主就是民主,民主是人类取得自由和解放、从而获得的共同文明的成果。民主就意味着人民当家作主,各级政府官员的普遍选举制,结束委任制,有反对党的存在监督,反对一党专政和独裁;毛主张民主是有阶级性的,一切都应以阶级斗争为纲,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或人民民主专政,建立一党专政、领袖专政和个人崇拜。
    
     陈领导了“五四运动",要求发扬民主与科学精神,让人民大声说话,保卫人民自己的权利和独立的人格尊严;毛是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下,造成全民说假话,只有假话才能取得生存权,使社会道德败坏,使人人有成为双重人格、言行分裂者。
    
     陈是历尽政治上的打击和折磨、第三国际的诬陷、国民党的审判和陷害、生活的贫穷、疾病的围绕,而在一切困难中挺拔坚强,英明远见,在磨难中更显出人格的光辉,思想的深刻,留下了很多供后人思考,经得住历史实践检验的论述;毛在建国后享尽荣华富贵,帝王之尊,霸王之权,一言九鼎,任意胡行,是一切权力的集中者,是党和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是君师合一的标榜者,是一切真理和最高真理的代表者,是具有无限智慧和力量的救世主,是当代的红太阳,是社会主义的始皇帝,是个人崇拜的一尊神,是代替斯大林的世界领袖。
    
     陈是言行一致,光明磊落的政治家和思想家,连他在敌人的法庭上也坦言自己的政治主张,说章士钊为他辩论的话“不代表我,我组建共产党,就是要推翻国民党,这不是叛国,国民党不代表国家"。他对斯大林可以拍案而起发表“告全党同志书",声明自己的主张,真正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毛却一生中表现出他精于权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好话说尽,坏事干尽,阴谋阳谋交替使用。
    
     陈一生所代表的是时代进步的启蒙思想,即他所提出的“自主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进取的而非退隐的,世界的而非锁国的,实际的而非虚文的,科学的而非想象的”;垂则相反,是独裁的而非民主的,是大家长的而非平等闭锁国的而非开放的,是高度集权的而非分权平权的,是唯意志的而非实事求是的,是残暴肆虐的而非人道的,是阴谋阳谋交互并用而非光明磊落的,是言行分裂而不是言行一致的。
    
     陈独秀一生坎坷,死后,人们为他洗清污泥浊水,还他一个“干干静静的陈独秀",他代表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英勇战斗,追求进步的社会理想,追求中国现代化的历史人物;毛泽东则在那些辉煌的歌颂之后,恢复历史本来面目,他成了一个大有争议的历史人物。他的前期是功大于过,他的后期是罪大于功,他是个很复杂的人物,是不可效法的权力熏心的历史人物。是农民革命,封建专制皇权思想与西方极权主义思想的奇妙混合的人物。
    
    陈在历史的天平上是人民尊敬的英雄,是提出当代人民的理想,民主与科学,推动历史前进的人物;毛在历史上的定位,却扮演了人民惧怕的枭雄,是代表一个暴力社会主义时代的人物,是使几千万人民受苦受难而饿死、横死、惨死的暴君。
    
    陈的一生是悲壮,是苦难中显现人格的高大,使人如吃橄榄似地回甜、清香;毛的一生本身是可憎的悲剧,也造成了中华民族的大悲剧。
    
     这两个历史人物,代表了两种理论,两种政治,两种对中国历史发展的走向和前途,两种人格,两种品德和作风。
    
     我们接受历史的教训,第一要 重新研究中共的党史,回复党史真正的本来面目,从党史吸取教训和力量;第二要 重新结合中国实际学习马克主义,彻底弄清什么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以及他们在新时期的特点和发展的可能性,真正展开理论上的探讨和争呜;第三,我们要总结改革开放三十年来 的成绩和教训、我们改 革中行强 处与弱处,以使更好地推动改 革和开放,获得更大成绩。学术上的开放和自由讨论、理论思维的活跃,在祖国复兴的可喜现象。
    
     当前历史已发展到一个关键时期,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彻底清理毛泽东思想已是迫切要解决的问题。大体说来 ,当我国进行切底清理毛泽东思想之时,也可能是政治体制改革、宪政民主有根本性的推进之时。
    
     根据以上两个历史人物的评议,可以展开实事求是的讨论,广开言路,也会引导人们的认真学习历史,恹复真相,分辨是非得失,总结经验教训,提高觉悟,这是推动历史前进的最好学习方法。
    
     由此我们还可以展开很多历史人物的研究和评议,从中吸取更多的经验和教训。历史人物的研究是最好的政治课,是最好的理论课,是改革开放继续前进的最好教科书。
    
     丁弘同志这本书,即在这一方面做了十分有益的工作。值得向大家推荐。
    
    小 议 谢 序
    
     谢韬老把拙著《历史曲线的反思》建议改为《在历史的天平上》。这是把陈独秀和毛泽东对比进行思考。为此他热情写了《序言》。而后打电话来,问:“这样写你看怎么样?你认真推敲一下,可以改呀!"
    
     我说:“认真拜读了,我的看法是这样几点:前边二、三小节,评论拙文,说了一些鼓励的话,对我当然是非常重要的,非常感谢!
    
     对后边的主要部分,有三点感想:
    
     1.你把陈和毛放到一起,放到历史的天平上,对比评说,取这一角度写文章。此前,在文化界、思想界还没有看到过,这是破格之举!你从14个侧面一一比较,可以说是在天平上称了又称。“对比”是研究学问的一个好办法,以此得出的结论更加明晰、突出。过去没有人敢这样做,因为触及到禁区,余悸犹存。你这篇文章说明社会有了进步,思想的自由度增加了。从来,“君"和“神”是不接受道德评价的,不接受法理制约的,是只能“仰视’’而不能“平视"的。历史的天平是公正的,但公开的说真话,是在历史有所进步之后。
    
     2.我的书虽然谈了陈,也谈了毛,大都是分别讲的,只有一篇谈到毛对陈的评价是“前恭而后倨”。没有用对比的方法说明问题,所以你的《序言》对这本书写了提纲挈领的作用。
    
     3.你老可能没有想到,它在“陈学"研究中会起到什么影响。“陈学”曾称之为“险学",是有风险的。十年前,中央党校有位郭老师说,陈和毛一样是中国二十世纪的伟大人物(大意)。此语使在场的听众,面面相觑,对一个长期被打翻在地的人如此评说, 当时引起震动。觉得不容易,三年前,在南京“高层学术论坛"上,我提出一个“四最”认为在二十世纪,我国最有戏剧性,最为耀眼的政治明星是陈独秀;最有思想光辉和人格魅力的是陈独秀;最应该重新认识和重新评价的是陈独秀;真正拥有未来的历史巨人最是陈独秀。当时我说,这是我的观点,可以讨论,可以质疑,可以批评。但有一点我们肯定是共同的;那就是尊重事实。我的说法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如果肯定这个“四最",当然毛和陈是不可比拟的了。这实际上仍然没有直白地说明毛和陈的区别何在。
    
     因此可以说,你的比较研究所做出的结论是史学中的开创性之举,一定会引起史学界的震动。你具体分析了毛和陈思想的区别,理论的区别,作风的区别,路线、人格的区别等等。我认为意义还不仅在知识层面上,而是在促进独立人格的形成,使大家从思想垄断的框架中解脱。
    
     你老的《序言》,使拙著的文字蓬筚生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丁弘:两位先知——普列汉诺夫和陈独秀
  • 陈独秀的孙女陈红联名呼吁废除“独生子女”政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