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血汗工--打酱油的先锋/万生(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万生更多文章请看万生专栏
    笔者在前文中将太子党戏谓被革命的“干”将. 油水不流外人田,五百油虎家庭垄断着中国. 老子“阴雄”儿“好憨”,毛氏王朝的命根子毛新宇(有人说是毛猪习的儿子)浑身上下散发将派之油. 酱油要打,甚或生抽,将油(太子党)也难逃被革之命. 桔逾淮为枳,油虎过海成油鼠,至今已有预感的百八万油鼠争先恐后地在海外避震.
    
    常言道,树挪死,人挪活. 狡兔还有三穴,“裸官”自然放眼世界,胸怀多国护照. 而中共依靠专制的户籍制度,制造地区间贫富鸿沟,蓄意挑拨地方歧视,建立农民、城镇居民和公仆三等级制,试图将百姓如奴隶般束缚于本土内. 向往迁徙自由是奴隶的本能,暂住证是通向自由之路的第一块绊脚石,因此也是外地人打酱油的主要借口. 由于土地完全“共产”(中共的财产),本地人也随时可能被拆迁为外地人. 比如,江苏省南通崇川区法院公然就是南通房地产拆迁开发企业茂发公司的大股东之一,“钉子户”简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黎明鸡必报,春暖鸭先知,震撼鼠外串,天变士辟谣. 经历过反右、文革与六四政治地震,大陆知识分子大都压成了“朱坚强”,“先知先觉”沦为“不知不觉”,犹同不及蛤蟆的地震专家,所谓的启蒙者成了打酱油潮中唯一“不知真相”的失语群体. 更有甚者,一群出卖灵魂的“郭没落”贵族竟高吟“纵做鬼,也幸福”,侮辱死于中共专制的亡灵. 荣辱与“共”的御用奴才如“欧阳坎”井之蛙,才会有“汉芯”经(打)磨难,“龙芯” 出毛病(据说由毛猪疫武装的电脑),良心卖给党. 奴才和奴隶有根本区别,他们心甘情愿,甚至比其主子更嫉恨自由追求者. “羊大侠”狠命啃下几根虎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揩油文人就期待羊对虎的宽容,无非想为虎作伥.
    
    文人的非暴力革命对独裁者来说,不过是一厢情愿,中共乐在其中,继续我行我素. 非暴力的教化迷信使人忘却寻求暴力根源,连日来贵州瓮安628、浙江玉环710、广东惠州718、云南孟连719、广西钦州720等集体打酱油,无不起源于地方专制的暴力滥权,而中共权力核心此时要专卖奥运面子,放任滥权者就地解决与受害者的矛盾,民众的绝望可想而知. 另外,如反右、文革与六四中的国家暴力清洗,专制机器的滥权可以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而向暴政讨回公道的暴力则如飞蛾投火,中共严惩不怠,以此杀鸡儆猴. 起因结局完全对立,暴力不好一概而论.
    
血汗工--打酱油的先锋/万生

    中共专制的苟延残喘仅会是百姓的不幸,数以千万计的国民已在“不知不觉”下成为专制的牺牲品,假如没有对抗,中共不可能自动放弃既得利益,专制黑暗因此还将沿袭;暴力打破专制酱缸一时于民于将油都有不利,但黑暗或得以终结,百姓的未来有改善的可能,而且民主潮流势不可挡,独裁者越显外强中干,颜色革命代价也越来越小. 火烈,望而畏之,故民鲜死于火;水懦弱,玩而狎之,故民多死于水. 是故:专制的水患总比革命的烈火危害更深.
    
    理性的知识分子应是独裁政权的天敌,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独裁统治导致政权和平民间暴力轮回,即使坚持自上而下变革之士也不能视而不见,先辈梁启超有言:“欲言变法者,必先以革命恐吓之”. 两军对垒,勇者胜. 中共自作逆不可活,如今将油们临阵逃往海外,兆显气数已尽. 孟子曰:“自暴者,不可与有言也;自弃者,不可与有为也.”,恐怕促进中共政改的时机已过,知识分子到了拍案而起的时候,担当引领打酱油的民众远离专制酱缸的向导.
    
    7月21日于巴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号外:七七事变,日本胡来/万生
  • 太子党--被革命的干将/万生
  • 卖国生意愈发益红/万生
  • 有专制必定生出“豆腐渣”,地震门后的胡同紧逃/万生
  • 钓鱼台钓愚/万生
  • 加油与加价的困惑/万生
  • 八八一起到广场打酱油(“集体散步”)/万生
  • 赈灾,窃取爱心不为偷?/万生(图)
  • 凹运(奥运)来了,快跑!/万生
  • 游行有理,抵制无罪/万生
  • 雪白血红的竟赛/万生
  • 专制中的“壮”族调/万生
  • 奥运前的厄运曲/万生
  • “毒饺”后的独角戏/万生
  •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万生
  • 专制寒冰,民心化雪/万生
  • 白雪电塔,一塌糊涂/万生
  • 胡家的坦荡与紧套的忐忑/万生(图)
  • 为官不木,行权以仁/万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