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警钟:可怕的"无业闲杂""不明真相"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6日 转载)
    
    作者 : 警钟
     国无善道,祸及良人,吏治跋扈,正邪凭空。 (博讯 boxun.com)

    近期以来,官民冲突不断频发和升级。但事初第一时间,官方往往不顾虑司法公正和社会影响,不加调查和思考,便轻率地给参予民众率先套上'无业闲杂''不明真相'这个足以压死人的大帽子,然后据此随心所欲地给事件和个人定性甚至定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到过一例出乎于此的反证,显然这已成为政府处理突发事件的必然程序和惯用手法。
    从已发生案例如四川震灾和瓮安民变来看,国民依托于网络支持,信息掌握的及时性和可靠性并不比官方主流媒体差,而且通过瓮安民变事后官方的不断改口动作及其它事件的无数次验证,可见民众早在其前就已明白事实真相,只不过处于被压制之中无法表达,而只能由官媒如新华社发表通稿诏告天下终了。
    可政府的'真相'从何而来,为何不第一时间公之于众,接受国人监督呢?
    这种不经法律程序而仅靠人为'定夺'的行政手法,明显是中国延续千年的人治社会的惯性,也是数十年前文革思维的复活。此者,与政府天天高喊的法治精神是背道而驰的,对真正的法治社会建设,打击也将是毁灭性的。
    圣雄甘地说:"不宽容本身就是一种暴力,是妨碍真正民主精神发展的障碍。"
    勿庸晦言,使百家之言变一家之声,只能是历史的倒退。
    关于'无业闲杂',当局往往用一种泛化的强势解读,笼统地给所有暂时尚无正式职业(或打工或有业)者下此定性,并用自己罗织的事例来证明此类人等的不安定性和对社会治安的隐形危胁,将人们的正常视觉向民粹主义扭曲,进而在民意上获得对此类人等的大众敌视。
    如果部分地应用这种说法,有时会对号入座,但以偏盖全地将所有与政府意志不符者如此定论,则是横扫一片的'严打模式'及威权主义的人治暴行,在自我标榜为'现代'国家的中国,不断出现这种言行各异的矛盾,是荒唐和不负责任的。
    这个天马行空的虚无前提,无异是在混肴视听,人为地制造社会混乱和矛盾。其实真正的'不明真相'者,正是被一家之言所诱导的无辜人们。
    '无业闲杂'有两种,一种是好吃懒作者,另一种则是处于创业思考期,或是因个人意识与主流意识相悖而无法就业者。
    众多'无业闲杂'人员,其中多数决非是因本人懒惰无为所至,而是'狼多肉少'的中国社会中现实存在的失业大军,是他们无可奈何的命运归宿,更是为政者面对如此危机而无所作为的行政耻辱。这笔帐,怎么能轻易地算在国民'无能和懒惰'的头上来呢?
    看看这些人员的身份,其中几人是有着显赫背景的权贵之种?可以肯定,99%是处于社会底层面对生计无所适从的的普通国民。他们对人生的要求本来就不高,可是多年来的政策使然,使无数农民失地,工人下岗,学生毕业失业,在没有正式岗位之前,必然只能沦为'无业和闲杂',但这却不能表示他们就是社会的沉渣,甚至是被划入疑犯群体的'坏人'。
    '谁来养活中国人?'是一个陈年话题,现在旧话重提也并不为过。因为历历在目的事实让我们对这种疑问产生了极大的震惊和无奈,似乎我们的社会正在不情愿地验证着这个或许是'敌对势力'所设下的恶毒魔咒。
    本次血洗警门的北京小青年杨佳,有正式的北京身份,有固定的居所,有'皇城根'的血统,也算得上是符合城市市民标准的'根正苗红'之辈。据说当初来沪纯是为了游历祖国大好河山,从哪方面说,也决不是被京、沪二地的'高大全'们所歧视的那些茫然而来的'盲流'和'外来务工'人员,更不足以与官方的'无业闲杂'说归口,如仅因为他是个人而非团队形式的'自助游'就轻易'落套',那众多的游历在外者是否皆要面临此等'犯罪'嫌疑了?总不至于来沪游历的数天时间,为了'合法'必须还得另寻一份遮掩性的临时工作,方可不至于被冠以'无业闲杂'之嫌吧?
    从历史看,当朝权贵在革命初期,那些积极追随和参予共运者,是否更应当称之为'不明真相'和'无业闲杂'之徒?后来反客为主、乌鸡变凤凰,怎么能翻脸不认人了呢?
    如果我想远离名利、远离世俗、远离腐败、远离毒品、远离股市、远离邪恶,过一种自由自在的无业生活,是否也要时时面临这种飞来横祸,准备好担负'莫须有'的罪名呢?
    '无业闲杂'本是中性词,但本词与众多的中国语词命运一样,可悲地被某些主观意识所糟踏,永远变成为人不耻的垃圾词语了。这种对国民的精神扭曲和打压,以及对中国文化的肆意破坏,比真正的行事犯罪还要罪加一等。这种行为,不仅是现实的恶人,更是历史的罪人。
    '无业闲杂'的生活,是个人对生存状态的选择,是一种权力和自由,这与官方隐而未明的犯罪并无关联。但如今再有了龙永图们将国民动辄称为'刁民'式的强拉硬扯和贬义泛用,则更得出其行为决非偶然实属必然的强势匪气。这种对国民人格的污辱,是对自己闭门造法的嘲笑,表现出执政者的狂妄无知和从不悔改的冷血。
    中国的人治能量历来都高于法治,是传统政治的'无冕之王'。尽管如此,古代的圣明之君却从来都将个人言语敬若泰山,尚还有'君无戏言'之慎,无时不在如履薄冰般运用并爱护着这个冠冕之威。
    可历史'现代'了,口号'民主'了,我们的法律还是被'人'所凌架,既便批量式工业化出台再多,也仍是强权的饰物,国民的牢笼,是与专制制度无异的王者之法。
    2008.7.12.
    (《自由圣火》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瓮安事件:為甚麼群衆總是不明真相/秦漢
  • 中国民众为什么经常是“不明真相的群众”
  • 为什么群众总是不明真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